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45 晚了
    ﹄新八一中文网—< r=”://..” r=”_b”>..</>﹃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城下的满清军卒,可谓日夜兼程地赶来,都已经疲惫不堪,这天就快亮了,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这时候的他们,完全可以说是又冷又饿又累,恨不得立刻进城躲进温暖的屋里,吃个饱饭睡个好觉,可新义州轮值的守城兵卒动作不麻利,让他们一个个怒形于色,七嘴八舌地催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城头上有人忽然大声喊话,语气中似乎还带了点不耐烦之意:“明军早走了,带着粮食坐船走的,你们白来了!”

    这声音一响起后,原本城外嚷嚷地声音,犹如突然被人下了禁言术一般,顿时就变得鸦雀无声。多铎也在城下听到这声音,顿时也一起愣住了。

    这些满清军卒,上上下下,此时都只有一个念头,明军的动作怎么可能这么快?粮食全没了,为什么又会让明军劫走?

    就在他们发愣的当口,“吱嘎”地声音响起,城门被打开了。可城外那么多满清骑卒,刚才还慌里忙急地要进城的,此时却没一个人有进城的意思,全还在那发愣。

    一时之间,城头城外那么多,却显得静悄悄地,气氛很是有点诡异!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很响,很大声,每个听到的人都能听出其中蕴含的滔天怒意:“阿济格你这蠢猪,这么重要的粮食,竟然让明军抢走了,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艹你祖宗!”

    多铎的手下都来自朝鲜汉城,自然知道这些粮食是多尔衮严令之下,硬是挤出来给辽东这边的。这么多粮食对朝鲜大清军卒,对于辽东大清军卒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可这些粮食,竟然被明军劫走,抢不回来了。

    对于他们主子,多铎的怒吼,他们能感同身受,一个个都非常痛恨阿济格怎么会丢了这些粮食。可以说,他们听得很是同仇敌忾。可听到最后,他们又忽然觉得怪怪的,多铎艹阿济格的祖宗,他们同父同母,那岂不是……

    在鸭绿江的另外一边,镇江堡城头,焦急等待的阿济格忽然看到西边的官道那,有一条火龙出现,往镇江堡而来。只是看了一会,就能知道那是军队开过来了,而且数量还不少,当先还有数支火把在快速往这边移动,显然是有骑军过来。

    “主子爷,应该是凤凰城的援军赶到了!”有亲卫惊喜地提醒道。这个时候赶到,看来凤凰城的大清军队,是在拼命赶路了。

    阿济格自己也猜出来了,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双手一拍道:“好,好,来得好,正好能赶上明日对明军一战!”

    或者是西边的动静太响,一直到亲卫提醒,阿济格才发现,东边也有马蹄声传来,显然是有消息传回来了。一时之间,阿济格不由得很是期待,死士得手,给明军杀伤,明日大军再攻之,搞不好留下大名鼎鼎的明国登莱巡抚,都是有可能了!

    “报贝勒爷,我军直到鸭绿江边,一直未见明军。从踪迹上看,明军已经连粮带人,全都坐船走了……”

    禀告的人还未说完,就听到有人惊呼了起来:”主子,主子……“

    天色终于亮了,沈阳的皇太极想了一夜,最终传旨让各王公贝勒到崇政殿议事。

    代善死了儿子,原本伤心之下已经几次没来朝议,可这一次,却是听到了风声,知道这次的朝议是什么,便忍着伤悲过来了。其他王公贝勒,也没有一个缺席。

    他们互相之间见了面,难得的大家都露出了笑容,显然大家都知道是什么事情。当皇太极出现时,看到他也是脸上带着微笑,众多王公贝勒便知道自己收到的消息没错,肯定是那事!

    这里面,唯独豪格心中很是恼火,暗自在心中骂着,消息早已传过去,那些明狗是属猪的么,竟然没能拦下!

