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52 重情重义
    ﹄新八一中文网—< r=”://..” r=”_b”>..</>﹃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很快,皇上要御驾亲征的事情,便在京师传开了。甚至连前两天朝议的内容,也在街头巷尾传开。这可是大明朝天大的事情,几乎所有人,都秉承着帝国都城的政治传统,纷纷对此发表自己的看法。

    酒楼上,一名老儒生,带着一脸风霜,呡了口白酒,放下酒杯后,感慨地说道:“刚到京师,就听到这么大一个消息,真是没想到,皇上竟然要御驾亲征!兵凶战危,皇上还真是一点都不怕!”

    他的同桌,年龄比他小一些,听到这话,当即笑着用一口京师官话说道:“那可是!想当年,建虏十万大军围城,皇上就站在城头上,箭矢嗖嗖地乱飞,可皇上连眼皮都不带眨一下,你说,皇上领军出征,还会怕了不成?”

    老儒生听了,一脸不信地说道:“不可能,皇上怎么可能去城头上,那太危险了!”

    “呵呵,有什么不可能!”年轻儒生听了,略微带了一丝自豪道:“我们大明北方男儿的豪迈,不是你们江南那边可以想象的。皇上当日还在城头上,就怒斥奴酋,言明他日必定御驾亲征,血债血偿,收复辽东。这不,皇上就准备领军出征了!”

    “别忘记了,皇上金口玉言,说过得话,就是板上钉钉,又岂会有变。就在前不久,皇上还在忠烈堂前再次重申了这事。”边上一桌,也有带着京师口音的食客,转过头对老儒生大声说道:“所以说啊,皇上要御驾亲征的事儿,只要是京师这边的人,谁都不会奇怪!你们江南那边的人,就知道风花雪月,会如此惊讶也不奇怪!”

    老儒生听了,微微出神,似乎在想着这事。但他的同桌听到别人似乎有鄙视自己朋友的意思,便有点不忿,连忙辩解道:“这位兄台,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这位霞客兄,没有一般江南人氏的那种陋习,他从年轻时便徒步我大明江山,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不知道多少地方留下了他的足迹……”

    “呵呵,你就吹吧,怎么可能!”那人听了,一脸不信,甚至带了点鄙夷之色,好像在说,连说谎都不会,一听就是瞎编的。

    确实,在这个年代,交通远没有后世发达。一般人一生的活动范围,顶多到县城,府城就到顶了,会出省的,更是少之又少。可刚才这年轻人说他的朋友,是徒步大明的全国各地,这在别人听来,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那年轻人听了那人讽刺鄙夷的话后,又看到周边其他食客似乎也有这个意思,顿时就急了,连忙对那老儒生说道:“霞客兄,您的那些游记呢,拿给他们看看。这些见识浅薄之辈,竟然不相信霞客兄的事,真是岂有此理!”

    老儒生被他这么一唤,回过神来,当即笑着摇摇头道:“无妨无妨,我在想着,要是皇上真能收复辽东的话,正好能在有生之年,也去辽东走一趟!看看传说中的白山黑水!”

    他说这话时,神态自若,不亢不卑,让人一见,就有一种感觉。刚才那年轻人所说,确有其事,但人家不愿显摆,很有气度,并不计较别人的误会。

    年轻人听了,狠狠地瞪了之前说话的那食客一眼,而后转回头,安慰自己的同伴道:“皇上御驾亲征,绝对能收复辽东!霞客兄肯定能如愿,说不定明年就能踏足辽东的山山水水了!”

    “呵呵,那可不一定!”刚才被瞪了食客唱起了反调,“虽然我大明确实连续打了几次胜仗,可这一次是打到建虏的老巢去,人家肯定会拼死抵抗。这打仗的事儿,还真不好说有十足把握能赢的!想当年的土木堡之变,当年谁都觉得……”

    他的话还没说完,顿时就引来了边上一堆人的喝斥,似乎引起了众怒。

    “皇上英明神武,肯定能赢!”

