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34 天下哗然
    “我们这就赢了?”唐王欣喜地问邓克虏,他有点不敢相信,就有一种感觉,好像幸福来得太突然!

    孟密城外是洞吾国王领着全国大军过来的,如此溃兵,也就是说洞吾军力都完蛋了,换句话就是说,从现在开始,他,唐王,将收拾洞吾土地,建立一个全新的藩国了!

    邓克虏点点头,笑着说道:“肯定是忠烈伯拿下了宝井,洞吾军队如此乱相,没人能再力挽狂澜了。”

    唐王一听,这才想起自己可以去聊天群中看消息,于是,连忙去聊天群中了。

    而邓克虏则看着城外,高兴地神情逐渐隐去,替而代之的乃是严峻之色,冷冷地低声喝道:“接下来,该是要找那些叛徒算账了!”

    他此时所牵挂的那些叛徒,大概猜到了自己的下场肯定不会好,看着洞吾大军的溃兵,一个个的脸上全是绝望。他们站在那里,呆呆地注视着他隆王在那里发疯。

    他隆王的心腹虽然看大势已去,已经有逃走了的,可他隆王身边也终归留了一点,另外护驾的臣子还是有一些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总是不甘心就此灰飞烟灭,总想着要垂死挣扎一番。

    他隆王大声吼着,派出他能掌握的精锐,试图去拦截那些溃兵,妄想着重新整队。

    “你们逃不走的,我们已经被明军包围,被他们捉住了就是死路一条!”

    “我们只有万众一心,听号令杀出一条血路,或者还能逃回去!”

    “……”

    看着还听他隆王的那部分精锐一边四处堵人,一边杀不听话的,一边在大声吼叫着,叛变大明的土司首领中,忽然有人回过神来,那眼睛顿时瞄上了平台上的他隆王。

    此时的他隆王,身边的精锐都被派去堵截溃兵,护卫的能力,明显少得不能再少了。叛变的土司首领盯着他隆王的身影,目露凶光,转回头看看飘扬着大明旗帜的孟密城,忽然招过自己的亲卫,低声说了几句,然而,就往他隆王那而去。

    “殿下,我等也还有点手下,请殿下下令,我等也能在此时尽份力!”

    “殿下,这里太危险了,殿下先躲上一躲吧”

    “……”

    叛变土司首领一边嚷嚷着一边靠近,在这乱成一团的局面中,谁也没有在意,都在喊着堵截溃兵的事情,在做垂死挣扎。关键这叛变土司首领的说话,还只是控制着,只能周边的人听到。那些听到的洞吾人以为他在向他隆王表忠心,也没多去管他。

    等离他隆王近了之后,他隆王也听到了,转头看向他,发现他的身后,还跟着他的侍卫,一起向他从过来。心急如焚的他隆王,一开始没在意,只是不耐烦地一挥手道:“就你这点人有何用,滚一边去!”

    此时的他,看到这些叛变投降过来的土司首领就烦,如果不是他们这些人给了他以战胜明军的希望,他此时可能还在阿瓦防御,也就不会在孟密城下落下一场大败!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不对了,这些反复无常的小人,盯着他的眼睛,竟然一个个露出凶狠之色。多年的直觉,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你们干什么,止步,否则杀无赦!”他隆王怒了,厉声大喝道。

    那叛变土司首领一见,不但不止步,反而加快了脚步冲向他,同时狰狞地大声喊道:“把你的首级献给明军,换取我们的一条活路!”

    说话间,就已经冲到了近前,一刀劈了过去。他的手下,全都跟在他后面,此时也都亮出了獠牙,犹如饿狼一般,咬了过去。

    他隆王措不及防之下,一边慌张地往后退去,一边用手去挡刀。只听“啊”地一声惨叫,他隆王的手臂顿时被砍下。不过也是这么挡了下,好歹没有当场被杀。

    他身边的侍卫在这时也已经反应了过来,有去救他隆王的,也有立刻去挡住反叛土司首领,和他们厮杀了起来的。

    叛变土司首领一见自己就差一点没杀掉他隆王,反而被他的侍卫围攻,且敌人越来越多,而他隆王在侍卫的保护下,要脱离他这边时,顿时就急了,连忙大声喊道:“我们从明军那叛变过来,除非有他隆王的首级,否则明军必定时候算账,不但宣慰司没有了,全家性命都难保。杀啊!”

