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22 崇祯儿子的悲哀
    ﹄新八一中文网—< r=”://..” r=”_b”>..</>﹃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这似乎有点不对,崇祯皇帝有点好奇,便问她道:“怎么了?”

    周皇后可以说是难得的贤良淑德,传统上的好皇后。可她此时此刻,一反常态,也不答话,只是罕见地白了皇帝一眼,闭上眼睛不说话。

    崇祯皇帝见了,有点莫名其妙,仔细瞧去,看着似乎她心中有一肚子气,还有委屈,那秀眉都皱着。可有事说事,你闭着眼睛让朕猜又算怎么回事?

    这么想着,他忽然又醒悟过来,便登陆聊天群。

    果然,一进入聊天群,就看到周皇后有一条私聊发了过来,敢情是来聊天群中说话,这个做法倒也不错,至少那些宫女内侍不知道夫妻俩有矛盾。

    不过自从自己上次微服南下时把她拉入聊天群,却也没有见她在聊天群中有说过公事以外的话,这次是破例了么?

    崇祯皇帝这么想着,便点开了私聊看去:“听说陛下前几日在文华殿有旨意,他日陛下御驾亲征之时,不设监国?”

    他看到这句话,不由得笑了,原来是因为这,崇祯皇帝顿时明白原因所在,便回复道:“是啊,朕有这聊天群系统,还用设监国么?”

    “可陛下毕竟不在京师,如若设了监国,岂不是更稳妥?”周皇后此时似乎和平时表现换了个人一般,没有再唯唯诺诺,以崇祯皇帝的意思马首是瞻,而是立刻就反驳了过来。

    崇祯皇帝见了,心中感慨,看来古人后人都是差不多,在网络中比较放得开。又或者,周皇后也摸清了自己的脾气吧!他这么想着,便开门见山地回复道:“其实你的意思,是想问朕为什么不立太子是么?”

    周皇后一见,稍微楞了下,没想到皇上竟然如此直白。这时候,她忽然感觉,自己似乎有点唐突了。立太子这种事情,可是天大的事情,很多皇帝的禁忌。没有皇帝,会在这个事情上,被别人所左右。

    可是,这又事关她的儿子,周皇后回过神来后,便又回复道:“可是妾身不够贤良淑德?”

    “不是!”崇祯皇帝断然否认,至少周皇后在为人做事方面,确实没什么可以挑剔的。真要说的话,就是有时候过于死板了一点,没有多少情趣。

    “那可是妾身……”

    周皇后的下一句问话还没说完,崇祯皇帝便直接打断了,发了一句话过去道:“你别猜了,朕不说的话,你猜到死都不会知道真正原因的!”

    周皇后一听,沉默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同时也有点好奇,能让她猜到死都猜不出来的原因,会是什么原因呢?

    崇祯皇帝也不憋她,直接告诉她说道:“朕因为有这聊天群系统,因此能额外多活五十年。你说要是朕现在就立慈烺为太子的话,会不会最终害了他?”

    “……”周皇后一见这回答,顿时说不出话来了。额外多活五十年,这得到多少岁去?大明朝……不不不……历朝历代,有这样长寿的皇帝?自己的儿子,怕是要做一辈子太子吧?又或者,连自己的孙子都要做一辈子太子吧?甚至,孙子的孙子……

    她已经有点没法想象了,出现这样的情况,她从来没听过,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但至少有一点,现在就和皇帝说太子的事情,似乎确实早了!也很可能,会害了自己的儿子!

    看到周皇后没有再说话,崇祯皇帝便发了句私聊过去道:“放心,朕的儿子,朕都宝贝着。等他再大一点,朕亲自给他们授课,传授前所未有的学识。”

    聊天群的存在,崇祯皇帝的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无不证明了崇祯皇帝是多么地特殊。他的一身本领,怕是天底下最宝贵的财富。周皇后如此想着,心中终于释然了。

    在边上伺候的内侍宫女,就看着皇后皇帝双双闭眼,过了一会后,皇后就阴转晴,不由得都很诧异,心中想着,难道这就是神交?而后皇后就好了,开心了?

