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68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新八一中文网—< r=”://..” r=”_b”>..</>﹃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喳!”五百满清骑卒动作整齐,单膝跪地一个马扎,齐声大吼。

    短短地一声回应中,带着怒意,带着不甘,也带着悲壮!

    没有人是傻子,这些都是满清的老兵,更是知道,哪怕明军刚到城下,立足未稳,可炮兵阵地乃是攻城之关键,明军绝对不会大意,必定有所防备。从城头上,似乎如今的炮兵阵地那,并没有重兵把守。可这些满清老兵却是知道,那些护卫炮兵阵地的明军,绝对是精锐!

    这次出城而战,就是决死一战!出了这个城门,还能回城的,基本上不会有。可为了大清的未来,为了大清之存亡,个人生死已经不重要!

    翻身上马,端正下头盔,再次检查武器装备,而后,五百骑卒,仰首挺胸,目不斜视,只是看着守门兵卒去打开城门。

    城头上的阿敏,看着这一切,心中也很是心疼。这是他手中能掌握的最为精锐的兵卒,如今,却是他亲自下令,要让他们去送死!要是有可能,他是真不想下这个命令的。

    可是,不当机立断,用最强兵力完成这雷霆一击,明军就绝对不可能再给第二次机会。为了大清的未来,不想牺牲这些精锐都不可能!

    这么想着,他看着五百骑卒开始控马前行,准备出城,心中又感觉对不起这些精锐。如果是以往,至少自己还能给他们敬上一杯践行酒,摔个杯子以壮声势什么的。可如今,在明军的连续破坏下,又怎么可能还有酒这种宝贵的东西。以水代酒也不是不行,可时间上又不允许。

    想到这里,阿敏忽然从心底涌起一股冲动,顿时就对城下的五百骑卒大声喊道:“以后逢年过节,本贝勒亲自给你们烧纸钱,敬好酒!”

    他的声音有点大,甚至可以说是吼着出来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五百骑卒闻声抬头看去,见主帅如此,同样一个个神情激动,每个人手握武器,没有回话,只是深深地注视了一眼主帅,而后收回目光,伏低了身子,双腿夹着马腹,驱马冲出了缓缓打开,却还没有完全打开的城门。

    阿敏立刻转身,快步走回外城墙,他要看着五百精锐地大清勇士,用他们的生命和热血,去毁掉明军的炮兵阵地,为大清的未来争取一丝生机!与此同时,他大声喝令道:“擂鼓助威,壮行!”

    他身边的亲卫听到,立刻传令,就在骑军冲出城门的那一刻,“咚咚咚”地战鼓声,十多面鼓同时被敲响,声势动天,声震如雷,直击战场上所有人的心底。

    城头上,其他军卒自然也看到了五百骑卒在城下的集结,他们也同样寄予最大的期望,希望大清最精锐的巴牙喇白甲兵能一如以往,给大清带来胜利!他们一个个敛声屏气,紧张地注视着即将发生在城外的战斗。听到那浑厚的战鼓声时,又一个个激动起来,热血沸腾,恨不得和那些骑军一起出城厮杀。

    而在城外,炮营属于新军,其指挥第一时间便看到打开的城门和露出踪迹的满清骑卒。听到震天的鼓声传来,他不但没有惊慌,反而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新军的训练,早就针对这种情况演练过多次,该怎么做,上至指挥,下至普通兵卒,心中都是一清二楚,根本无须主帅那边去下令。

    边上负责偏厢车的步卒,立刻推上偏厢车,车轱辘滚动,马上就在炮兵阵地之前十丈左右停下,互相之间有挂钩一连,眨眼间就是一道由偏厢车组成的障碍物。战马想要跃过这偏厢车,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止如此,在这偏厢车上,还有事先装填好的佛朗机炮,每一门母炮,都有七八个子铳在边上候着。专门操作佛朗机炮的炮兵就蹲上偏厢车,目光直视前方,静静地等待。

