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32 清除奸细
    大象可谓皮糙肉厚,外面还披着一层藤甲,可就算这样,抬枪近距离打在身上,那也是瞬间开了一朵朵地血花。这些庞然大物,要么直接跌倒翻滚,骑在它们背上的象兵被压成一个个肉饼;要么突然止步不前,前腿跪地,那些背上的象兵一个个措不及防,就从象背上一个个跌落下来……

    大象也是生物,有它自己的本能,明军阵地上的这一轮抬枪发射,威势惊人,就算这些大象都经过训练,也经历过火枪发射的场景,可这抬枪的威势,却比火枪要大多了,更何况,那些大象发现同伴被打伤,在惨叫着,就知道它们面前会发出烟幕的东西,非常地危险。

    大象一旦倔起来,九头牛都拉不住。剩下的这些大象被吓破了胆,听着同伴的惨叫,无论背上的象兵怎么驱赶,它们都不管不顾,调转身子,往来处狂奔而去。

    于是,那些跟在战象后面的洞吾精锐军卒就傻了。他们就跟在战象的屁股后面,密密麻麻地一片,就等着冲入明军阵中的。结果大象这一掉头,就硬生生地从这片人海中趟出了血路,一路狂奔,能离明军阵地多远就有多远。

    洞吾的精锐军卒也是人,看到剩下的这些大象从过来,只要不想死的,都是第一时间闪过。于是,不要说保持阵型了,简直乱成了一团,纷纷逃命中,压根就不分东南西北了。

    这个情况,让秦良玉等人都看得有点愣住了。原本还想着燧发枪兵跟上,射上几轮,把洞吾军队的冲锋势头止住,而后白杆军上,再肉搏打败洞吾军队的。这下好了,这些都用不上了,洞吾军队最为倚重的战象,已经为大明军队做了这一切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秦良玉最先回过神来,立刻下令,燧发枪兵一边看戏去,白杆军上,骑军上。

    于是,原本以为必有一场厮杀的宝井战事,就在放了一排抬枪之后,直接跳过许多中间环节,上演明军追杀溃兵的一幕。

    远处观战的民夫甚至都来不及对这场战事有什么想法,就看到溃兵逃回来了,在他们的身后,则是明军的骑军和握着长长的白杆长枪的兵卒。这一下,民夫也不管了,纷纷四散而逃,甚至有的民夫,逃得时候也不忘记扛一袋粮食。

    秦良玉策马到了宝井镇上,压根就没看一路上的那一地尸体,看着堆得满满的粮食物资,很是有点吃惊。没看出来,洞吾虽是小国,可这粮食物资还是不少啊!

    原本的旨意,是要烧掉这些粮草物资的。可大明也不富裕,特别是秦良玉在西北朱燮元麾下时,更是能体会到这一点。她一看之下便叫过身边担任通讯员的儿媳张凤仪道:“立刻向皇上、阁老禀告,就说我军已经拿下宝井。欲向前攻占,守住关隘,不给他隆王夺回粮食的机会。如果守不住,再行烧粮!”

    聊天群中,此时的崇祯皇帝自然在线,关注着南方正在开打的战事。看到张凤仪的禀告,并见到了她上传的录像之后,不由得很是高兴。这种仗打得好啊,己方基本没什么伤亡!

    看到那堆积如山的粮草物资,说句实话,作为大明当家人的崇祯皇帝,也舍不得啊!大明各处,照样是缺粮的时候,要是能保下这么多粮草物资,至少大明西南这边的粮食供应,会大大减缓。对了,有这么多粮食,朱燮元那边,都能调拨更过的兵力南下了!

    可也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这些粮草不烧掉的话,就会给在孟密的洞吾大军以希望,他们很可能会反扑,试图夺回宝井。如此一来,白杆军能挡住洞吾军队的疯狂反扑么?如果为了这些粮食,让白杆军损失惨重,这样值得么?

    他的这个顾虑,闵洪学也考虑到了,就见到他在问张凤仪这个情况。

    “忠烈伯以为,如此之多的粮草物资,值得白杆军试试。如果实在顶不住,也不会勉强。反正这些粮草物资,绝不可能再落入洞吾人之手!”张凤仪过了一会后就在群里回答道,“会实现安排好的,如果苗头不对,便会立刻放火烧之!”

