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12 通虏者死
    豪情一上来,唐王面对众多的百姓,就在刚过城门洞的地方勒马停下,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挥出去,同时大声说道:“孤知道你们受苦了!以后,有孤在,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但凡有事,孤给你们做主!”

    他以前不会骑马,可在练兵期间,知道以后要“南征北战”,就硬是学会了骑马。当然了,唐王到现在,也还只是能骑温顺的马而已,那些战马,还没人敢让他骑。

    此时的这番话,也是唐王早已考虑过,想了好久才选定的一番话。原本不是现在说的,因为木邦以后还是朝廷管辖之地,可他一激动,还是说出来了。

    在他设想的场景中,这番话说出口之后,百姓便会欢呼起来,真心拥戴他。

    不过和他想得有点不同,却见一名中年男人走出人群,一下跪倒在唐王的马前不远,脸上全是尊敬之色,拜伏在地,大声说道:“学生乃是生员潘雁五,被木邦守将抓了,不得已替他做事,倒是熟悉木邦事。如今殿下救学生于水火之中,得重归母国,学生感激不尽,甘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鞠躬尽瘁,万死不辞!”

    唐王一见,不由得大喜,自己正缺人才呢!这不,刚说出一番话,就有人才来投,真是大吉之兆啊!

    看到这边有动静,所有跪迎的百姓,都安静了下来,有点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唐王另外那只手,甚至松开了缰绳,双手虚扶道:“不错,不错,有为国效力之心,起来,快快起来!”

    潘雁五听了,心中大喜,知道自己赌对了。如此一来,以后还能再享荣华富贵!

    于是,他立刻叩谢,而后才依言站了起来。

    唐王看着眼前这人,见他确实一番读书人的装扮,也有这个气质,看来确实是个人才,看着看着,心中不由得欣喜,正待当众给出许诺,就当千金买马骨,吸引更多人才来投。

    可就在这时,就听到边上跪着的百姓中,有人带着愤怒喊道:“奸贼,不得好死!”

    这一声话说出口,其他人顿时得到确认,一个个大声怒骂了起来:“为虎作伥,害死了我爹,还我爹的命来!”

    “我女儿呢?被你带人抢去了,如今在何处?还我女儿!”

    “……”

    不少人说着说着,甚至起身冲了过去,试图要去打那中年男人。

    潘雁五一见,明显吓到了,连忙快走几步,靠近了唐王这边,试图寻求保护。

    那些百姓见他离唐王有点近,虽然愤怒,也确实不敢冲过去,只是保持着距离,怒声喝骂潘雁五。

    潘雁五见了,心中松了口气,呵呵,自己托庇在唐王这棵大树下,你们这些屁民,能奈我何?

    这么想着,他的腰杆也直了,看着那些衣衫褴褛的愤怒人群,眼神中明显带着浓浓的鄙视之意。这世上,从来都是当官的天下,就这些屁民,还能翻起什么浪来!

    唐王见此,也有点不以为意,难得人才来投,自当护住他。曹操不是说过,唯才是举么!

    如此想着,他便想喝斥潘雁五几句,算是交代了他以前的事好了,如此,也能施恩于潘雁五。

    可就在这时,却见护卫他的锦衣卫总旗忽然跨前几步,来到潘雁五的面前,冷声喝道:“这些百姓所言,可是事实?”

    看到锦衣卫出面,唐王发热的脑子顿时一冷,激动的情绪立刻降了下来。

    而那些百姓见到有当官的出面,便暂时没再控诉,就看着这位当官的,到底会怎么处理这事!

    潘雁五好歹是秀才出身,虽然云南边地远离大明繁华的内地,更是远离京师,可多少知道多一些,看眼前这位军官穿着好像是黑色的飞鱼服,便明白这位估计就是传说中的锦衣卫了。

    有了这个认识,他的眼角又瞅见唐王没有出声,便知道肯定自己的猜测肯定没有错,就连忙弯了腰,陪了笑容道:“大人有所不知,小人也是被逼无奈,要是小人不这么做,那洞吾守将便会为难小人。小人实在是没办法……”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唐王,急忙又说道:“殿下,学生可是一心想为殿下效力的,此心此情,天地可鉴!”

