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61 阴差阳错
    <>崇政殿内,皇太极正在处理政务,他的精神头明显好了不少,虽然前段时间瘦了不少,可自从朝鲜那边传来消息之后,他似乎又有恢复成为大胖子的迹象。

    在他处理政务的当中,偶尔会停下动作,侧耳倾听。当他听到外面隐约传来的人声时,却一点都不嫌吵,心中只是欣慰,沈阳城内,终于又恢复一些生气了!

    而大殿内站着的鳌拜,在看到他倾听后露出的一丝笑意时,心中也是欣慰,自己安排的那些人,终归是让皇上能高兴了一点。

    一个上午,皇太极处理完的政务,几乎能比得上以前一天的量,思维敏捷,应对各种情况,也没有头昏脑涨的感觉了。他放下御笔,站了起来走走,同时笑着对凑过来的鳌拜问道:“看来朕下的安民誓言,还是有用的,朕的子民,还是相信朕的么!如今只要我大清军民一心,渡过此难关应该不成问题的。”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什么,便问道:“索尼这个时候该是到鞍山驿堡了吧?”

    鳌拜不敢把自己的小动作告诉皇上,听到问话,连忙回答道:“前天辽阳传来的消息,说他已经出发去鞍山驿堡,如今肯定是到了!”

    这事儿,皇太极自然是知道的。此时听了,便点点头道:“索尼临行之前,是立下了军令状的,一定会给大清拖延时间的。他这个人,聪明才智也是我们满洲族人中算不错的,朕相信他!”

    说到这里,他看着鳌拜,忽然又说道:“你啊,记住,光有勇力还是不够的,一定要多动脑子,如此,朕以后才能放心地委以重任,明白么?”

    鳌拜一听,心中很不高兴,自己什么时候只有勇力没有脑子了?你现在这么开心,还不是因为我偷偷想了好办法让你开心的?不过他没敢表现出来,只是低头答应而已。

    皇太极刚才也只是顺口说了下而已,在说完之后,他便踱步往殿门口走去,同时说道:“沈阳城内又恢复了生气,朕很高兴,想出去走走,你安排下吧!”

    鳌拜一听,顿时脸色一变,虽然确实沈阳城内并不像以前那样死气沉沉,可也远达不到如今听到的那样。皇上要是走出去看看的话,就会发现有问题了。怎么办?

    正当鳌拜着急地时候,忽然外面有急促地脚步声传来。敏感地两人,几乎不约而同地一起看向殿外。

    只见一名内侍转进大殿,向皇太极禀告道:“陛下,有人自称是范文程的人,有腰牌印信为证,从东江军过来,有紧急军情奏报!”

    一听这话,皇太极稍微一愣,随后想起,自己全权委托给范文程,甚至许诺他一个异姓王,就是要他为大清安排耳目,不但是明军中,还有关内,大清都要有耳目,以避免一直成为聋子,瞎子。

    范文程在最后离开辽东前往明国关内之前,也确实有向自己禀告过,说其他明军安插策反明军不容易,只有东江军中小有进展。还说等他回来后,辽东的明国各军中,他还会继续想办法做这事的。

    如今人没回来,倒是安排在东江军中的人有作用,看来,范文程终归是比其他人要好用一些。只是很可惜,他去了关内这么久还音讯全无,有可能是出事了啊!

    皇太极只是这么想了一会,便立刻下旨,把那人带上来见他。吩咐完了之后,他便转身回到御座上坐下,心中则是想着,东江军那边不知道有什么消息,会让这人不惜暴露身份赶回来?

    他确实脑子灵活,一下就想到了前些天的时候,辽阳阿敏有奏报说,鞍山驿堡的明军夜不收活动俱增。以前的时候,这种反常的行为,有的时候就是明军想吸引大清注意力的把戏。

    这么一想,皇太极顿时就有点紧张起来了。秋收之前的这段时间,他就最怕动刀动枪了!大家好好地和睦相处,躺着装死不行么?

