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8 皇帝发疯
    这话一出,申用懋吓得腿一软,连忙跪倒在诸位阁臣后面奏道:“陛下,此事千万慎之,万一图谋不成,后果不堪设想啊!”

    得,他的这个说法和之前的说法差不多,让这些内阁辅臣都暗中松了口气。申用懋可是知兵事的,他都这么说了,你皇帝小小年纪,又没像太祖太宗一般领过军,总该听进去了吧?

    胡广不理他,转头盯着下面唯一的武将。

    满桂是从小兵干起,累积军功一步步地升到了如今总兵的位置上,性格耿直,和文官的冲突没少过。如今见皇帝要自己发表看法,他也当即一跪,声音洪亮地回答道:“陛下,眼下形势,末将以为,惟等勤王军云集,汰弱留强,统一号令,方可与建虏一战!”

    言外之意,也不外乎眼下应该是没法子的。

    要说面对建虏,敢打敢拼的人,要是满桂论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了。如今他都这么说,让这些文臣都松了口气。

    一般情况下,只要是正常一点的人,听到文武大臣都持反对意见,估计也会同意了。

    可胡广不是一般人啊,他有被抹杀的压力,又岂能这么算了,眉头一皱后,他又再问道:“建虏在外每多肆虐一天,我大明百姓便会多苦一天,要是建虏满载劫掠财物,从容而归,他日必然会再度入侵。日后重建,不管兵事民生,朝廷的压力必然会更大。朕决心已下,必须给建虏一个重击不可!”

    陛下连战后之事都考虑到了,真是深谋远虑!满桂想着,便再次大声奏道:“只要有机会,末将愿为陛下死战!”

    “叮,成就值+3,来自总兵满桂!”

    “叮,成就值+4,来自兵部尚书申用懋!”

    “叮,成就值+1,来自首辅韩爌!”

    “叮,成就值+1,来自次辅李标!”

    “叮,成就值+1,来自阁臣钱龙锡!”

    “叮,成就值+1,来自阁臣成基命!”

    “叮,成就值+1,来自阁臣周延儒!”

    聊天群左下角位置:成就值+43。胡广一见大喜,离再加人进聊天群不远了!嗯,没事,很快就会有的!

    他这么想着,便点头赞道:“满卿赤胆忠心,朕心甚慰!”

    说完之后,胡广觉得有点不对劲,满卿?满清?这有点别扭啊!

    韩爌等人却有点不屑,心中暗自鄙夷。哼,一介武夫而已。不过他们对崇祯皇帝刚才说得话也有点暗自吃惊,内心真对这少年天子有点刮目相看了。

    在这之前,皇上还只是头疼治头,脚疼治脚,从来没像今天般竟然考虑到了战后之事。看来皇上是越来越精明,以后日子怕是要难过了!

    胡广心情好了点,便让底下这些人都平身了。而后,他看着满桂问道:“要是朕把城外的勤王军调离,能吸引建虏前来攻打京师,用人命来填城墙么?”

    这话一出口,啊哟喂,年老的几个文臣吓得腿一软,重新跪倒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地,急忙劝谏道:“陛下,不可,万万不可啊!”

    胡广压根不理他们,还是盯着满桂道:“回答朕!”

    韩爌听了,知道自己这些人的劝谏没用,便转头盯着满桂道:“此事关系重大,慎言!”

    “嗯?”胡广一听,顿时发飙了,“朕在问话,你个老东西插什么嘴,你眼里还有朕么?”

    韩爌一听,额头的汗都流出来,不过仍然倔强地说道:“老臣身为大明首辅,遇重大事项有提醒之责。”

    “陛下对朝廷重臣如此口出粗言,有违礼制,何以为天下表率?臣深忧之,望陛下慎言!”钱龙锡立刻露出忠臣样,犯言直谏道。

    次辅李标心中暗自欢喜,你韩爌为皇上所恶,离下台的日子不远了。不过表面上,遇到这种事情,他作为文臣,也得有所表示才行:“首辅年事已高,却还操心国事,陛下粗言,恐寒其心,亦令天下文武百官寒心,望陛下慎言!”

    成基命和周延儒也跟着一前一后,训起皇帝来。这种事情,传出去后是博名声的好机会,身为文臣,要是不趁机表现一下,就真是太对不起这个机会了。

    要是一般皇帝的话,在这样的情况下,迫不得已肯定要认错了。就算是当初的嘉靖皇帝,也有过如此遭遇。

    但是,胡广却是一声冷哼,压根不理他们,大声吩咐道:“来啊,传东厂提督曹化淳。”

    曹化淳陪了皇帝一夜,这天亮后,在崇祯皇帝休息后,他也去休息了,如今不在身边。

    韩爌等人一听,却并不害怕。一则曹化淳和文臣的关系一向不错;二则,就刚才这事,皇上竟然要让东厂参与进来,只怕闹得越大,回头皇帝就越难下台。

    也罢,既然皇帝不听劝,已有不好掌控的苗头,就趁机让他落个教训。趁这个机会,让皇上明白,就算他是大明皇帝,也不能为所欲为的!

    满桂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有点目瞪口呆了。他一个武夫,压根不知道这个情况该怎么办,只好傻在那里。

    不一会,曹化淳便匆匆赶到。

    韩爌等人见了,一个个昂着头,一副不畏惧强权,大义凛然的姿态。看得曹化淳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广见他到了,便严肃交代道:“今早御书房之事,朕怀疑有里通外者,给朕严查,到底是谁结交近侍,给朕查个清楚!”

    一听这话,这些文臣一个个都傻眼了,没想到崇祯皇帝竟然来这么一手。结交近侍,如果明面提出来说,这可是重罪。可大明除了洪武永乐两朝之外,高官们多多少少都有结交近侍的习惯,否则不了解宫里的情况,工作都不会顺心。

    曹化淳也傻了,没想到皇帝叫自己来竟然是为了这事。这种事怎么处理?要真查了,估计这些阁臣一个都跑不了。大明朝几百年来,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啊!

    胡广看到他们一个个都傻眼了,便知道他们有点怕了,心中得意,便又开口说道:“算了,朕这边还有要事,恐要用到东厂,你且站一边听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