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08 实实在在地感觉到蝴蝶效应了
    原本的时候,徐光启上奏《几何原本》,而后孙元化又上奏另外的书,对于这些,大部分文官武将是没什么兴趣的,是那种谁爱看谁看去的态度。

    可此时,不要说那些自以为能做学问的文官了,就是那些武将中连不认识字的那些,都忍不住想立刻去看看,皇上所说的科技基础到底是长什么样子的?自己看了会,会不会能突发奇想,想出一个非常绝妙的想法?

    看着底下有臣子已经在私底下向徐光启和孙元化询问的情况,崇祯皇帝不由得从心底笑了。新生事物,哪怕是身为皇帝,如果不让臣子知道其中的好处,只是强按牛去吃草喝水的话,怕也会是困难重重。可如今,借助开拓西伯利亚的契机,及时拿出了大致可用的蒸汽机,竟然顺带着能让这些大明官员对科技产生兴趣,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良性循环,是可以相辅相成的。相信等以后徐光启拿出推广科技基础知识的具体方案时,会容易实施之!

    这么想着,崇祯皇帝忽然又有了一个想法。

    于是,他便马上宣布道:“朕决定在通州新建一家造船厂,用于制造铁船,全是铁打造的船,用这蒸汽机作为动力,不再用船工划桨,逆风也能前进!”

    这份旨意一宣布下去,顿时就吸引了所有文臣武将的注意。很多人第一个想法,就是心中纳闷:全是铁打造的船?以前也有铁船,可那是用铁甲包裹的木船啊,如果全部是铁打造的话,不会沉么?当然,也有人的第一想法,是关注蒸汽机怎么来驱动船这方面。反正不管怎么样,所有人都对这铁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看着底下臣子的表情,崇祯皇帝心中高兴。他就是要这效果,在通州的造船厂,以后将大张旗鼓地打造铁甲船,不管实用不实用,先造出一艘能开的铁甲船,用来亮瞎这个时代人的眼,用这种方式,可以间接为科技的传播,起到最大,最有效的推广作用。

    终于,朝议结束。

    这次的朝议,不比以前的朝议时间短。但以前的时候,朝议结束时,众多臣子都是累坏的样子,没多少人愿意说话。可这一次,所有文官武将,在崇祯皇帝先走了之后,往外走之时,全都和相熟同僚,边走边窃窃私语,每个人或者有疑惑,或者有兴奋,或者有激动,或者有……,在众多神情中,就是没有疲惫之色,没有疲倦地不想说话的人!

    而随着这些朝臣散去,这次朝议的内容也随之传开。如果说以前的时候,能和建虏的战事中打一个胜仗,就是京师中了不得的大事,那如今这时候,这种消息已经完全没有多少影响力了,甚至都还没有皇上在江南微服私访遇险的话题更让人八卦。可所有的这些消息,都没有今次朝议中的内容,能让人震惊,让人感兴趣。

    对于皇上所描述的前景,京师中,不论富贵或者贫穷,不论男女老少,全都有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而加以仔细讨论。激动着有之,高兴地也有,当然也有担忧的……但不管如何,这个声势算是浩大了。

    崇祯五年十月中旬,当寒风开始席卷大明的北方时,海兰珠终于带着七百余骑并一个沙俄俘虏回到了山海关。

    崇祯皇帝自然也没有食言,增设贵妃位给海兰珠,择良辰吉日迎娶了海兰珠,同时,封布和为科尔沁伯爵。这个待遇,可以说比田贵妃和袁贵妃的待遇要高,因为只有皇后的爹封了伯爵而已,田贵妃的爹在原本的历史上最多只封到了左都督而已。

    对于崇祯皇帝给的这番待遇,倒也没有人有异议。毕竟科尔沁族很早就投靠大明,暗地里为大明多次立下功勋,最后甚至连儿子也死在了对建虏的战事中。

    这一年投靠过来的蒙古族人,看到崇祯皇帝给了如此待遇,也让他们为之安心。而汉臣中,首辅温体仁等人倒是有点异议,不过随着吴克善的战死,科尔沁族前往归化城进行整编,也算符合祖制,皇帝妃子的娘家无实际势力,不会有危及皇权的外戚,也就没有异议了。

