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14 童校
    <>不管怎么样,就着别人桌上的叫花子鸡香味,吃着香喷喷的大米饭,虽然全是素菜,也总算是吃过瘾了一把。这肚子里有了货,站在外面的寒风中,也不觉得那么冷了。

    “师兄,我们现在去哪里?”一名手下打了个饱嗝,很是心满意足地问范文程道。

    范文程皱着眉头,就站在那里东张西望了一会后才回答道:“走,我们沿着人流去看看?”

    他心中还是惦记那什么都察院的事儿,总觉得难以置信。一直以来,都察院都只是在京师才有。地方上的话,也只有一省之省会才有都察院的下属衙门,即提刑按察使司。可这里是永平府啊,又不是什么省会,这里设都察院,简直不可想象!基于这样的想法,他心中终归是想搞个明白!

    范文程拿了主意,他的手下自然不会有意见,于是,一行人就沿着街道,往人多的地方走。

    果然,没多远之后,就看到在广场附近,知府衙门的边上,排着好多人,文武都有,走得近了,只见上面挂着牌匾“都察院永平府分院”。

    这一见之下,范文程不由得失声道:“都察院永平府分院,还真得连府城一级都有了?”

    正好,他边上有人经过,听到他这话,不由得转头看了他一眼道:“兄弟,乡下来的么?你不知道都察院都设到县城一级了?”

    范文程一听,心中一凛,就怕露出马脚,连忙合什道:“阿弥陀佛,贫僧难得出一趟寺庙,确实未曾听说!”

    那人一听,认真打量了下范文程几人,这才发现,他们穿得正是棉袍,头上帽子下,似乎还真没见头发。于是,他就笑着说道:“这位大师,那估计你不知道的事儿多了去了!走走看看,绝对会大开眼界。如今我们大明啊,天子圣明,和以前不一样的事情啊,多了去了!”

    范文程听了心中已经惊讶地麻木了,他正想逮着这个机会,好好问问这人,到底有多少和以前不同的事情。

    可他才开了口,就见那人抢先开口说道:“大师,我是真没时间,抱歉,抱歉。“

    说完之后,他就匆匆离去。倒是他的同伴,看到这个情况,就好心地提醒范文程道:“这位大师,您要是想知道天下间发生的事情,最好是往京师去。我们大明所有的事情,都是从哪里开始的。最新鲜的事情,也是从哪里开始的。反正你想知道什么,哪里都能打听到,而且你想知道最新的事情,也只有那里才有!”

    说完之后,他也匆匆地走了。

    范文程听了,愣在了那里。以前的印象中,大明百姓,这些有点钱的,不是挺闲的么,怎么现在好像有很多事情要做似的?

    对于那人的提醒,范文程并没有一下就听从。因为在他看来,虽然京师确实是消息聚散之地,可那边是天子脚下,也是官府势力最强的地方。什么都不管,一头撞进京师,那不是明智之举。

    这么想着,他找了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冷眼旁观了这个所谓的都察院永平府分院门口的情况。看了很久,他感觉到,应该是这个衙门新设,所以急需大量的人力。文事方面的吏员,就从读书人这里挑选;而武事方面当差的,和普通官府衙门不同,而是从卫所军官中挑选。

    ..范文程确实算是聪明的,从这些迹象中,他立刻隐约察觉到,很可能明国的卫所也有变化!

    这么想着,他忽然就真心佩服大清皇帝了。这次自己绝对能带回去大量珍贵的明国消息。而这些消息,对于了解明国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强大起来,从以前对大清的战事,屡败屡战到屡战屡胜,能够分析出真实原因所在。

    范文程沿着永平府的主要街道走着,一边观察周边的情况。这一走之下,他忽然发现,原本以为街边普通的房子,似乎也有点不同,好像这不是一般的房子。更为关键的是,这些房子好像是事先规划好的,统一建造才会有这种格局。

    想想也是,永平府之前已经被烧了,自然是要重建。可这才两年左右时间吧,不但全部建好了,还有了人气,明国朝廷不是没钱么,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般来说,越是了解多些东西,事情就会越清楚。可范文程倒好,越是了解多了事情,就越是多了疑惑。自从进城之后,基本就没想明白过事情。

    这不,他信步走着走着,已经快要到夕阳西下的时候,不自觉间走到了一处建筑前,隐约从里面传来孩童朗朗地读书声。

    听到这声音,范文程便不由得驻足观看,发现门口的牌匾上写着“永平府童校”五个大字。

    这就是童校?他这么想着,便有些好奇。他发现这边的院墙似乎和别的地方不同,那院墙是有孔的那种,成年人经过的话,能从一个个空洞中看到里面的情况。于是,他便走了过去往里面望去。

    只见里面的院子比较大,中间靠近房子一侧,有一根竖在那里的木杆,梢头上有一面旗帜,在寒风中毫无畏惧地迎风飘扬。

    一见这面旗帜,范文程的瞳孔便是一缩,因为他认得这面旗帜,盖州城下让大清吃了个大亏的那支所谓的明国新军中,就有这面旗帜。

    这童校应该只是个小孩启蒙的地方,怎么会有这旗帜的呢?范文程心中纳闷,又多了一件疑惑的事情!

    看不懂,实在看不懂,范文程摇头,又仔细看了里面,可以肯定,这里是明国孩童启蒙的地方。说起来也是怪,这里面得有多少孩子一起在里面接受启蒙?这和自己的印象中最大的私塾,也还要大得多,是哪个大族的族学所在?可又不对啊,门口牌匾上不是写着“永平府童校”么?

