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09 出兵洞吾
    唐王一见,有点急了。这个事情,对于他来说,那是压上了唐王府的前途,压上了唐王府几百年来的积蓄,要是败了的话,那是血本无归。换句话说,朝廷可以承受失败,他却无法承受失败的!

    看着闵洪学在喝了一口,把茶杯放到案几上时,他忍不住又再次带着点焦虑之色说道:“闽阁老,此事不得不防啊!”

    闵洪学听了,看他很着急的样子,理解他的心急,便微笑着说道:“殿下,那些土司中有人和洞吾有勾结,这是肯定的事情……”

    听他这么确定,唐王就急得等不及他把话说完,就忍不住打断,紧皱着眉头,带着焦虑道:“那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殿下,此事无需惊慌!”闵洪学不得不安慰了他一下道,“皇上有旨意传来,对于殿下打下洞吾并分封一事,也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有关这点,殿下尽管放心好了!”

    说到这里,他看到唐王的脸色好看了一点,便又继续说道:“不管是从皇上那边传来的消息,还是我们派去的细作传回的消息,如今这洞吾的他隆王是个人物,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如今他试图休养生息,巩固他的统治。有关这点,时间拖得越久,将越有利他的统治!也是因为如此,皇上才会同意殿下的请求,在后续军队还未训练完成时,允许你带兵出征!”

    这支军队的兵卒,还有军械物资等等,全都是唐王出的钱,是属于唐王以后在洞吾建国的军队。因此,这军队的最高统帅是唐王,这也是让唐王能尽可能多的武装这支军队,配给足够给养的原因所在。因此,唐王对于这支军队有很大的发言权。而正是因为他有很大的发言权,又恰恰能证明,皇上、朝廷是言而有信,是确实要帮他在洞吾建国,完成封建海外之举。

    闵洪学其实有点不看好唐王的能力,毕竟不是每个年轻人,都有皇上那样的能力。从和唐王接触的这一年多来,闵洪学觉得唐王稍微有些急功近利,性子上不够沉稳。当然,这和他的年龄、阅历也有关系。

    此时,就听闵洪学又缓缓地说道:“洞吾的实力不可小觑,从他们能统一整个洞吾,并把西夷的军队赶出他们的国土,种种情况都表明,此次洞吾的灭国之战,必须谨慎小心才是!“

    “对对对,阁老说得太对了!”唐王一听,连忙点头赞同。闵洪学的这个态度,让他很满意。不过他担心之前的事情,就想着再问下有什么解决办法?

    但他还没问出来,闵洪学已经又在说了:“因此,我们此次出战的第一阶段目标,就是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孟养、孟密以及木邦三地,而后以守待攻,消耗洞吾的实力,等到后续兵力训练完毕,燧发枪等军国重器配备完毕,再寻机和洞吾主力决战,以占领产粮地阿瓦为目标。第三阶段才是占领整个洞吾。对于这个计划,殿下没有异议吧?”

    这个是皇帝在聊天群中和几方商谈之后,刚得到的结果,唐王也有参与,自然是知道的。他明白自己对于这些不是很懂,既然商议出来这样的话,那肯定是可以的。此时再听闵洪学提起,便连忙点头回应道:”当然没有异议!只是,阁老,孤担心之事,可得要重视啊!“

    闵洪学一听,不由得笑了,摇摇头道:“殿下,本官刚才已经说了解决之道了啊!”

    唐王一听,很是诧异,想了一会,忽然回过神来,不由得惊喜地说道:“是说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对!”闵洪学听了,点点头道,“本官在刚才军议中已经言明,诸土司在半月内听从调遣,不得耽误。这话可不代表说,我们要在半月后再出兵!明日一早,殿下之军便分成两军,一军直取木邦,再攻孟密,另一军则拿下孟养,如此先联成一片。后续首尾,再让土司军队协助。”

    说到这里,他又给唐王解释道:“这些土司,虽然和洞吾会有勾结,可多是担心洞吾会侵犯其地,并不是真心实意地向着洞吾。只要殿下之军能及时拿下这些地方,就算这些土司以前和洞吾有勾结,以后也不可能会有的。”

    唐王听得眉头不自觉间松开,有点喜出望外,没想到自己想得很难的事情,在闵阁老这边,确实轻描淡写就有了法子解决了。他使劲搓着手,连声说道:“不错,不错,应该如此!”