    紫禁城中,洞房花烛夜,崇祯皇帝面对海兰珠而坐,仔细地端详着自己这个新娘子。

    说句实话,海兰珠今天特别的美。在她的身上,有一种其她妃子所没有的成熟。在这个时代,海兰珠是大龄女青年了,可在后世,海兰珠这个年龄也才大学毕业,刚刚参加工作而已。这个年龄段,对于后世穿越来的崇祯皇帝而言,心中并不会介意。

    看着她,想着在原本的历史上,奴酋皇太极对她的着迷,想着后世有关她的一些传说,崇祯皇帝忽然感觉好像有点不真实。如果说蝴蝶效应这事,他本人似乎以前感觉不深的话,那么此时此刻,面对貌美如花的新娘子,他是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蝴蝶效应了。

    思绪慢慢地回答这个时代,崇祯皇帝又想起自己和她的第一次见面,想着她穿着假都不能再假的男人服饰,却丝毫没发觉地跳出来打抱不平,想着在聊天群中的往事,忽然,崇祯皇帝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自己和海兰珠这个,算不算是网恋?如果是的话,应该是地球上最早的一对网恋了吧?

    在崇祯皇帝打量海兰珠的时候,海兰珠也同时在看着崇祯皇帝。她没有汉家儿女的羞涩,就大大方方地对视着,只是脸颊多少带了点红晕,却又使得她多了一份动人。

    脑中闪过一幕幕和崇祯皇帝的事情,看着崇祯皇帝久久不说话,海兰珠便主动开口了:“陛下,妾身听闻陛下要御驾亲征辽东建虏?”

    “……”崇祯皇帝没想到自己这个新娘子在洞房花烛夜,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说“天色不早了,陛下该歇息了”,而是问出了军国大事,这是不是有点煞风景啊!

    不过崇祯皇帝转念一想,便大概知道了海兰珠此时内心的想法,就点点头说道:“朕已经在着手准备了,包括粮食,军械,军队,甚至是战后官员的安排,各地治理的事情,也都在准备中。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明年在建虏最虚弱的时候,御驾亲征,一举平定辽东!”

    “妾身有个请求。”海兰珠听了,脸上露出一丝恳切之意道:“明年御驾亲征时,希望陛下能带上妾身,妾身要亲眼看到大仇得报!”

    带妃子出征?崇祯皇帝想着,朝臣怕是会阻拦吧?不过他回头想想,自己御驾亲征的事情,估计都会有不少臣子反对,既然这样,又何必在意多这个事情?而且海兰珠不比别人,她能骑马射箭,对于辽东也是熟悉,带了也不会是累赘,晚上还能抱抱睡,倒也是可以!

    这么想着,他便答应了下来,这让有点不抱希望的海兰珠大喜过望。感激之余,是用了心地服侍皇帝。

    而崇祯皇帝却从刚才的事情上想到了自己这边,也该为御驾亲征做些准备了。这么想着,他便在第二日就联系辽东那边的孙承宗、曹变蛟和卢象升,还有归化城的洪承畴,传达他的旨意。

    与此同时,在云南永昌府的知府衙门大堂,坐在主位上的不是永昌府知府,而是有两人并坐。其中一人穿着蟒袍,而另外一人则穿着大红绯袍,一看就知道比知府要大很多。

    年纪比较大的这位,是钦差大臣,内阁辅臣闵洪学,就见他扫视底下众人。在他的左手边,是编练唐王军的各级将领,而在他的右手边,则是召集而来的各路土司。

    此时的他,神情威严地开口说道:“洞吾一边陲小国,却觊觎中华久矣!历年以来,无视我大明皇帝之宽宏大量,屡次犯边,杀我百姓,抢我财物,甚至强占我大明领土不还。如此种种恶行,如不教训之,不足为他国戒!”

