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28 不愧是邓子龙孙子
    “梆梆梆……“

    弓弦声连绵不绝!

    “噗噗噗……”

    弓箭插入木栅栏、盾牌、土地、人体的声音,连绵不绝。

    城头上,邓克虏冷眼旁观这一切。他也算是身经百战了,大小战事经历过无数。虽然这么大的战事,确实是第一次参与,但对他来说,其实也就这样,并不会有多影响他什么!

    城外营寨的外围,早已建好防御工事,挖有壕沟,虽然没有护城河那么夸张,可进攻中的军队要想越过这道壕沟,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原本严密排着阵型,用长盾牌护着的方阵,到了壕沟面前的时候,终于露出了破绽。各营寨的兵卒立刻展开了反击,一排排地箭支同样跃上天空,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而后凌厉地扑向地面。“噗噗噗”地声音响起中,不时传来一声声地惨叫。

    城头上,邓克虏冷眼旁观陇川等两支有问题的土司军队,他就不信,这些土司军队会不搞事!

    果然,只是观阵了没多久,邓克虏就发现,洞吾军队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看似来势汹汹,却止步于壕沟处,虽然在作势进攻,实际还是防御为主。

    不过在陇川土司军队这边,却完全不一样。那些洞吾军队竟然在拼命,纷纷想着法子越过壕沟,进攻的强度,甚至进度远大于其他营寨。

    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看了,还以为洞吾军队是选择了陇川土司军队这里作为主攻方向,因此才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可邓克虏是知道陇川土司军队的底细,这一看,就看出了问题。

    虽然洞吾军队在这边因为急于越过壕沟,长盾阵早已露出不少破绽,可陇川土司军队的弓箭就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大都落在长盾上;甚至还有不少弓箭,似乎有气无力,还没飞到壕沟处,就落到了地上。相比其他土司军队的反击,陇川土司军队的反击力道,明显弱了不少,不过前后加起来,也算是射出了不少箭,可就没有几支箭是有射中洞吾军卒的。

    甚至邓克虏看到有洞吾军卒掉落壕沟之后,又没事一般地很快从壕沟爬了上来。他看到这里,能肯定那壕沟绝对有问题!

    当他看着洞吾长盾兵有不少越过壕沟,装模作样地组成一道道严密的长盾防御线,掩护后面更多的洞吾军卒越过壕沟时,他便大概猜出了对方的用意是什么?

    呵呵,既然如此,你们就慢慢演戏吧!邓克虏心中冷笑一声,便在城头上开始调兵遣将起来。

    洞吾先锋大将石德蒙,看到越过壕沟的手下越来越多,不由得很是兴奋,这是成功的第一步。嘿嘿,在千军万马前,我,石德蒙,就将第一个攻入孟密城!

    他如此想着,便又催着手下道:“快,快跟上,都快点冲过去!”

    只要过了壕沟后,人数一多,看似不可阻挡时,陇川土司军队这边,就有理由弃寨躲入城下,要求明军增援,夺回营寨。等到那个时候,就是夺取城门,一举杀入孟密的良机了。

    和他想得一样,陇川土司军队营寨中,鸠兆师看着营寨外面越来越多的洞吾军队出现,当那长盾阵重新严密合拢之时,他便下令道:“都给我射,狠狠地射,射得越快越好,越狠越好,不要再保留力气!”

    戏要演得真实一点,至少要卖力地来一波。最多说是时机没把握好,最终徒劳无功而已。

    于是,这边的战场,喊杀声震天,那声势,简直绝了,没注意看的人,光看那动静,光听那声势,简直以为是激战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

    终于,洞吾军队慢慢挺进,越来越逼近营寨。那如林的盾阵,缓缓地移动,丝毫不给正面的陇川土司军队机会。

    鸠兆师看得有点皱眉,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城头上的明军至少要用弓箭等远程武器支援下吧,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么想着,当有手下来请示时,他便下令道:“再坚持一会,假装派兵攻击下,而后立刻退回来,要让城头的明军看到,我们已经尽力了,只是洞吾军队太多,所以不得不退下去求援!”

