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48 他隆王的踪迹
    <>一听这话,唐王便露出一脸感激之色,向京师方向一抱拳后才回答道:“陛下隆恩,知道孤的军队草创,如今打下这么大的地方,兵力已是严重不足,便令白杆军继续向南讨伐,眼下估摸着快到入海口了吧!”

    听到这话,朱由崧有点吃惊,他看了下身边的锦衣卫护卫,稍微迟疑了一会后,最终还是问道:“那白杆军的费用不少吧?“

    他在过来的路上,自然是大概了解了唐王的情况。知道之前闵阁老在云南训练的军队,包括这次出征的费用,全部都是唐王府出钱。到了后来,白杆军这么一整支军队开过来,更是花费巨大,这个数目,朱由崧自己心里估计了下,至少福王府怕是拿不出来!此时听到白杆军竟然还在替唐王打仗,他自然就更惊讶了,忍不住问上一问。

    没等唐王回答,朱由崧又感慨道:“唐王府的积蓄还真是多啊!”

    听到这话,唐王笑了,笑得朱由崧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说错话了。过了好一会后,唐王才回答道:”唐王府别说没有金山银山,就算有,也不可能还有留下。实话告诉你吧,唐王府历代的积累,早在刚打下木邦之后,就差不多用完了。亏了陛下恩典,以前赐下的粮田都能进行拍卖,这部分钱也就支撑着差不多打下阿瓦就没了。剩下的费用,都用其他的代替了!“

    如果严格说起来的话,藩王改封海外,另有封地,朝廷真要把以前赐下的粮田无偿收回,就藩王的弱势,也是无可奈何的。可崇祯皇帝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依旧认为这些粮田归藩王所有,拍卖之后,财物算藩王的。这让唐王心中感激。也是从中看出了皇上的诚意,他才不顾一切地当了分封海外的领头羊。

    当然了,他不知道,崇祯皇帝之所以这样做,一个原因确实是要扶持藩王的海外分封,尽量给予支持;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藩王的粮田里面还有很多投献的田地,朝廷通过这种方式处理,可以把那些投献者的矛盾转移在藩王身上。有什么问题,尽管去找藩王便是。

    不过,朱由崧的关注点并不在这里,他更惊讶于另外一个情况。就见他连忙问唐王道:“还能用其他东西代替?什么东西?”

    “粮食啊!”唐王理所当然地笑着说道,“这里别的东西没有,就只有粮食。孤让他们多种粮食,一年三熟,粮食多得是。”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后又补充道:“另外还有,出海口那边划出了一座城池不算唐国的,由朝廷直接派地方官治理。那里以后还会驻扎朝廷军队和水师,用于替我唐国防范海上过来的敌人。”

    “贤侄,你说说看,皇上如此重视海外分封,我们这些当藩王的,还有什么可说的?”唐王说着,正色劝朱由崧道,“你回去后,当告知你父王,不用担心藩国不能建立。皇上隆恩,会替我们考虑周全的。”

    对于这点,朱由崧倒是点了点头,很是赞同。就说唐国,简直可以说是皇上帮唐王打下的。甚至在打下洞吾之后,又替唐王着想,知道他的军队还不足以担当重任,就主动要了海边最危险的地方,不需要唐王去操心,由朝廷来镇守,而唐王的领地,只是躲在其后面。这种好事,历朝历代,又去哪里找?

    他这次过来,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就获悉了他,或者说是他父王非常关心的事情。唐王确实在唐国一言九鼎,威风凛凛,并不是傀儡一个;另外还有一点,不用担心花了钱,却打不下藩国从而人财两空的难堪遭遇。

    说话间,他们已经在王宫内坐定,不用唐王吩咐,自有内侍宫女服侍。

    朱由崧吃着唐国特有的水果,心情很不错。对他来说,他是更愿意分封海外,而不是老死洛阳,宁做鸡头不当凤尾!如今实地查看的结果,他已觉得能给父王交代,也就能顺利地遂了自己的心愿。

    一颗火龙果吃到了肚子里,朱由崧接过宫女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嘴后,笑着对唐王说道:“侄儿听来,由白杆军打下洞吾其余地方,唐国很快安定,殿下当能高枕无忧也!”

