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26 通州乱局
    几乎与此同时,保定巡抚解经传却回到了衙门后院,正待补觉好好休息一下时,忽然就听见一阵惊慌声由远及近传了过来:“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解经传听了,吓得一激灵,这次的事情是关系到他的前程,做好了前程远大,做不好很可能脑袋搬家。

    他一把推开暖床的侍妾,一边急急地穿衣裳,一边大声喝斥道:“慌什么,什么事?”

    “老爷,建虏……建虏大军来了!”禀报的家丁惊慌地禀告道。

    “噗通”一声,只见解经传吓得一屁股坐地上,而后犹如疯了般站起来,也不顾官服没穿好,就大步往外走,同时喊道:“快,快传,关闭城门,整军备战!”

    这一次,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城头上。眼前看到的情形让他松了口气,前往张家湾的人流,犹如无数慌乱无序的蚂蚁,还是在抢运漕粮。大部分还在往张家湾拥,只有少部分人已经肩背手扛了漕粮往回跑。

    远处,有撒出去的骑军正往这边在狂奔,此时正由一点带面地受到影响,连带其他方向的骑军也都往城池这边跑。至于建虏的影子,还没看到。

    那些总兵们,如黑云龙、麻登云等人估计也才得到禀告,正匆匆赶来城头,聚集到保定巡抚身边。

    解经传看了一圈,当即喝问道:“怎么城门还没关?建虏呢,建虏大军有多少?”

    “……”没人能答,有的只是一头雾水般地沉默。

    过了好一会,负责这段城头的参将才出声回禀道:“回中丞,城里城外全是人,城门根本关不上!”

    “还愣着干什么,锣声示警,烧漕粮,让城外军卒速速回营,靠城结阵!”解经传发飙了。

    “铛铛铛”地声音响起,让城外的人流瞬间一停,环目四顾后,忽然不约而同地全都往通州城拥了回来,同时伴随着更大范围的哭爹喊娘声,更多的人被践踏,可是谁也没法管谁!

    没过一会,逃回来的骑军越来越多,可他们也都进不了城,只得靠近城墙这边聚集。

    城头上的解经传虽在这寒冬日子,却是额头冒汗,让人问这些骑军有关建虏大军的情况。却发现没一个人能说上具体的情况,不是说有很多,就是说看到部分骑军先跑,他们便跟着跑了。

    解经传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他在一线,多少都了解这些兵痞的尿性。

    就在这时,张家湾漕粮那边,一股浓烟升起,显然是已开始放火烧粮了。

    而在远处,逃回的骑军越来越多,都玩命般地往回跑。在最后骑军的身后,终于出现了建虏的影子,正在肆无忌惮地收割逃在最后的明军骑卒。

    这一下,解经传就彻底慌了,连忙下令道:“快,快关城门!”

    “中丞,现在全是人往城里拥,根本关不上!”参将满头是汗地禀告道。

    城门外,确实全是人,不但有百姓,甚至按计划,原本是要回城外军营的那些勤王军也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昏了头,纷纷往城里拥。密密麻麻地人,要是能关上城门,那才叫怪了!

    解经传那额头的汗简直是在往下滴了,要是建虏顺势攻城,那就肯定完了!

    他慌了,连忙大声咆哮般地命令道:“快喊,让他们别进城了!”

    而后,他又转过头,向那些总兵命令道:“快,让你们的家丁重新集结,务必在城门关闭之前阻止建虏靠近!”

    “中丞,骑军刚撤回,士气已丧,且之前就各不统属,无法应战啊!”黑云龙当即叫苦道。

    他说得确实是实情,其他总兵也跟着嚷嚷,表示没办法阻止城外那些家丁骑军去迎敌。

    “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建虏趁机攻城么?通州城破,你我难逃一死!”解经传发飙了,“不要忘记,皇上刚下过圣旨,不管真降假降,一律杀无赦!”

    他们这些人,都从圣旨中感觉到了皇帝的决心,知道这事怕是不会说着玩。心急之下,麻登云忽然抱拳禀告道:“中丞大人,如今唯有切断人流才能关闭城门了!”

    解经传一听,稍微楞了下,转头看看城门外蜂拥而入的人群,忽然明白过来他的建议是什么。

    这种事情,要是平时被政敌得知,绝对会上奏攻击,可此时两相权衡取其轻,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

    “善,此事由你去办,速去,务必在一刻钟内关闭城门!”解经传的面容有点狰狞,大声下令道。

    麻登云没想这差事落到了自己头上,正想推辞时,发现解经传那看着他的目光似乎要吃人,无奈之下只好抱拳领命道:“末将遵命!”

    没过一会,通州城头,在城门上方,用于守城的滚木礌石忽然落下,底下毫无防备的人流顿时被砸得哭爹喊娘,死伤一片,人流为之断开,城门最终得以关闭。

    很快,城外的人流回过神来,知道他们进不了城了,那哭喊声,顿时声震几十里,所有人都绝望地疯了,要么四散而逃,要么围着城池,想尽量靠近城下。在这慌乱中,不知道多少人践踏而死。

    城头上,解经传等人却松了口气,总算是把城门关上了。到此时,他们才又抬头观察远处的建虏。

    可这一见之下,就算是平时没和建虏交过手的保定巡抚,也瞧出一些蹊跷来了。他马上转身看向身边的那些总兵,满面怒容,大声咆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说曹化淳得到皇上允许,便立刻禀告道:“陛下,奴婢回来时,在午门看到已经聚集了不少御史,还有一些六部的官员,似乎还在说什么皇上要是留中,他们就再谏,很是喧闹……”

    听到这里,胡广便已听明白了。怕是这些御史能猜到自己的处理方式是留中,就想着在午门外效仿当年嘉靖年间的大礼仪之争,准备集体跪谏。这些文官,在那个时候是以领到廷杖为荣,一个个好像视死如归一般,那么强势的嘉靖皇帝,都被他们搞得头疼得很!

    “你不用说了,朕知道怎么回事了!”胡广脸色忽然变得有点狰狞,“敢跟朕来一套,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