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67 大清之国战
    ﹄新八一中文网—< r=”://..” r=”_b”>..</>﹃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他没怀疑错,葡萄牙人自然不可能如此好心,他们远离欧洲,跑到南洋来,是为了来求取利益,而不是来当圣母的。

    大明的逐步强大,崇祯皇帝的强硬表现,让葡萄牙人感觉到了危机。之前的时候,迫于无奈,葡萄牙人不得不答应大明的要求,护送南洋的粮食,剿灭海盗,歼灭荷兰人,全都在大明的威胁下一一照办。

    可就是因为这些事情,特别是把大员的荷兰人消灭这事,给了葡萄牙人很大的震撼。大明不但驱逐了传教士,而且还表现出了越来越强烈的领土欲,在大明的国土上,不容许外国的军队存在,包括舰队。

    虽然葡萄牙人和荷兰人自己都打得死去活来,但此时的葡萄牙人,却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他们分析,等到大明真正解决了北方的问题后,必然会重点关注南方。葡萄牙人在澳门驻守军队和舰队的事情,迟早会被明国拿到台面上强制驱逐。

    对于这些远来殖民的西夷来说,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事情。因为他们殖民最为依仗的两种手段,即传教和军力保障,都要没有的话,他们没有任何安全感,也对这个模式感到非常不安,或者也可以说非常不习惯的。

    为此,他们未雨绸缪,把眼睛盯到了大明边上的安南,这里是明国到南洋的必经之地,地理位置不错。如果在这里驻扎军队和舰队的话,以后万一大明真得不再允许他们在澳门驻扎军队和舰队,那也没多大问题。唯一要考虑的,就是安南北方的郑氏,如果能解决掉郑氏,让南方的势力一统安南,就是葡萄牙人考虑的重点了。

    当然了,乔治自然不可能把个中原因详细地告诉阮福源,只是装出和阮福源是朋友,如今朋友有难,葡萄牙一定会鼎力相助。当然,作为回报,葡萄牙人在安南的利益肯定会得到进一步的加强。

    如今,在乔治的鼓动之下,阮福源并没有考虑多久,确定倾尽全力,发动他能掌握的所有力量,对北方郑氏发动攻击。要在明国反应过来之前,一举消灭郑氏。

    在原本的历史上,北方郑氏遭受大败后,就立刻吸取教训,也去勾结了西夷,即葡萄牙人的死敌荷兰人帮忙。双方由此一直僵持了近百年,才算分出了胜负。

    不过在这个位面上,大明重拳出击,把大明沿海的荷兰人要么消灭掉,要么逃得远远地,由此,北方郑氏就没有及时和历史上一样,能与荷兰人勾结,从而对抗有葡萄牙人帮助的阮氏势力。

    在蝴蝶效应的影响之下,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安南这边,又即将爆发出第二场更为猛烈的战事。当然了,这些事情,崇祯皇帝就算有聊天群,也暂时不可能收到消息。

    其实,此时的他,就算收到消息,也不会放心上,因为收复辽东的战事已经打响,这才是他最为关心的事情。

    辽阳城头,高度警戒的满清兵卒,经过几天的习惯之后,对于城外嚣张地明军夜不收,已经有点麻木了。对于眼前这个被逼无奈的屈辱现实,他们不接受也得接受了。为此,疲惫下来的满清兵卒,原本因为屈辱而奋起的士气,顿时就一泻千里,一个个就犹如霜打了的庄稼一般,情绪都很低落。

    而在城外,明军夜不收也没有明显增多,就一如第一天一般的数量,或者有轮换,可始终保持那么多数量而已。这让城头上的满清守将心中稍微安定了一点,看来明军暂时还没有攻打辽阳的想法。

    这个消息禀告到贝勒府上后,阿敏心中更是欣慰,看来自己这边做出配合之后,索尼的和谈应该是有了进展。希望快点传回消息,至少和谈到什么情况,能让这边心中有数。如此,才能真正的放心。

    一直以来,阿敏紧绷着的弦,多少都松了一点,这不,现在他每天都起得比较晚了。这一天,他才刚起床,还没来得及洗脸漱口用早膳,忽然就听到府外传来很大的喧哗声。

    正当他在狐疑之时,一名亲卫压根就没有经过通传,“啪”地一下推开房门,一脸惶恐地禀告道:“主子爷,不好了,明军……明军大举来犯!”

