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30 叛变土司的下场
    如此重要的地方,只要智商达到平均水平以上的,就不可能不重视其安全。更何况他隆王是领兵南征北战厮杀出来的,且当年洞吾进攻孟养的时候,就是被孟养土司抄了粮道,才导致大败,当时的洞吾国王,要不是大明地方猪一样的官员,突然传令停止追击,就绝对会交代了。有这样的教训在,这宝井的防护,可以说相当严密的。

    孟密和宝井之间,有一段路就只有一条狭小的官道,两侧是缅北最为常见的高山峻岭,原始森林中想过军,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他隆王才会把物资集散地选择在宝井,除了放一支精锐坐镇之外,他在孟密的大军张开,完全遮住了从孟密这边通往宝井的通道。明军除非打败他隆王的大军,否则就不可能派兵打宝井的主意。

    然而,他隆王所不知道的是,在宝井以南二十里左右的一处废弃矿山,却驻扎着密密麻麻地军队,从服饰上看,却是大明军队。

    在矿山外侧,通往外面官道的路上,伏着很多人,有一男一女两名将领正在这里巡查。

    “禀大人,这里一切正常。有三名洞吾人路过,已经擒住,并无一人逃脱!”

    那名青年将领听了点点头,正待说什么时,那名女将忽然说道:“夫君,孟密那边的大战马上开始了。”

    这个女将不是别人,就是在聊天群中的马张,秦良玉的儿媳张凤仪。另外一个被她称为夫君的人,自然就是马祥麟了。他一听之下,顿时脸色兴奋了,当即转身道:“走,回娘那边去!”

    中军帐内,忠烈伯秦良玉正在和一名武将说话,就听她微笑着说道:“昔年我白杆军和戚家军曾有联手一战。当年的戚家军,也多是火器部队,如今,我白杆军再度和火器部队联手,这次一定能完成陛下交代的旨意!”

    他面前的这位武将,是一名参将,名叫魏守泽,他的麾下,是一千燧发枪兵,在昆明训练得差不多后,和白杆军一道秘密南下的。此时听了,他不由得谦虚道:“忠烈伯过奖了,末将这支军队,又如何及得上当年的戚家军!”

    说到这里,他忽然感觉有点不妥,便又马上补充道:“不过末将麾下装备的乃是当下最为厉害的军国重器,就算不及当年的戚家军,和忠烈伯一起征战,对付这些洞吾军队,那也是绰绰有余了!”

    秦良玉听了,微笑着点点头。当年的戚家军,其实已经不是真正的戚家军了。军魂已逝,无论战法,应变等等,都已经大不一样。否则的话,建虏还想打败真正的戚家军,那是做梦!

    眼前这支军队,这火器之犀利,她也是生平所未见。当她第一次看到这支火器军队的演练时,是真正吃了一惊。特别是那种要两个人合着才能用的抬枪时,一眼就断定,这正好能克洞吾人的象军。

    在南方打仗,道路不便,如果是火炮的话,随军行动就存在很大的难度。特别是洞吾这边,交通情况更是糟糕。可这抬枪,比普通火枪的威力大数倍,却能有人扛着走,如此利器,毫无疑问是这次攻打洞吾的最有利武器之一。也不知道是谁想出了这个天才创意,竟然兼顾火炮的犀利和运输的便利。

    秦良玉此时还记得非常清楚,当她非常震撼地问出,到底是谁这么聪明,竟然发明了这种抬枪用于南方作战?闵洪学闵阁老也是一脸佩服,答复她说是皇上!

    听到这个答案,秦良玉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又觉得理所当然。因为这两年来,她一直关注那位非常赏识自己,君恩似海的崇祯皇帝。当她听到那一件件有关年轻皇帝的匪夷所思的事情时,一次次地被震撼之后,对于这个抬枪,她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两人正在说着话时,马祥麟和张凤仪兴冲冲地进入大帐,禀告了孟密那边的情况。

    秦良玉一听,也颇为高兴。大军在侦知他隆王领军北上孟密之后,就料定他会把粮草集散地放在宝井,因此早就悄悄地躲在了这个矿山中。如今一些都按计划实施,那就意味着,就等孟密那边,让洞吾军队吃个大败仗,士气低落的时候,一举拿下宝井,给洞吾军队以最有力的打击,如此之下,洞吾军队必定溃散,洞吾主力,将一战而灭!