    “你这乌鸦嘴,信不信撕烂了你的臭嘴?”

    “我大明能臣武将那么多,皇上肯定能凯旋!”

    “……”

    这些人,虽然喝斥,却没人提官府怎么样。概因大明的风气,聊天可以,贴大字报也可以,就算贴到皇城根去也没事,但有一点,不得匿名,否则的话,是会严查的,这和后世的满清完全不同。

    那人立刻感觉自己似乎说错话了,连忙陪着笑脸补救道:“各位息怒,各位息怒,小子说错话了,这里陪酒一杯,先干为敬!”

    说完之后,他立刻站起来,一小杯白酒,一饮而尽,脸色顿时憋了个通红,但好歹没有呛出来。他的这个行为,倒也平息了周边食客的不满,饶过了他。

    这人坐回座位后,脸上堆着笑容说道:“其实,皇上御驾亲征,硬仗肯定有,但最终肯定是能赢的。要不,前两天的朝议,你们听说了吧?那些人一个个都吵着要随驾,还不是想蹭功劳去。要是打败仗的话,蹭个屁功劳,那些人啊,最精明不过了……”

    老儒生,也就是徐霞客,也不喝酒吃菜,在认真地听着。对他来说,这辈子唯一的爱好,就是走遍大明的山山水水。以前的时候,辽东被建虏占据,只能是遗憾了。可如今辽东似乎收复在望,他的兴趣便一下高涨了起来。竖着耳朵,就想着能听到确切的消息,否则的话,他也不想在京师这边待下去,结果却等不来辽东收复的消息而浪费了时间。

    这酒楼里的人,听到那人转移话题,说到了如今京师最受关注的事情上,顿时,一个个都忍不住插嘴了。

    “可不是!那个什么侯爷,完全是靠祖宗余荫而已,有个屁本事,上阵杀敌,呵呵,被建虏杀还差不多!”

    “对,京师这些世袭公侯,哪个曾领兵打仗过?上次建虏围攻京师的时候,他们可有表现?还不是看到皇上御驾亲征,知道肯定能赢,才哭着喊着非要去!”

    “……”

    在这些鄙视话语之后,忽然又有人感叹道:“皇上也是,对这些人太好了,打辽阳,打沈阳这种硬仗,是自己领着新军上,而这些混功劳的,却要安排去鸭绿江边,真是太优待了!”

    “你们说,要是建虏打不过皇上的话,会不会往朝鲜跑,那这些人就活该了!”有人听了,幸灾乐祸地问道。

    “不可能!”这话几乎是好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而后,他们互相看看,有年长一点的一人解释道,“不说那边有条鸭绿江,建虏想跑过去不容易,就算他们跑过去了,追兵跟上,就等于堵死在朝鲜,建虏傻了才会往朝鲜跑!”

    “要不,你以为那些武将勋贵是傻子啊,危险的事情,他们能干?还会在御前拍胸脯!”有人立刻附和道,“他们精着呢!”

    徐霞客的同桌听到这里,也忍不住插嘴,很是有点不平地说道:“这些人的无能,其实皇上都知道,要不,怎么可能让他们带家丁上阵。说起来,还真是皇上念他们祖上的功劳,给了他们这么一个机会,真是太便宜他们了!”

    “就是,皇上也太好说话了,要我说,这些人敢去辽东的,直接派去攻打辽阳得了!”其他食客听了,愤愤不平地说道。

    “你们不知道,这些天他们一个个都在准备随驾出征,风月楼那边热闹着呢,说是一个个践行,要上沙场了,可听说,他们都已经在互相算着该捞多少功劳了!其中有几个臭不要脸的,还在找说书先生,准备编个评书,吹他们出征辽东的事儿!”

    “……”

    徐霞客听到这里,基本上可以肯定,这次御驾亲征,辽东是肯定可以收复的。有了这么一个决定,他的心顿时火热了起来,自己也该做些准备,往辽东去走走了!