    “哐当”一声,边上端着脸盆的侍女首先吓得手一软,那脸盆掉到了地上,水洒一地,甚至还溅到了阿敏的身上。可阿敏压根就没理这个,大惊失色之下,厉声追问道:“来了多少人马,统帅是谁?”

    刚问完话,亲卫还没来得及回答,阿敏小跑着自己出去了,他已经等不及了,心中那根弦蹦到了最紧,必须亲自上城头去看看才行。这时候的他,对于别人说得任何话都持怀疑态度,只有他自己看过,才能做到心中有数。

    出得府外,“铛铛铛”地警锣声,听得很是清晰,街头巷尾,都有惊慌失色的满清军卒。然而,阿敏不管这些,只着便衣,飞骑而出,卷起一街的尘土,用了最短的时间,就匆匆登上了辽阳城头。他甚至都来不及上箭楼,就在城头上向外看去。

    只见城外野地里,已经有一队队的明军兵卒正在展开队形,形成对辽阳的包围。而在南方官道的远处,还有一眼望不到头的明军正在源源不断地涌出来。旌旗招展,迎风猎猎,气势如虹。

    这个时候,太阳并没有升多高,而明军却精神饱满地到达了辽阳城外,很显然,昨夜的时候,明军是在离辽阳城外不远的野地里扎营过夜的。如果要是在外面派有探马的话,就一定能提前知道消息,也必定不会让明军那么容易从鞍山驿堡行军过来!

    想到这里,阿敏忽然很是后悔。此时的他,自然明白,索尼那个蠢货,肯定没有骗住明军,他不但失败了,还连累了辽阳。如今明军围上了辽阳城,这边才有反应,这是打仗最为忌讳的啊!

    心中恨死了索尼,却也没有来得及埋怨,他下意识地第一时间下令,向沈阳求援,十万火急!

    城头上的防御,不用阿敏再去安排,只有一套防御体系,否则还要他这个主帅来安排增兵防御的,黄花菜都凉了。派出求援信使之后的阿敏,一把推开一名亲卫拿过来,试图让他穿上的贝勒衣裳,只是定睛向城外看去,分辨城外的旗号,观察明军的细节。

    这时候,他终于注意到了,城外的明军,是由登莱巡抚卢象升统领,包括东江军、关宁军和新军都有。经过这么长时间,已经看到了官道远处,开拔过来的明军尾巴。心中略微一估算,立刻猜出来犯明军大概有两万左右。这个数量,虽然比辽阳城内的大清军队要多,可却没到吓人的程度,应该是登莱巡抚见到了战机,临时调集了周边的军队,趁着辽阳成为聋子、瞎子的时候赶紧来攻打辽阳而已。

    虽然在明军的兵力方面,阿敏还可以勉强忍受,可当他看到明军的炮兵阵地上,正在陆续展开的红夷大炮数量时,确实就惊呆了。上百门红夷大炮!

    明军这是疯了么?以前的时候,宁锦一线的明军重镇中,也没有多少门红夷大炮的啊,如今竟然一下带来上百门红夷大炮,难道红夷大炮真是不要钱的么?明国不是没钱,连军饷都发布出来,要拖欠的么?辽阳城就是再坚固,又如何经得起上百门红夷大炮的轰击?

    这一刻,阿敏本能地怕了。他也是人,在知道敌人势大的时候,自然也会害怕死亡。或者说,真要说起来,阿敏的胆子还没有普通满清军卒的胆子来得大。

    在原本的历史上,满清第一次入侵大明京畿之地,永平、永安,遵化,滦州被占,皇太极试图把这几个城当作满清在关内的桥头堡,便在劫掠后满载而归辽东之时,调阿敏坐镇永平。可阿敏在闻知孙承宗领大明勤王军反攻之时,压根就没打算守,直接屠城后火烧永平,在明军到达永平之前就逃出关内了。

    也是因为这点,阿敏被皇太极抓住了理由,剥夺了兵权幽禁,从此之后,满清的舞台上,就没有了他的身影。

    可在这个位面,在这辽阳城,阿敏却没想过逃跑,不是说他胆子大了。而是辽阳对于满清来说,太过重要,这城,绝对不能丢失!否则沈阳就失去了屏障,会被兵临城下的。

    阿敏心中做了估算,便趁着明军还没有完成合围之时,立刻又加派信使,把明军的大概情况禀告给沈阳的皇太极,让那边能做到心中有数,尽快增援!

