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42 大清这是怎么了?
    ﹄新八一中文网—< r=”://..” r=”_b”>..</>﹃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近了,更近了!

    为什么还不开火,为什么没有人开火?

    是自己的表情不够凶恶,是自己的气势还不足够?还是冲锋的威势还不够?

    满清骑卒伏在马背上,想着各种答案,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们终于慌了。他们都是老兵,只要如果自己真这样硬冲上去的话,绝对会连人带马被打成马蜂窝。当然,马速奔跑中的尸体,有可能会撞上明军方阵,也会造成明军的损伤。

    那到底是冲还是不冲呢?

    距离已经不容满清骑卒再想了,他们看到明军方阵的火枪手,依旧一动也不动地在严阵以待,犹如雕塑一般,终于,冲在前面的满清骑卒把缰绳一带,战马转了个弧线,不敢撞上去送死,转回城门而去。

    “他娘的,这群胆小鬼,只要再近一点,老子就下令开枪了!”第一排的明军将领看到,不由得大骂出声。骂完之后,还“呸”了一口吐沫在地上,脸上全是鄙视的表情。

    如今的满清军队,哪怕是满洲族人,也一样不复当年的勇气!

    这将领的骂声很响,呸的声音也很响,边上的那些明军燧发枪兵看着满清骑兵的背影,刚才看到他们那脸上的惊慌,也跟着“呸”了一口吐沫。

    于是,阿济格在镇江堡城头上,看着明军的火枪方阵没有开火,反而一个个面露不屑,往他这边“呸”口水。顿时,那脸一下涨成了猪肝色。大清军队何时被明军这么羞辱过?以前的时候,可都是大清军队这么羞辱明军的啊!

    明军兵卒那脸上浓浓地不屑,还有那运粮车压根不管城里的大清军队,不慌不忙地绕城而过,这也从另外一方面对城里的满清军队表达了浓浓地鄙视之意。这些鄙视,犹如一根根无形的刺,一下又一下地刺进阿济格的心中。

    “来啊,把最先逃回的奴才斩首示众!”多尔衮涨红了脸,大声咆哮道,“马步军立刻向明军发起攻击,决不能让明狗把粮食从我们眼前就这么劫走了!”

    在他的严令下,满清的马步军再次拥出城去。卢象升看见,只是冷冷一笑,又冲曹变蛟点了点头。于是,曹变蛟又下令,明军骑军大约有一千骑,护在燧发枪阵的左右,向前突出一些。他们的手中,有劲弩,也有三眼铳,是骑军中的远程部队。

    看到明军这个阵势,哪怕知道身后是镇江堡城墙,满清军卒也有点畏惧,一时之间,没人敢往前冲。不过因为有阿济格派出来的军法队,他们也不敢后退,就僵在了城门外。

    明军也没有主动进攻,不过运粮车却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沿着官道在赶路。一辆又一辆,陆续通过镇江堡的城门附近,慢慢地远去。

    看到这个情况,阿济格的脸色红地似乎要滴出血来。他立刻大声下令,用军法队赶着城外马步军攻击明军。

    或者是军法队的威胁,或者是一车又一车的粮食诱惑,又或者是满清军队仅有的一丝尊严,这支满清军队终于动了。步军中,盾牌在前,缓缓前进,马军则在两侧,也开始驱马慢慢提速。

    看到这个情况,在边上督战的曹变蛟冷冷一笑,低声命令了几下,顿时,有五杆抬枪移出了队列,就在军阵的最前面,一字排开。一人架着,一人瞄准,就那么静静地等待。

    崇祯皇帝当初观看了洞吾宝井战事中抬枪的威力,觉得还可以,就给辽东这边也拨了一些过来,专门用于补充火炮携带不便时的火力不足情况。这次奔袭劫粮,火炮就不适合带,但这抬枪带着走却是没问题,此时便用上了。

    满清军卒,特别是在最前面的那些满清军卒见了,看到那么大的火枪,顿时就慌了。虽然他们不认识,可这么大火枪,肯定更厉害。他们心中发毛,不知道手中的盾牌能不能挡住,不知道走到那里,那么大的火枪便会开火?