    如果不是明军突袭木邦,他来不及带着家人和财物逃走,也不会走这一步棋,急着为唐王效力。

    唐王听了,微微点了点头。这也算是个说法,有了这个理由,喝斥他几句,这事基本就算过了。

    不过,他心中虽然如此想着,可此时的他,在面对锦衣卫的时候,胆子还是不够大,没敢抢在锦衣卫面前决断。否则万一锦衣卫觉得不妥,他们可不会给任何人面子,因为他们的眼里,就只有皇上一个人。到时候当面否决自己的决断,那就尴尬了。

    果然,他这担忧就成真了。

    只见那锦衣卫总旗并不为潘雁五的言辞所动,依旧冷着脸喝问道:“如此,你就为虎作伥,祸害大明百姓,祸害自己的同胞?”

    他刚才已经听得清楚了,这些百姓的控诉,都是带着血泪的。而且为数不少,可见这人祸害之烈!

    听到这话,百姓们都露出了一丝期待之色,期待这位官爷能为他们做主,恶人当有恶报!

    而潘雁五听了,心中却慌了,虽然他也看到了唐王在微微点头,可明显如今主事的乃是这位锦衣卫军官。他的腰弯得更低了一分,脸上虚假的笑容也更浓了一分,开口辩解道:“这都是那洞吾守将残暴,小人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大人,小人是有苦衷的啊!小人可是心向大明……”

    这位锦衣卫总旗压根就不理他,求饶的这种事情,他见过不知道有多少,明白这种人说得话,都会很夸张。于是,他转身看向边上的百姓,还是冷着脸,大声喝问道:“他此言属实?”

    这话一出口之后,顿时就引来了大量的否定声,更多的人看出了苗头,纷纷大了胆子,控诉起潘雁五的恶行。如果不是有军卒维持着秩序,恐怕现场都要乱了。

    锦衣卫总旗听了片刻,目光扫视过那一双双愤怒地眼神,忽然伸手一示意。

    那些愤怒地人群见了,顿时都安静了下来,他们想看看,这位军官接下来该如何处置?

    锦衣卫总旗转身走到唐王面前,大声禀告道:“陛下有严旨,通虏卖国,欺压同胞者,罪无可赦,一律从重治罪!我锦衣卫便有此职责,查访此类奸贼。如今看来,此人十足便是通虏卖国,欺压同胞者!殿下,以为然否?”

    他的话,声音很大,周围很多人都听到了。

    这些久被洞吾欺压的大明百姓听了,顿时个个激动了起来。他们没想到,皇上竟然还有这样一份旨意,真是圣明啊!此时此刻,他们有一种找到了家,找到了靠山的感觉。

    而唐王听了,猛然想起,皇上在聊天群的公告上早已有写,通虏者严惩不贷!这也就是说,锦衣卫总旗钟立之的话,不会有假。这么一想,唐王惜才的心思,顿时就没了,那脸也一下冷了下来。

    潘雁五见此情况,吓得一下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道:“大人明鉴,小人实在是被逼的,判小人通虏,小人不服啊,小人不服……”

    他的话还没说完,忽然,有一名军卒这时站了出来,指着他大声喝道:“你这狗贼,前日可是在城头上,大声向洞吾人示警,还督促洞吾人抢回城门的?”

    他之前就是假扮农夫抢城门的兵卒之一,当时潘雁五在城头上的喊声,使得他抬头看过,记住了这张脸。刚才他一直觉得面熟,听了这么久对话,此时终于可以确认,见他还想狡辩,便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愤怒,没顾上军纪,出来指认他了。

    潘雁五实在没想到还有这一处,这又怎么解释,总不可能还是洞吾守将逼他干这事吧?一时之间,嘴巴张得大大地,却想不出来该说什么话来为自己开脱。

    唐王见此,便不再犹豫,立刻大声对锦衣卫总旗说道:“钟总旗,此人就交给你们锦衣卫处置了吧!”