    他正在想着,心中埋怨着,就见一人几乎是被两名内侍架进来的。到了殿中,一放手,那两脚一软,就没站住,直接跌倒在地。

    皇太极能看出来,这是日夜兼程骑马赶路,双腿都麻木了的缘故,看来真有什么重要军情禀告!

    正当他紧张之时,就听这人禀告道:“奴才是范大人假装被大清害苦了的辽民,混进了金州的。奴才叫……”

    听到他没有立刻说重点,已经有点急了的皇太极,才不想知道他是谁,立刻喝斥打断道:“什么军情,立刻奏来!”

    那人稍微一愣,不过不敢怠慢,连忙回答道:“登莱巡抚卢象升领着东江军的精锐,包括马步军在内,至少有五千人,要去打朝鲜汉城了!”

    一听这个消息,皇太极顿时一愣,脑中急转,立刻想到,明军在鞍山驿堡加大斥候力度,就是为了在朝鲜动手?自己刚刚下了旨意,让朝鲜那边增兵倭国,而明军又刚好要准备攻打汉城……

    要是汉城被明军打下来,那大清和倭国之间的联系必定会被切断,如此一来,大清和西夷的联盟,怕是会黄了,就算不黄,以后联系起来也必将艰难万分,大清中兴的希望不就等于是断了?

    想到这里,皇太极便坐不住了,好不容易和西夷联系上了,有了能让大清补上短板,再也不怕明军缩在城内的机会,怎么能让这个机会从自己的手中丢失!

    他立刻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案几上,身子前倾,厉声喝问道:“具体情况,一一道来,不得有半点遗漏!”

    从时间上推算,明军应该是早有这个打算,和自己派索尼过去鞍山驿堡,几乎是同一时间。这里面的关系,必须要弄清楚才好!

    那人千辛万苦才跑了回来,趁着这个机会见到了大清皇帝,可传言中英明神武的皇上,却没有给他一点英明神武的印象,就是一个性格急躁地大胖子而已。他心中有些失望的同时,也不敢怠慢,连忙把自己见到的情况重新详细地说了一遍。

    皇太极仔细地听着,很快便捕捉到了不合理的情况,他便立刻喝问确认道:“你说卢象升是亲自领着马步军从陆路出发,往朝鲜而去。那他们的水师呢?为什么不坐水师船只从海路过去?”

    那人听了一愣,心中叫苦,你问我,我问谁去?我敢去问卢中丞么?

    皇太极的严厉,让他有点害怕,此时都没了邀功的心情,低着头连忙回答道:“奴才不知,奴才在金州,已经好久没见到水师了。”

    “没见水师踪迹?”皇太极嘴中喃喃地重复着这条关键信息,忽然眼前一亮,心中有点确认:对了,肯定是卢象升知道凭东江军的五千人马,肯定打不下汉城,因此,明国的那些水师,应该是去运辽东的其他明军去朝鲜了!

    这么一想,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顿时,他就更紧张了,汉城丢失的代价,是他所不能承受的。于是,他挥手打发走了报信之人后,立刻紧急召见王公贝勒,商议此事!

    听到这个消息,这些满清的王公贝勒,自然一个个都在骂娘,恨明军怎么就不消停消停,就知道整天折腾大清!

    有一名建虏头目听了之后,便带着丝希望奏道:“如今我们大清已经派出求和使者,明军会不会停下,不再打汉城了?”

    他这话,立刻遭到了济尔哈朗的驳斥,就见济尔哈朗的脸色异常严峻,回应他的话,同时也是说给皇太极听:“攻打汉城,很可能又是登莱巡抚指挥。而在鞍山驿堡这边,只是曹文诏总兵而已,他没权力去约束卢象升,除非是蓟辽督师孙承宗,才有这个可能让卢象升暂停行动。而如今卢象升已经出发,汉城那边,有些危险了!”

    说到这里,他立刻转身看向皇太极,语速略快地奏道:“陛下,臣以为,不管明国是否相信我大清的和谈诚意,我们大清都应当尽快派兵增援汉城!汉城,决不能有失!”

