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02 一个封爵拜将的机会
    几十年前,经营皮货的沙俄富商史徒卡诺夫,最先嗅到其中隐含着的巨大财富,于是,就向沙皇用租约的形势取得东扩权力,而后招募了犯案在逃的流氓头目耶马克,招兵买马,啸聚了哈萨克兵及暴民,共八百四十人,加上两名俄国正教会的牧师,东越乌拉山,前往攻打西伯汗国。经过六年之战,在大明万历九年时,西伯汗国终亡于耶马克这区区不到一千人。

    俄皇见财心喜,又获疆域上的扩展,便将许多作恶多端及通缉在案的人赦免其罪,并拨派了骑兵五百,由耶马克率领,命他继续东进,配以充足的给养,粮饷和军火,后派亲信卡利塔随军前往,监督收支,并制定了征服的收税章则。

    被征服区的法令之一为:成年人每年需缴纳七个貂皮当作人口税,唯凡入正教受洗者,便豁免其人口税,但须将其猎获十分之一缴公。

    如今最初为首的这几个人虽然已经死了,可因为财富的效应,新的沙皇,新的东侵首领依旧乐此不疲地向东,向东,再向东,如今这个时候,再要不了多久,都能到达东边的海边了。

    崇祯皇帝刚好上线,想着先了解下海兰珠那边战事的情况,没想到战事不但已经结束,海兰珠还意外抓获了一个懂蒙语的西夷,了解到了那么多情况。

    一条条私聊看完,崇祯皇帝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在后世的时候,他有了解过。经过工业革命强大起来的西方各国,不断地进行全球殖民,不管是西伯利亚也好,还是南北美洲也罢,他们不承认当地人的统治权,就按谁发现就归哪个国家所有的原则进行。依据是这些部落都是野蛮人,不配有主权,也没有文字记载。

    就比如说,西西伯利亚在俄国人来到之前就属于蒙古语和突厥语民族领土,而东西伯利亚更是通古斯语部落的势力范围,无论是蒙古帝国还是满清帝国都比俄国人早发现这片土地,自古以来就生活在那里。

    可惜,西方国家不承认这种说法,因为蒙古和满清都没有这种文字记载,就如印第安人没有文字记载一样。这个所谓法律根据其实非常可笑,按照这个法理全球就只有西方国家有权“发现”新领土,并合法占据。

    如果只是在冷兵器时代,这些土地在大明等中原国家看来,并没有什么价值,被别人占去也无所谓了。但崇祯皇帝却知道,等人类进入工业时代之后,这些土地所蕴含的财富有多惊人!而且,如果不是西伯利亚,沙俄也不知道会被灭多少次。

    “既然朕来到了这个时代,就决不能让沙俄得逞!”崇祯皇帝心中想着,再次下定了决心,对自己发誓道。

    海兰珠所说的消息确实很多,他也从中获得了一些提醒,在嘱咐海兰珠平安归来后,退出聊天群,认真地考虑了半天时间,终于被他想出了目前就出兵西伯利亚的办法。

    --------

    在这个时节,风中已经带了寒气,吹走了草原的绿色。往年的这个时候,草原上的人,就要考虑这个冬天该怎么过了!大多的时候,都是发愁!而例行不可避免的事情,很可能就要南下打草谷。

    这个事情,其实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关内每到这个时候,也会有预防。打草谷,名声不好听是其次,关键是要付出人命的代价!如果运气不好的话,有的时候南下队伍损失惨重也是有的。

    而如今,关外草原上的牧民,在面临寒冬的威胁时,却再也不用担心过冬的事情,也不用冒着生命危险南下打草谷了。放牧归来的牧民,看着归化城外金黄色的庄稼地,一个个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汉人在这里种庄稼,蒙古人在这里放牧,而后在总督府的管理下,汉人有肉吃,蒙古人有粮食吃,互相配合着,这日子不知道比以前要好多少倍!