    在偏厢车的后侧,则是一排排地燧发枪兵,补在炮口的空隙上,平端着燧发枪,同样目视前方,在静静地等待。还有一群弓箭手,都是速射的好手,站在偏厢车的最外围警惕着。

    要论防守,中原王朝的手段,从来都是层出不穷,手段之多,能让蛮夷瞠目结舌。真正的火器防御阵地,只是一会的功夫,就快速无比地完成了集结。

    明军的火器,满清自然知道该怎么对付。他们的楯车,枪打不穿,箭射不进,多次在和明军的战斗中立下赫赫功劳。而在辽阳这样的军事重镇,自然也有常备楯车的。要是按照惯例,满清军队一般会出动楯车,在骑兵的掩护下发起冲阵。

    然而,这次的满清出城,是为了抢时间,抢在明军反应过来之前冲进炮兵阵地。如果用楯车的话,速度太慢,还没靠近炮兵阵地,恐怕四面八方的明军就会围过来了。也是这个原因,阿敏才派出了他手中仅有的骑军部队。

    城门离炮兵阵地并不远,五百满清骑军从一出城门,就立刻开始加速,用最快的速度把战马的速度提高到最大。以他们这些精锐的能力,自然是很轻松的。他们相信,他们只需一会的功夫,就能冲进明军炮兵阵地,就算是死,也能撞进炮兵营地。

    为此,建虏骑军的最前面,都是人马皆是重甲,能多抗一会明军的远程武器,撞进明军炮兵营地时,就算是死,也能靠重量撞死不少明狗。

    然而,他们才刚跑过一般,就发现眼前快速出现了一道木制城墙,一下把明军的炮兵阵地遮蔽在后面。他们想直接冲击明军的炮兵阵地,已经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一刻,这五百满清骑军,只要看到那道木制城墙的,几乎都是绝望了!

    战马速度已经提到最大,想停也停不下来,因为后面跟着同样高速奔跑的战马,所幸的是,这道木制城墙并不宽,只是刚好把炮兵阵地遮蔽了而已。

    领头的满清骑军头目一见,脑海中闪过阿敏的喊声:这是国战,关系大清之未来。大清能否有未来,在于辽阳能否守住,辽阳能否守住,在于是否能破坏明军的炮兵阵地!

    没有再犹豫,他立刻稍微牵动缰绳,控制战马跑过一道弧线,试图绕过木制城墙,继续向明军炮兵阵地发起决死冲击。

    应该是视线的原因,他没看到木制城墙后的具体情况,可辽阳城头上的阿敏,却基本上能看清楚。他也是打惯了仗的老手,只一看,就知道战事结果会如何了!这无关于大清五百勇士是否视死如归,无关这大清五百勇士是否勇武过人,因为,在明军如此布置之下,如此火力的配置之下,血肉之躯,就是渣渣而已!

    这个时候,鸣金收兵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阿敏就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只飞蛾,无畏地冲向了那个火坑。此时的他,心中痛苦万分,可他依旧不愿闭眼。这些大清儿郎都是好样的,他们为国捐躯的一幕,一定要深深地刻在脑海之中。

    这时候,阿敏忽然发现鼓声弱了下去,不复之前浑厚直击人心的雄壮。他明白,应该是身后的鼓手,同样看到了城外那飞蛾扑火一幕的原因。

    阿敏不知为何,忽然心中大怒,转身几步,走到身后一名鼓手面前,劈手躲过鼓槌,用尽平身力气,“咚咚咚”地敲了起来。大清勇士慷慨赴死,岂能无乐相伴!

    城头上的满清普通兵卒,看着城外的一幕,从期盼到绝望,最终又被重新震天响起来的鼓声所唤回了神,一个个紧紧握住手中的武器,睚眦欲裂却又无可奈何!

    同样听着辽阳城头传来的鼓声,看到满清骑军冲出城外。登莱巡抚卢象升稍微有点担心,转头看向新军师将时,被曹变蛟猜到他心中想法,就微笑中带着一点自傲道:“中丞大人放心,新军是最强的!”

