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997 南海平
    “不好了,不好了,海上也有敌人!”

    “好多船,快,快跑!”

    “……”

    普特曼斯闻声,转身往海面上看去,果然,不知何时,海面上出现了无数的船只,一字排开,在月光之下,隐隐约约地围了上来。

    怎么回事?怎么会和陆地上的进攻配合得这么好?普特曼斯的脑海中,在看到海面上的船队之后,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无法理解?

    还没等他想其他事情,就见已经离近了的那些船只,忽然都冒出火光,只往港口这边开过来。

    “快,快闪开,快闪开啊!”

    普特曼斯等红夷都慌了,他们才登船而已,还没来及离开避风的港口海湾,要是被那些纵火船撞上了,非得都烧在这港湾里。

    火船在靠近,红夷的船在努力躲闪,可港湾又不是很大,挪腾闪避的空间有限,大量纵火船一进港湾,顿时就撞上了几艏红夷的船,火光熊熊之下,船上的红夷再也不敢逗留,也不管跳海的结果会怎么样,纷纷往海里跳了下去,又或者站在船上,离火势处远一点的地方,哭喊着让其他船过来救上一救。

    没过多久,港湾处火光冲天,映红了整个海湾。

    火光之下,能够看到岸上的红夷营地,已经全是拿着武器的明人,他们就围在码头附近,守着海边,但凡有海里的人上来,就三四个人一起跑去抓。如果是红夷,二话不说绑了丢一边,如果是纵火船上的水师官兵,则立刻迎上岸去。

    夜晚其实是不适合作战的,而且这还是海战。因此,虽然在聊天群的联系下,水陆配合无间,郑芝龙和葡萄牙人的船队刚好在红夷逃到船上的时候及时出现,又有纵火船去堵港湾,外围又散开其余战船,可终归还是被红夷逃了一些船出来。

    在港口火势的映照下,水师战船靠了上去,勾住了其中一些红夷的船进行跳板战。而且,只要有一艏被勾住,明军这边往往是几艏一起攻击一艏,以众凌寡。此时的红夷,又哪来的战意,基本上就没有激烈的抵抗。

    但不管怎么样,终归还是被红夷逃出了三艏战船。虽然葡萄牙战船和郑一官的战船都有追赶,但海面辽阔,怕是无法全歼红夷了。

    此时,月亮挂在空中,月光洒在大地,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这一场歼灭红夷,夺回台湾的战事,已经可以宣告结束。刘金生和郑芝菀先后把海陆战况都在聊天群内做了禀告,并附有战役照片。

    崇祯皇帝看到,很是满意。他当初吩咐下去的原则,就是要用最小的代价,尽快把红夷歼灭。如今对红夷这一仗,没有像原本的历史上,和郑成功一样用围困的方法,耗时耗资而打败红夷,这就节约了很大的兵力和物资了。

    “陛下,已经确认,红夷总督普特曼斯的旗舰在逃走的三艏战船中。”刘金生在过了一会后,又马上向崇祯皇帝禀告道,“海面堵截有空隙!”

    他这隐隐的意思,就是说郑芝龙失职。

    但崇祯皇帝见了,却并没有做出他所希望的事情,反而回答道:“无妨,回头发出告示,晓瑜天下,并传南洋,宣布红夷总督之罪责,我大明誓必将所有在大明犯罪之红夷,绳之於法。”

    这其实也就是“犯大明天威者,虽远必诛!”的海上版本,台湾的红夷,老巢被端,主力被歼,已经是达到了作战目标。而逃走的三艏战船,又刚好成了大明以后出兵南洋的借口之一,这种情况,对于目标长远的崇祯皇帝来说,其实是乐见其成的。

    几天以后,朝廷宣布在台湾设县,在岛上的所有逃民,凡自觉在限期内往县治所在登记造册,则往事一律不再追究。如果是换了以前,官府贸然登岸,宣布这策的话,怕是会引来逃民的反抗。可经过了红夷的事情后,岛上的逃民,已经深深地知道了一个道理,官府虽然收税,却能保护他们。如果没有了官府,他们只是待宰的羔羊而已。有了陈明等人的现身说法,朝廷在台湾设县治的事儿,推进地非常顺利。

    于是,在福建巡抚的管辖下,又正儿八经地多了一个台湾县。

    至此,大明东南沿海,海盗都逃亡南洋,几乎绝迹,而红夷也被大明水师歼灭,剩下的海上武装力量,在澳门的佛郎机人,在见证了大明的水师力量,见证了红夷的下场之后,表现得很乖!

    于是,李芝奇的登莱水师,在南洋返航的粮船到达之后,就护送着粮船返回北方。

    在这其中,台湾一战,论功行赏,有郑芝龙的人担任了登莱水师中的中级官职,也有李芝奇的手下担任了福建水师中的中级官职,互有混杂。任何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朝廷防止一家独大,混编起来有利于控制。对于李芝奇和郑芝龙来说,他们肯定是不希望这样的。可朝廷这么做,他们也没有办法。更何况,在两个死对头的身边,都有对方最亲近的人跟着。平日里如果想凭借手中权势刁难那些混调过来的人,也不会那么容易。对于这种情况,也只能是认了。

    解决了大明东南沿海的海盗问题,三省总督孙传庭的奏报中,明显提到了大明海商在增加,海税的收入,又开始突飞猛进的事情。这让崇祯皇帝很是高兴,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信参与海贸的人,还会更多。开海一事,进入了良性循环。接下来,澳门的葡萄牙人表现得还乖顺,就暂时先放过他们。先行发展水师,等水师足够强大之后再说了。

    崇祯皇帝想完这些,就拿起御案上放着的一本奏章,又再次看了起来。这份奏章很厚,是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递上来的。回头他又拿起另外一本奏章,这是东厂提督王承恩递上来的。

    崇祯皇帝两本放开,各自查看了一番之后,心中做出了决定,抬头对身边的轮值太监吩咐道:“传刘兴祚、王承恩觐见!”</>

    < =”-: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