    他在想着,他的同桌侧坐着凳子,和边上的食客讨论地热火朝天了。这不,就听他带着一点解恨之意说道:“不过还好皇上也不是无限地对他们好,这次出征,那些人自筹粮草物资,不影响主力大军这边。要不然,朝中忠臣肯定要上奏反对的!”

    “对,皇上这么英明,轻重肯定能分得清。重情义厚待他们是一回事,可御驾亲征也不是闹着玩的,不能影响也是真的。我们大明有皇上在,我敢保证,他日大明之强大,肯定不是前朝可比!”

    “……”

    虽然酒楼上讨论地热火朝天,可边上角落中,有三桌人并没有参与讨论。在其中靠里面的那一桌,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喝着小酒,听着他们说话,脸上带着微笑。

    过了好一会后,听不出什么花来了,他才吩咐坐在一侧的人道:“把他请过来一叙。”

    那人听了,转头一看,稍微有点不解,可既然已经吩咐下来了,他不敢怠慢,当即答应一声,而后站起来,走到徐霞客面前说道:“这位兄台,我家老爷有请,请移步一叙!”

    徐霞客正在听着聊天,忽然有一个高大汉子站在身边对他说话,抬头看去时,微微一愣。说句实话,他走南闯北多了去,见过形形色色地人也多了去。只这么一看,他便看出,这高大汉子不是普通人。身上隐隐带着的气势,包括他说话的语气,无意中都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意思。

    徐霞客心中吃惊之余,转头看去,却见里侧一名年轻人正微笑着看着这边,带着阳光,充满自信,这是他第一眼的感觉。

    “你家老爷是哪位?怎么不亲自过来……”徐霞客的同桌正说得高兴,突然见人过来请徐霞客,而没有半点顾及他,就有点不高兴,便想说他一说。

    可徐霞客却已站了起来,阻止了他说话,微笑着点了点头。

    出门在外,能不得罪人的,尽量不得罪人,更何况,对方还不是普通人,又没有恶意。同时他也有点好奇,不知道那年轻人请自己过去是有什么事情?

    年轻人并没有站起来,很理所当然地坐在那里,让徐霞客坐了后,笑着问道:“刚才我听说你走遍了大明各地,还写了游记,是真有这么一回事么?”

    这边的动静,有几个正在说话的食客注意到了,好奇之下不再说话,都在听着。一听年轻人的问话,不由得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徐霞客身上。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一直将信将疑,正好可以听个明白。

    徐霞客听了稍微一愣,不过随后想想,好像自己也确实没有其他被人注意的理由,便点点头道:“吾一辈子的爱好,便是看山,看水,看遍大明。游历之余,确实也有写点东西。”

    说到这里,他便低头伸手往袖子里掏去。忽然,他稍微一愣,因为他感觉到,刚才邀请自己后一直站在边上的那高大汉子,似乎有点紧张,肌肤紧绷,似乎随时要出手的样子。

    徐霞客的眼角余光,同时看到那年轻人似乎微微摇头,那高大汉子才恢复了正常。

    这年轻人到底是谁?徐霞客的心中,忽然再次冒出这个念头,且想搞清楚的意向越来越强烈。

    这么想着,徐霞客已经掏出了一卷书册,展开后翻了下,而后放在桌子上,往年轻人那边推了下道:“这是我在这两年游历了嵩山、五台、华山、恒山等地方后写的一侧游记,公子可看上一看。”

    那年轻人见了,便伸手拿了起来,脸上的神情变得专注起来,认真地看了起来。

    其他食客看到这,不由得有点惊讶,没想到刚才说这人游历丰富,没想到还是真的!

    互相低声说着惊讶话语,忽然,有人低声对同伴说道:“我怎么看着,那年轻人似乎有点眼熟!”

    “是么?应该是那个府上的少爷吧?”同伴回应着,却也皱了眉头道,“我倒是觉得那个站那里的高大汉子,似乎有点眼熟哦!”

    不过他们想了好一会,就是没想起来在那里见过。而这个时候,那年轻人看了前面几页游记后,又简要地翻了下后面,就放下了那册游记。

    </>

    < =”-: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