    如果宝井战事在孟密开打之前就发起的话,他隆王必定会领军回击,打通后路,如此一来,孟密那边的战事就没法打响,诸多目标没法实现,而宝井这边要承受的压力也会空前巨大。最好的时间点,自然是计划的,等洞吾军队在孟密消耗,吃败仗,士气低落时候。

    如果是以前的话,这种战机难以把握。可有张凤仪在,想要什么样的配合都可以,自然要选择最佳时机了。

    在秦良玉他们开始准备攻打宝井的战事时,孟密的攻坚战终于开始了。

    这一次,没有城外的防御工事,洞吾军队能直达城墙之下。虽然他隆王确实是想一次就攻下孟密,下了严令,要求手下全力以赴。各军军将督战,甚至直属他隆王的督战队也一字排开,敢有后退者立斩无赦。虽然孟密的城墙远说不上高大,可明军乃是有备而战,又岂是说打就能打下来的?

    火炮的轰鸣,滚木礌石,金汁狼牙拍等等,论守城的花样,汉人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洞吾军队死伤惨重,却连城头都没法攻上去,眼看着夕阳西下,他隆王的脸阴沉地仿佛能拧出水来。和他一起观阵的那些大臣,也都一个个沉默不语。孟密城头明军所表现出来的战力,远非他们以前对付的那些守城土司可比!

    鸣金收兵后,王帐军议,他隆王冷眼盯着鸠兆师,冷声喝问道:“不是说这些明军乃是逃民而已么?为何有如此厉害的战力?”

    鸠兆师知道今天攻城惨败,他隆王怕是要找替罪羊,这问到自己头上来,情况有点不妙。他连忙出列回答道:“确实是逃民而已,这一点,其他各位应该都能证明……”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那些和他一起从明军那边投降过来的土司首领。对于这点,他倒是不怕责怪,因为是事实,又没有骗他隆王。不过他顺手指着的时候,发现那些土司首领全都没看他,而是低着头在看着地面,神态之专注,似乎是想把地面看出花来!

    鸠兆师见没一个人仗义执言,主动证明自己说得没错,心中不由得很是生气。不过此时被他隆王盯着,他也没法先去生别人的气,脑中只是一转,就又禀告道:“殿下,今日之战,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果,是因为明军守城不计成本,殿下放心,如果明军一直像今日这样防守的话,我敢保证,没几天孟密的守城器械就会用光了!”

    听到这话,他隆王回想着今天的战事,感觉确实如此。那城头上的明军,简直有点败家子的倾向!如果换成自己指挥守城的话,像今天这样的消耗,非到战事的关键时刻才会有如此大的消耗,否则守城器械都用完了,结果就可想而知了。由此看来,城里的明军确实没多少守城经验,之前鸠兆师所说,怕是不会有假!

    他隆王虽然想明白了这点,可他还是没法高兴地起来。今天这一仗,损失实在有点大,让他都感觉有点肉疼。为了一举攻下孟密,派出去的可都是手下精锐啊!要这么耗几天,那自己又哪来的军力继续震慑周邦?

    这么想着,他的眼睛盯着鸠兆师,忽然有了想法,便冷声开口说道:“孤许尔等投靠我洞吾,又给了你们诸多好处。如今孟密之战事,尔等也得尽力,让孤看到你们的诚意。明日一战,尔等为先锋,率先攻城。只要拿下孟密,孤不惜重赏!”