    其他叛变土司首领看到这边的动静,已经被其吸引了注意力,听到他前后的喊声,再转头看看孟密城头上的大明旗帜,顿时,一个个的脸上都露出了狰狞之色,叛变过一次,再叛变一次,对他们这些已经没有底线的人来说,并没有多大的思想负担,为了自己能活命,不要说砍他隆王的脑袋了,就是砍他们父母妻儿的脑袋,也不会多眨眼一下。

    他们所站的地方,就在高台边上,再度扫视了下溃败的洞吾军队后,一个个拔出武器,恶狠狠地领着手下不多的亲卫,向他隆王扑了过去。他们也相信,只要把他隆王的首级抢在手中,明军那边总能有个交代了,说不定不但不死,反而能加官进爵!

    然而,他隆王岂是那么好杀的,他的护卫,还有边上的洞吾精锐看到他隆王危险,都纷纷杀了回来。一时之间,就在这片高台上,围绕着他隆王开始了厮杀。双方都狠,一边是誓要把他隆王的首级拿到手中,一边是恨其反复,把溃败的恐惧转化为怒火,发泄到他们身上。顿时,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打得异常激烈。

    这边的动静有点大,那些被派出去拦截溃兵的他隆王心腹看到他隆王有危险,纷纷赶了回来救驾,不知不觉间,连最后一丝拦截溃兵的机会都没了。一场乱战下来,他隆王的手下终于把又一次叛变的土司军队全部杀了,甚至发泄之余,把这些反复小人都跺成了肉酱,还不解恨。

    他隆王虽然经过包扎,可还是血流不止,脸色惨白,看着乱成一团的战场,没有一丝挽回的可能,顿时绝望了,他甚至都想到了拔刀自刎。不过他的心腹手下立刻阻止了他,不管他同意不同意,当即护着他,也随着溃兵逃离这里。

    此时,聊天群中,崇祯皇帝看到洞吾军队乱成一团的照片,不由得心情很是舒畅,洞吾大事已定,不错,不错!

    他这么想着,便在群里说道:“降者免死,用他们当苦力修路。”

    云南和洞吾的交通都很差,大明将来要通过洞吾直达印度洋,没有便利的交通,这时间上就浪费有点大。这么多俘虏,正好用来修路。

    他这个旨意一下,自然有人去执行,剩下的首尾,他也用不着操心了。崇祯皇帝点了温体仁的图标说道:“温卿,洞吾大事已定,之前准备的事情,可以开始动作了!”

    温体仁也在群里,心中同样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此时听到崇祯皇帝的吩咐,自然遵旨而行。

    没多久,一份震惊天下的圣旨便传遍大明各地,特别是各地的藩王府,在看到这份旨意时,一个个大吃一惊,甚至不少人都久久说不出话来。

    就听旨意上说,洞吾小国屡次侵犯大明,冒犯天威,屡教不改,皇上震怒,唐王闻之,立刻出资助朝廷平叛,忠义可嘉,因此,皇上改封唐王去洞吾之地,为大明镇守洞吾,永绝边地蛮人不服王化之事。

    如果只是这的话,各地藩王还不至于太过吃惊,可圣旨中还有交代,说唐王改封洞吾,要替大明镇守边地,教化蛮人,特赐军政大权,允其自行组建军队,开衙设府,是为真正的藩王。

    看到这个消息,藩王们甚至都忽视了后面的信息,说什么为了解决新建藩国的费用,原唐王所属粮田可拍卖集资,拍卖时间为某某时间到某某时间什么的,这些内容,都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此时的这些藩王们,都把眼睛盯着军政大权,允其自行组建军队,开衙设府,是为真正的藩王这些重点上。