    看着他们的对话,崇祯皇帝忽然想起一事,便插话说道:“如此可也,你告诉忠烈伯,让她喊话,就说我大明已经攻占了阿瓦,你们就是从阿瓦一路往北打过来的。让那些溃兵,把这个消息带到孟密的洞吾大军中!”

    阿瓦是北方洞吾的中心,也是他隆王这次北征的最重要据点,不过离木邦确实有点远。而白杆军的人数也少了点,为了保证袭击宝井这个粮草集散地,便没去打阿瓦的主意。可这并不代表阿瓦不重要!如果他隆王所率领的洞吾大军听到这个消息,如果相信是真的话,估计都会绝望。

    张凤仪自然明白阿瓦的重要性,一见之下顿时大喜,她甚至都来不及回话,就立刻退出聊天群,向秦良玉转达了崇祯皇帝的建议。

    秦良玉一听,立刻喜上眉梢,二话没说,马上派出自己的亲卫,给前面追杀溃兵的儿子去传达军令了。看着亲卫远去,她不由得感慨道:“亏了皇上总览全局,才能及时想到这个主意,可低雄兵十万!”

    张凤仪在她身边听得嫣然一笑,而后进入聊天群去禀告这边的执行情况了。

    也幸亏这提议来得及时,而马祥麟领着骑步兵追杀,并不是用最快速度,而是吊在溃兵的后面,不让他们有停下来整顿的机会,这种追杀的速度自然就没有后面传令兵纵马疾驰来得快了。

    军令一到,马祥麟也为之大喜,立刻纷纷手下一边追杀一边大喊。

    “阿瓦已经被我大明拿下,你们快快投降!”

    “十万天兵攻占阿瓦,南北进击,降者免死!”

    “……”

    溃兵们一路狂奔,就想着能逃脱明军的追杀,那会管其他。可不管怎么样,总有那么一部分人听到了明军的喊声。心慌慌中,也就那么一听,更多的心思,还是在逃跑上面。

    为了传播这个谣言,马祥麟的追击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没有再过多的杀伤这些溃兵,只是驱赶着他们一刻不停,拼命往北而逃。他的另外一个任务,就是占领前面官道狭窄的那处关隘,在那里阻击洞吾军队的反扑。

    与此同时,在孟密城外,火势熊熊之下,原本喊杀声震天的战场,却变得安静了下来,唯有一些惨叫声在此起彼伏,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惨叫声最终都慢慢地消失不见。

    火势慢慢地小下去,唯有浓烟还在一阵阵地飘向空中。随着风吹,不少人闻到了肉香,却一个个呕了起来。

    孟密城头上,邓克虏冷眼注视着战场,心中不无震撼。这个守城大杀器,初见昌黎保卫战,后来第一次正式大规模应用,是盖州对阵建虏。当时哪怕是奴酋御驾亲征,以建虏的精锐,一样损失惨重。以前听说这个时候,总觉得有点夸张,可如今一见,才算是真正认识了这等守城大杀器的威力。

    这么想着,他心中可以断定,至少洞吾大军,在这两日内绝不敢再次攻城!血肉之躯,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这等大杀器的威力!

    一如他所想,城外的洞吾大军,不管是他隆王也好,还是他手下骁勇善战的武将也罢,又或者是底下那些军卒,全都傻在了那里。如此惨烈的攻城战,他们是生平未见。不是说他们没见过杀人如何惨烈,要说这个的话,他们亲自动手的一些杀人,要说惨的话,比这惨的都有;可在攻城战中,被守军如此大规模的杀伤,却是第一次见。身为受害一方,心中感受,又怎是一个惨烈能形容。他们这些中的一些人,甚至可以说,已经完全吓破胆了!

    半天之后,他隆王才回过神来,他双眼血红,似乎是受了刺激,大声咆哮着喊着鸠兆师。

    鸠兆师也在这处平台上,被这咆哮唤回神,连忙过去见礼。

    当他看到他隆王血红的眼睛时,不由得吓了一跳,还没来及细想,就听到他隆王似乎是用咬牙切齿地语气对他吼道:“说,为什么事先不告诉孤,明军有这等厉害的守城杀器?”