    此时归化城治下,不管汉蒙,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平时里议论着,也是对未来的规划。

    “如果早有这样的事情,我们蒙古人和汉人打这么多年的仗是干什么!以前的时候,怎么就不这样做呢!”

    “这还用说,现在我们都是一个皇帝,大家都是大明的百姓。皇上英明,对我们一视同仁,所以才有这样的事情。要是以前的话,不管是那些大汗还是关内的皇帝,都各管各的,怎么可能会有这好事呢!”

    “其实你说得不对,主要是当今皇帝英明神武,不但击败了林丹汗他们,还能知道这片土地的好处,让汉人过来大规模的种庄稼,补了我们蒙古人的短处,这样一来,老天爷对我们也无可奈何了!”

    “对对对,你说得对,自古以来,又不是没有统一过,不管是以前成吉思汗的时候,还是后来大明占领这里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样的事情。这么说起来,归根结底还是当今皇上英明,也是我们的福分!”

    “可不是,皇上不但解决了我们的温饱问题,还给我们建了住房,还有学校,以后我们的孩子,再也不用经历我们曾经经历过的苦难日子了!”

    “……”

    大部分百姓,不管汉蒙,都是很满足的。当然了,也有一部分人不满足,渴望着自己的生活能更进一步,能当官,能去京师看看,能去关内看看。

    不管他们怎么个想法,日子就这么过着。

    这一日,归化城附近的百姓,忽然发现不时有骑队飞驰而来,匆匆进入归化城内。有认识的,都很惊讶,似乎归化总督治下各路将领,甚至连包头那边的,也都来总督府了,这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该不会是卫拉特部那边想打过来了吧?”有人担心地猜测道。

    立刻,有人反驳道:“那不可能,卫拉特部才向我们大明臣服,上次你没看到么,他们的使者从京师返回来时,一个个都对我们大明很恭敬的,他们不可能打我们河套的主意!”

    “那会是什么,难道是建虏?对,肯定是建虏,他们想来抢我们的牛羊,抢我们的粮食!”有人恍然大悟,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对于这种猜测,同样有人嗤之以鼻,马上反驳道:“这不可能,你以为是以前啊!现在的建虏,都被我们大明东部的军队打得只能龟缩在窝里了,不可能来我们河套的!”

    都不可能,最后有人就指着北方,有点怀疑地说道:“那……难道是喀尔喀部族么?可隔着大青山脉啊!”

    这种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北方的喀尔喀部族一般很少直接绕过大青山脉南下,而是向西迁移,和西部蒙古倒是经常有冲突。

    这么一来,这些百姓就都想不明白了,琢磨不出来敌人来自哪里。最终,有个年纪大点的蒙古人恨声说道:“不管是谁来破坏这些,我决不答应,和他们拼了!”

    一听这话,其他百姓,不管蒙古人还是汉人,都跟着点头,神情严肃地附和,都要坚决地维护自己的利益。

    在外面议论纷纷的时候,总督府衙门大堂,各路集结而来的将领,也多是一头雾水。他们站在堂下等候总督大人的同时,熟人之间,纷纷低声交流着情况。

    可互相交流的结果,却依旧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总督大人急传所有人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后堂脚步声传来,洪承畴终于出现了。

    “参见总督大人!”众将纷纷抱拳见礼,同时偷瞧洪承畴的脸色,不过却没发现有什么不妥。如此一来,他们就更吃惊了,难不成总督大人召集大家,是有什么好事不成?

    见礼完毕,洪承畴坐在主位上扫视底下众将。在这些将领中,有正儿八经朝廷官军出身,也有以前流贼出身,还有蒙古族投靠过来的将领,可以说,成份有点杂。

    想起皇上的旨意,他却又有点恍然,难怪皇上会把这差事交给归化城这边。

    这么想着,洪承畴便缓缓开口说道:“昔年大汉帝国的时候,有骠骑将军封狼居胥,甚至兵锋直达浩海,到处留下了大汉帝国的辉煌事迹。那时候,天下虽大,却无一人没有听说过大汉帝国!大汉的敌人,无处可躲,闻大汉之名而慑慑发抖,天下万族,莫不对大汉帝国心生敬意,心生向往之……”

    堂下众将听到总督大人的开场白,不由得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总督大人说这是什么意思?

