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58 真有内奸
    ﹄新八一中文网—< r=”://..” r=”_b”>..</>﹃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金州城,卢象升就站在城头上,远眺金州城外往旅顺的田野里,绿油油地一片。自从大明打下鞍山驿堡之后,满清就全面溃退,连复州也不要了,就更不用说已经被烧成白地的新金等地了。如此一来,这边的庄稼没有再遭受兵灾,今年的收成,应该是不错的。

    这么想着,他的目光又移了回来,看到东江军挑选出来的精锐正在陆续开出金州城,沿着官道逐渐远去。心中又不由得感慨,御驾已经到了宁远,正在往海州进发。辽东失陷这么久,终于到了要收复辽东的时候了啊!

    看着行进中军卒的背影,知道他们这些人多是和满清有血仇的辽东百姓,如果告诉他们,此去乃是总攻满清,要一举收复整个辽东的话,他们怕是会喜极而泣吧?不过为了保密,并没有对他们公布这个情况。等回头到了海州,他们自然就知道,那个时候,肯定会很激动的。

    正在这个时候,他边上的魏木兰,忽然出声提醒道:“中丞大人,皇上召开军议了!”

    看着魏木兰的神色呆滞起来,卢象升便看向四周,吩咐他们散开戒严,不得靠近周边。副将徐敷奏听了,只好憋下心中所想,和其他将领一起先行离开。

    他是老将了,在中丞挑选东江军精锐出动的同时,又有皇上的军议要召开,便知道会有大事发生。由此,他心中就越发地冲动。在好奇的同时,他决定了待会一定要说。

    卢象升看到周边的人都远离了之后,就看着魏木兰那张清秀的脸,等待着传话。

    过了一会后,魏木兰回过神来,脸上露出很是惊讶地表情说道:“中丞大人,皇上刚说了满清的军力布防情况,说在辽阳这边,一共……”

    卢象升听得很是意外,心中冒出一个念头,满清的军力布防情况,皇上是怎么会知道的?这怎么可能?不过他听到魏木兰已经开始说了,便连忙凝神静听。

    “……情况就是这样!”魏木兰说了好长一会后,才看着卢象升说道:“陛下说,满清的这个军力布防情报,他不保证一定正确。因此问大家,这份情报的真实性如何?”

    卢象升一听,凝神细想了一会后说道:“根据本官和满清的交手情况了解,应该是差不多的。如此重大的军情,皇上是如何得知的?”

    要证实消息的真伪,这个消息来源也很重要。因此。以前从不问的卢象升,此时也是郑重地问道。

    魏木兰听了,稍微犹豫一会,便进入聊天群,去替卢象升问了。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洪承畴和孙承宗那边,竟然已经先问情报来源了。

    崇祯皇帝想了一下,感觉没有瞒自己这几个重臣的必要性,便把消息来源以及豪格的情况都简要说了下。

    魏木兰没想到以前是那什么马富贵的走狗,后来成为豪格走狗的钱富贵,竟然不声不响地成了这么至关重要的聊天群成员,难怪了,近些年来低调地很,几乎就没在群中有公开说话过了。

    退出聊天群,把情况给卢象升一说,顿时把卢象升给惊到了。奴酋皇太极的儿子竟然暗中投靠了大明,之前阿济格押送粮草的消息,就是豪格透露出来的。这该是说皇上实在太过厉害得好呢,还是说奴酋没有阴德,以至于生了这么一个坑爹的儿子出来?

    仔细回想了一下后,卢象升立刻断然对魏木兰说道:“回复陛下,就说本官以为,这军力布防情况,十之八九是真的!这次攻打满清,可以按此进行针对性的部署。不过多少也要防着一点,以防万一!”

    说完之后,他实在有点兴奋。大军已经在集结,而满清的军力布防情况又刚好能掌握,这真是天佑大明啊!

    不不不,想到这里,卢象升又下意识地摇头,这不是天佑大明,而是皇上的本事,和老天有何关系!有皇上在,大明无往不利,这五年都不到吧,就要把满清给灭了,此等丰功伟绩,还正好让自己赶上,青史之上,该留有自己的名声了!