    他正在纳闷着,忽然听到“铛铛铛”地声音响起。

    范文程的两个手下一个激灵,立刻四下查看起来。后世极为常见的下课钟声,有点像战场上的鸣金声。在这城里突然出现,很是吓了他们一跳。

    范文程也是有点警惕,不过他相对还是镇定。随着这钟声响起,他就看见那些厢房的门都开了,一个个小孩排队从里面走出来。他们年龄小的才五六岁,大的十来岁左右,穿着都不怎么样,粗布陋色,好像都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师兄,这些孩子还能念得起私塾?”范文程的一名手下看到,眼神中全是羡慕,也有一丝疑惑,忍不住问范文程道。

    他的这个问题,范文程根本回答不出来。穷人家是不可能读得起书的。一是没钱,二是穷人家的孩子,很小就要帮着家里干活,也不可能有时间去读书。可眼前的事实是,这么多孩子,刚才可都是在读书的。这又怎么解释?

    回答不出来,就索性沉默以对。范文程看着院子里面,发现排队出来的孩子,都是背着书包,就在院子里一排排地面对那旗杆站好。心中稍微数了下,大概有上百个孩子。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范文程心中有点疑问。不过忽然之间,他察觉到什么,连忙警惕地看向两边。不知什么时候,在院墙这边,不知不觉已经站了好些个人,都和他们一样,透过孔洞,在往里面看着。

    范文程的眼神也很毒的,能看出这些人中,有的似乎是家奴之类,有的虽然穿着不怎么样,可身上的气质却不似穷人。他们这是干什么?难道和自己一样,也是从外地来的,对于这童校很好奇么?

    那些人看到范文程他们,稍微有点诧异,不过最终都是友好地点了点头,而后就又继续看着里面了。

    没有敌意!这是范文程等人的第一个念头,既然如此,他就决定再看一看里面的情况,好歹弄清楚一件事情,否则那么多疑惑憋肚子里,会很不好受的。

    就这一会的功夫,有几个先生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就站在那旗杆的下面。有两名看着清秀的大小孩出来,就在旗杆底下,去解绑着的绳子。

    看到这里,范文程心中有点明白过来了,这是要把旗帜收了?

    然而,这一次,他又只猜对了一点而已。就见一名先生一挥手之后,那一百多个学生,忽然齐声唱了起来,与此同时,那面旗帜在那两名大小孩的手中,缓缓地降落下来。

    范文程确实是文武双全的人,只是站在外面这么一听,还是第一次听,就把歌词都听清楚了:

    一方有难兮,八方支援!

    万众一心兮,其利断金!

    南涝北旱兮,何足道哉!

    贪官污吏兮,迟早要还!

    保家卫国兮,誓要敌亡!

    各司其职兮,各尽其职!

    国富民强兮,安居乐业!

    威加海内兮,四方来贺!

    范文程的心中,立刻给出了印象,这些歌词简单易懂,还容易记。可这歌词却包含了方方面面,隐含了期待。如果一个国家,真能做到歌词中这些,那还有谁能胜之?

    刚想到这里,他又立刻想了起来。以前皇上曾经给他看过明国的最新纸币,这些歌词不就在那些纸币上有么?

    范文程心中非常震撼,纸币中有,启蒙的孩子在唱,那说不定其他地方也有人在唱,这样一种传播途径,还真是能立刻在明国百姓中传开,甚至能刻到明国百姓的骨子里,这么搞下去,说不定要不了多少年,所有明国百姓都会唱,都会记住这些歌词了。这是教化之功啊!

    合唱声中,范文程可以听出这些孩子唱得用心,真挚。或者也只有这些孩子,心思淳朴,才能唱出真心来吧!那要是这些孩子长大后,就算十个人里面有一个记住了这些话,并用这些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做事,那明国这么多人,汇集起来的力量又会有多强大?

    范文程想着想着,有点不敢往下想了。如今的明国,还是自己印象中那个腐朽的明国么?

    他正想着,忽然思绪又被院子里面的动静拉了回来。就见那两名大小孩认真地折叠好了那面旗帜,庄重地双手捧给了一名先生。而后,似乎地位最高的那名先生在说话了:“你们要记住,是皇上为你们筹集了钱粮,才能让你们都能来读书。等以后长大,一定要做一名真正的大明人,不得欺压良善,不得贪赃枉法,更不得私通外敌,数典忘祖!希望你们为我大明的强大,添砖加瓦,精忠报国!听明白了么?”

    “听明白了!”一百多名孩子,齐声回应,气势很强。

    不知为何,范文程听到这里,有点听不下去了,就想着赶紧走了。可他看看周围的那些人,都没有离开的样子,就又担心自己这个时候突然离开,会不会引人注意,就只好站着不动。

    然而,院子里却没事了,就听刚说话的先生一生解散,而后就看到那些孩子动作整齐地转身,就犹如军队的队列训练一般,按顺序依次走向门口。

    这时候,在院墙这边看着的那些人,就呼啦一下全拥到门口去了。那些小孩出了门口后,也一下散了,互相告别,各自离去。

    范文程三人就没动,呆呆地看着门口的情况,也不知道他们心中在想什么,就听到有对话声不时传进耳朵里。

    “少爷,我们回家吧!”

    “爷爷,爷爷,先生说明天轮到我升旗了!”

    “看来乖孙儿表现很好,爷爷真高兴!”

    “……”

    看着那些孩子,有的是大人领着走了,有的是结伴自己走的……,一直到院门口都空了,范文程三人才回过神来。

    “真看不出来,原来这些孩子里面竟然也有有钱人的孩子!”范文程的一名手下,惊讶地说道,他看着那衣服穿着实在不怎么样,可都是少爷的称呼,家里条件肯定不错。

    但范文程却没关注这个,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明国皇帝哪来的钱,让明国小孩都能上这童校,而且还早晚这么洗脑,那以后的明国,会厉害成什么样?

    其实,有一点,他误会崇祯皇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