    这底下站着的土司,分别来自瓦甸安抚司、干崖安抚司、盏达付安抚司、蛮莫安抚司、陇川安抚司、潞江安抚司等等。这些土司的领地,都在永昌府到大明边境之间。可以说,如果洞吾的兵锋继续推进的话,他们的领地也将受到威胁。

    因此,此时听到大明钦差的这番话,他们一个个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在之前的时候,他们一直都有担心。自从猛将刘梃调往北方之后,云南这边,就只有洞吾攻打明国,烧杀劫掠的份,而朝廷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孟密,孟养,木邦这些最靠近洞吾的地方,全都被洞吾所夺取。他们不得不提心吊胆,就怕洞吾再往前打,他们各自的实力,没法抵挡洞吾的兵锋,他们就要步木邦等地的下场了。

    其实,在原本的历史上,大明对于北方的建虏,还有各地的天灾**,甚至流贼乱窜已经力不从心,就更不用说顾及西南边陲了。也因此,大明一直到灭亡,再没有对洞吾出兵过。

    这些土司对于这一次,明显不比以前的规格,更是欢欣鼓舞。

    以前的时候,朝廷就算要对付洞吾,也只是让云南巡抚自行解决。可这一次,却是内阁辅臣作为钦差大臣牵头,虽然不知道唐王这个藩王也来了是什么意思,可这种规格,已经足以证明朝廷的重视。看来朝廷对洞吾,是认真了!

    在他们想着的时候,闵洪学在继续说道:“今日召集诸位,就是要诸位知道,洞吾为其所作之事,必须要付出代价。朝廷决定出兵,狠狠地教训洞吾。诸位各自出兵,自行负责粮草物资,配合朝廷大军,不日开拔,可有意见?”

    对洞吾的战事,一直以来,都是有让各地土司出兵配合的惯例。因此,闵洪学这一要求,这些土司一点都不反对。其实,在朝廷大军从云南开拔来永昌府的时候,虽然说是为卫所军制革新的事情,可有些明锐的土司已经有所察觉。此时得到证实,有所准备的土司便立刻出列,拍胸脯大声保证道:“钦差大人但请放心,我盏达付安抚司愿出两千兵力,配合朝廷大军行事!”

    “我潞江安抚司也愿意出一千五百的兵力,单凭钦差大人调遣!”

    “……”

    在闵洪学边上坐着的唐王,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军议,很是兴奋,特别是听到这些土司一个个都很配合,内心更是高兴地很。有自己手下的那支军队为骨干,在这些土司军队的配合下,相信攻打洞吾当摧古拉朽一般。

    而闵洪学以前就当过云贵巡抚,对于土司的情况比较了解,虽然这些土司一个个慷概激昂地报出一支又一支的兵力,但他却没有一点欣喜。因为他知道,这些土司的兵马其实并不怎么强,用来打打下手可以,顺风仗打起来的时候也能表现出凶悍的一面。可要是打硬仗的话,这些土司兵就靠不住了。和洞吾关键的战事,还是要靠朝廷大军自己来打才行!

    在听他们说完之后,闵洪学便点头回应了一下,而后严肃地说道:“既然如此,诸位且先回去准备兵马,半个月的时间内,一定得听令行事,不得有任何怠慢。谁若敢延误军机,本官严惩不贷!”

    他是钦差大臣,又是内阁辅臣,说出来的话,那和炸雷了一般,没人敢当放屁。军议一结束,这些土司便纷纷往自己的安抚司赶去。

    知府衙门后堂,唐王终于从激动地心情中恢复过来,想起一事,不由得有点担心,就对在喝茶的闵洪学说道:“要是这些土司中有的人和洞吾有勾结,我们大明确定出兵的消息,肯定会被他们传回去,如此一来,洞吾岂不是有了准备?”

    说完之后,他又感觉有点难办。这事儿肯定是要和这些土司说的,因为要用到他们的兵力,可说了就有消息走漏的风险,好像有点两难!

    谁知闵洪学听了,却依旧是不慌不忙地在饮茶。

    -----

    我努力更新,也请没有订阅的能来起点订阅支持下,谢谢!</>

    < =”-: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