    其实,自从锦衣卫站出来之后,场面的主导者就是锦衣卫了。钟立之如此行事,也只是给唐王一个面子。要是唐王想放了此人,他却是不会答应的。

    不过很显然,唐王也是一个聪明人。走完过场,得到唐王授意,钟立之便转头对那些百姓大声说道:“此人通虏卖国,祸害同胞,按陛下旨意,此人交由苦主自行处置,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谁若还敢通虏卖国,祸害同胞的,全都向我锦衣卫举报,一经查实,严惩不贷!”

    那些百姓一听,顿时一个个激动了起来,看到锦衣卫让开了路,顿时全都冲了上去,就在唐王的马前,几十个人围着潘雁五,拳打脚踢,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了。

    唐王脸上保持着微笑,心中却有点不快,好好地一副马骨,就这么没了。缰绳一拉,马头偏转,继续往官衙前进,他已经没了继续看热闹的心思。

    当他离开大概五十多步的时候,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喊声。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个别,零散,可随后喊声越来越多,最后几乎所有人都在大喊。

    唐王很明显地,能听出那些大喊声中,带着浓浓地感激之情。他不由得又心生羡慕,皇上远在京师,却能赢得远在西南边陲的百姓爱戴。

    看来,自己比起皇上,还是远远不如。以后自己当开国国王,应该要好好向皇上学学才行!

    五天后,聊天群中,跟随大军前进的巴登顶又在临时群中说话道:“陛下,殿下,阁老,孟密已为我大明拿下!”

    崇祯皇帝不在线,唐王却关心那边的战事,时不时就上线,之前就已经了解到大军行动的位置,此时也一直在聊天群中等着的,见到这个消息后,顿时大喜,冒泡答道:“好,甚好!如今就只剩下孟养那边了。”

    “殿下放心,我们在一年前,就已经暗地往这边布置人手,如今大军突然来攻,洞吾这边又不曾防备,拿下孟养也不会有问题的。”

    闵洪学那边,崇祯皇帝也为了洞吾战事,给他安排了一个聊天群中的成员作为通信员,因此,闵洪学也能第一时间知道战况。

    “殿下无忧,这第一阶段的战事肯定不会有问题。接下来,该让各土司出兵了,配合我大明军队拿下三地附属城池,控制大金沙江和阿瓦河。等战船打造好了,军队休整完成之后,再南下夺取阿瓦!”

    军队打仗,后勤是最为要紧的问题。特别是洞吾这边,道路难行,大军人数越多,后勤的保障就越难。也因此,不是闵洪学不想把第一阶段的战事定到阿瓦,而是因为后勤的制约,实在没法打这么长的战线。

    虽然万历年间,大明确实有一开始打就直接打到阿瓦的,可那是打了就迅速撤军,因此粮草物资跟不上也没关系,大军退回来就好了。

    但这一次,是要灭掉洞吾,打下一地,就占有一地,后勤要是跟不上,大军是要吃大亏的。因此,闵洪学才把灭掉洞吾的战事,分三步走。

    有了闵洪学的这一番话,唐王仿佛再次吃了一颗定心丸,便准备安心去准备打造战船的事情。

    可就在这时,崇祯皇帝也冒泡了:“不过,做得很好,眼下聊天群中的人员还是不够,等朕再加些人,给你们那边多拨几个过去,这样也方便联系,不至于耽搁军情!”

    唐王一听大喜,有了这聊天群,这打仗简直不要太无敌。千里之外的事情,就仿佛在眼前,大军的配合必将非常到位。洞吾这边道路的艰难险阻,根本就算不了多少事儿了!

    这么想着,唐王忽然发现羡慕,自己要是有陛下这样的聊天群,该有多好啊!

    他也不想想,主角是大明皇帝,不是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金大腿呢!</>

    < =”-: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