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 定策
    “可建虏未必只围城两三个月啊!”钱龙锡马上回答道,底气显得有点不足,主要是怕惹毛了崇祯皇帝,拿他先开刀。

    胡广没有发火,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此事一会再议。”

    说完之后,他转向周延儒道:“刚才那事,应该能得一笔银钱,朕再让户部凑一凑,另外再从内库拨十万两,当够应付一阵了吧?”

    说完之后,他从御桌上拿起一封奏章道:“礼部尚书温卿知朝廷困境,自愿捐出俸禄以尽微薄之力,朕心甚慰。朕亦由此得到启发,京师富户甚多,如今危急时刻,谁若能捐资共渡难关,朕会记得的。此事不强求,全凭自愿!”

    历史上,温体仁这个捐俸禄的举动,怕也是赢得原来那崇祯皇帝的好感,一如此时赢得胡广的好感一般。

    周延儒哑然,皇帝带头出钱,要是还敢纠结此事,怕是会逼得陛下再出狠招。这么想着,他便不敢再说。

    胡广转头看向成基命道:“刑部尚书乔卿已有献策戒严巡城之法,效果不错。朕再令锦衣卫巡视全城,凡有不听犯事者,一律从严处置。如此,成阁老觉得可以否?”

    他的话完了之后,平台上静悄悄地,竟然非常安静了。

    胡广却有点纳闷了,自己出了这么多招数,竟然没有收获成就值,难道是表现太优秀,以至于他们都麻木了?

    想归想,还有事情没说完,他又转头看向曹化淳道:“往昔东厂行事,乃借用锦衣校尉。朕想过了,今后东厂自成一体,不再从锦衣卫借人。至于人员来源,就以此次京师保卫战中表现优秀者中选之,如何?”

    一听这话,曹化淳刚才还懵了的状态,顿时转为大喜。这么一来的话,东厂就有了正式编制,势力必将大涨。他连忙躬身回奏道:“奴婢谨遵上谕!”

    这个是皇帝私事,他爱怎么搞,外臣都没法插嘴。只是这些阁臣想到以后东厂将有更多的人手,更大的势力监视着他们,不由得后背发毛。

    不过有一点他们比较欣慰,皇帝本来就没钱,这要另立东厂的话,经费就是个问题!这事儿能不能成,倒还是个未知数。

    周延儒忽然发现,皇上这么一招下来,似乎比起银子,更能稳定军心,很不错的一招。

    “叮,成就值+1,来自阁臣周延儒!”

    聊天群左下角,成就值:50。胡广见了,暗叹一声,果然是连续表现太优秀也不行,都让他们麻木了,这么久才能收获一点成就值。如今总算是可以再加一人了,有点期待能加进来什么人?

    他心中想着,转头看向钱龙锡,接着说道:“朕得到消息,建虏缺粮,已到了行军打猎补充部分军粮的地步。”

    这话一出口,顿时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虽然这些文臣一个个都不怎么懂兵事,可好歹博览群书,学赵括般来个纸上谈兵的能力还是有的。后勤之重要,他们自然也有认识。

    “陛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此事当真?”李标久未开口,此时连忙确认道。

    周延儒也是惊讶之际,跟着问道:“陛下,这消息从何而来?”

    崇祯皇帝还没说话,满桂已经兴奋地大声说道:“建虏远道而来,按他们的习性,肯定不会携带多少军粮,全靠劫掠而已。陛下此言,末将觉得可能性很大!”

    建虏的人数越多,其后勤就越困难。哪怕是就地劫掠,要供应全军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时候,申用懋这个素有“边才”之称的文官就显出与众不同来了。只见他皱着眉头道:“陛下,建虏势大,只需攻城略地,就能获得补给。”

    他这么一说,韩爌也想起来了,连忙奏道:“陛下,通州运河已是结冰,这时间怕是人马皆能上得了冰面,建虏如若劫得漕运之粮,怕也够用了!”

    之前的时候,通州运河已经结冰,妨碍了船只通行,但人马踏足冰面,还是比较危险的。可此时已是十二月份,天气已足够寒冷,那漕粮就危险了。

    在原本的历史上,再过几天后,建虏就是偷袭获取了这些漕粮,才结束了需要打猎补充军粮的日子。

    胡广一听,立刻严肃了脸点头道:“朕亦知之。故朕不再期望漕粮之安全,以防万一,朕决定放火烧之!”

    “陛下,万万不可啊!这漕粮要是被烧,明年漕粮再到之前,京师必然会粮荒啊!”韩爌身为首辅,连忙劝谏道。

    胡广一听,立刻反问道:“卿能保证漕粮安全,不落建虏之手?”

    这一反问,顿时问得韩爌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了。其他几个阁臣原本想说,也被问得不敢说了。

    火烧漕粮之事,事后肯定会被人诟病。没有大魄力,就算史书称颂的孙承宗坐镇通州,也肯定能看出这个风险,却不敢放火烧之,甚至都未有谏言,由此可见此事关系重大。也就胡广有被抹杀的压力,才有这个魄力来烧粮了。

    胡广马上转头看向申用懋,严肃地说道:“京师之策,同样推广京畿之地所有城池。全城上下,务必齐心协力一致抵抗,敢有投降者,朕一律诛其九族,无关假降真降!可只要能挡住建虏攻城,朝廷官员,一律越级提拔,全城百姓,免税三年!”

    说到这里,他带着一丝狠意道:“朕要让建虏在京畿之地,每咬一口,都崩坏他的一口牙,看建虏能啃下几个城池!如此寒冬腊月,朕付出大代价坚壁清野,一定要给建虏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他下次想要进关时,得好好掂量掂量才行!”

    建虏就是强盗,要是进来抢了一次东西,赚大了,下次就肯定千方百计还想来抢;但要是让他来抢的时候,撞得头破血流,做了个亏本买卖,下次还想再抢的时候,肯定就会掂量掂量看是不是值得了!

    胡广说完之后,扫视一圈下面这些臣子,看到有几个人想说话,便再次厉声重申道:“朕决心已下,诸卿务必帮朕查漏补缺,完善此策,敢有反对,或者破坏的,朕决不轻饶,告老还乡都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