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15 江湖汉子
    <>第一,一个府城不可能只有一百来名小孩。此时的大明,虽然经过崇祯皇帝努力,利用太祖规定的服舍违式作为契机,让地方土豪捐钱助学,可也终归是只能让一部分孩子先有学能上。而要所有的小孩都要能上学,仅仅靠这个财源是远远不够的。而且这时候,这些小孩还都是男孩,崇祯皇帝预想中的女孩也要上学这事,提都还没提过,只能等以后。

    另外一点,在崇祯皇帝原本的旨意中,是早上的升旗仪式,需要唱国歌的。不过旨意到了地方上后,不少地方的官员为了逢迎上面,自行加上了收旗的时候,也要唱国歌。

    不过从目前来说,这样的效果似乎还不错。或者是因为这个事情刚实施的缘故,也或者是因为崇祯皇帝想尽办法,利用服舍违式的事,凑集了钱能让一部分大明孩子上学,所以这些孩子都感激,有一颗淳朴的心,也都很认真地每天完成这样的仪式。

    “师兄,马上要天黑了,我们再不走,估计要关城门了!”范文程的一名手下看范文程似乎在那发愣,就不由得提醒道。

    另外一名手下则用手摸着肚子,也在一边低声提醒道:“师兄,这又到饭点了!”

    在辽东的时候,是实在没饭吃。可现在,银子不缺,饭菜也有,要还过辽东那种饿肚子的日子,就实在有点对不起带着的银子了。

    范文程一听,回过神来,果然肚子又空了,抬头看去,夕阳西下,原来不知不觉间,一天就过去了。他想起在城外躲着的手下,再看看两名用期待眼神看着自己的手下,便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先行出城,好让他们放心,你们去买点吃的带出城去。”

    被他吩咐了的那名手下一听,顿时大喜,不过还没来及说什么,就听范文程又吩咐道:“记住,不要去同一家,也不要去中午去过的那一家。”

    这是很谨慎地做法,他的手下听了,虽然不以为然,不过有得吃,还是高兴地点点头应了下来。

    范文程知道,这时候收买手下心思最好的做法,不是给银钱,而是带回去一顿大米饭,能吃饱饭。因此,他才允许这两名手下去多买些吃的。在吩咐完了之后,他皱着眉头,想着今天遇到的这么多事情,趁着城门未关,出门而去。

    他的两名手下则兴高采烈地往酒楼饭馆而去,分开而动。

    “小二,给我把这些包子都包了。”

    小二一听,大主顾啊,这都还有三笼包子,竟然都要了,他连忙殷勤地去打包:“这位客官,两笼素菜包,有三十个;一笼肉包,有十五个,俺这都给您打包,您也清点着。”

    这手下一听有肉包,那肚子顿时就咕噜一声,嘴巴里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不过他还是有点警惕,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转头看看街上,似乎不是特别显眼。这么想着,他伸手使劲压了下自己的帽子。不管了,反正没什么人看出自己是假扮和尚的,买点肉包也无所谓。

    这么想着,他就任由小二把所有包子都打包了。他们一共十二个人,这点包子完全不够吃,他就又去了别的铺子,把容易带走的馍,包子都席卷而空。最终身上背了好大一个包袱,里面满满地都是好吃的。

    心满意足地背着这么一大坨,快到城门口时,他发现同伙也刚好回来了。不过瞧他脸色,似乎有点惊慌。于是,他心中顿时有点紧张起来,连忙问道:“怎么了,看你有点慌张的样子?”

    那人一听,压根不承认,只是回答道:“我那有,我这是兴奋。你知道不,我这背着的里面是什么东西?”

    一听这话,这人就有点好奇了,连忙问道:“是什么东西?不是吃的东西么?看着也有不少!”

    此时的他们两人,全都背着一个大包袱,这个量,看来是应该够他们这些人好好地吃上一顿了。

    那人说话时终于露出一丝兴奋之色道:“叫花子鸡,五只!”

