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23 暗潮涌动
    “啊…礼部尚书…你…你是礼部尚书?”高应元有点失态,惊讶地再次确认道。

    他不敢相信,一直和自己聊天的这人,竟然是大明的礼部尚书!如果不是这奇怪的聊天群,估计这辈子不要说什么礼部尚书了,就是礼部尚书的管家,自己也没资格见上一见。

    “呵呵,老夫一直不想表明身份,就是不想吓到你。”温体仁听了似乎很享受这反应,当即笑着道,“你我竟然能如此奇特的聊天,也算是一场缘分。你无需如此惊讶,就当老夫乃一普通长辈即可!”

    “真得么?这真是太好了!”高应元激动了。

    胡广已经完成和系统的沟通,一直在默默地听着。此时他心中无语,暗道你个高应元,我比温体仁牛逼多了,他只是我的一个打工仔好吧,用得着如此激动么?我之前早就表明身份了,你丫得却不信,真是有眼无珠!

    得了,现在不能暴露身份,就看着温体仁这厮在默默地装逼吧!等回头我凑够500成就值,再来震撼一把你们!

    他想到这里,便把这事抛到脑后,开始考虑高应元提供的这个信息。

    鳌拜要扮成一名中级武官的家丁混进京师来,这绝对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是想里应外合,就凭这么几个人显然是不够看,那他是想干什么呢?

    明天应该就能到京师,明天京师会有很多事情啊!明天……

    胡广默默地想着,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几件事情联系起来,心中顿时有了主意。他也不再听温体仁在那装逼,点了离线退了出来,而后大声吩咐道:“传御马监掌印太监高时月。”

    御马监和司礼监是明代内廷中最有权势的两个衙门,其中御马监掌腾骧左、右卫,武骧左、右卫四卫及勇士营,区别于其他属于亲军指挥使司的上直卫。

    没过多久,高时月便匆匆赶到。胡广一番交代,让他惊惧不已,想要劝谏,又被胡广下了严令,无奈只好下去准备。

    胡广做完这些事情,仰望夜空,心中叹道:“明天事情好多,爱妃,原谅朕不能抱抱睡了!”

    然而,他是休息了,可还有很多人却没有休息。

    一队五城兵马司衙门的军卒举着灯笼在街上巡视,寒风呼啸,冰冷刺骨,使得这些军卒走路没有一点精气神,个个把手卷在袖子里抱着长枪,有点散漫地走着。

    “这种鬼天气,还会有人不好好在家待着,老子第一个不信!”一名军卒走着走着便抱怨道。

    另外一名军卒听了,也附和道:“对啊,要不,我们去那边拐角躲一会,这天他娘地也太冷了!”

    领头的小旗一听,有点意动,正想说什么呢,忽然看到前方有灯笼被风吹得晃动,隐约可见有顶轿子,正往这边靠近。

    “他娘的,真有人吃饱了撑的!”小旗骂了一句,而后一挥手道,“走,瞧瞧去,兴许还能有点小钱!”

    一听这话,这队军卒的精神总算好了点,连忙随着小旗快步走过去。人还未到,有名军卒就大声呼喝道:“站住,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报上名来,可有通行证?”

    如今这个时候,京师还在戒严期间,这还是晚上,出行必须要取得通行证才行,否则立刻抓入大牢。

    没想到对面一人忽然开骂道:“瞎了你的狗眼,看看我家大人是谁?”

    这些军卒一听,底气一下便没了,这么嚣张,肯定是不能得罪的人物。

    没过一会,看到这顶轿子远去,一名军卒发牢骚道:“如今这种时候,能有御史什么事儿,竟然冒着严寒上街,正是脑子被门夹了!”

    “少说几句,咱惹不起!要是得罪了他们,一本本折子递上去,咱指挥使都能换人信不信?”

    “都察院就是个疯子窝!”一名军卒小声地下了这个结论后,总算结束了抱怨,继续心不甘情不愿地巡视。

    可是,他们只是巡视了两条街的时间,竟然遇到了三个监察御史,一个伯爵,两个侯爵。

    “他娘的,今天邪门了,这些大人物这是怎么了?”一名军卒想不通了。

    听到这话,小旗似乎想起什么道:“今个白天我们休息,所以不知道。我在交接的时候,似乎听说厂卫有大动作,只是没人敢管,不清楚到底有什么事情!”

    “什么,厂卫竟然又出来了?”一名军卒听了很是好奇,“不是说了无事不得出禁门么?”

    “那肯定是有事了哦!”另外一名军卒说话间多了丝幸灾乐祸,“难怪这些当官的紧张成这样,嘿嘿!”

    小旗听了笑笑,听说皇上原本还想用厂卫,后来不知是哪位大人对皇上说厂卫离开京师,或会为祸地方,谎言欺君而不可知,因此只限定在了京师,最后甚至说动皇上把厂卫禁足了。没想到如今又开始活动,不过这不管自个事。

    他想到这里,心情不知为何,似乎好了点道:“不要乱说,小心隔墙有耳,再坚持一个时辰,就回家抱婆娘去吧!”

    时间慢慢地过去,终于迎来了黎明。虽然天气依旧很冷,寒风依旧在呼啸,可东边的天空,已经露出了一丝太阳光。看来,这天会是一个晴天。

    胡广一觉睡醒,只觉精力充沛,不由得感慨一声,年轻真是好啊!

    他正待按昨晚想得来时,司礼监随堂太监王承恩捧着一叠奏章出现了。

    不知为何,胡广一看到王承恩,就感觉不是好事。不过基于王承恩在历史上的表现,加上又不是他干坏事,因此也没什么气恼,反而心情比较不错地问道:“可有何事?”

    “陛下,都察院几乎所有在京御史皆有本上奏,人数之多,内阁不敢耽搁,说群情汹汹,须得陛下及早御览!”王承恩说话很小心,似乎有点担心。

    胡广就知道不是好事,内阁不敢担责,或者是报复自己一下解除了首辅、次辅等三个辅臣,索性不想办事了。得,今天老子就让你们都滚蛋,重新组建内阁!

    想到这里,看着那一叠奏章,胡广明白,看来司礼监这边也不敢留着,这么快便急急地送过来,肯定是个烫手山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