    和他一样,石德蒙也看得有点奇怪。按理来说,这边攻防应该是最“激烈”的。城头上的明军,怎么样都要用远程武器支援下吧?可这都快逼近营寨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喊杀声中,石德蒙也不管了,继续增兵,一定要迫使城头上明军不得不出城救援。

    陇川土司的军队试图出战,可很快就缩了回去,他们立下的营寨,似乎也在一夜之间,变成了朽木,一推即倒,没有一点防御能力。

    洞吾军队终于缓缓地杀进了营寨中,而陇川土司军队则纷纷逃往城下,土司首领鸠兆师自然是最先逃过来了,甚至是亲手提着刀,搞得他好像在前线厮杀了一般,仰着头,大声喊道:“殿下何在?洞吾军队太多,我想抢回营寨,还请天兵助我一臂之力!”

    他手下的大小头目,也纷纷喊着,表现出非要抢回营寨,杀退洞吾军队的样子。一时之间,城墙下面,陇川土司首领以及手下,在他们的兵卒“极力抵抗”洞吾军队的背景下,反复要求,只表达出一个意思,刚才一时不查,让越过壕沟的洞吾军队太多,只要明军能出城帮下忙,他们肯定能拼死抢回营寨!

    远处,他隆王在不自觉间端着酒杯,却忘记了饮酒,只是盯着陇川土司军队这边。看着那边已到了关键时刻,不由得有点紧张起来,明军如果不想失去外围防御工事,该要出城救援了吧?

    或者是鸠兆师等人大声吼叫起了作用,孟密守将邓克虏就出现在城头,大声对下面说道:“既然如此,你等准备反攻!”

    听到这话,鸠兆师不由得大喜,看来明军终于上当了。

    可他还没来及高兴一会,就听到城头上,忽然响起了“梆梆梆”连绵不绝地声音,顿时,他就感觉眼前一黑,抬头看去,只见遮天蔽日的箭雨越过他们的头顶射向远处。

    “……”鸠兆师见此,不由得愣住了。一次这么多箭,难道明军是把所有弓箭手都集中到这里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有点不妙,连忙转头看去。却见壕沟附近,长盾阵的后面,那些长枪兵,圆盾刀兵等等,全都成了刺猬,死了一地。只一会的功夫,就在壕沟附近,割裂了洞吾进攻军队的军阵。留在壕沟这边的军队,就只有一千人不到,还大都是长盾手。

    这一下,鸠兆师傻了,正在催促的石德蒙也傻了,甚至连远处观战的他隆王也傻了。

    之所以要四面同时攻城,就是为了牵制城头上明军的防御反击力量。可没想到,这明将竟然如此大胆,在孟密四面遭受攻击的时候,还集中了全部的弓箭手到陇川土司这一段城墙,来了个密集弓箭策应。

    不知是他们愣住,连知道双方都是假打的陇川土司兵卒和洞吾兵卒也都愣住了,这发生的事情和大人们预想得不一样啊!

    一时之间,这边的战场,竟然出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原本喊杀声震天的这里,竟然一下变得没有声音了。

    这时候,城头上响起了邓克虏威严地大声厉喝声:“还不快快抓住战机反攻夺回营寨!”

    确实,洞吾军队被城头上集中起来的大量弓箭手一分为二,而在前面的又多是没有近战能力的长盾手,是一个绝好的反攻机会。可问题是,不应该是这样的一幕啊!

    邓克虏看到城下陇川土司军队没有反应,便大声喝道:“还不立刻反攻,以违抗军令,耽搁军机论处。来啊,滚木礌石准备,弓箭手准备!”

    听到这声音,鸠兆师吓得魂飞魄散。他和他的手下都逃到了城墙下面,对于城头上,那是完全没有防御能力的。一旦城头上的明军真要对他们动手的话,那绝对死伤惨重!可自己的军队,又怎么敢对洞吾军队动手呢!

