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53 将军百战死,朕呢?
    <>“不知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年轻人抬头看着徐霞客,微笑着问道。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没有自我介绍,一见面就问这问那,还要看你东西,有的人肯定会生气。可徐霞客却没有,一是他的涵养好,二是这个年轻人做得事,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做了,让他有一种感觉,似乎这很正常。

    因此,他听了之后,便同样微笑着回答道:“原本我是打算在京师休息一阵后便准备回江南老家,把以前的游记整理之后,再往云南,或者洞吾,不,如今应该说是唐国,去那边看看的。但眼下听到说皇上要御驾亲征,不日当能收复辽东,就有点想改变行程,往辽东去走走看看。”

    在原本的历史上,徐霞客在这个时间点前后,就是在北方游历,而后回家。在崇祯九年后,已是五十一岁的他,再次出游,最后到达云南腾冲的时候病重无法再游历。云南地方官出了车船,把他送回老家,最终病逝在江阴。

    年轻人对他说得这个话并不感到奇怪,因为他刚才从书中序言中已经得知这位老儒生的姓名和事迹。要知道,在后世的时候,他都曾读过他的游记,如今自然是记起来了。

    没错,这个年轻人,就是后世灵魂穿越了的崇祯皇帝,微服私访,正好在这酒楼体察民情,撞上了这个历史名人徐霞客。

    此时的崇祯皇帝,看着徐霞客,见他满脸风霜,衣裳朴实,看面相,估计都有五十多岁了,还想着要继续走遍大明的山山水水,对于这种坚持,由不得他不佩服。

    这么想着,他便开口问道:“我观你衣着,似乎家境也不是很富裕吧?”

    徐霞客听了,微微一笑道:”确实一般,不过填饱肚子却是没有问题。“

    多余的话他也不说,只是年轻人问一句,他就答一句。

    “我观你年龄,应该也不小了,为何还要再计划出游呢?”崇祯皇帝问出了第二个问题,“你的身体能受得了么?”

    听到他的话语中带着关心,徐霞客心中一暖之下,便笑着回答,带着一丝潇洒道:“吾别无所爱,只想看遍天下山水景物,虽死无憾!”

    崇祯皇帝听了,微微沉吟了一会,而后抬头看向徐霞客问道:“这样,我这里有大明各地的山川资料,不过缺乏整理。我想着,把所有的山川资料整理成书,如此,传开之后,其他人足不出户,就能知晓大明的山山水水。只是这牵头整理的人,要没有先生这样的大才,怕是整理不出该有的效果。不知先生是否愿意做好此件事情?酬劳方面,不成问题的!”

    他的打算,就是准备让各省、各府、各县、各乡把本地的地形地势,山川名胜等等都上报,而后统一整理成书。一如他对徐霞客所言,这个工程的负责人,必须要有各地游历的经验,一如徐霞客一般,才能把大明山川地理志给整理出来。

    徐霞客一听,不由得大喜。他非常想亲自出去走走。虽然不怕吃苦,可确实已经年纪大了。一个人的精力终归有限,大明又如此广阔,想走遍大明的山山水水,终归是不现实的。如今这年轻人的家中,藏了大明各地的山川资料,倒也是退而求其次地一种选择。要是他所说的那个书册真能整理出来的话,也算是了却自己的一项心愿了。

    这么想着,他还是犹豫了一会后问道:“工钱好说,吾并不多在乎。要吾答应也可以,只是有一件事,须得事先说明!”

    听他要和崇祯皇帝讨价还价,边上的高大汉子微微有了一丝怒意。不过皇帝没有说话,他也不好插嘴,就只好盯着徐霞客的太阳穴看。

    崇祯皇帝本人倒没什么不高兴地,依旧微笑着点点头道:“先生有话尽管讲来!”

    “如果贵府上的山川资料简陋,或是吾已见识过的,吾不想多浪费时间,还是会辞去这份工。又或者,想必贵府上也不可能有辽东的山川资料,等辽东收复之后,吾还是想去看看,可否?”