    说完之后,他又转头和师监冯德华相视一笑,两人的脸上,都是自信中,带着一丝骄傲。皇上给足了新军充分的条件,各种演练有过多次,要这还能被满清冲上炮兵阵地,那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轰轰轰”地炮声,就在满清骑军露出侧翼的时候响起,硝烟腾空,装填了无数铅弹铁片的佛朗机炮闪出火光,大片的弹幕顿时就覆盖了前方。

    或者满清骑军的人马都着重甲,防御能力强悍,可在一门门佛朗机炮喷射出的弹雨覆盖下,那些重甲总有遮盖不到的地方,一时之间,随着炮声响起,整齐有序的满清骑军队列,就犹如成了一个个的破筛子,人仰马翻地,只是一轮射击,前面的满清骑军就十不存一。

    在所有火炮之中,佛朗机炮因为分子母铳,只要事先装填好子铳,它的再次发射速度是最快的。然而,在面对骑军的冲锋中,就算是佛朗机炮的速度,也显得有点慢了。

    然而,在这个间隙,燧发枪开火了,在这其中,甚至还有几杠抬枪。这时候的燧发枪,不求射击精度,一人射完,立刻把燧发枪往后一伸,就能换来一杆装填好的燧发枪,继续进行射击。

    与此同时,满清骑军前列因为人仰马翻,一时之间,堵塞了前方道路,后面的满清骑卒,不是被前面的人马尸体绊倒,就不得不降低马速进行避让。而这些,又刚好遇到了燧发枪的弹雨,在密集燧发枪的遮蔽之下,新一轮的佛郎机炮又再次开始了新一轮的炮击。

    虽然如此,所有的满清骑军并没有退缩,跟着前方同袍的方向,依旧悍不畏死地冲锋着,试图冲破弹雨,冲过阻扰,攻进离他们不远的明军炮兵阵地。

    然而,历史已经证明,只是血肉之躯的话,真没法阻挡火器的撕裂。几轮炮响之后,硝烟散去,明军阵地之前,躺满了一地的人马尸体。离明军炮兵阵地最近的满清骑军尸体,也还有三十多丈。自始至终,明军炮兵阵地上的炮手,仿佛就没看到眼前的这次短暂的战事,只是在为布置炮兵阵地而忙碌着。

    辽阳城头上,阿敏擂鼓的手垂下,手中的鼓槌掉入在地,眼中喊着热水,盯着城外那一大批血肉覆盖的区域。他能看到,还有受伤未死的大清勇士,没有哭喊嚎叫,只是用手爬着,努力地爬着,还想着要完成冲向明军炮兵阵地的任务。

    大清已经没有退路,所有大清勇士,必须为保卫大清而殊死奋战。城下战死的那些大清勇士知道这点,阿敏也同样知道这点。否则的话,他面对优势明军的时候,绝对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可如今,大清战败,就是亡国的命运,他就是想逃,又能逃到哪里去?这一刻,阿敏没有再想着大清的那个皇位,没有再想着如何去和皇太极斗。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唯有拼死一战而已!

    如此想着,他看着明军的木制城墙撤去,火炮阵地的红夷大炮正在布置完成,心中没有恐惧,反而是也有一股决然。

    大清崛起,有自己的血汗;如今大清能否保住,同样要用自己的血汗来护卫了吧!阿敏想着,再次咬牙彻齿地盯了眼明军的炮兵阵地,又盯了眼远处飘扬的“卢”字大旗。忽然脸上浮现出一丝狰狞,转身毫不犹豫地下了城墙,重新安排起防御策略。

    而城外的卢象升,看着远处的一场战事,波澜不惊地结束,心中也不得不佩服新军的厉害。新军的低级军官的素质,几乎比起东江军中一般将领还要厉害了!或者,这就是由军中监军教导军中识字,又能进初级武备堂学习后的结果吧!

    他正这么想着,忽然有明军夜不收飞驰而来,到了近前,滚鞍落马大声禀告道:“中丞大人,辽阳城前后派出两次信使,已经快马往沈阳方向而去!”

    听到这话,卢象升微微一笑道:“如此可也!围城,向陛下禀告!”

    </>

    < =”-: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