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33 山海关
    祖大寿正讲在要紧的地方,听到外面的动静,不由得很是生气,大声喝问道:“何事喧哗?”

    一名亲卫快步进入大堂,脸上有点惊慌,大声禀告道:“大帅,城头来报,是朝廷来人……”

    一听朝廷这么快就派人过来,祖大寿那脸色顿时一喜,这说明朝廷缺关宁军不得啊!他不假思索地吩咐道:“不管,晾他一阵再说!”

    “这……不好吧?”何可纲一听,马上皱着眉头站出来说道。

    其他将领则是脸色不一,不过都没说话,看着关宁军中最有份量的两人,等他们做出决定。

    祖大寿听了,眉头稍微一皱,而后看着何可纲马上说道:“你听本官的,此时必须要稳住,晾他一晾,让他们心急一下,如此等再见之时,我等有诉求也容易听进去了!”

    一听这话,大多数将领便连连点头,纷纷劝起何可纲来。

    “何大人,此事就听大帅的吧,绝不会错!”

    “对,大帅说得有理,听大帅的!朝廷那班鸟人,就该晾他一晾!”

    “……”

    何可纲见他们都不同意他的意见,便有点怀疑他的坚持是否是对的了!

    等到此时,大堂内才稍微安静了点。那名亲卫一直涨红了脸,几次想说话都没机会,此时抓住机会,连忙禀告道:“大帅,朝廷来人是孙阁老,已经进城了!”

    他这话一落,顿时激得祖大寿一个激灵,从座位上一下站了起来,连声确认道:“你说什么,孙阁老,哪个孙阁老?”

    其实他们都知道,除了孙承宗,还会有谁!

    因此,不等那亲卫回答,祖大寿便对那些将领说道:“看,皇上肯定是急了,特意派了孙阁老过来。你们听本帅的,一定要稳住,懂么?朝廷不同意我们的要求,赦免我们的罪过,就不要松口,明白么?”

    没等那些将领答复,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洪亮的苍老声音:“明白什么?”

    一听这熟悉的声音,祖大寿等人便知道是孙阁老到了。他们有点惊讶于孙阁老来得这么快,连忙想迎出去,可此时,孙承宗却已大步走了进来。

    祖大寿领头,纷纷抱拳单膝跪下道:“拜见阁老!”

    孙承宗隐隐出汗,扫视了他们一眼,没说一句话,大步走向堂上正位,而后才厉声喝斥道:“看看你们都干了什么好事,是谁给了你们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自逃回山海关?”

    要是别的使者过来的话,在关宁军的窝里,说不定没这个胆子这么喝斥关宁军的高级将领。可孙承宗却没有这个顾忌,就犹如长辈在训晚辈一般。

    这些将领都很老实,没一个人敢顶撞。只见祖大寿转过身来的同时,暗中使了眼色给其他人,同时挤出笑容道:“阁老,怎么是您来了?”

    孙承宗对于他的嬉皮笑脸视而不见,还是很严肃,似乎还有点恨铁不成钢地道:“老夫要是不来,就怕你会做出不可挽回的蠢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看孙承宗不似以往般宽容,祖大寿心中有点没底了,连忙说道:“哪能呢,我祖大寿一颗忠君为国之心,阁老会不知道么!”

    “亏你还有脸说忠君为国,有你这样的忠君为国么?”孙承宗沉着脸反驳,见祖大寿似乎想辩解,便加重了语气打断道,“不管任何理由,从京师脱逃回山海关,就是大罪,你不懂么?”

    其他将领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原本告诉自己要稳住的心思开始动摇了。不过如今大帅挡着,他们倒还能坚持。

    相对他们,祖大寿的底气却还是足的。当初之所以从京师撤离,也是因为有京中大佬有暗示。如今还是孙阁老这么快赶来,就说明京师非常需要自己这支关宁军。有此依仗,又有何怕之有!

    他正待说什么时,却见孙承宗从袖子里取出一份折子道:“有上谕!”

    祖大寿一听,心中一喜,不是正式圣旨形式,看来皇上还是怕万一事情闹僵就不好收拾,有点忌惮关宁军。这上谕中肯定是好言安慰自己,让自己再领军去勤王。

    他这么想着,便和其他将领一起,重新跪下倾听。

    孙承宗扫视了他们一眼,便开始念了起来。

    这些将领包括祖大寿,不听还好,一听之下顿时大感意外,背上的汗就出来了。

    他们谁也没想到,皇上竟然把他们严厉斥责了一顿,而后念在以往功劳上,允祖大寿归孙承宗指挥,有戴罪立功的机会。可要是此次战事中没有夺城复土之功,就得数罪并罚。

    这上谕上,皇上丝毫没有顾忌关宁军,也没有表露出一丝要关宁军回去勤王护驾的意思。这些,都大大出了他们的意料。

    孙承宗念完之后,盯着祖大寿问道:“你可知罪?”

    老领导来了,就是想有小心思都不可能。祖大寿也不是真得要干啥,连忙低头认罪。其他将领见了,自然也跟着认罪了。

    孙承宗见了,算是松了口气,当即让祖大寿等人写份奏章说明原委并请罪。

    祖大寿知道孙承宗是为他们好,自然一一照办。等这些事情完结之后,祖大寿有点好奇地问道:“关宁军不回京师,皇上那边怎么办?”

    “你现在才考虑皇上怎么办?”孙承宗顿时又气得吹胡子瞪眼,也不想再跟他废话,又掏出一个折子给他看。

    这个折子里面记得就是胡广定下的坚壁清野和示敌以弱让建虏攻打京师的阳谋,看得祖大寿那牛眼瞪得大大地,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些字。

    良久,他把折子转给身边的何可纲,犹不能相信地问孙承宗道:“皇上……皇上真有如此大的魄力?该不会被谁说了下一时冲动而已吧?”

    “被谁说?”孙承宗有点恨声地反问了一句道,“这是皇上自己定下的计策!”

    “啊……”祖大寿顿时说不出话来了,这样的皇帝,和他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就好像完全换了个人似的!如果一开始就认清是这样的皇上,那就是再有小心思,再被别人鼓动也会去做那等事情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