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943 查探
    夕阳的余晖下,鞍山驿堡北门城头上,曹文诏站在那里,抬头看着眼前的这片土地,不由得感慨道:“真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还能重回这里!”

    “叔父说那里去了!”年轻的曹变蛟却是意气风发道,“圣天子在位,形势一年比一年好,不要说眼前了,就是沈阳,怕也是这两年的事情了。侄儿还想再去萨尔浒看看,当年大明将士的尸骨,也该有人去收敛了!”

    听他这么说,曹文诏却是更为感慨。当年的萨尔浒之战,他还没资格参与。可作为大明军将中的一员,对于当年的事情,几万明军,成就了建虏崛起的名声,成为他们的踏脚石,不得不说,是一件很大的憾事。

    从万历年间开始,历经泰昌、天启,建虏的势力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难制。不知道有多少明军将士死在建虏的手中,不知道有多少大明百姓被害得家破人亡。辽东这片土地上,全是汉人的尸骨和鲜血。原本以为,建虏已经势大不可制,曾经的遗憾,血仇终不可报。

    但是,自从皇上登基之后,在情况变得最为危急,皇上当众指天发誓后,对建虏的战事,竟然一次又一次的取得胜利,不知不觉间,自己竟然都已经站在辽阳的门口了!

    曹文诏还在想着,曹变蛟却抛开了这些,提醒道:“叔父,陛下有旨,要我们好好演戏的。估摸着今晚建虏肯定会来窥视,我们也该准备准备了吧?”

    听到正事,曹文诏回过神来,笑呵呵道:“不错,这事重要,可不能马虎了!”

    于是,命令传下去,鞍山驿堡内,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

    午夜时分,夜空中半圆的月亮,在满天繁星的帮助下,人间大地上隐约能见人。从辽阳通往鞍山驿堡的官道上,一群三四十名建虏探马,正摸黑赶路。战马都戴着马笼子,嘴里的那根木棍,让战马无法嘶鸣。马蹄上面,则包裹着厚厚的棉布。虽然人马有点多,可却能做到悄然无声,显然都是建虏探马中的老手。

    他们正警惕地走着,忽然前面返回一人,是前行警戒的探马回来了,低声禀告道:“明军没有出城,但鞍山驿堡内,灯火通明,好像在连夜准备着什么!“

    听到这话,建虏探马头目心中一紧,连忙一挥手道:“走!”

    他必须亲自去看个仔细,才能给后续大军提供必要的军情。

    偷鸡摸狗般前行了一段路之后,果然,就远远地看到鞍山驿堡内灯火通明,旌旗招展,人影幢幢。一支支的火把,几乎照亮了整个夜空。甚至在鞍山驿堡的那边很长一段距离,都好像有不少灯火。

    建虏探马头目一见,向两侧看了下,立刻吩咐道:“走,上山!”

    鞍山驿堡的东西两侧,就是鞍山,从山上俯视的话,就能看到明军的全貌了。

    夜色之下,光线并不好,这上山就有点折腾了。可再折腾,也必须要

    去。战马都留在山下,只留少数几个人看着,其他建虏探马,都摸黑上山。

    不知道多少人被树枝勾破衣服,划破皮肤,甚至还有人差点失足滚下山。不过这都难不住他们,依旧坚持着往上攀爬,要找一处视野最佳的位置才能一观明军详况。

    黑漆漆的树林里,夜风吹过,树叶发出哗啦啦地响。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虫鸟在叫,剩下的,就只有建虏探马踩断枯枝的声音。

    忽然,一声低哼“啊”地一声响起,顿时,吓得一群建虏他们立刻剑拔弩张,警惕地看向四周。

    “蛇,是蛇,我被蛇咬了!”一名建虏探马惊慌地低声说道。

    听到这话,其他建虏探马松了口气。有同伴立刻靠近那人,给他放血去毒。如今这种情况下,只能这么处理。至于这人到底能否活下来,就需要看运气了。

    这些建虏探马,对于生死倒也看得淡了些,剩下的人继续往上爬。不久之后,终于给他们找了一处视角比较好的地方。立刻,休息的休息,观察的观察。

    只见山下远处,鞍山驿堡内,已经是深夜了,都好像还有忙碌的明军踪迹。在鞍山驿堡的南面,一大段城墙坍塌了。城外,官道两侧,一个个的明军营帐扎在那里,连绵着几乎望不到头。按这些建虏探马的估计,这明军兵力,至少五万以上是有的。

    心中吃惊之余,再定睛细看之时,又发现明军似乎粮草堆积如山。那些在忙碌的身影,好像都是明军中的伙夫。一袋袋地粮食拖出去,洒在一个个露天的行军灶上,这半夜三更的,就在准备这些,难道明军是准备明日一早就要有动作?

    建虏探马正在看着时,忽然,耳中听到“梆梆梆”地声音响起。对于这种声音,这些建虏探马是无比熟悉,明白这是弓弦震动的声音,顿时,他们本能地闪避。

    可就算这样,黑夜里面,都不知道箭支射来的情况。立刻,“啊啊”地声音响起,不少建虏探马应声而倒,成了滚地葫芦,或者被树木挡住,或者干脆滚下山去,也不知道死了与否。

    建虏探马头目侥幸躲过了第一波弓箭,他从声音上能听出来,明军人数远比自己这边多。黑夜里,没法应战,他立刻喊了声“撤”,便第一时间快速逃下山去。

    对于明军会出现在这里,他其实并不觉得奇怪。毕竟明军肯定要防备敌人偷窥,而视线好的地方并不多。如果真是精锐之军,肯定会对此作出防范。也是因为如此,他们一行人上山的时候,都是极其小心翼翼的。要是有可能,他甚至还会派尖兵先行查探。可军情紧急,他也是没办法,只有赌明军刚到,还做不到如此精锐的程度。只是很遗憾,他赌输了。

    黑夜掩护了明军,但同时也掩护了建虏探马。因此,山上的明军并没有追击,最终大约还有十来名建虏探马回到了山脚,也不等他们的同伴,立刻上马狂奔而去,把这个军情禀告给连夜开拔过来的先锋部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