    御座上的皇太极,看着今天的朝议,竟然没人缺席,便微微一笑,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朝鲜皇太弟那边果然识大体,凑集了不少粮食运往辽东。昨日收到快马来报,粮草已经过了鸭绿江,回到辽东了。要不了多久,粮食就能运到沈阳。朕知道,各旗这些日子都不好过,如今粮食既然快到了,朕决定先议定如何分配,等粮食一到,就直接分下去。众卿以为如何?”

    果然是这事,一众王公大臣无不大喜,连忙大声回应。

    “陛下英明,臣佩服万分!”

    “陛下有远虑,臣自当遵旨!”

    “陛下,臣旗下已饿死多人,正不知道如何是好,这粮食就来了,臣以为,该多分一点。”

    “臣旗下也饿死了不少,陛下,臣也要多分一点。”

    “……”

    崇政殿内的回应,从最初的拍马屁,很快就转为了**裸地为自己的旗丁争夺粮食,中间几乎就没有什么承上启下的话语。很显然,在他们看来,粮食最重要,其他都是虚的。

    皇太极甚至都没法开口,底下的臣子,就为了粮食的分配,打起了嘴仗。

    一开始,只是诉苦说自己的旗如何如何地缺粮。可后来有人听到别的旗不要脸,说得非常夸张,就忍不住揭穿或者喝斥对方,于是,各旗之间,自然你拆我台,我拆你台,崇政殿内一下变得很热闹。

    御座上的皇太极一见,眉头一皱,他就知道,为这粮食分配的事情,肯定有得扯皮,也是因为有这个认识,他才不得已想了一夜,决定提前决定那批粮食怎么分配。

    他还没开口,就忽然看见,下面忽然有两个臣子说着说着,竟然动起手来了。好像是那人被说得面红耳赤地,忽然就忍不住一拳打了过去,被打那人在楞了下后,也立刻一腿踢了过去。于是,两人很快打在了一起。为了粮食,什么斯文,什么官员威仪,全都没了,顶戴丢地上,朝珠滚得殿内都是,反正这些都已经管不着,先打了对方再说。

    见此情况,皇太极震怒了,“啪”地一声,他猛地一拍桌子,脸色涨得通红,大声喝道:“你们眼里还有朕么?”

    豪格在边上看着,郁闷的心情不由得稍微好了一点,乱得好!此时听到皇太极的喝问,忍不住在心中暗自回道:“他们眼里就只有粮食!”

    想到这,豪格不由得又郁闷了,明狗真是没用,事先透露了消息,还让这批粮食回来了,都是蠢猪!

    皇太极这一发怒,崇政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那两个滚在地上厮打的臣子就保持着互相抱着的姿势,转头看向御座上的皇太极,一时之间,都楞了下。

    皇太极见了,不由得满腔怒火,他真恨不得下旨,让人拿绳子把他们两人就这样绑了,丢出去示众,看他们下次还敢不敢在崇政殿放肆了。

    不过想归想,最终这样的旨意还是没法说出来的。毕竟这些都是大清的王公贝勒,别人丢得起这个脸,他皇太极丢不起这个脸。

    互相抱着的两人回过神来,顿时都有点尴尬,连忙分开,赶紧向皇太极请罪道:“陛下,微臣心忧旗丁,一时心急,御前失礼,请陛下责罚!”

    说完之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又补充道:“陛下,怎么责罚微臣都可以,但请陛下看在臣旗下不少饿死的,粮食可不能少了!”

    皇太极听得也是没脾气,他们做出这样失礼的举止,说到底,还是没粮食闹得!去年的希望,被科尔沁族背后捅了一刀,要不是对北方涸泽而渔,大清都坚持不到现在了。明国紧抓着粮食这块用兵,大清还真是难以应付啊!

    这么想着,他也不准备重责了,不过御前失礼,他也不想看到有下一次,便在想着,该给他们什么惩罚为好?

    然而,皇太极没想到的是,他还没想出合适的惩罚措施,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不小的动静。众人还在吃惊之余,急促地脚步声便到了殿外。

    一名内侍很快进了殿门那,慌张地禀告道:“陛下,汤站堡信使殿外侯见,有紧急军情禀告。”

    一听这话,崇政殿内的众人不由得都大吃一惊。汤站堡在什么地方,他们这些人自然是知道的。几乎每个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紧急军情肯定和那些粮食有关。换句话说,那些粮食的安全可能有问题了!

