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972 好意外的消息
    “陛下,刚才豪格来找小人,说他要投降,让小人联系官府,找一个能做主的人。”

    皇太极那个投降,崇祯皇帝一下就能判断出来,那肯定是诈降,目的是为了掩护正在进行的撤离老弱的行动。可这豪格说得投降,他可不认为这也是诈降。按照他对豪格的印象,豪格可没有皇太极的心机。可豪格的身份也摆在那里,他是皇太极的儿子,他又怎么会投降呢?

    一想到这,崇祯皇帝忽然又心中一动,该不会他绝了太子的希望,就想报复了吧?

    这么一想,还真有可能。就在之前的时候,在皇太极对莽古尔泰兄妹动手的时候,豪格的老婆是莽古尔泰妹妹的女儿,他怕连累他,就主动杀了他老婆,向皇太极表明心迹。对于这样的狠人,似乎出卖他爹,好像也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谁让皇太极把皇帝的位置要让给多尔衮呢!

    不过,又会不会是整个事情,都是一个局呢?先来个苦肉计,再来个诈降?

    虽然好像不大可能,但崇祯皇帝还是稍微有点担心,便回复钱富贵道:“当时情景如何,你仔细说来听听!”

    钱富贵收到信息,便立刻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

    原来,钱富贵正在偷偷准备带着媳妇做离开准备的时候,忽然豪格主动找上门去,闯进了他的厢房,把他媳妇都赶出了门,厢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当时,钱富贵是吓了一大跳,豪格有点狰狞的脸,眼珠子通红,布满血丝,就仿佛一头吃人的野兽一般,他还以为钱富贵要杀他了,没想到豪格却提出,要他联系明国官员,他要投降,还说不让他当太子,当众羞辱他,他一定要搞垮清国,让谁也当不了皇帝。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豪格咬牙切齿,钱富贵却差点跪了。他有点琢磨不清,豪格这是试探他呢还是真有这个意思。不管如何,他总觉得豪格投明似乎有点不大可能。

    然而,豪格见钱富贵似乎不相信他,就发怒了,说钱富贵不按照他说得做,他就先杀了钱富贵,说着话时,好像真要动手的样子。钱富贵就无奈了,只好来向崇祯皇帝禀告了。

    这也亏了他知道了崇祯皇帝的真实身份,否则的话,他不知道豪格的事情能不能做到!

    崇祯皇帝听了后,仔细考虑了起来。如果豪格真得想投降的话,以他的身份,倒是能有大用。以前的时候,钱富贵所提供的最有价值的情报,也是豪格这边千方百计打听出来的。如果以后由他直接提供,那皇太极那边商议的情报,自己这边就能第一时间得知,对于大明今后掌握建虏的动态是最好了。

    当然,风险也是有的。就豪格这样的人,他说得话有多少可信,又或者,他会不会一直坚持,投降大明,为大明所用,一百年不变?

    崇祯皇帝没有立刻做出决断,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孙承宗和卢象升两人,让他们帮忙参谋参谋。孙承宗和卢象升两人刚一听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同样大吃一惊,毕竟豪格的身份是摆在那里了。经过一番商谈之后,最终还是决定用一用豪格。

    于是,崇祯皇帝回复钱富贵,告诉他,就说他联系上了大明首辅,原则上同意了他的投降。不过要想真正证明他的诚意,必须拿出诚意来。豪格听了,不声不响地走了,留下心中暗暗叫苦的钱富贵。

    原本他以为可以和媳妇一起脱离苦海,回归大明了。但没想到,被豪格这么一闹,就没法成行,还得在满清这边继续当卧底!未来如何,实在难以把握!

    如今,整个辽东局势,看似平静,不过双方都在做准备,要不了多久,一场新的冲突便会爆发。只是大明有心算无心,皇太极自以为是的烟雾之计,也掩盖不了大明的火眼金睛。冲突的后果如何,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与此同时,登莱水师,在李芝奇的率领下,浩浩荡荡,终于出现在福建长乐县的太平港。由于郑芝菀充当了联络员的关系,李芝奇的到来,这边早已知道,也就早早地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李芝奇看着有点陌生却有熟悉的地方,看着郑芝龙迎上来,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李魁奇……李芝奇回来了!”

    想起他的名字,乃是皇上所改,要是再用以前的名字就不妥当了,因此,他不得不临时改口。也亏了他和郑芝龙在北方的时候见过,也有过冲突,被卢象升收拾过,如今崇祯皇帝又有过交代,身边还都是能直达天听的锦衣卫,两人在福建的见面,倒也没有闹僵。

    千里迢迢地赶到大明东南沿海,登莱水师需要休整,但郑芝龙和李芝奇这对以前的冤家对头,却没得休息,第一时间前往福州拜见福建巡抚孙传庭。

    登莱水师的到来,自然也不可能瞒住别人。毕竟是整支水师过来,规模庞大,想瞒都瞒不了。

    于是,大明东南沿海的海盗就慌了,他们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李魁奇回来了!”又或者说,“李魁奇和郑一官联手了!”

    原先因为第一次会盟失败而闹僵了的海盗们,感觉到了瑟瑟寒风,不约而同地又重新开始聚集商议对策,慢慢地,又都集中到了刘香这里,毕竟刘香始终是最大的海盗头子,想当年的时候,也是和李魁奇、郑一官他们一起排名的人物,虽然是排名靠后了点,但也算是一号人物。

    刘香听到消息,他也慌了。一个郑一官就已经那么难对付,这又多了个李魁奇,还怎么玩?一时之间,众多海盗聚集,就是拿不出一个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出来,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感觉天要塌了。

    刘香最终又派人去联系台湾的红夷,想借助红夷的船炮,狠狠地和官府水师干一架,打定了主意,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然而,让刘香这些海盗想不到的是,陆地上的消息先一步传了过来,说郑一官和李魁奇马上要进剿他们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