    崇祯皇帝一听是这要求,不由得嘴角微微一撇,笑了起来道:“没问题!”

    见这位年轻人很通情达理,徐霞客便站了起来,向年轻人微微作揖道:“徐霞客见过东家,不知东家府上是……”

    崇祯皇帝听了,扫视了一眼其他人,那些在关注这边动静地食客纷纷收回自己的目光,喝酒吃菜起来。

    崇祯皇帝收回目光,看向徐霞客,带着笑容说道:“这个你回头便知。”

    说完之后,他也不等徐霞客回复,便又转头对那高大汉子吩咐道:”这位先生的事情,你来安排一下,明日带来见我。“

    “是,老爷!”高大汉子一听,连忙恭声领命。

    崇祯皇帝解决了一件基础大事,心中高兴,也不继续体察民情了,站起来走了。其他两桌的人立刻纷纷站了起来,护卫着他走了出去。当然了,买单的事情,自然是有人去做的,不用崇祯皇帝操心。

    高大汉子则留在了最后,对徐霞客吩咐道:“明日起早一点,我会来接你的。”

    说完之后,也没有问地址,便在最后两名同伴的陪同下,大步离去。

    看到他们都走了之后,徐霞客的那同伴忍不住就嘀咕道:“这都是什么人?好大的排场!出来吃个饭,都带了这么多随从!”

    和他之前有过矛盾的那食客,想必也是个话痨,此时有同仇敌忾之心,忍不住讽刺道:“就是,好大的排场,要不知道的,还以为皇上微服私访呢……”

    他一说到这里,忽然声音就断了,好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后面的话一下说不出来了。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忽然,一名食客激动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刚才那年轻人,不就是咱们的皇上嘛!”

    “我说怎么这么熟悉,你怎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上次在忠烈堂前,我就远远地看到过皇上。你说得对,这位年轻人肯定是我们皇上!”另外一名食客跟着激动地站了起来。

    刚才卡壳的那人,此时脸色有点难看地说道:“我也想起来了,那个高大汉子,就是锦衣卫指挥使大人!”

    皇帝微服私访的事情,对于京师百姓来说,也有耳闻。不过如今他们亲眼所见,顿时都激动了。这让徐霞客也听得半天回不过神来,他更是没想到,这位年轻人竟然是当今皇上。这也就是说,他的东家是皇上!

    之前自己还奇怪了,不知道是哪个府上会去收集山川资料?如果是皇上,那就一点不奇怪了!还有,刚才他们人都走了,却没问自己住在哪里?敢情那高大汉子是锦衣卫指挥使,如此一来,就很正常了,自己就是住得再偏僻,他也能找得到自己,没必要多此一举来问自己。

    想想刚才在皇上面前说,要是那些山川资料过于简陋就不干的话,徐霞客就不由得摇了摇头。皇上既然有志于整理大明江山的山川地理,那些资料又岂会过于简单,一道旨意下去,地方官府必会按要求做事。

    他在那发呆想着,其他食客则慢慢地过了最初激动之后,就纷纷向徐霞客道喜。

    吃个饭,就被皇上看中了,这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平步青云,不外如是!

    而酒楼东家也赶了过来,满脸激动地听小二说清楚了情况后,立刻吩咐,皇上坐过的一桌,不能再坐人,那一桌要红布盖上,写上大字:皇上御用之桌。

    崇祯皇帝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给那酒楼的影响竟然那么大。在亲自感觉到京师的舆论,都在自己的想法之内后,他便放心了。自己挖的那个坑,没人能发现!