    皇太极更是听得第一时间从御座上站了起来,前倾着身子,有点失态地喊道:“信使呢?快快传见!”

    几乎所有人的心,全都提了起来,一起看向殿门处,想着第一时间能听到什么军情。这里面,唯独豪格一个人的心情很轻松,心中在想着,该不会真是有明军来劫粮了吧?

    内侍向殿外传达了皇太极的旨意,一名信使在两名御前侍卫的扶持之下,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只是一放手,那信使就站立不住,噗通一下顺势跪倒在地,喘着气禀告道:“护粮队刚出镇江堡,就遇到明军截杀。为首明将,乃是登莱巡抚卢象升。”

    这是战事还没结束,军情就紧急递出。也是如此,才能这么快传递到沈阳。

    信使的禀告虽然简短,可却把崇政殿内的这些满清王公贝勒都给吓到了。明军又来截杀,还是登莱巡抚卢象升这个劫粮专业户,那些粮食可就真的危险了!回想刚才为了那些粮食,打了那么多口水仗,甚至还有两个更是不顾御前礼仪,都互相厮打上了,是可笑还是可悲?

    一时之间,殿内忽然安静了下来。

    “陛下,臣愿领本部兵马立刻出发救援!”济尔哈朗二话不说,立刻出列,脸色异常严肃地奏道。

    他这话打破了崇政殿内的安静,想起那些粮食,就算是代善这个老东西,也跟着出列奏道:“臣亦愿领军救援!”

    其他人也纷纷表态,全都想着要去救援。

    皇太极的脸色铁青,只是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后,他似乎非常不想承认,可还是缓缓摇头,好像异常艰难地说出口道:“晚了,晚了!”

    济尔哈朗一听,顿时就急了,连忙奏道:“陛下,明军除非一把火烧了那些粮食,否则我们就还有机会。以臣所见,那卢象升也没有过烧粮的过往,十之**会把粮食运回去。如此,臣尾随急追,当有追回粮食的可能。”

    说到这里,他再次恳求道:“请陛下下旨,准臣领军救援!”

    他没有提明军劫粮可不可能成功的问题,因为他知道,劫粮明军既然是卢象升率领,那肯定是谋定而后动,无把握不会出击。阿济格虽然有三千兵马,肯定不是卢象升的对手。

    不过他没提,豪格却提了:”还有可能,明军没赢呢!才出镇江堡而已,还有两千大清精锐,那些汉军八旗也是挑选过的,不至于被明狗一击而溃吧?“

    说实话,他还确实有点担心,要是明狗没有得逞的话,自己的心血就白费了。最好能让这边晚点去救援,让多尔衮给出的粮食彻底没了希望,这样就不会有人念多尔衮的好!

    然而,他的话才说出口,皇太极还没反应,就立刻有人厉声回答道:“阿济格那蠢货,怎么可能是卢象升的对手,那批粮食,肯定是丢了!”

    “对,想当年,阿济格带着七千兵马,还在昌黎城下败给了当时只领着乡兵的卢象升!”有人马上跟着附和,提起当年旧事,而后犹如事后诸葛亮般断言道,“阿济格,就是个十足的蠢货,让他领兵护粮,不丢粮食才怪了!”

    济尔哈朗看到皇太极的脸色愈发地难看,心知阿济格因为是皇太极的坚定拥护者,因此当年那事并没有遭受重罚,不久后又官复原职。这次拍阿济格去护粮,也是皇太极下得旨意。这些臣子这么说,岂不是在打皇太极的脸!

    于是,他立刻大声说话,不能让其他人在说这个话题了:“臣领军追击,请陛下下旨!”

    皇太极听了,忽然闭上了眼睛,脸上都是痛苦之色,缓缓地说道:“晚了,晚了!卢象升选择在镇江堡附近动手,必然是准备了水师接应!”

    <>

    </>

    < =”-: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