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03 机会属于有准备的人
    “不过眼下我大明粮草物资极其有限,因此出征北方,第一次预估也就一千兵力左右。”洪承畴详细解说任务道,“最大的敌人,本官已经说过,是酷寒和千里无人烟的处境。另外,皇上有交代,远在西边的沙俄帝国也派了军队在活动,他们人数也不多,却多是穷凶极恶之徒组成。此次的任务,除了征服小部族,获得北方部族活动的详情之外,就是要消灭沙俄军队……”

    听着洪承畴详细解说,原本还有不少跃跃欲试的将领,顿时都冷静了下来。特别是那些汉族的将领,对于他们来说,这河套地区都已经够冷了,再往北去,还是传说中浩海更北的地方,那还能有活人么?更何况,还有什么沙俄的军队,拜将封爵是诱惑,可有没有命活着回来还是个问题呢!

    看着底下将领的表情,洪承畴心中了然,看来自己猜得不错,能自愿接这份旨意的,怕是还要在投靠过来的蒙古将领中选才行。

    他说完了北征的困难后,正想说出崇祯皇帝交代的其他好处时,却忽然看到堂下有一人大步出列,双手抱拳,抬头挺胸,大声说道:“末将愿往!”

    说得话儿,带着陕北口音,却是一名汉人。

    仔细一看,洪承畴认出是流贼出身的将领,游击将军李自成!他不由得很是吃惊,皇上交代的额外好处都还没说,就一个拜将封爵的画饼,就让他心动了?

    不止是洪承畴吃惊,在场的其他将领也都很吃惊。特别是一只虎李过,原闯王高迎祥,他们比别人更吃惊。在他们看来,李自成是一个聪明人,做事稳重,一般不会吃什么亏,是个理智的人。

    可如今这份差事,其实是份非常艰难的差事,不但要和小部族打仗,还要和穷凶极恶的沙俄军队打仗,而且还是长期受苦受累的差事。对于自身,对于部下的要求很高。眼下的生活,比起以前是好多了,不但不用担心生活,而且还是一名游击将军,算起来,荣华富贵都有了。这么一对比,大家都不愿意接的旨意,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算不清这里面的好坏呢?

    洪承畴看着李自成,神情严肃,再次确认道:“本官说过,兵力不会给多,粮草物资有限,更需要你跑遍整个北方,直至天边,为皇上开疆拓土。期间不但需要打仗,还需要灵活变通,如何在酷寒环境中带着军队生存下去,如何处理好所遇部族的事情,如果歼灭所遇沙俄之军队,压力非常之大,你可还愿意领旨前往?”

    “末将愿往!”虽然洪承畴又说了这么多,李自成却毫不犹豫,依旧立刻抱拳回应,态度坚决。

    其他人没有一个人出列和李自成争这份差事,他们看着李自成的眼神中,有敬佩,有诧异,有不屑,有嘲讽,不一而足。

    洪承畴在主位上快速扫视了遍底下众将,当即点头道:“如此甚好,今日议事就这么了,李自成留下!”

    众将听令,当即辞别总督,一起退出了大堂,往总督府外走去。

    还没到门口,一些人就忍不住议论了起来。

    “他一个汉人,知道北方有多冷么?冻不死他!”

    “对,千里无人烟,都能让人绝望!”

    “比浩海还远,呵呵,他肯定不知道,北方那边,估计比整个大明还大,这辈子,估计都要留在北方了!”

    “真是想封爵想疯了,一个空头馅饼而已,搞不好好不容易活着回来时,皇上却忘记了有这么一回事,哈哈!”

    “……”

    听着别人讨论的这些话,李过和高迎祥都有点担心,李自成这要一去的话,以后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得来。

    “要不,我去和总督说下,我也去,我陪李叔一起!”李过终于停下了脚步,对高迎祥说道。

    高迎祥听了,看了眼总督府大堂所在,最终还是摇摇头说道:“算了,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就不要陪着他把前程给耽搁了。”

    李过因为能和皇帝直接沟通,很受总督和中丞大人重视。如果不出意外,所有将领中,除满桂之外,李过将是最容易出人头地的一名将领。

    高迎祥顿了顿,又摇头说道:“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竟然要接这样的一份差事。等他出来,我再好好说说他!不过……他既然已经接了,就没法反悔了,说都是白说!”

    说到这里,他又重重一叹道:“连那些蒙古将领都没人愿意去,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李过听了,也是皱眉不语,显然同样想不通李自成这是怎么了。

    夜幕降临后,许多认识的将领,都聚集在高迎祥的宅子里,说着话儿,等明日一早,就要离开归化城回各自的驻地。他们讨论的话题,无外乎是这次的事情。对于李自成,没人想得通。能得到的结论,就是李自成的雄心太大!当然,这是自己人,否则估计都会说是野心太大了,不甘心眼前的一切,还一心想往上爬。

    他们正说着,忽然李自成过来了。

    一看到李自成面带着微笑走进来,众人不由得纷纷七嘴八舌地说起他来。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在归化城这边,我们都已经是一方将领,日子也不像以前那样难过了,为什么还站出来?”高迎祥首先就带着点责怪之意道。

    李过也是担心,跟着说道:“要是总督大人点将,那是没法的事情,可叔你却去抢了一般,这是为何?”

    “李兄弟啊,你就这么想拜将封爵?国朝有多少武将能封爵的?”神一魁也是摇头叹道,“这次只是给你一千左右的兵力算啥?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上面的人只是想试试看而已,并没有多少重视!”

    神一元瞧着李自成,用手指着他道:“你一向聪明,这次怎么就傻了呢?这是在河套了,再北方的那些荒凉地方,我们汉人去得了么?那么荒凉的地方,朝廷会有多重视,皇上能有多重视?开疆拓土,那也必须得有人,能缴税才行的啊!我跟你说,十之**,等你回来,都不知道什么猴年马月了,皇上能不能记得这事都是个问题!”