    虽然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不过京师紫禁城中的大年三十,终归是喜气洋洋的。崇祯皇帝的身边,坐着一大堆妃子,包括新增的那个。其乐融融,不亦快哉!

    然而,与此同时,有的人却没法好好过年,因为,圣旨到了。

    总督云、贵、川、湖、广西军务兼贵州巡抚的朱燮元有点纳闷,不知道皇上为什么特意给了他圣旨,指定调动石柱白杆军前往云南,闵洪学钦差麾下听令?难道是那边又有土司作乱了?可要是土司作乱的话,平定叛乱也是自己的职责范围,犯不着调过去啊?

    这么想着,他就又纳闷了。那闵洪学跑去云南练兵是什么意思?之前还以为是要协同自己平定叛乱?可如今奢安之乱早已平定,甚至连余孽都投降了。但那边的练兵却没有停止,甚至还要调动有精锐之称的石柱白杆军前往?

    朱燮元有点想不明白,其实,不止如此,他常年在西南平叛,当今天子的面,都没见过一次。开始的时候,听到京师那边传来的消息,倒也没多少意外。可是,自从崇祯二年末,建虏入侵京畿之地开始,皇上的做法就越来越看不明白,或者说,皇上的手段层出不穷,就算经历世事之多的他,好多事情在一开始的时候都看不明白。

    第一次和皇帝的直接打交道,是有关大明建设银行的事情。朱燮元是浙江绍兴府人氏,自认为对于银钱方面的事情,会比别人了解的多。可当时自己提出的要求,却被皇上驳回。当时想不明白,可后来才算醒悟过来,也正是皇上对大明建设银行分行的维护,才让其能一直正常经营,带动了自己辖下民生的恢复。可以说,这大明建设银行分行,是兵灾过后重建得以快速推进的重要因素。

    想了半天之后,已是六十七高龄的朱燮元,常年领兵征战,身体并不是很好的他,感觉有些疲惫,揉了揉脑袋,放松了一会。而后转头看向挂在墙上的大明西北地图,却忽然眼睛一亮,该不会皇上是想对洞吾用兵,收回木邦等地吧?可如果只是如此的话,闵洪学作为知兵的钦差,应该有足够的能力完成这事吧?

    这么想着,他又想不明白了。这不是他不够聪明,而是他所掌握的信息太少。这时候的他,打死都不会想到,皇上非常重视洞吾,已经在谋划大明拥有印度洋的出海口了。更是有藩王封建海外的国策,以唐王为第一例,开启了前所未有的动作。

    作为统兵多年的人,对于皇帝对云南那边的布局,很是不解,这让他心中有个疙瘩,第二天的时候,便带着亲卫信步到了白杆军军营。听说昨天钦差传旨之后,就留在这里没走,他感觉有必要聊上一聊。

    然而,当他到了白杆军军营后,却忽然发现,就在短短地一天时间内,白杆军上下竟然准备地差不多了,这让他很是惊讶。

    所谓大军未动,粮草先行。白杆军这么神速,大军开拔所需的钱粮从哪里来?朱燮元领军镇守在这里,就是一直在为钱粮发愁,对此也很是敏感。

    他是大明封疆大吏,是这里的最高统帅,自然无需多少顾忌,立刻闯入白杆军的帅帐,要找秦良玉问个明白。传旨的一名通政司官员赵宇正好也在,听明白了他的来意之后,竟然在秦良玉用目光向他请示的时候闭上了眼睛。

    这一下,朱燮元也看出来了。敢情是真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对付乃是宣旨钦差,他耐着性子稍微等了一会,怒气正在慢慢积累的时候,忽然就见到赵宇睁开了眼睛,对朱燮元微微一笑道:“既然朱总督问了,刚才下官也请示了皇上,得皇上允许,可以让朱总督知道。”

    这话说得朱燮元很是吃了一惊,他远在西南边陲,这几年一直在领军打仗。可也听到了厂卫有千里眼和顺风耳的能力,不过在他看来,这是以讹传讹,估计什么地方夸张了。

    但他没想到,如今宣旨钦差都这么说,这可不是儿戏,难道天下还真有如此能力的人?简直不可思议!