    “什么?你违背师兄的意思,又去中午那家了?”这人虽然有点诧异,可更多的反应,是嘴中感觉口水多了好多。

    “不是,不是,我当然不可能违背师兄的意思!”那人听了,连忙解释道,“另外一家说,他们那的才是最正宗的叫花子鸡,那味道是永平府一绝。只要外地人来永平府,他家的叫花子鸡绝对不会错过。他既然这么说了,我就忍不住买了几只给师兄他们尝尝了!”

    说到这里,他还连忙补充道:“放心,街上都是我们这种灰布棉袍的人,谁知道我们是要吃斋念佛的和尚,对不对?”

    这人一听同伙的话,也是点点头道:“对,说得对,我告诉你,我这里也有肉包,走吧,赶紧出去好好地吃上一顿。”

    于是,两人一路兴奋,说着话出城而去。

    可他们两人却没注意到,就在他们的身后,城门洞那,有两个人远远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在说着话。

    其中一名瘦子先问道:“大哥,你不会怀疑他们就是帮主交代要捉拿的辽东奸贼吧?我怎么看着,一点不像啊!”

    “这人和画像确实不像,也没有辽东口音。不过你给我说说,一个和尚,买那么多叫花子鸡干什么?还强辩说自己只是天生秃顶!”另外一个壮汉皱着眉头回答道。

    瘦子听了,有点不以为然地说道:“那又怎么样,就算他是和尚,私下吃肉喝酒的酒肉和尚,我们也不是没见过?”

    这个确实,他们混江湖的,接触到酒肉和尚的机会,远比一般人要多。但壮汉还是盯着远处的那两人说道:“江湖追杀令都这么久了,竟然没有一点动静,那范贼也太狡猾了一点。帮主说了,要是我们能抓到范贼,京师斧头帮那边都能给我们帮衬,以后也能去京师立足,这可是绝好的机会。而且……”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眼神中露出仇恨的光芒道:“范贼身为汉人,却为虎作伥,帮着建虏干了多少坏事,我们永平府惨遭大难,还不是和范贼一样的数典忘祖之辈造成的。因此,抓范贼这事,就算斧头帮没好处给我们,难道我们就不尽心了?”

    听他这么一说,瘦子立刻用力点点头道:“大哥说得对,宁肯多费些功夫,也不能放过任何可疑之处。大哥,不说别的了,我支持你!”

    永平府这边,要不是朝廷及时救护,还不知道会死多少人!可就算如此,那场大难,基本上影响到了永平府治下的所有家庭。对于建虏的愤恨,对于通虏贼人的愤恨,几乎每个永平府人都刻到了骨子里。

    “好,那我们今晚可能要在野地里过夜了!”壮汉这么说着,便毫不犹豫地大步向前,出了城门洞,追着远处的人影而去。

    那瘦子也没犹豫,跟着他出城而去。

    寒风呼啸,普通人要在野地里过上一夜,那是会死人的。就算善于讨生活的江湖中人,这种天气在野地里过夜,那也肯定会冻个半死。可这两人,却依旧追出了城,只为了可能的线索。

    夜幕降临,野外某个背风一角,在简易的帐篷中,一群人围着范文程,只是感觉很奇怪。老爷回来后,就不声不吭地坐在这里。要是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老爷成了和尚在打坐呢!

    范苟是最了解自己这位老爷的,他看范文程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这位老爷似乎是遇到难题了,有很多事情想不通。这种情况,对他来说,很是少见。以前在辽东的时候,皇上问那么多难题,似乎也没怎么难住过老爷,怎么才进关来,老爷就成了这样子,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老爷如此想不通呢?