    “……”

    听着他们的各种说话,李自成也不恼,依旧是带着微笑,先上前抓过刚热好的酒壶,试了下温度,觉得可以,就一仰脖子,”咕噜咕噜“地喝了个痛快。一直把酒壶中的酒都喝完了,才丢下酒壶,连声大笑道:”痛快,痛快!“

    所有在场的这些人见了,不由得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李自成怎么高兴成这样!

    现场气氛被李自成这么一搞,不由得有点诡异。作为当事人的李自成看着高兴,而旁观者却是担心、疑惑、不解等等神情。

    高迎祥被搞得有点郁闷,正待再说之时,李自成却先开口说道:“总督大人有令,这次北上,不带我原本的手下,而是从各军挑选合适的手下……”

    他才说个头,高迎祥终于说出了口,带着点恼意道:“就这,把你给高兴了?”

    虽然从各军挑选手下,确实有利于李自成北上完成差事,可这点好处,就这么开心了?

    李自成听了,笑着看着他舅舅说道:“另外,总督大人说,皇上的旨意,让我带手下中级军官进京面圣,我们这些人,要在京师初级武备堂上课,由皇上亲自授课,交代北征的各项事宜。这个冬天,估计就在京师过了。等明年天气转暖一点后,再开拔出征。“

    一听这话,顿时,所有人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嘴巴张大地仿佛能塞进鸡蛋。随后,立刻,他们一个个都神情激动地七嘴八舌问了起来。

    “什么?进京面圣,还是皇上亲自授课?”

    “不可能吧,皇上怎么会亲自授课?以前可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啊!”

    “对啊,这是什么?这可是天子门生了啊!”

    “没想到皇上竟然如此重视此事!没得说,李兄弟,你要能回来,皇上肯定能给你封爵!”

    “……”

    听到他们前后对待自己这事的态度竟然如此之大,李自成笑得更开心了。他也不打断他们,只是笑着听他们说话,享受地看着他们吃惊中带着羡慕的神态。

    过了好一会后,在场的人激动地情绪终于和缓了一点后,李自成便对李过说道:“总督大人还说了,皇上这次会赋予我你的那种能力,这样一来,我虽然去了遥远的北方,却能直接把军情第一时间禀告给皇上。”

    众人听了一愣,随后看向李过,又马上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这一下,所有人顿时又不淡定了。

    说实话,李过那种神奇的沟通能力,能直达御前的能力,让他们不知道有多羡慕。李过在他们之中,是混得最好的一个,不是说他能力最强,而是因为他有这种能力!只是这种能力,他们又羡慕不来,只能叹李过的命好。

    可此时,他们听到李自成也会被皇上赋予这种能力,这种对于他们不知情的人来说,简直是神仙般手段的能力,这一刻,他们忽然觉得,好像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如此一来,他们看向李自成的眼神中,就全是羡慕,甚至隐隐还有一丝嫉妒的份了。

    在场的不少人,到了这个时候,都有点恍然大悟。其中高迎祥更是说道:“你在大堂上这么积极主动,该不会是早就知道有这些好处了吧?”

    一听这话,其他人想着李自成的聪明稳重,却做出这样的事情,难怪有这么反常的事情,他肯定是知道了还有不少好处!

    谁知李自成听了,却是笑着摇摇头道:“我又不是总督大人的心腹,朝中也没任何后台,我怎么可能会事先知道这些事情!”

    一听这话,神一魁不服气了,立刻质问道:“那你怎么会这么积极地站出来,毕竟谁都能知道,总督大人前面所说的事儿,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做得事儿啊!”

    其他人听得点头,确实是这个理。要不是总督大人在前面强调困难,他们中的人少些顾虑,说不定还有能站出来的呢!

    李自成听了,还是笑着回答道:“虽然我不知道,但其实啊,这事也不难猜……”

    一听这话,有人就不服气了,不过他们都没说话,只是聚精会神地听李自成继续讲解。

    “……不知道你们有关注过当今皇上没有?”李自成说话中带着敬佩之意道,“我们皇上是中兴之主,登基之后所做,已经远超历代皇帝。别的不说,就说这河套吧,以前就算占下来,也占不长久。可如今你们看看,皇上治理河套的手段,蒙汉互相取长补短,一视同仁,由这样的基础在,谁能再从大明手中把河套夺了去?“

    ”还有,东部蒙古各族,也被皇上收拾的服服帖帖,一改以前和建虏结盟的态势,全都被我大明所融合。整个草原,都将为我大明所有!”

    听到李自成说得这些话,李过等人都不由得静下心来,仔细去想着自己知道的事情。西部蒙古的事情,他是亲身参与其中的,在李自成的解说下,他隐隐也体察到了皇帝的雄心。

    “你们不知道有没有关注辽东那边的战事,皇上已经下旨,以后的辽东,不再是都司自治管辖,而是行省制,和关内一样的管辖方式,这说明什么?皇上重视辽东之地!“李自成却不管他们,继续又说道,“还有,知不知道朝鲜的情况?依我看,以后朝鲜藩国也不会再有了,而只会是我大明的一个行省!”

    “……”

    听着李自成说那么多事情,神一元等人不由得心中有点感慨,自己只关注眼前的一亩三分地时,人家李自成却在关注河套以外的事情,大概,这就是差距吧!

    李自成说了很多例子,最终断言道:“因此,我当时就觉得,皇上对于北方的蛮荒之地,绝对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已!”

    b

    </br>

    </br>

    :书友们,我是叫天,推荐一款免费小说,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