    他正犹豫着的时候,城头上又响起了邓克虏那催命的声音:“本将数三声,还不反攻的,一律以违抗军令处死!”

    “三”

    “二”

    听到这,鸠兆师没敢去赌邓克虏到底是吓他们的还是真敢下手,连忙第一个跑出了城墙下。他的手下见了,也纷纷跟着逃离城墙下。

    可他又不敢真得对洞吾长盾兵动手,这么一来,他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跑过去和长盾手打个招呼,自己人,来,我帮你抬盾牌,一起手拉手撤回去好了。

    看着陇川土司军队和洞吾长盾兵撞到了一起,却没有发生厮杀,而是一起退走,邓克虏一声冷笑,当即下令道:“射!”

    遮天蔽日的箭雨再次腾空而起,甚至其中还夹杂着“轰轰轰”地炮声,等到陇川土司和洞吾军队逃回壕沟那边的时候,已经少了一半同伙了。

    石德蒙看着这一切,看着来到眼前的鸠兆师,一颗心简直是失望之极。原本还以为有一场大功的,结果倒好,不但暴露了内应,还损兵折将。这一次的攻城战中,就数自己的手下损失最多了!

    这边的结果,让远处的他隆王也阴了脸,明军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那守将也不愧是邓子龙的孙子,竟然有如此之大的魄力,能在四面攻城的情况下,集中了全城的弓箭手来策应,这简直是胆大之极,却又刚好破了自己的如意算盘!

    他当然不知道,他的作战意图早已被邓克虏判断出来,就知道其他城墙段不会有危险,就很放心地把弓箭手都集中过来了。其实,就算其他城墙段不是佯攻,他也不怕。就算却了弓箭手防守,城头上照样准备了秘密武器,一样能守住城头的。

    他隆王也是果断之人,看到其作战目标没达成,就毫不犹豫地下令鸣金收兵。之前马屁拍得震天响的那些随驾文官们,也一个个闭口不言,甚至尽量让自己不要出现在他隆王的眼前,免得被他隆王迁怒。

    当洞吾大军如同潮水般退去时,城头上第一次经历如此之大战事的明军将士,纷纷松了口气,擦擦额头汗的同时,回想刚才的一切,感觉洞吾军队人数虽多,可自己有城墙护着,似乎洞吾大军也没那么可怕了!

    而城内的唐王,已经知道了这边详细的决战计划,又听到城外传来的鸣金收兵声音,终于淡定了,脸上也有了笑容。只听他笑着对钟立之说道:“城外蛮人甚吵,孤一夜没睡好,这就好好补一个觉去!”

    “殿下以后有得事情要操劳,该当好好休息的。”钟立之没有说昨晚很安静,并没有什么动静的话,只是笑着回应道。

    城头上轮值的明军将士,也在邓克虏的安排下,趁着这个机会开始轮值。当城头上的这些将士撤下去之后,有担心的同袍问起,他们便笑着把自己的感觉分享了,其实,蛮人人数虽多,也不过如此!

    无形之中,这支大明军队承受压力的能力,得到了一次很好的锻炼。他隆王要是想到这点的话,估计会气得吐血吧!不过此时的他,虽然没气吐血,可一脸的不高兴样,是个人都知道。议事的王帐中,静悄悄地,似乎这些站着的文官武将,都是泥菩萨一般。

    最终,还是他隆王知道不能落了军队的士气,按下了心中的不快,强颜欢笑道:“此战,我军得到两处土司军队来归。由此可见,我军得道多助,明军必将成为孤家寡人,相信不用几日,便能拿下孟密!”

    听他开了这么一个头,石德蒙不由得松了口气,连忙回应道:“对对对,各路土司久仰殿下之威名纷纷来归,明军必定成为孤家寡人而被我大军歼灭!”

    “殿下威武!”

    “……”

    幸亏确实有一支土司军队临阵投降,否则只是陇川土司这个的话,那就丢脸丢大了。因为之前的时候,大部分有地位的文官武将,都已经知道了陇川土司军队其实是内应,如今,内应没了,那接下来怎么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