    闵洪学看到他这样子,就又提醒道:“殿下,此次出征,当多布疑兵,让洞吾方面,不知道我大明去了多少人马。占领木邦等地后,就算僵持下去,如果他隆王觉得朝廷大军数量多的话,迫不得已也必须起大军应对。如此有助于消耗洞吾的国力,为殿下的下一步计划减少阻力!”

    又听到一条实在的计策,唐王心中更是高兴,连连点头。又议了一会后,他忍不住就告辞,跑去军营检查粮草物资去了。

    闵洪学送唐王出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稍微有些担心。

    以前的时候,皇上对洞吾这边定下的方略不是这样的。而是准备好了之后,朝廷会宣布藩王封建海外的国策,而后历数洞吾之罪状,誓师出征。

    但到了后来,从各方面的消息传来,发现拖不得,就只能先提前进行。又不能影响藩王封建海外之国策,索性就偷偷进行,等到打得有把握之时,再宣布高调起来也为时不晚。

    当然了,唐王领军出征,不等于是唐王去指挥打仗了。他手下的将领,有不少是从各地卫所抽调出来的。重要的几个将领,其领军能力至少获得了闵洪学的认可。由他们这些当地熟悉洞吾的人去指挥打仗,至少在战术层面上,不用太大担心。

    一如计划,第二天一早,唐王军队便悄悄开拔,开始实施第一阶段作战。

    几天后,汉龙关内,唐王站在城头上,俯视着底下站着的五千兵卒,心情颇为激动。藩王领兵,大明朝这么多年来,终于在自己手中重新得以实现了!

    混吃等死,又岂是太祖子孙之愿。男儿大丈夫,就当纵横四海,学太祖一般,开国立业,才是男儿本色,无愧太祖子孙。唐王心中想着,感觉心中有一股气憋着,真想仰天长啸,我朱聿键定不负这次的机会,一定要把洞吾给打下来!

    如此想着,他便大声说道:“你们之前多是灾民、逃民,是孤给了你们机会,让你们能活下来,也能养活你们的家。如今,是你们回报孤的时候,也是你们去报仇的时候了!”

    云南地区的灾民、逃民,特别是西南部这边的,多是因为洞吾侵略的兵灾所致,因此唐王才有此一说。听到他说这话,虽然已经知道自己这支军队是要去打洞吾了,可这些兵卒还是很激动。他们多是云南边境附近的人,自然知道洞吾的事情。以前的时候,朝廷一个把总领着五百兵卒,就能把几万洞吾军队打得大败,如今可是五千军队,这赢得希望很大!

    这么想着,有些知道底细地人,便把目光转向最前面的一员将领,他就是当年只是带五百军卒就打败几万洞吾军的把总富国春的儿子富御蛮。相信由他在,这次也肯定能赢得胜利。

    唐王在城头上看着底下军卒的动静,自然也顺势瞄了一员那位中年将领。他要打下洞吾,自然对洞吾以前的事情有过了解,当他知道朝廷以前的战绩时,就立刻想请以前打赢洞吾的将领出山。反正有皇帝的支持,他手中有握有足够的荣华富贵,相信能请出山来的。

    可是,他没想到,当年打得洞吾军狼狈而逃的明将,不是调往北疆,战死在和建虏的战事中,就是已经老死了。富国春倒是还在,可也只是一个行动不便的老头了。不过幸好他们都有子孙,相信这些子孙在他们长辈的教导下,应该也能行的。

    这么想了一会,唐王的心思立刻又收了回来,对着底下的将士大声喊道:“孤给你们这个报仇的机会,只要洞吾人不投降的,男的都杀,女人归你们,打下的财物,也归你们所有!你们的富贵,都在你们自己的手中,以后想要怎么样过日子,就取决于你们自己的表现!”