    代善也是立刻点头,跟着奏道:“对,如果能顺势打败去攻打汉城的明军,就算明国不相信我大清和谈的诚意,相信我大清也能挨到秋收之后了。”

    其他人听了,也纷纷附和。对于这点常识,他们这些人都是有的。唯有豪格,一边附和着一边在骂娘:自己都通报了那么重要的消息,你明国去打朝鲜,确实是一招妙棋,打在大清的七寸上了,可能不能悄悄地行动,如今被这边知道了,还能打下汉城才怪了!看来等会回府之后,必须再让钱富贵好好地和明国那边说说!

    一场军议下来,皇太极便做出决定:虽然大清国内的兵力也捉襟见肘,可只要辽阳这边和明军对阵的前线军队不调动,从其他地方尽量调动军队去增援的话,还是可以的。

    让豪格没想到的是,皇太极点了他的将,让他带领援军去增援朝鲜。军议结束,皇太极单独召见豪格,脸色严肃地说道:“朕把两黄旗中的精锐抽调出来,由你带去朝鲜,你要尽量看好了。如有必要,你还可以亲自领军前往倭国,一边彰显我大清军力,一边尽量能自己去和西夷沟通联系明白么?”

    豪格听得先是一愣,随后大喜。皇阿玛的意思,该不会是要防着多尔衮吧?如果这样,那他那个皇太弟身份……

    他正在想着,就听到皇太极又在继续说道:“你的性格鲁莽,多尔衮一直小瞧于你,该不会对你有多少防备。和西夷接触的事情,应该不会有多少问题。你先打好前站,等朕腾出手来后,如有必要,再亲自去趟朝鲜,亲自和西夷商谈事情,如此,对大清才是最有利的,也能让西夷能最快速度地帮我大清补上短板!”

    豪格一听这话,心中顿时又多想了,皇阿玛这是什么意思?就是利用自己有点蠢的理由,来为他和西夷的联系铺平道路?在你皇阿玛的眼中,我就这么不堪?

    想着想着,他就一肚子的怒火!

    “听到没有?”皇太极见到豪格在发愣,顿时又怒了。对于这个儿子,他真是恨铁不成钢,可没办法,他就这么一个成年儿子,“认真做好朕交给你的事情,不要耽搁了,否则仔细你的皮,朕亲自抽你的鞭子!”

    豪格一听,恨意滔天,但在皇太极的淫威之下,却也不敢有所表示,连忙答应下来。

    他却不知道,有的时候,父亲对待儿子,虽然说得严厉,可那只是期望过高,恨铁不成钢,盼着他成龙的原因。

    有一句俗话:爱之深,责之切。虽然皇太极也谈不上对豪格有多少爱意,可他对待自己这个不满意的儿子,多少有这个意思在内。只是豪格实在蠢笨,又或者说,有不少儿子不会老子的真正意思,只听着表面的责骂,而不会有去多想。

    因此,当豪格回到自己的府中之后,又是大发了一顿雷霆。而后又单独召见钱富贵,把皇太极的最新应对之策告诉给明国知道。

    崇祯皇帝闻报,不由得有点意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临时布置,竟然真得引出了内奸,而皇太极闻报之后,反应竟然如此强烈。这样一来,也是不错,至少辽东这边的满清实力又被削弱了不少,等回头打起来的时候,能容易很多。

    想到这里,他忽然又想起一事,好像豪格领兵过去,不是刚好能碰上那些来蹭功劳的勋贵们。原本以为,自己这边正式开打,草原那边洪承畴的兵力压迫之下,满清才会往朝鲜转移,那个时候才会帮自己去收拾那些大明身上的蛀虫,如今倒好,倒是便宜豪格了!当然了,要是这些勋贵能在豪格的攻打之下还能挺过来,那证明他们还是有本事的,回头该用的也还是可以用。真要一无是处,那死了就正好!

    这么想了一会,崇祯皇帝便不管这事了。海州这边,军队基本上已经集结完成,盖州的物资,也都已经运到了海州,如今海州到鞍山驿堡的路上,是源源不断地马车。该是差不多时候,御驾亲临鞍山驿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