    说完之后,他不容鸠兆师他们分辨,直接甩袖子走人。

    这一下,鸠兆师等土司首领就有点傻眼了。他们自然清楚孟密城内储备了大概多少守城器械,反正以今天这样的消耗,随便再支撑个一两天都是没问题的。如果明天自己率部攻城,那岂不是拿自己手下的人命去消耗明军的守城器械么?一天战事下来,自己还能有多少手下?

    当初投靠洞吾他隆王,不就是想保存自己的实力,不想被消灭么!可这么一来,真按他隆王的要求去做的话,那岂不是背叛大明的结局,一样是全军覆没的下场,还落得不义名声!

    这一刻,好几个土司首领心中不由得懊悔起来,早知道如此的话,还不如不降了呢!至少向大明证明了忠心,至少在尽力之后,能撤回城里去!不管如何,守城总好过攻城吧!虽然有可能两种选择都是全军覆没,可至少名声保全了。

    这一夜,好多个土司首领都想着再求见他隆王,企图让他隆王收回成命。可他隆王也早就料到了这点,反正不管怎么求见,就一句话:不见!

    不见的话,就没法申述,想了半天的推辞理由都用不上,这让这些土司首领一个个都很焦虑。此时此刻,他们大概是明白了,在他隆王的眼里,哪怕洞吾的民夫,都比他们要值钱。否则的话,驱赶那些民夫上去攻城,虽然效率会低一些,但照样是能消耗明军的守城物资的。

    又或者是他隆王还想要他们好好攻城,又或者是给他们补偿,回头又传下旨意,说饭管饱,攻城物资,也尽量补足。

    当第二天黎明再度来临,他隆王依旧不和鸠兆师他们这些头像土司照面,反而派来了督战队,意思不言而明,无奈之下的鸠兆师等土司军队,迫不得已只能饱餐一顿,携带了足量的攻城物资开始攻城。

    一见这些投降洞吾的土司军队来攻城,顿时,城头上的明军,都不用各级军官下令,用了十二分的心思来狠狠地收拾这些叛徒。一时之间,孟密城下,尸体堆积如山。

    他隆王在远处平台上看着这一切,却只是冷笑而已,并没有像昨天那样阴沉着脸。他看出来了,派这些土司军队前去攻城,消耗明军物资的效果果然好得出奇,他用肉眼都能从远处看出来,今天消耗明军的守城器械,绝对比昨天还要多!

    一天下来,孟密还是没有攻下,城头上,大明的旗帜依旧在迎风飘扬。退下来的土司军队,所剩不到一半。土司首领们,比如鸠兆师等人,简直是欲哭无泪!那些损失的手下,一半是被孟密城头的明军杀死,另外一半是被身后的督战队正法。此时的他们,已经领教到了他隆王的冷酷无情。可以预见,明天的攻城,肯定还是他们这些土司军队当先锋。

    他隆王的意思很明白,要么城头上明军的守城器械都被消耗掉,要么他们这些土司军队被消耗掉,反正有一方被消耗掉才算到头。

    生死关头,鸠兆师等土司首领已经顾不得后悔,联合起来闹事,强烈要求面见他隆王。

    而孟密城头的明军将士们,就当了一回吃瓜群众,看着洞吾军队的营地那,起了乱子,闹哄哄地就差火并了。

    然而,让他们有点遗憾地是,洞吾营地那边,并没有真正地火并,闹了一阵后最终安静了下来。

    第二天,城头上的明军发现,那些叛徒又是第一个来攻城了。和昨天有点区别的是,在叛徒的中间,夹杂着很多衣衫褴褛的洞吾兵卒,或者根本不能算兵卒,就是拿根棍子,一根长枪的洞吾民夫而已。不过从总体来说,攻城人数比起昨天要多多了。

    对于城头明军来说,城外来攻的就是敌人,他们要做的是,杀死敌人,不让敌人登城。

    又是一天的战事下来,观战的他隆王终于露出了笑容,孟密城内的明军,已经有明显的迹象显示,他们的守城器械消耗地差不多了。这个数量,和鸠兆师之前提供消息中的数量相吻合。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