    听到这话,城头下这些兵卒立刻高声吼了起来:“杀……杀……杀……”

    看着士气可用,唐王心中有点自得。对洞吾的战事,绝对不能失败。那些女人钱财算得了什么,只要能打下洞吾,以后有的是!

    这么想着,他看看天色,便一声令下,大军开拔,直袭木邦。而他自己,当然不会随着大军一起出发,就算他愿意,崇祯皇帝也不会愿意。万一战事失利,唐王死在了战场上,那对藩王封建海外一事,绝对是个打击,崇祯皇帝是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

    因此,唐王身边的锦衣卫校尉,就一直紧紧地跟在唐王身边护卫,同时,也算是掌握着唐王,不让他做出他不该做的事情。

    “殿下,属下也走了!”唐王身边,一个瘦黑的汉子,躬身向他抱拳一礼说道。

    唐王听了,对他点点头道:“你是木邦人,最是熟悉木邦的地形,用心为孤做事,以后孤依旧会把木邦交给你来治理。”

    眼前这人,也是聊天群的成员,木邦人巴登顶。他闻声露出大喜之意,连忙谢过,而后就转身准备下城头追随大军而去。

    “记住,多禀告消息,孤和阁老,还有陛下都在关注的。”唐王心中激动,又叮嘱了一声道。

    巴登顶听了,不得不转回身,再次做了保证,才匆匆离开。

    唐王走到汉龙关的外侧城头,看着鱼贯而出,蜿蜒而行的军队,抬头眺望远方山林,久久无语。

    此时的木邦,原本就是地广人稀,多是山林的地区。在洞吾和明国的来回交战之后,这地方的民生更是凋零。很多地方,都看不到有人烟,荒废了的村子却能见到几个。大部分人口,都集中在几个城池中,其中以木邦为最。也是因此,洞吾驻守将领的本部,便是在木邦城内。

    “大人,明国那边动静不小,恐怕会对我们有企图,不得不防啊!”一名文人打扮的中年男人,对抱着美妾饮酒作乐的一个大胡子,恳切地劝谏道。

    那大胡子听了,没理他,自顾自地乐呵呵地喝着怀中女人口中的美酒。那中年男人见了,眉头有一丝忧虑,不得不加重了声音,又提醒了一次。

    一口酒下肚,大胡子终于有点不耐烦了,转头看着那中年男人大声喝道:“你们汉人就喜欢窝里斗,整天不是防备这个,就是要算计那个,有完没完了?本将让你来帮我,是让你把殿下的旨意实施起来,有好的成绩,让本将在殿下那里也能说得上话,明白没有?”

    他隆王的新政,这时候已经开始实施,一改前朝穷兵黩武的做法。因此,对于各地的考核,也从武事转为文事。这个木邦守将不擅长治理,就从汉人俘虏里挑了一个秀才当师爷,倒也用得顺手。

    中年男人一听,脸色稍微尴尬了一下,不过马上隐去,替而代之的还是忧虑,就听他苦口婆心地继续劝说道:“大人,明国那边传回的消息实在有点让人担心。好端端地,在练什么兵?大人可能不知道,小人却是清楚地很,明国没钱,如果没事的话,肯定不会浪费钱粮去练兵的。如今既然在练兵,而且差不多一年多了吧,由以前的云贵巡抚所练,这战力不可小觑啊!再说了,这周边,除了我洞吾,小人也想不出来会对谁用兵?”

    “呵呵,明国早就不行了!”大胡子一听,忍不住讽刺道,“木邦被我洞吾占领了这么久,有放过一个屁么?就只是一开始时派了个使者,想动动嘴皮子就把木邦要回去,这么多年来,可还有其他动作?”</>

    < =”-: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