    “对了,皇上还有一道旨意,要中丞大人这边执行!”魏木兰忽然又开口说道,“陛下说……”

    卢象升开始听得稍微一愣,脸色似乎有点难看,不过很快又高兴了起来,不时点头。

    远处地徐敷奏看着中丞大人似乎很是兴奋,不由得心中更为好奇。感觉过了好久之后,他终于看到卢象升示意他们可以过去,便三步并成两步,第一个靠近了过去,而后,看着卢象升带着微笑,还有点兴奋地脸抱拳禀告道:“中丞大人,末将请求随军出征。您看上几次,都是末将留守,这一次,还是末将留守……”

    卢象升一听,心想着正不知道怎么来完成皇上的这道旨意,既然你凑过来,那就正好。于是,卢象升看着徐敷奏点点头大声道:“可以,你回皮岛,联系朝鲜义军,刺探朝鲜满清的动向,等到朝鲜战事打响的时候,本官一定用你为先锋!”

    徐敷奏一听,稍微一愣,难道中丞大人这次把东江军的精锐尽数带走,就是要前去攻打朝鲜了?可如果攻打朝鲜的话,为什么不是用水师走海路呢?

    不过没等他想清楚,卢象升已经把手一挥,对其他将领说道:“立刻出发,不得耽搁!”

    说完之后,他大踏步而去,兴冲冲地,让人感觉有点意外。

    毛承祚等将领见了,看了一眼发呆的徐敷奏,心中有点郁闷。按中丞大人这么说的话,岂不是首功就是他徐敷奏了?

    说句实话,毛承祚他们这几个,以前都是不服徐敷奏的。因此,哪怕毛文龙没了之后,袁崇焕指定了徐敷奏为首,他们也没人鸟他。

    不过自从中丞大人来了之后,他们虽然没有再和徐敷奏发生冲突,可也总是想自己能力压徐敷奏一头的。对于即将开始的战事,徐敷奏要得首功,他们心中是不服的。

    因此,毛承祚赶上卢象升,便立刻说道:“中丞大人,打朝鲜,末将愿为先锋。”

    “中丞大人,末将熟悉朝鲜,用末将为先锋,肯定能把多尔衮他们堵在汉城内!”刘兴治同样不甘落后,连忙请战道。

    其他将领也想说话,卢象升倒是不耐烦了,站住身子,转身看向他们,也不管周边已经是嘈杂地城下街道了,大声喝道:“打朝鲜的事情,早已定好了,不要抢功,不得再啰嗦,出发!”

    说完之后,卢象升似乎有了一点怒意,转身上马,驰骋出城而去。

    毛承祚等将领互相看看,都有点无奈,只好跟了上去。反倒是周边的那些兵卒,都有点意外,不由得都低声讨论了起来。他们猜测,中丞大人可是很少发怒的!搞不定,就是这几位抢功抢得厉害,真把中丞大人给惹毛了!

    在他们的议论声中,谁也不知道,卢象升的骠骑营中,卢大领着十来骑,快马而出,不知去向。

    出金州不远,官道一分为二,继续往北是过小黑山,经过新金往复州,海州方向而去;另外一条官道是要往海边走,就沿着海岸线一路往北,这条路线是去鸭绿江方向的。

    东江军的行进路线,果然是拐到了海边这条官道,一路往前。等到第二日快日落时分,卢象升领着东江军已经快到归服堡了。这个时候,卢大领着十来骑又忽然出现,一脸地疲惫,似乎是一夜未睡,到了卢象升跟前禀告道:“果然不出老爷所料,有人一骑双马,日夜兼程,往北而去了。”

    说完之后,他又补充道:“要不我立刻赶回去,查下是什么人,能双马而走的,肯定能查出来!”

    卢象升稍微楞了会,随后摆手道:“算了,暂时不管这个,就随他去好了。”

    说完之后,他又马上下令道:“全军转道,向西开拔!”

