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925 宜早不宜迟
    <content>

    “你他娘的,到底死哪里去了,死在小娘皮肚子上了么?”刘香一见三当家的,就大吼上了。

    晚回来了这么久,家里被人吃掉了多少东西!而且还害得他出力不讨好,被人骂惨了!

    “大当家的,这可不能怪我。”梁晓珍一听,连忙诉苦道,”我都差点回不来了。今天能赶回来,已经是最快了!“

    一听这话,刘香就吃了一惊,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我联系上了钟斌,也谈好了,结果那小子办事不密,在郑一官那漏了底,结果……”梁晓珍非常愤恨地说道,“他自己被抓了不算,差点把我也给陷进去了。幸亏妈祖娘娘保佑,我才逃过了一劫。”

    刘香听了,正准备说什么,其他海盗头子已经等不及了,纷纷过来打听消息。刘香无奈,只好放了他们进来,把这事给他们一说。

    “我就说了,郑一官那么狡猾,又怎么可能不防着那两面三刀之徒!”李国助一脸就是如此的表情说道。

    “对,郑一官能那么容易对付,还叫郑一官么?”其他海盗头子也纷纷附和。

    “……”

    刘香看着他们在七嘴八舌,心中很不高兴。这些人,一个个都只会马后炮,真要有这能耐和见识,为什么早不说?

    倒是普特曼斯听了翻译之后,在那些海盗头子七嘴八舌之余,插嘴说道:“这也是好事,那钟斌一伙被抓,不管如何,都让郑一官的实力大减!”

    他那鸟语一说,还真有震场子的作用。那些海盗头子纷纷看着翻译,准备听听这红毛的高见。这一听之下,他们纷纷点头。

    “对,狗咬狗,又不损失我们什么,可以!”

    “哈哈,郑一官的实力原本就及不上我们,现在窝里反了,就更比不上我们了!”

    “对,不二话,兄弟们,抄家伙,干他郑一官去!”

    “……”

    海盗头子们,一人一张嘴,每张嘴都说着自己的见解,这聚义厅的偏厅之内,顿时乱哄哄地,如同后世的菜市场一般。

    刘香这个地主,自以为是盟主的人,几次想开口,都被那些海盗头子的口水给掩了。到了最后,他就怒了,用力一拍桌子,发出“啪”地一声,而后大声喝道:“闭嘴,都给老子闭嘴!”

    这动静有点大,顿时,世界清静了!

    刘香见此,转头看向梁晓珍,喝问他道:“现在岸上是个什么情况?郑一官有没有出动的迹象?”

    “没有!”梁晓珍摇摇头,马上回答道:“我离开的时候,佛郎机人,就是那个洋和尚,暗地里搞事,到了一个岛上秘密传教。大当家的应该知道,官府最忌讳这东西了,因此那冷面阎王就让郑一官先去抓人了!“

    刘香听得点点头,其实不止是他,只要是大明人,就都知道历朝历代,官府最忌讳秘密传教这东西。似乎在天启年间,白莲教还造反过一次,虽然在北方,可声势很大,他们这些人在南方海上混的,也都听说过。

    那些海盗头子听了,又都议论了起来。

    “这洋和尚的胆子还真是大,连这个事情都干,被朝廷逮到了就是死罪!”

    “对,这种事情,就算他背后是佛郎机人也没卵用,惨喽!“

    “……”

    边上的普特曼斯听了,也是心底幸灾乐祸。他们荷兰人,就是和那些葡萄牙人不对付。就算是宗教,也是因为利益的关系,而各拆各台。在原本的历史上,倭国最终大肆镇压信仰西方宗教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有欧洲国家自己在里面捣鬼,告密所引发。

    在经过最初自然反应的心情之后,普特曼斯便考虑起了这个事情,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连忙提高了点声音,大声问道:“郑一官派了多少船只出去,大概去多少天?”

    他是特别的存在,因此,他的发言,其他人都闭嘴听着。

    “具体不知道,但应该有不少。那个岛比较大,要围起来一网打尽的话,估计郑一官至少要派出三成兵力吧!”在听了翻译的话之后,梁晓珍便马上回答道,说完之后,感觉有点不妥,就又补充道:“当时我走得匆忙,具体派出去抓人的战船数目倒是没有核实。不过那个岛是知道的。”

    说到这里,他报出了一个岛名。这里的不少海盗头子都知道,一听之下,纷纷点头,官府要把岛上的人都抓住的话,那派出的战船肯定少不了。

    刘香不是笨蛋,否则也不可能混成海上有名的海盗头子,他听到这里,当即兴奋地说道:“那就是说,太平港水师驻地,没有多少船了?”

    郑一官的水师原本就比这点要少,还窝里反了一次,又损失了一些,然后如今又被派出去捉拿教徒。只要是个成年人,就算不会算数,也能明白水师驻地的船大概还有多少。

    因此,刘香的话刚说完,这些首领顿时都兴奋了。

    “好啊,妈祖娘娘保佑,活该郑一官倒霉,要我说,趁这个机会,把郑一官的老巢端了!”

    “咦,我也是这个意思,我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哈哈,只要端了郑一官的老巢,就算被他逃了,也难缓过气来,兄弟们,干了!”

    “……”

    原本正在发愁粮食补给的刘香,总算是松了口气。因此他心中所想的事情,哪怕被别人先喊出来,他也没生气。只是大声说道:“兄弟们,老子觉得这是宜早不宜迟,得趁郑一官外派战船没有返回的时候赶紧动手!”

    “对,我们听刘大当家的!”

    “……”

    一时之间,所有的海盗头子,没有一个人提议发挥兵力的优势,去各地抢劫,而是都把目标盯到了郑一官的老巢。就连普特曼斯,也是在点头。至少他自己,是绝对不愿意在台湾的老巢被人端掉的。

    所有海盗头子都是一个意见,于是,为了抢时间,二话不说,纷纷回自己船队去,立刻动身,准备去太平港大显身手,如此才能在后面的分赃中得到足够的话语权。</content>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