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 内阁的反扑
    圣旨一道道地拟出来,胡广一一过目,要是不满意,立刻要求重写。忙到中午时分,才算写完几道圣旨。

    胡广这幅*连日操劳,昨夜还是通宵,虽然年轻,可积累起来的劳累也不是假的。这到了中午时分,肚子就“咕咕”地叫了。

    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吃饱喝足,身体健康才有革命……当皇帝的本钱。胡广心中想着,当即拍拍屁股走人。

    “恭送陛下!”首辅韩爌为首的大臣们纷纷躬身行礼。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叮,成就值+1,来自首辅韩爌!”

    “叮,成就值+1,来自次辅李标!”

    “叮,成就值+1,来自阁臣钱龙锡!”

    “叮,成就值+1,来自阁臣成基命!”

    “叮,成就值+1,来自阁臣周延儒!”

    “叮,成就值+1,来自兵部尚书申用懋!”

    胡广正走着,听到连绵悦耳的“叮叮”声,看到聊天群左下角,成就值:56,不由得龙颜大悦。

    不过他没想到,这还没完,系统的提示音马上又接着响起。

    “叮,成就值+5,来自太监曹化淳!”

    “叮,成就值+1,来自宦官小李子!”

    “叮,成就值+1,来自宦官小胡子!”

    “叮,成就值+1,来自宫女秋月!”

    “叮,成就值+1,来自宫女春香!”

    “……”

    胡广连忙看了眼聊天群左下角,发现成就值最终停在了76。敢情是这次在平台伺候的这些宦官宫女都震惊自己的表现了。

    一想到这,胡广不由得后悔万分,早知道这样的话,排场应该搞大一些,站他个十来百八个宦官宫女,每个人就算给一点成就值,都有上百了,真是失策!

    胡广一边总结着经验教训,一边有点遗憾地去用午膳了。

    而在这边,文臣们谁也没理武将满桂,在首辅韩爌的带领下,默默地回到文渊阁。谁也没有心思用膳,都在回想着崇祯皇帝的一言一行。那些书办等内阁其他人员看出不对,一个个不敢出声,尽量减少存在感。

    良久,安静的内阁中,忽然响起一声长叹。众人看去,却发现是首辅韩爌仿佛老了很多,在叹了口气后,伸手去拿毛笔。

    钱龙锡一见,连忙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大步走过去关切地问道:“您这是?”

    韩爌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不知道传递什么,似乎意气消沉地说道:“匹夫老矣,精力不济,老夫这就写个辞呈,打算告老还乡!”

    一听这话,内阁内不管职位大小,全都一脸震惊地看过去。

    次辅李标的脸色更是变了几变,忽然站起来对那些书办喝斥道:“你们都出去!”

    这种情况下,是个人都知道有什么内幕。不过就算有熊熊八卦之心,也没人敢留着,连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忙应声而出。

    等这些人一走,李标马上走到韩爌前面,一脸真挚地说道:“首辅言重了,内阁离不开您啊!”

    他虽然觊觎首辅位置,可刚才崇祯皇帝做了一系列震惊朝堂的决策,作为内阁辅臣,肯定会受到来自文武百官、皇亲勋贵的压力。特别是内阁首辅,更是首当其冲。好歹让韩爌先当了替罪羊,挡了这波后,再上位不迟。因此,他第一时间出声挽留。

    他这想法,对于老于世故的韩爌来说,又如何不知。他之所以要现在告老还乡,就是知道自己应该是首辅位置不保,那何必背这个锅。你李标不是想要这个位置么,就让给你便是了。

    这里就属三十七岁,刚刚入阁的周延儒最嫩,他虽然也希望压在他上面的这些阁臣一个个都滚蛋,可此时乃是非常时期,他心中一点底都没,因此这时候是不想这些大佬走人的。

    他听出韩爌话里的意思,应该是对皇上骂他老匹夫那话耿耿于怀,因此连忙跟着劝道:“陛下也是无心之过,还请首辅无须介意,以国事为重,共渡难关!”

    他刚说完,就见钱龙锡的身体忽然晃了晃,而后手扶额头似乎头晕的样子,一下吸引了别人的目光。

    “钱阁老,您怎么了?”周延儒就在他边上,连忙关心地问道。

    钱龙锡稍微等了会,才缓缓回答道:“老夫身体不适,一直强忍着。只是刚才……”

    他说到这里,停了停,一脸遗憾地道:“老了啊,看来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行了。”

    说着,他缓缓转到自己座位上去,也要写点什么,显然是要告假了。

    成基命在一边看着,心中不由得很是鄙夷。这些内阁成员中,就数他最大,七十一了,可他都没说老朽不堪用,就见有两人要用这个理由来告假或者告老还乡。

    其实,他心里明白得很,早上皇上的决策,特别是让有功名的那部分也要参与守城,否则就交钱交粮,势必会得罪太多人。韩爌和钱龙锡已经在担心因为袁崇焕一事被牵连,又怎么可能再去得罪更多的人。

    他们这么以退为进,皇上那边不好过,另外一人也会难过了。他这么想着,就把目光转向了次辅。

    果然,李标见韩爌和钱龙锡不听劝,在动笔了,不由得叹气一声道:“皇上还是太年轻,一时冲动,却让股肱之臣灰心不已。此等事情,标拼着被责罚,也要上书为首辅讨个说法。否则,也无颜于次辅之位。”

    成基命见了,心中冷笑。他也不出声,就静观其变。要是一下子空出三个阁臣,皇上那边肯定为难了。

    也罢,皇上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变得如此咄咄逼人,大有乾坤独断之态。他们这么做,让皇帝明白一些道理也是好的。

    再说曹化淳默默地跟在崇祯皇帝的身后,往后宫走去。有了更多考虑的时间,让他内心有点慌。

    崇祯皇帝给他下达的任务很重,而且明确说了,这事要办不好的话,不要说秉笔太监和东厂提督的职位不能保,就是性命都可能会没。可这事实在不好办,如果一声不吭就埋头去做了,很可能会把事情办糟,且自己独自承受文臣武将、皇亲勋贵的压力也有点大,怎么办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