    魏木兰靠近卢象升,低声说道:“果然不出皇上所料,东江军人员最是复杂,还真是有内奸。不过这样也好,反而能帮我大明的忙!”

    卢象升听了,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双腿用力一夹马腹,战马便蹿了出去。

    魏木兰知道这个事实,让登莱巡抚多少有些不高兴。不过皇上并没有一丝怪罪的意思,卢中丞过会,应该就会好的。

    毛承祚等人收到将令,刚好匆匆赶来,想问问怎么转向了,看到卢象升似乎有点不高兴,便没敢上前,反正魏木兰好说话,他们便问魏木兰道:“不是去朝鲜么?怎么改行军路线了?”

    “不用多问,遵令而行,回头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魏木兰答了一句,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她的战马也蹿了出去,追着卢象升而去。

    毛承祚等人互相看看,有点闹不明白,不过也没办法,只好回去执行了。

    崇祯皇帝在聊天群中收到魏木兰的禀告后,有点意外,可以说,这是意外之喜。于是,他联系曹变蛟道:“好了,接下来该你们那边演戏了,记得,来人算是满清中的精明人物,不要露出破绽!”

    旨意一下,鞍山驿堡的明军帅府中,曹变蛟便对曹文诏笑着说道:“叔父,陛下有旨,让我们不要露出破绽,说这个满清的使者,不擅打仗,因此我们以前没怎么听说过。但他是个精明人物是错不了的,一定要小心注意。”

    曹文诏听了一笑道:“叫什么名字来着?”

    “赫舍里·索尼,正黄旗人,通晓多种语言,应该是满清那边的文官来的。“曹变蛟立刻回答道。

    说话的时候,他心中也纳闷,不知道皇上为什么对满清那边这么了解,搞不好,比奴酋皇太极还了解都说不定。

    曹变蛟自然不知道,崇祯皇帝不管如何,还是记得在原本的历史上,这索尼是顺治受命的四大顾命大臣。这种托孤臣子,怎么样都不会太差。其中他的一个儿子,在后世也很有名,就是那个叫索额图的。

    再者说了,皇太极能把这么重要的拖延任务交代给索尼,很显然,这索尼见机行事的本事肯定是有的!

    曹文诏听了后,不由得笑道:“是个满清那边的文官么?这个倒好对付,我们可以这样……”

    “阿嚏”在辽阳城内正在和阿敏说话的钦差大臣赫舍里·索尼忽然打了个喷嚏,他也不疑其他,努力压制着鼻子的痒痒,再次郑重地对阿敏说道:“下官这次的事情,事关我们大清能否东山再起,一切还请贝勒爷多多配合!”

    他是钦差大臣,不过和阿敏说话的时候,却没有以钦差大臣自居,反而以下礼和阿敏相处,这让阿敏对他的观感很好。再者说了,是皇太极给他的旨意中,语气很严厉,叮嘱阿敏务必配合,否则影响大清的千秋大业,是绝不会轻饶的。但在索尼这边说来,却是请求配合,态度很好。这种反差让阿敏对索尼的感觉更是不错。

    只见阿敏点点头,一脸郑重地说道:“本贝勒自然知道事情之轻重。你尽管去和明狗周旋,如有需要配合的,只需要送个信回来便是!”

    索尼听了,连忙感谢。关系之融洽,甚至都让阿敏不顾身份,亲自送了索尼出府,一直目送他消失在远处,才感慨地说道:“我大清江山代有人才出,新一代后辈当中,此次应该能脱颖而出!”

    说完之后,忽然想起,要是索尼这次成功完成皇太极交代的旨意,肯定会有重赏,自然就脱颖而出了。要是任务失败,那大清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还管什么后辈不后辈的。

    这么想着,阿敏不由得刚高兴起来的神情,就又低落了下来,收了笑容,转身回府不提。

    第二天早上,有夜不收快马驰入鞍山驿堡,向城头上轮值的新军师将曹变蛟禀告道:“有满清一行十人,被我抓获,其说是满清的使者,向我大明求和来了。”

    </>

    < =”-: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