    鸠兆师听了,回过神来,立刻明白了他隆王为什么如此生气,他连忙辩解道:“殿下,我也不知道明军有这等厉害的守城杀器啊!要是知道,我怎么可能不说呢!”

    其实,在他的心中则是想着,要是知道明军有这么厉害的守城杀器,当初你派人来劝降的时候,肯定不会那么轻易就答应你了!如今的孟密,你还打得下来么?

    他隆王听了他这个回复,却只是冷笑一声喝道:“如果明军这种火器,猛火油只是一点点而已,孤且信你的话。可你自己看看,明军这火器和猛火油只是一点点而已么?呵呵,不知道?真当孤是三岁小孩,那么容易骗么?”

    听到这个反问,鸠兆师心里顿时一咯噔,他隆王这意思,莫非是要拿自己当替罪羊?

    这么一想,鸠兆师就慌了。此时自己的手下损失殆尽,就算没损失,在这洞吾大军中,那也是待宰的羔羊。他慌忙回答道:“殿下,我是真不知道!要不,殿下问问他们,他们也肯定不知道……”

    说到这里,他忽然回过神来,不由得立刻补充道:“明军肯定知道我们这些人不可靠,因此故意隐瞒这些守城器械。殿下,相信我,我所说句句属实……”

    鸠兆师还没来得及诅咒发誓,他隆王的那双血红的眼睛扫过其他投靠他的土司首领之后,目光转回鸠兆师身上,冷笑一声道:“还要狡辩?这个事情,为何一开始不说,非要孤的军队损失惨重才提议孤,你按得什么心思?该不会,你是明军派来的奸细吧……”

    听到这话,鸠兆师有点傻了,自己要是明军派来的奸细,有这样把军队都损失完,然后自己还身陷敌营的奸细么?他连忙想辩解一二。可还没来及开口,就听他隆王自问自答道:“对,你肯定是明军派来的奸细,不杀你不足以泄我心头之恨,不杀你不足以让孤之死伤精锐瞑目。今日,孤要杀你祭旗!”

    说完之后,他的手一挥,立刻几名洞吾军卒上前,架起鸠兆师就要拖走。

    那些投降他隆王的土司首领看到这里,不由得有点愕然,转头看看发怒的他隆王,又扫视一眼他隆王两侧的洞吾文武官员,见他们一个个用吃人的眼睛盯着鸠兆师,心中不由得都有点后怕。该不会这些洞吾人吃了这么一个大败仗,然后就把责任都推到自己这些投降他们的人身上了吧!

    虽然他们刚才没表态,可鸠兆师所说的事情,确实是真的,他们也都没见过明军有这些守城大杀器的。鸠兆师要是被杀,还真是有点冤枉!这么想着,或者是兔死狐悲吧,这些土司首领都不由得心情沉重,甚至有几个临阵投敌的土司首领,更是暗暗后悔,早知如此,悔不该投降洞吾啊!

    鸠兆师要被拖走,顿时就吓到了,使劲挣扎,同时大声求饶道:“殿下,我冤枉,我真冤枉啊!我是真心实意投靠殿下的啊,您的使者一来,我就同意了的啊,殿下……”

    不管他怎么说,他隆王始终冷着脸。那几个拖着鸠兆师的军卒一见,便用上力道,拖着鸠兆师远去。

    看到自己没有生的希望,鸠兆师忽然疯狂起来,他厉声喊道:“他隆王,你这个阴险毒辣背信弃义的小人,迟早会被天兵抓获,押解到京师去五马分尸!老子在地下等着你,老子咒你不得好死,老子……”

    他隆王听着这些话,那张脸又阴沉地像要下雨一般,在看到鸠兆师的首级端到他面前后,目光扫过那些文官武将和其他在场的众人,见他们似乎脸色都有点难看,估计是被鸠兆师最后的诅咒给触动了,他心中一动,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孤清除了奸细,又对明军的火器有了防备,孤就不信,明军还能奈我何?”

    :每天千+,已经坚持半个月了,还没有订阅的朋友能不能来起点订阅支持下,本书成绩好了,更新的动力才会更足,谢谢!

    (.. = < r=://..>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