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7 皇帝发飙
    他这一骂,把底下这些阁臣各自的小算盘都骂得不敢打了。平台的气氛有点凝重,就连呼吸都不敢稍微大声。

    胡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看看火候差不多了,便缓和了点语气说道:“不管祖大寿是何种理由,此皆为大罪!然朕正在用人之际,他祖大寿要能认罪,悔过自新,并立下大功,朕可以不再追究。”

    韩爌等人一听,心中不由得无语。刚才还以为皇上不顾大局,真要任性追究祖大寿,要逼反他,没想这口气一转,其实也没有追究的意思,只是要有个台阶可下而已。

    他们这些人都是玩弄文字的高手,也很快明白过来,崇祯皇帝先怒后开恩之举,其实还是很厉害的。这传出去后,恐怕没有第二个武夫敢效仿。

    他们正想着,就听到崇祯皇帝的语气又转严厉了一点道:“如若他不知道好歹,枉顾君恩,不思精忠报国,朕就不信关宁军中,个个都会从贼,朕有的是治他的手段!”

    关宁军的后勤就掌握在朝廷手中,只要断了供应,要么兵溃,要么造反,要么投靠建虏,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路可走。

    这三条路,或者可以隐隐以此要挟下朝廷,却没人敢在走投无路之前就走这样的路。

    究其原因,是已有先例。就明朝来说,英宗时期皇帝被抓,蒙古鞑子的大军携大胜之威兵临京师城下,比起眼下还要危急,可最后还不是分崩离析,而大明却延续国运至今。

    这样的道理,人人都懂。可真要这么做,却是要有过人的胆识,能承担万一的后果。这些文臣中,没人有这个胆识。就算以前的崇祯,也没这个魄力,但胡广有!(胡广的独白:我也是被逼的,完不成任务要被抹杀啊!)

    “叮,成就值+1,来自首辅韩爌!”

    “叮,成就值+1,来自次辅李标!”

    “叮,成就值+1,来自阁臣钱龙锡!”

    “叮,成就值+1,来自阁臣成基命!”

    “叮,成就值+1,来自阁臣周延儒!”

    聊天群左下角位置:成就值+31。胡广一见,有点懵了,连忙在脑海中问系统道:“系统,怎么才给一点成就值,你出bug了?”

    “系统提示:同一人从第二次开始的贡献值一律只能奖励1点。”

    “系统,你这不讲理啊!这样一来,优秀的人岂不是很吃亏?”胡广不甘心地争辩道。

    “规则如此,不能更改!”

    “你妹!”胡广骂了一句,知道拿这个死脑筋的程序没办法,从脑海中退出来,注意力集中到眼前。

    对于关宁军的事儿,基调已经定好了。就处罚为首的祖大寿,但他要是能及时认罪,并立功赎罪的话,可以宽恕。

    胡广整理了下思路,又严肃而痛心地说道:“建虏肆虐京畿之地,所过之处,生灵涂炭,朕心甚忧!卿等可有良策,给建虏一个教训,及早驱出京畿之地,甚至把建虏消灭在关内?”

    一听这话,这些阁臣顿时愣住了。之前他们中还有人在担心京师不保的,谁知皇上竟然要求还要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进一步,要给建虏一个教训,甚至还想消灭建虏在关内,这岂不是白日做梦么,疯了才会这么想!

    一想到这,他们马上想起之前宫里传出来的话。顿时都吃了一惊,该不会是皇上真失心疯了吧?

    不管是作为首辅的韩爌,还是想一心夺回首辅位置的次辅李标,震惊于心中的想法,一个个不敢出声。

    “怎么,一个个都哑巴了?”胡广的脸沉了下来,冷声喝问道。

    这一下,众人之首的韩爌不得不开口了:“陛下,建虏势大,不可轻举妄动啊!”

    “臣亦以为然,陛下连日操劳,龙体已是欠安,当好生静养为好!”钱龙锡也连忙跟进劝道。

    周延儒也怕了,万一皇上疯了干出疯狂的事来,后果不堪设想,便也赶紧附议道:“陛下安心静养龙体,等关宁军归,勤王大军云集,那时再商讨此事,才是万全之策!”

    李标等人虽然没出声,却都抬头看着崇祯皇帝,眼神中也是赞同之意。

    胡广听了,有点不解,打量了下他们,忽然回过神来,该不会是他们已经知道早上在宫里发生的事情了吧?

    你妹的,一个个都在朕身边安排了眼线,真当朕是好欺负的?胡广怒了,不过他没马上发飙,只是喝问道:“敢情朕说话没人听了是吧?要不要朕再说一次?”

    皇帝坚持,作为臣子的就没折了,一个个担心的同时,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首辅身上。

    韩爌无法,只好奏道:“陛下,此事当召兵部尚书和总督京师勤王兵马的满总兵问之为上策!”

    “传!”胡广言简意赅,语气很不满意。

    之后,他看着底下跪着的这些阁臣,也没打算让他们起来。太让人失望了,没一个能让自己满意,就跪着好好反省吧!

    就在等候的时候,有通政司送来奏章。胡广随手翻了几本。因为融合了原崇祯皇帝的灵魂,因此他对古代竖版繁体无标点的奏章看着也没什么不习惯,看来看去,不是这个说缺饷,就是那个说缺粮,又或者报京师难民冻死多少人……反正没一件是好事。

    忽然,胡广总算看到一本奏章,脸上露出了笑容,特意从那一堆奏章中拿出来放到一边。这让那些偷偷观察的阁臣一个个很纳闷,不知道那本奏章是谁的,又说了什么,竟然会让皇上露出笑容?

    就这样,一直等到了总兵满桂和兵部尚书申用懋入内。

    兵部尚书原为王洽,因为兵事刚被下狱,兵部左侍郎申用懋接任兵部尚书。

    此时申用懋虽有边才之名,却已是七十岁的年龄,面对如今的危局,心有余而力不足,闻皇帝召对,心中很是惶恐。

    倒是满桂有点与众不同,有点符合胡广印象中武将的形象。个子大概就一米七五,不算高。长得很壮实,满脸胡子,大步走路,赳赳武夫的样子。

    两人进来后,看到一众阁臣都跪在那里,都有点吃惊,连忙给崇祯皇帝见礼。

    于是,崇祯皇帝又把前面说的话重新说了一边后道:“卿等可有良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