    一时之间,在各地藩王中,对于这个消息,各种想法的人都有。

    “手中有军政大权,这岂不是太祖时期的藩王,可以威风八面了?”这是有野心,不甘混吃等死的藩王,心中羡慕地心声。

    “唐王糊涂啊,南阳一地多好,竟然要散尽祖宗所留之基业,去一个边地小国当藩王,真是太败家了!”这是就想混吃等死的藩王心中想法。

    “皇上真会让藩王再重新掌握军政大权,该不会是在试探吧?”这是疑心病很重的藩王心声。

    “洞吾能是那么好打的么?穷山恶水,别把钱都花了,结果却打不下洞吾,那就玩笑开大了!”这是小心谨慎的藩王心声。

    “……”

    这份圣旨,不但在藩王中引起轩然大波,在朝臣、文官、读书人中,同样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些人的意见,大部分倒是一致的。

    “皇上糊涂啊!怎么能给军政大权呢?”

    “奸臣当道,肯定是收了唐王的好处,一定要严办!”

    “这是天下大乱的先兆,开了这么一个口子,以后天下永无宁日!”

    “……”

    在这种意见的人当中,以在野的那些读书人为主,特别是江南一代,更是占据了舆论主流。崇祯皇帝在聊天群中一早就知道了这个情况,不过并没有多理睬。要说由他们说去,暂时顾不过来。他如今关注的是,这道旨意传得是否够广?有多少土豪会对唐王的粮田有兴趣?

    这次拍卖之后,唐王会多一大笔收入,朝廷也能对这些田地收取赋税!当然,有一些人估计要哭了,就是那些投献给唐王名下,试图逃避税收的那些人。

    如今唐王在忙于洞吾战事,他才不可能退还这些田地,朝廷就更不可能去甄别那些属于投献的田地,再给他们退回去。一切都依规依据,谁要敢为此闹事,归化城那边多的是要内地人口去充实!

    想到这些,崇祯皇帝可以想象到,那些其他投献的人,估计会吓到了。这个事情,也应当能给一部分企图靠投献逃税的人以警告!

    崇祯皇帝想了一会,便把这些事情抛之脑后,起身走到屏风上挂着的巨幅云南和洞吾地图上,根据聊天群中禀告上来的消息,目前朝廷大军已经收拾完了孟密的战场,俘获了将近七万洞吾军卒,还有十五万洞吾民夫。这些俘虏,都将被押在云南修路。等不久以后唐王占领整个洞吾后,再一路往南修下去。

    有一点让崇祯皇帝比较遗憾的是,洞吾他隆王还没抓到,很可能逃进了附近的原始森林中。虽然目前闵洪学还派了人在搜索,并发了悬赏,不过能搜出来的可能性有点低。

    不过这事也只是有点遗憾而已,洞吾大军,在孟密一战中,已经损失殆尽,其他地方的洞吾军队数量已经不足构成威胁,这种情况下,大军很快南下,扫平洞吾全境也应该是今年内就能完成的事情了。

    对付这些小国家,崇祯皇帝就喜欢这种主力会战,一战而定,能省不少事情!

    脸上带着微笑,崇祯皇帝的目光又扫过云南境内的几块红色标记出来的区域。这时候,他的笑容便没有了,目光有点冷。这些土司,吃里扒外,就算死了,也不能放过。这几块地方,要派兵过去扫荡一下,该抓得抓,该流放的流放。

    这么想着,崇祯皇帝便又想起了朱燮元。如今宝井的粮草物资保住,可以让朱燮元再多派一些军队过去,有唐王这个土豪在,不愁大军的军费!

    想到唐王这个土豪,崇祯皇帝立刻又想起了之前安排好的事情,或者,这个时候,也该和另外一个小土豪去沟通沟通了。

    藩王封建海外这个事情,现在其实只是在做,却并没有明确地宣告天下。否则的话,不止是大明国内会舆论喧哗,各种事情都有,甚至连周边国家都会同仇敌忾,一起对付大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