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928 一面倒
    然而,通过单筒望远镜观看的普特曼斯,却皱起了眉头,放下望远镜看看,又拿起望远镜看看,脸上尽是疑惑之色。最终,他转头看向已经回到舰队的艾碧阁问道:“明国的官军,都很勇敢的么?”

    艾碧阁听得头上冒问号,不解地确认道:“不知总督阁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看,岸上那些明军虽然都退了,可却没有惊慌失措。“普特曼斯说到这里,忽然加重了语气,重点强调道,”最为关键的是,你看,明军一共死了多少人?“

    一听这话,艾碧阁仔细去看,还真发现,在这一面倒的战事中,明军还真没几个死的。由此再去看明军的行为,就发现他们虽然好像有惊慌失措,但其实还真不是惊慌失措。什么四散而逃,什么军官督战,什么败退,都有点假了!

    他刚想到这里,就听普特曼斯语速很快地又问他道:“这太平港内,除了郑一官的水师之外,还有什么军队么?”

    “没有,最近的军队,那也是福州那边驻扎的一支军队了……”艾碧阁刚回答到这里,猛然间一惊道,“该不会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岸上突然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只见上岸的海盗,挥舞着刀枪,嗷嗷叫地蜂拥冲向码头边的仓库,可就在这时,就见到那些仓库的大门突然打开,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军卒,列队结阵而出。他们身上的盔甲,在朝阳的照射下反射着刺眼的光芒,钢枪如林,亦是反射着刺眼的寒光。

    在这些持长枪军卒的身后,则是一队队的弓箭手,在出了仓库的门之后,射出的箭支,越过前面的长枪兵,遮蔽了太阳的光芒,如雨般地落入了海盗群里。

    而在通往码头的街道上,则是一队队的火绳枪手,前面的跪着,后面的半蹲着,再后面的站着,火绳枪“呯呯呯”地连绵响着,不绝于耳。

    正在兴奋中的海盗们,那见过这阵势,顿时,连一下抵抗都没有,纷纷转头往船上跑去。

    普特曼斯惊讶地张大了嘴,结结巴巴地说道:“这是……这是明国的正规军队?”

    “不可能,怎么出现在这里呢?”艾碧阁则是惊呼出声,“他们不是驻扎在福州的么?”

    另外一艏旗舰上,刘香也看呆了,他转过头,看向自己的三当家,怒喝道:“那些北方人怎么在这里的?”

    “我……我也不知道啊!”梁晓珍听了,连忙辩解道。说起来,他还真是不知道这事!

    其实,为了保密,为了防备岸上还有海盗的耳目,刘国能这支军队,是在确认刘香他们离开巢穴的时候,连夜坐船顺流而下,秘密赶到这里埋伏的。

    海盗虽然多,可他们毕竟只是海盗,在船上捉对厮杀还行,到了岸上,又怎么可能是正规明军的对手。此时的岸上,明军的长枪兵手持长枪,随着号令,齐步向前,一步又一步,稳步上前,把那些上岸的海盗犹如赶鸭子一般赶下海。而弓箭手和火绳枪手,则是在尽情的收割海盗的性命!只是短短一会儿的功夫,上岸的海盗已经死了一大半。

    那些靠岸的海盗船,压根就不敢等岸上的海盗都上船,就纷纷撑船离开。可是,内湾的海盗船太多了,所有的海盗都心急慌忙地想赶紧离开,反而你挤我,我挤你的,挤到最后,大家都动弹不得。这时候,原先那些火船,还有被炮击的沉船,就又成了他们想逃出去的障碍。

    “撤撤撤,快撤!”刘香大声喊着,想着赶紧逃出太平港!

    “风紧,撤乎!”李国助厉声大喊,招呼自己所剩不多的船。

    “……”

    就连普特曼斯也是连声下令:“ggg……”

    正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忽然看到了什么,而大声惊呼起来,用手指着大喊道:“看,快看,不好了……”

    刘香转头看去,却见他们的外面海面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了官府水师,一艏艏的大船,在无数的小船簇拥下,在断他们的后路。

    “他娘的,这是郑一官的那些船!”刘香很敏感,只是看了一下,就一口断言,不由得大骂道,“这是个陷阱,我他娘的上当了,快撤,快撤……”

    “ggg……”普特曼斯脸色铁青,又是连声下令道。

    “……”

    这时候的太平港,已经是乱成一片了。至少在内港的那些,已经分不清什么船是谁的手下了。而在外围,倒是要好一点,听着各自大当家下令,基本还能跟着大当家撤退。

    可是,当他们看到,断他们后路的官府水师中,那么多的小船,全都开始着火燃烧,并加速脱离舰队,往他们这边冲过来时,就全都慌了。

    为了避免被那些火船粘上,谁还管谁是老大,都想着先逃离这太平港,先逃出升天再说。

    海面辽阔,最外围的那些海盗船逃出去,倒是没多大问题。可再里面的那些海盗船,就不是那么走运了。一艏艏的火船迎面而来,不时听到“嘭嘭嘭”地撞船之声,来不及逃离的海盗船,在海风的助威下,很快就烧了起来。那些没被烧到的海盗船,则发疯了一般逃,根本不辩东南西北,只求能逃到外海去便成。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在这个太平港所在的海面上,到处都是船,到处都是落水的人在挣扎,到处都是燃烧着大火,却一时半会没有沉没的船……号子声,喊杀声,火炮声,哭爹喊娘声,等等声音混杂,成为此时此地的主旋律。

    大概一个多时辰之后,风平浪静,各种原本就不应该属于太平港的声音,慢慢地消失不见。唯有岸上海面的无数尸体,还有被鲜血染红的海面,可以见证这里刚刚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

    在太平港的一处高地上,郑芝龙陪着亲自过来的孙传庭,注视着眼前看到的一切。说句实话,他是相当震撼的。混了这么多年的海上,这是第一次经历一面倒的屠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