    听到这话,唐王先是笑着点点头,不过很快,他又稍微皱了眉头。这让看着他的朱由崧稍微一愣,怎么,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难言之隐?该不会是朝廷还真有什么其他手段吧?

    这么想着,他的脸色顿时也难看了。如果真的依旧被朝廷控制地死死的,那和在大明国内当藩王有多大区别?

    唐王自然看到了朱由崧的脸色,稍微一想,便明白他可能误会了。对于皇上交代下来的事情,他可不敢马虎,连忙解释道:“孤这唐国,也确实还有一事,让孤有点忧心,不过虽然说不上高枕无忧,其实也差不了多少了。”

    他这么一说,朱由崧不由得很奇怪,难道是自己想错了。他想问,可感觉在锦衣卫护卫的情况下,似乎不大好问出口。

    不过让他松口气的是,唐王又主动给他解释道:“当日孟密大决战,我军大胜。但洞吾他隆王虽断一臂,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直不见其踪影。因此,孤心中有点没底,不知道他到底是死是活?如果死了倒也罢了,随他死哪里都成。可就怕他还活着,暗地里想着复国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又是一笑,神态轻松了一点道:“不过孤也不会怕,孤的身后,可是有朝廷在的。孤就不信了,他还能翻了天去?只是他如果搞事的话,多少总会给孤带来一些麻烦。”

    对于这个说法,虽然朱由崧没什么经历,可也能想得出来,这洞吾原来的王不见踪迹,确实心里会比较介意。但唐王说得也对,唐国背后有朝廷在,还怕他什么!

    不过,基于礼貌,他还是追问了一下道:“离孟密大战也过去好多时候了吧,这么大的活人,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听到这话,唐王稍微犹豫了一下,而后才回答道:“倒也不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有传闻说他往西边逃去了。孤曾追查过,但没有什么实据!”

    说到这里,他便笑了笑道:“唐国现在百废待兴,孤也没有这个兴趣和实力去追查传闻。等唐国彻底安定,孤的军队有足够能力之后,或者可以派人去西边追查了。否则他隆王要往那边去了,西边那些部族蛮国想要隐瞒,孤也是无可奈何的。”

    对于这种事情,朝廷不可能派出军队为他解决的,要不朝廷军队就真是吃饱了没事干了!唐王明白这点,因此连提都没提,要不是福王世子说起,他甚至都不会把心中的打算说出来。

    他们两人又说了好长一会时间的话,而后唐王便安排了人专门给朱由崧当向导,让他在唐国随便走,末了说道:“孤实在是忙死了,就不陪贤侄了。边远蛮地或者还有危险,但大部分地方,贤侄尽可以去看上一看。难得来一次,多走走看看是好的。”

    朱由崧一听,正合他心意,便立刻道谢。

    第二天开始,他果然便去各处逛了,甚至还离开了阿瓦,沿着唐国繁华的地区到处去走动。

    这一路上,他当然也有遇到的汉人,听他们说些什么,有时候,他也问点什么。种种情况,都得到一个结论。唐王之前告诉他的,都是真的!