    在他们心中打鼓的时候,忽然,更让他们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个明军方阵中的火枪手,竟然持枪站了起来,似乎是要往前走?

    这……这怎么可能?明军的火枪手,不是巴不得离得越远越好么?他们有胆子拿着火枪冲?别忘记了,他们的火绳都没点火!咦,火绳呢,火绳好像没看见,就只有那五把非常大的火枪有火绳,且是点燃了的。

    距离越来越近,满清军卒把心中疑惑满在心中,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近了,更近了。

    阿济格在城头上,看着这一幕,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他的心也提了起来。

    忽然,就看到明军阵前,那五把巨大的火枪冒出了硝烟。眼睛中,又看到自己这边最前面的军阵,突然缺了几个口,倒了一堆的人。直到这时,他才听到了“呯呯呯”地声音响起。

    只这么一看,阿济格便暗道不妙,这种大型的火枪果然厉害,竟然放倒了军阵前面的一片,给军阵造成了混乱。不过幸好,军阵中有不少老兵,都在忙着一边前进,一边整队,企图把刚才的混乱降低到最小。

    可他们没想到的是,那些明军火枪手竟然端着火枪,一排排地主动迎了上来。这一下,他们不由得看傻了眼,这是什么情况?明军火枪手可从来没有这样反常的啊!

    城头上的阿济格也看得惊讶,他连忙下令城头上的弓箭手,等明军进入射程,就立刻支援城下战斗。

    然而,他失望了。

    满清军卒看到明军端着火枪迎上来时,一个个露出了一丝轻松。他们要的,就是缩短这个距离。可没想到的是,突然之间,明军的火枪手没有点火,也没见火绳,那火枪口就突然冒出了硝烟。

    “呯呯呯”地声音连续响起,城头上的阿济格看到,明军火枪手一排打完之后,身后的一排火枪手立刻超过前排,马上跟着又是“呯呯呯”,然后再下一排的火枪手又到了最前面,再次开始“呯呯呯”。明军火枪手,如此交叉前行。

    顿时,大清军阵这边,成排的军卒被打倒,那些盾牌,就犹如纸糊的一样,压根就不顶事。两侧的不少骑军也被波及,那些战马跟着一匹匹到地,人喊马嘶,惨叫连连。

    这还没完,明军方阵两侧的骑军也开始突进,就在大清军阵的两侧,发起了攻击。射完一轮,就立刻退走,毫不迟疑。城头上的弓箭手,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就又眼睁睁地看着明军骑军退出了射程。

    只这么一会的功夫,出城的大清兵卒就死伤了大约四分之一左右。剩下的那些兵卒,全都吓到了,纷纷转身往后跑,军法队都来不及反应,就被跑回的人海给淹了。至于那些受伤的军卒,压根就没人想着去救上一救。

    明军也没追击,就在城头弓箭的射程之外,整队后退回官道,不一会的功夫,所有人的火枪装填完毕,然后一排又一排地原地坐下休整。

    城头上的满清军卒,都能看到这些明军的脸上,一个个都很轻松。就好像刚才没发生过战事,只是出去打了个猎而已。

    这也是一种羞辱,可此时的满清军卒,包括阿济格本人,却没敢再做应对,只能默默地承受这种羞辱。实在是明军刚才的火力,给他们的震撼太大了。

    镇江堡守将侥幸未死,上得城头,向阿济格打千跪下,带着一脸的悲愤之色禀告道:“贝勒爷,明军的火器实在太过厉害,我们又没有准备楯车,将士们还有不少都饿着肚子,这仗实在没法打了!”

    刚才阿济格的严令,可是要他们出城冲击明军,拖住明军的。也因此,镇江堡守将都做好了被责罚的心理准备。可他没想到的是,阿济格只是重重地叹了口气,并没有多说什么。

    抬头看去,就见阿济格的脸上,满满地全是挫败的神情。没有再愤怒,也没有再激动,有的,只是低落的情绪。

    正在这时,忽然有一名阿济格的亲卫指着城外大喊了起来:“贝勒爷,扬古利公爷!”