    洪承畴自然也明白手下这些将领的心中在想什么,他也不以为意,依旧在缓缓地说道:“骠骑将军霍去病,年十七便受封冠军侯,如此丰功伟绩,至今想来,实在让人钦佩不已。本官以为,冠军侯实乃武将之楷模!“

    冠军侯的威名,不要说汉家儿郎了,就是蒙古人,也多有听说过。可他们不明白,总督大人为什么突然感慨起冠军侯来了?

    然而,不管他们怎么想,总督大人在感慨,他们总得回应下。因此,不管他们之中个别人没听说过冠军侯事迹的,纷纷抱拳回应道:“冠军侯乃我辈之楷模!”

    洪承畴点点头,看着底下众将,似乎有点感慨道:“其实,本官看来,你们中有不少人的本领都相当不错,只是缺少了冠军侯那样的机会。否则的话,本官相信,你们当中,当能有人也有封侯之望!”

    如果是连续打败仗的情况下,大多数将领,恐怕只想着保命,博取马上封侯的想法,想都不会想。可要是战事顺利,士气高涨,那将领们自然也会得陇望蜀,不再想着只是保命,而是想高升,想要封侯了。

    听到这话,不少将领慢慢地琢磨出了总督大人话中的意思,似乎是有什么机会,能立下军功去搏个封侯的机会。这么一想,顿时,这些将领就激动了。

    洪承畴在主位上看到底下将领跃跃欲试的表情,话锋一转,忽然又说道:“不过我们归化这边,这几年都将是休养生息为主,只要没有敌人出现,便不会主动出击……”

    听到这话,堂下将领的脸色顿时非常精彩,纷纷在肚子里诽谤着:什么意思?总督大人,您虽然高高在上,可这话绕来绕去的,把我们拜将封侯的心思勾了起来,然后又一盘冷水泼了下来?好玩么?

    当然,也有几个将领善于把握人心,从总督大人不寻常的话语中听出了点什么,不由得很是好奇,静静地期待总督大人把话说完。

    果然,洪承畴的脸色忽然变得肃穆,抱拳向京师方向一示意道:“然而,本官刚接到皇上旨意,有一个机会给你们。只要你们能做到,不说荣华富贵,拜将封爵亦是有的……“

    说到这里,他看着底下众将的脸,忽然着重强调道:“不是让你们去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也不是让你们去灭了建虏。这个机会,危险性其实并不高,最为困难的,其实是要吃苦!”

    一听这话,顿时,众将都激动了,有拜将封爵的机会,吃点苦算什么!于是,他们一个个都抱拳回应道:“单凭总督大人吩咐!”

    洪承畴听得点点头,看着他们说道:“皇上有意继续往北开疆扩土,让大明的兵锋直达最北方,天的尽头。昔日冠军侯饮马浩海,今日皇上想我大明将军能饮马北冰洋!就是浩海一直再往北,在天的尽头。一路上,征服所遇部族,让所有部族都成为大明子民!”

    “……”听到这话,所有将领都哑口无言了。

    他们被皇上的雄心壮志所吓到,更为这个目标的难度所吓到。要知道,在大青山的北面,还有一个喀尔喀蒙古,那可是十几万人的大部族。以目前归化城这边的实力,也不见得能打赢啊!

    或者知道他们的担心,洪承畴马上解释道:“当然了,此次出征,是避开喀尔喀部族。所遇部族,都是小部族而已……”

    他秉承崇祯皇帝的旨意,详细解说着情况,就是因为环境太为艰苦,如果有人自愿那是最好了。</>

    < =”-: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