    时间过去的很快,眨眼间便到了御驾亲征之日。

    京师百姓也都知道,天还没亮,就赶去奉天门广场,就想着瞧瞧皇帝御驾亲征的盛况。

    这一日,崇祯皇帝在祭告太庙之后,又来到了忠烈堂前,这里集结了出征的军队。估计有皇帝御驾出征一来,随驾军队中规模最少的一次。

    新军大概三千人,由茅元仪统领,锦衣卫和御马监大概有一千人;武将勋贵的家丁队伍大概有两千人,一共也就是六千人而已。有些不明底细的百姓见了,不由得都是诧异之极,这可是去收复辽东的,怎么就这么少的人,皇上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当然了,他们低声叹出口之后,自然有热心的京师百姓会给他们解答。不过崇祯皇帝倒是没有去注意百姓们的举动,他来到忠烈堂前后,就在观察着这些要出征的军队。

    三个方阵,按各自所属站立。崇祯皇帝可以很明显地看出这些军队的区别。新军三千,都是燧发枪和火炮部队。这三千兵卒,虽然可能不是最强壮的,可却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笔直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且方阵的前后左右,全都整整齐齐,犹如用线量过一般。

    锦衣卫和御马监的一千人马,同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可每个人的表情不一,只要仔细看去,多少总有些差别。能让人感觉到,他们并不是一个整体。

    有关这点,在那武将勋贵的军队中表现得尤为明显。虽然这个方阵的军卒,看上去一个个远比新军要强壮,甚至都能比得上锦衣卫和御马监的人马了。可他们站在那里,崇祯皇帝眼角扫过去的时候,明显能发现有个别人可能是因为起得早的原因,还不时有人会打下哈欠。而且他们或者是从来没有站过如此长的时间,虽然不敢乱动,可身子总有扭动一下,或者快速地挠痒之类。

    对这三个方阵,崇祯皇帝都看在眼里,想起之前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的奏报,说从斧头帮那得到的消息,这些天来,那些武将勋贵临时重金招了不少江湖好汉,看来为了能在这次的战事中蹭功劳,也算是下足血本了。

    崇祯皇帝不动声色,扫视了一眼面前的军阵之后,严肃了脸,用威严地声音大声说道:“野猪皮原为我大明辽东总兵一家奴而已,建州女真也是我大明辽东之臣民,可他们不思忠君报国,却起兵造反,夺城池,杀我大明百姓,累累血债,数不胜数。甚至还攻进京畿之地,烧毁永平等城池,烧杀劫掠,无恶不作。朕当日就在奴酋当前,对天发誓过,他日必定御驾亲征,踏平建虏,收复辽东,血债血偿!“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语气稍微和缓了一点道:“有人不止一次劝过朕,兵凶危战,自古以来,打仗从来没有一定会赢的道理。有多少君王统帅,领着浩浩荡荡,无数的兵马御驾亲征,却铩羽而归,甚至兵败身死。他们劝朕,不要冒险。但是,建虏之残暴,朕已亲眼所见。建虏屠杀我大明百姓,犹如杀鸡宰羊一般稀松平常,动不动就屠城,甚至还以人为食,这种种地狱恶鬼之为,朕即为大明天子,又岂能坐以旁观!我大明以武开国,驱逐鞑虏得天下,如今又岂能让这些建虏再嚣张,再祸害天下百姓!“

    忽然,崇祯皇帝的声音变得高昂起来,大声说道:”将军百战死,朕身为太祖子孙,又岂能躲在宫里,看着将士们血战沙场?朕同样是大明男子汉,热血,朕亦有!这次御驾亲征,不给辽东百姓一个交代,不让建虏血债血偿,朕绝不回京!“

    在皇帝开始说话之后,奉天门广场上便自觉地安静了下来。京师的百姓,如果以前对辽东百姓的苦难还缺少感同身受的话,自从那次建虏入侵京畿之地后,就再明白不过了。

    此时听到皇帝数落建虏的罪行,又提及大明太祖驱逐鞑虏建国之事,而皇帝不要宫里的安逸生活,要学太祖为天下百姓去干建虏鞑子,顿时,一个个都激动了起来。

    皇上都如此,自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