    说实话,范苟真得很好奇,也无法想象出来。

    最终,有一个人进入帐篷,端着一个大锅,热气腾腾地,开口说道:“师兄,该用膳了。”

    说是用膳,其实就是一点干粮,就开水填肚子而已。

    被这么一打扰,范文程回过神来,看到手下拿出猪食就准备啃,不由得说道:“今晚不用吃这些了,回头就有好吃的。”

    一听这话,这些人顿时就回过神来。对啊,这是到了明国境内,有银子,不就可以买好吃的,再也不用像在辽东一般,只能吃糠咽菜!

    这么想着,他们又立刻回想起以前吃着白白的大米饭,香喷喷的牛羊肉,顿时,这口水流着,肚子叫着,这帐篷内倒也别有一番动静。

    他们当中,有的人见此情况,回头想想,不由得又有点茫然了。甘心为异族效力,一心只求荣华富贵,可自己追求到的是什么?就这种吃糠咽菜的境界?

    就在这时,外面有动静传来,是那两个买吃食的回来了。

    好家伙,把两大包裹放下,当众摊开,满满地都是包子什么的,甚至还有一些泥疙瘩……

    “这是什么?你们背些泥块回来,不嫌重么?”范苟一见,忍不住训斥道。有这力气,怎么不多背些白面馒头回来?

    范文程见了,却是脸色一沉道:“怎么会有叫花子鸡?”

    那两人连忙解释,反正说他们做的天衣无缝,没人会怀疑的。

    剥开泥块,香味顿时飘满了帐篷。

    有多久没有吃上这么好吃的东西了?这些汉奸只是看着闻着,就不由得泪流满面。肚子的咕咕声,此起彼伏!

    看着冒绿光的手下,甚至连管家也是如此,范文程知道此时不能犯众怒,便没有再责备那两人,自己先伸手拿了一只叫花子鸡先啃了起来。

    其他人一见,纷纷伸手去抢。他们中的这些人,竟然没人说先热一热再说,就光顾着先吃为上了!如果让人看到,绝对会以为这是一群饿死鬼投胎!

    可他们正吃着,忽然外面传来动静,似乎有吆喝示警声。隐约还有剩余传来“站住,什么人?”“别跑!”

    这个动静,顿时犹如五雷轰顶,打在帐篷内的这些人头顶。甚至有几个人一下被咽着,连声咳嗽,连忙用手掩住,回头再把喷在手中的那些吃回去。

    范文程等人就算吃得再痛快,也不得不中断,纷纷放下手中吃食,蹿了出去,借助月光,看到不远处,有人在追,有人在逃。

    “决不能让人逃脱!”范文程冷着脸,一声令下,随后就有手下立刻骑马包抄。

    一阵忙碌之后,这些汉奸终于擒住了一个人,抓到了范文程的面前。

    这人的身子壮实,借助火光,一眼看到站着的范文程,顿时愣了一会后,忽然眼中尽是恨意,没有一点落入敌人之手的觉悟,而是大声喝问道:“你就是范文程那狗贼?”

    一群假冒和尚,还人人有快马,这已经让他很是怀疑,一下想到了辽东范文程身上。如今在当面,又和江湖追杀令中的人像一对比,他基本就能肯定,这人就是范文程那狗贼!

    范文程一听,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当面一口就说破了他的姓名,吃惊之余,他知道没法否认,反正人已经落到手中,也没必要否认,就沉着脸反问道:“你是锦衣卫密探?”

    他想着,这人的身份,十之八九肯定是,否则应该没此能耐。

    “呵呵,我要是锦衣卫密探,早就调动官兵抓你们了!”壮汉否认。

    一边的范苟听了,显然不信,冷笑着说道:“不是锦衣卫密探,你能咬上我们?”

    壮汉一听,看了他一眼,而后又转头环视周围的这些人,随后厉声大喝道:“一群数典忘祖之辈,就算我们混江湖的没多少好人,也比你们要好得多!像你们这样的奸贼,人人得而诛之。告诉你们迟早有一天,你们要受到报应的!被你们害死的同胞,都在看着你们的下场!”

    说到最后,他简直是怒吼出声,声音传得很远。

    范文程听了,眉头一皱,转身问道:“就他一人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