    阿济格一听,不由得一喜,难道是扬古利这么快就领着援军赶过来了?可怎么没听到军队的动静?

    这么想着,他抬头看去,顿时,又傻眼了。

    阿济格确实看到扬古利了,不过只有一个脑袋,就挂在一根枪杆子上,随着持枪明军军卒的走动,在那一晃一晃的。

    这一下,阿济格彻底绝望了,甚至都不想看到明军在城外大摇大摆地押着粮车经过。转身,缓缓地往箭楼走去,来个眼不见为净。

    他的亲卫见了,知道主子被明军打击的厉害,眼珠子一动,连忙禀告道:“主子,新义州并不算远,如果多铎贝勒的一千精锐能赶过来,就肯定能和明军大战一场了!”

    听到这话,阿济格迈出的脚,顿时就止住,精气神似乎恢复了不少,立刻吩咐道:“派人看着,一有动静,我们立刻配合。”

    “喳!”亲卫领命而去。

    城外,当场被打死的满清军卒倒是不多,大部分都是受伤,躺在城外哀嚎着。双腿没受伤的,自己努力站起来往回走,而那些腿受伤的,则用手爬着走,剩下那些手脚都受伤的,就只能躺在那里哭爹喊娘了。

    镇江堡的城门是关着的,满清就怕明军抢城。因此,能动的伤卒到了城门口时,都在哭喊着开城门。他们的哭喊声,给城头上士气的打击很大。特别是那些本地军卒的哭喊,熟悉同伴的惨叫,更是让城头上士气低落。

    以前的时候,都有严令,必须救助死伤同伴,可如今,死伤同伴却被遗弃在了城外。大清,这到底是怎么了?

    阿济格也被城外的哭喊声吵得心浮气躁,又上了城头看看。发现明军并没有抢城的意图,只是坐在那里休整,对城头这边指指点点,脸上尽是笑话。虽然是被羞辱了,可阿济格却松了口气,连忙下令开半边城门,接应那些伤员。

    城外,曹变蛟看着满清如此小心翼翼,不由得也是有点感慨。他年纪虽然不大,可一直跟随曹文诏在军中,是经历过以前建虏嚣张的时候,如今却成这样,世事变化,还是陛下厉害啊!

    对于那些伤卒,他不是有恻隐之心。这些建虏,那个手里没有大明百姓的人命?这么多年来,人均都有十来条人命有吧?他此时之所以任由他们回去,是因为他知道,那些军卒中了铅弹,以满清的能力,十之**是救不回这些伤卒。就算断手断脚,可一样有死人的风险,而且风险还很高。既然如此,就任凭建虏折腾去好了。

    城头箭楼里,阿济格在焦急地等待,等待着多铎领军杀过来。可一直过了午时,被明军抢走的粮车,一辆又一辆地经过,直到再没有粮车经过,城外的明军马步军也跟着最后的粮车后面,大摇大摆地离去,还是不见有一丝异常现象。这让阿济格的脸色异常地难看,甚至怀疑多铎见死不救。

    等到明军全都过去之后,城外终于又有了建虏探马的踪迹。有不少,是护粮队的探马,此时过来镇江堡,禀告他们那边的情况。说被明军伏击的战场上,到处都是大清军卒的尸体,明军骑军的四处追杀,也让尸体的范围非常大。这支明军实在太过厉害,汤站堡那边,虽然集结了军队,却不敢立刻过来,只是探马回报后,才缓缓往这边过来。

    另外让阿济格好过一点的是,当时战事一发生,探马就一直往西去报警,一城接着一城,估计要不了几天,精锐就能赶上来。

    可他很快想起,要是明军从鸭绿江出海的话,援军必定赶不及。顿时,他整个人就又不好了。不过,他心中想着,明军海陆两地的军队配合,应该没那么好吧?

    之前的时候,鸭绿江那边,可没有发现一丝明军水师的踪迹。难道他们还能料定,今天自己会经过那里,然后他们劫粮,刚好有水师在最近的地方接应?这不可能!

    <>

    </>

    < =”-: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