    如今的唐国,人口还是很少,原来的洞吾土人,如果反抗激烈的,比如动刀枪的,军队直接镇压。而如果其他一些反抗,则直接押去云南修路。当然,离得远的那些地方,就留在唐国服苦役了。

    也因此,朱由崧走了很多地方,发现原来的洞吾土人,多是小孩和妇女。而年轻人,多是闻讯从大明境内过来讨生活的人。唐王看到,很多明人在唐国定居了下来,女多男少的情况下,这些明人倒也过得舒服。

    朱由崧可以肯定,过了十来二十年之后,唐国将是明人的唐国,这里将和大明内地并不会有多少差别。在这样的地方当藩王,倒也是舒服,不会有那种在蛮地,身处蛮人环侍的异国他乡之感。

    他当然不会知道,崇祯皇帝当年推出藩王封建海外的国策,其实还有一点是吸取了以前的经验教训。

    在大明建国之初,国力强盛,也曾征服了安南之地,把安南纳入了大明版图。

    可那个时候,朝廷只是派了地方官过来治理而已,安南这边,始终是土人占据多数。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大明派来治理安南的地方官,并没有把安南真正地当大明之地进行管理。或者说,千里为官只为财,压根就没什么心思要好好治理。到了安南之后,横征暴敛,结果,安南还没被大明同化完成,当地百姓就开始造反,人多势众之下,大明国力又不复开国之初,最终安南又从大明版图上分离了出去。

    而如今,这藩王封建了之后,是要世代在这些封国的,自己当主人,自然不会像朝廷官员那样毫无顾忌,肆无忌惮的压榨。同时,藩王从内地带去的大量官员和军队,以及其他大明人口,更是能大大加快同化当地人的进程。

    如此一来,藩国的习俗,文化等等,都将和大明内地一样。若干年后,互相认同度高,万一有个什么,大明疆域的扩张,也会很自然。一如周封诸侯,而后中原终成一国。

    朱由崧一直到了六月份,洞吾之地实在是有点热,惹得他这个小胖子有点受不了时,才从唐国回转大明内地,向他父王去禀告见闻了。

    与此同时,远在天山附近的西部蒙古,和硕特部大汗营帐所在,鄂齐尔图兴冲冲地进入大帐,向坐在那里的固始汗行礼后问道:“叔汗,侄儿正在审问那几个沙俄的俘虏呢!”

    在这之前,沙俄的小股军队又来骚扰和硕特部,被鄂齐尔图领着他训练的燧发枪骑军来了一锅端。当场打死了一大半,俘虏了七个,其中四个伤势恶化死掉,只剩下了三个。而后,他便亲身审问那三个俘虏,想着多了解点沙俄的情况。突然被固始汗派人叫来,那审问的兴致不曾落了半分。

    之所以如此,一是因为西部蒙古多被沙俄骚扰,以前一直采用容忍态度,但如此一来,却是受够了气。这次抓到了三个俘虏,肯定是要好好出出气了。二是他发现自己按照明国新军中学到的方法训练,确实军队实力得到了加强,至少对上这些以前觉得穷凶极恶的沙俄军队,没人害怕,打了个胜仗。

    鄂齐尔图刚问出话之后,才发现大帐侧面还坐着一个喇嘛。这一见之下,不由得楞了楞。藏地有喇嘛来,自己怎么没听说?

    虽然如此想着,可他知道叔汗非常敬重喇嘛,便恭敬地见礼。

    固始汗看得很高兴,看了眼那喇嘛之后,转头看向目光已经转向自己的鄂齐尔图说道:“叫你过来,是我觉得,是时候了!”

    一听这话,鄂齐尔图稍微一愣,不过马上想起固始汗指得是什么。之前不觉得,可此时真到了固始汗要离开,自己要独挡一面的时候,他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连忙说道:“叔汗,侄儿觉得……觉得还没有准备好!”

    固始汗一听,微笑了一会,再次看了眼那喇嘛之后,站了起来,缓步走到鄂齐尔图的面前站定,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地说道:“草原上的雏鹰已经长大,终归是要自己翱翔的。这大半年来,我一直看着,相信你已经能接过这个汗位了!”

    听到这话,鄂齐尔图先是有点高兴,带点骄傲,可随之,心中又有点没底,就还想再说。

    可固始汗却摇摇头,先一步开口说道:“青藏的局势,已经不容乐观,我身为大国师,该是尽力的时候了。你也不用怕,只要你记得,你身后是有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