    不管辽阳城内的满清是怎么个反应,城外的明军,一直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调兵遣将。有事先详细地计划,还经过沙盘推演,哪个军队在哪里,什么兵种在前,什么兵种在后,全都是清楚地很。

    而明军这种从容,自信,让城头上再度在仔细观察的阿敏更是心中不安。特别是明军的炮兵阵地,有可能是欺负辽阳城头上只有普通的火炮,射程没有红夷大炮远,明军的炮兵阵地,竟然就设在南门不远的地方,刚好红夷大炮能有效射中城头,而城头上的大炮没法有效射击。

    看了一会,还不止如此。明军的红夷大炮,还不是一字排开那种,只是十门一排,布置好了之后,就又在几丈远的地方重新再布置一排,在往城头靠近,似乎是要用后排的红夷大炮压制城头后,就能让更近的红夷大炮近距离轰城!

    一旦让明军炮兵完成部署,后排红夷大炮开始压制城头火炮的话,那些近距离的红夷大炮就能从容完成攻击城头的准备,并加入炮轰辽阳城的行列。真到了那个时候,辽阳城头又经得起多少次炮轰?虽然大清知道明军的火炮厉害,也因此有加固城墙的坚硬度,可城墙就算是铁做的,也经不起红夷大炮的连续轰击啊!

    这一刻,阿敏忽然非常地愤恨,为什么这些汉人要造出火药,要造出火炮?大家都按以前的方式,你一刀我一枪地打仗,不好么?用这些东西来攻城守城,简直是在欺负人!

    不,决不能让明军从容完成火炮部署,否的话,辽阳必定失陷!阿敏心中如此想着,看着城外的火炮阵地,忽然心中涌起一个侥幸的念头。

    明军应该没想过大清会反击吧?会以为大清会一直龟缩在城里被动挨打?阿敏这么想着,咬牙切齿地当即下令道:“调集骑军,以本部巴牙喇白甲兵为前锋,打下明军的炮兵阵地,破坏红夷大炮,引燃火药。”

    一听这话,他手下将领顿时就惊了,连忙劝谏道:“主子爷,巴牙喇白甲兵是我大清最为精锐的,如此出战,损失必定惨重,请主子爷三思啊!”

    阿敏听了,怒目圆睁,厉声喝道:“一旦明军炮兵阵地一成,辽阳还能守住?辽阳守不住,要巴牙喇白甲兵又有何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趁着明军还在忙着包围辽阳,立足未稳之际,巴牙喇白甲兵,立刻出战!”

    这是下了严令,他的手下也是打惯了仗的,也明白阿敏说得有道理,便不敢怠慢,连忙开始集结骑军。

    如今的满清,早已不复鼎盛时期,骑军这种奢侈的兵种,要已少得不能再少,能保留冲阵的骑军,也就只有五百左右了。不过能保留下来的,都是精锐。

    以巴牙喇白甲兵为首的这些骑军在城门处集结的时候,阿敏转到内侧城墙,俯视着底下已经准备地差不多的骑军,厉声大喝道:“辽阳城陷,则沈阳危矣!要守住辽阳,明军的红夷大炮必须毁去!本贝勒不怕告诉你们,等到秋收之后,我大清便有反攻明国的能力。而如今,保住辽阳,我们大清才有未来!”

    说到这里,他的脸显得有点狰狞,大吼着道:“此战,乃是我大清之国战!而你们,就是我大清存亡之关键!趁着明军没有防备,就是死,也要死在明军的炮兵阵地上,就是死,也要把明军火炮毁了!出发!”

    </>

    < =”-: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