    撇开这个念头,他忽然微微也有一种失落感。虽然自己替大明镇守西南,可新的天子似乎对自己并不是很信任。要不然的话,有什么事情要瞒着自己?

    他在这么想着,赵宇已经在对他说道:“陛下在前年已定下国策,藩王封建海外,今后大明境内的藩王将一个不留……如此才能解决大明藩王世袭所积累下来的种种问题。如今唐王年轻有为,是为第一个封建海外之藩王,目标就是洞吾……”

    这个消息,对于不知道的人来说,那就是石破天惊的消息了。自古以来,哪有藩王封建海外的例子?可皇上如此做了,其中好处,其实都不用解释。大明开国将近三百年,每一代的皇帝,基本都会有世袭藩王出现。如果长期以往下去,大明还有何地不是藩王的封地?朝廷财税又如何能承担得了这么多宗室俸禄?

    可这个问题,只要是王朝,不管君王多么英明神武,全都无法解决!总不能只有太子能世袭皇位,而其他皇子就没有世袭爵位吧?

    对于文官来说,世袭这东西,对他们来说有点遥远,要封爵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也决定了,他们的屁股,是不会坐在世袭制这边的。如今皇上竟然有了奇思妙想,要把世袭藩王封往海外去,这种事情,文官要不支持的话,还有谁会支持?

    朱燮元听得大喜,一下便忘记了之前的不快。甚至他都想到了,还有那些开国所封的世袭公侯伯等等,以后是不是也会封去海外?不过相对藩王来说,这些世袭公侯伯的危害就显得不是那么大了。毕竟这些爵位也就一个世子而已。不想藩王的儿子,除了世子之外,其他儿子也有爵位,虽然是逐级降低,可依旧有爵位,人数多了,照样对朝廷的影响非常大。

    朱燮元认真地听着赵宇的详细描述,听着听着,他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

    赵宇看到,有点误会,在说完之后,便微笑着解释道:“此项国策事关重大,唐王这边未有把握之前,皇上一直要求保密。因此朝中大臣,也只有阁老们知道。各地的总督巡抚,皆如朱总督一般,暂未收到消息。”

    如果是之前,朱燮元确实有点生气,好歹自己是堂堂封疆大吏,按以往,都有廷推的权力,为大明平定了西南的土司之乱,这等功劳,这等身份还要隐瞒?

    可此时听完了藩王封建海外的事情,他那点不快早已被他抛到爪哇国去了。此时一听赵宇的解释,便笑着说道:“非也非也,老夫只是在想,边境之战和灭国之战,烈度完全不同,还有,以此带来的影响,可能也是非同小可!”

    赵宇一听,有点意外,他连忙问道:“总督对此,不知有何高见!陛下倒是想听一听。”

    朱燮元听了,稍微注视了他一会,忽然明白过来,这话该不会是皇帝问的吧?这么想着,他稍微又想了一遍,才郑重地说道:“如今朝廷军队占领木邦一线后露有长期久战之态,而唐王又显身军中,且又表明那是唐王之军。这些事情的背后,只有有人稍微琢磨,便知道此事非同小可……”

    唐王出钱收灾民,练新军,也只有点明这军队乃是唐王的军队,才能让唐王尽心尽力地慷慨解囊,才能让唐王对征服洞吾倾注心血。否则藩王封建海外,不落到实处,推行起来必然困难。如此一来,朱燮元作为局外人,就看到了由此带来的问题。

    “……老夫观那洞吾他隆王,竟然能采用休养生息之国策,说明其是有头脑之人。这种聪明人,怕是能琢磨出朝廷的意图。如此一来,灭国之战,必然会使他狗急跳墙。他隆王全力反扑之下,万万不可小觑。”

    说到这里,朱燮元表情严肃地说道:“有一点至关重要,还请传达给皇上,让闵阁老那边务必注意,以防功败垂成,影响藩王封建海外大计!”

    </>

    < =”-: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