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41 沽名钓誉
    跪在最前面的自然是内阁剩下的几个,他们捡起看了后,默默地传给身后的人,就这样一个个地往下传。

    忽然,有一人小声嘀咕道:“这些贱人,就会沽名钓誉!”

    这时候,周围除了北风呼啸,战马响鼻之外,几乎没有声音。因此这嘀咕声虽然小,却还是不少人听到了。

    好巧不巧,胡广也听到了,他之前压抑着的脾气顿时爆发了:“是谁?给朕出来!”

    安静,非常地安静,也没人动!

    胡广一见目光很冷,转头看向高时月,意思很明白。

    高时月他们可以说眼观四方,耳听八方,自然知道是谁说话。马上有两名内侍翻身下马,快步进入跪地人群中,拖出一人按于皇帝马前。

    胡广从原本崇祯皇帝的记忆中,认出这人是杨武侯薛濂,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此时已是脸色惨白。

    “呵呵,沽名钓誉!”胡广笑着,可脸上却没有一点笑意,“名册上可有你的名字?”

    “没……没有!”薛濂似乎要哭了,结结巴巴地说道。

    胡广一听,立刻厉声喝道:“朕下得旨意,是不是也是沽名钓誉?就你高风亮节,所以不屑捐助是不是?”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这人知道自己闯下大祸,连忙求饶道。

    周延儒跪在前面,低着头,心中不屑:“皇上正在气头上,却如此没有眼力,真是自寻死路!”

    其他文臣也差不多和他一个想法,没人出声,都只是默默地低着头。这种事儿,就算心里这么想,也不能当着皇上的面说出来的!

    此时的胡广,又岂会饶他,当即下旨道:“夺了他的爵位,抄家,所得算他捐助,另,去怡红院服侍沽名钓誉者十年,要干活不卖力,再阉了!”

    帝王的一句话,能让一个家瞬间从云端落下十八层地狱。不过胡广没有一丝内疚,像这样的人,还成为大明侯爵,真是笑话!这样的人,连ji女都比他好百倍!

    他不知道,这薛濂在原本的历史上,因为是有名的天性暴戾,好鞭挞平民,掠夺钱财而被李自成军队追赃助饷打死。如果他知道这些的话,估计会直接阉了再说了。

    处理了薛濂后,胡广的怒气稍微发泄了些,便一挥手道:“都平身吧!”

    在五城兵马司军卒那边的难民,都很好奇地看着这边。要一般的情况下,别说皇帝了,就是这里普通一名大明官员,他们都不可能见到。如今却见到皇帝为了他们,正在训斥那些大明高官,不由得心中有点畅快的同时,都暗暗地感激自己遇到了一个好皇帝。

    胡广此时没空管系统提示声,一手指着难民那边,冷声对这些人说道:“卿等都去转一圈再回来!”

    他这一声令下,内阁领头,便往那边而去。首先见到的,便是躺了一地的尸体,足足有一百多人,以老弱居多,冻僵了的脸上,还有着对生的渴望。

    不管在哪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朝代,人命至少在名义上,都是要郑重对待的。发生了命案,那都是大事。如今在皇帝面前,就已经躺着因为饥寒交迫而死的一百多人,这种情景是很震撼的。

    还活着的难民,如同乞丐一般的穿着,几千人汇聚起来,也同样很是震撼。一个个部堂高官、皇亲勋贵走在难民的中间,形成了一道奇怪的风景线。

    等这些官员都走了一圈,重新回到胡广面前站定时,胡广又冷声开口道:“一个月前,就开始陆续死人了,而且每日里死人还越来越多,如果朕不是刚好经过,接下来的日子简直不可想象。或者这么多难民死绝了,朕最多在皇宫里看到奏疏上轻描淡写地用一句话带过了吧?”

    没人说话,也没人抬头,一个个低头挨训。

    “这还是在京师城内,那外面的难民呢?你们不要告诉朕,说这里最惨吧?”

    胡广说着话,两眼冷视在场的每个官员,“整个辽东沦陷,多少大明百姓受苦受难,能想出来么?除了兵灾,还有北方旱灾和南方水涝的灾民又是如何妥善安置的?朕很怀疑!朕由不得不想,我大明百姓已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听到这里,所有臣子全都跪倒在地,齐声回应道:“臣等无能!”

    胡广看着他们每个人,深吸一口气,尽量平复下心情后冷声问道:“说吧,怎么安置这些难民?卿等贵为大明高级官员,皇亲勋贵,难道还不如怡红院的姑娘们么?”

    这些人一听,便明白皇上是要他们也都捐钱。这一下,这些人低着头,左右查看同僚,一时没人回答。

    最终,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跪在最前面的那些人身上。

    内阁老臣成基命没法,只好先开口奏道:“臣愿捐银四十两,粮十石。”

    “臣亦愿捐银三十九两,粮十石。”内阁辅臣周延儒跟在后面接着道。

    有他们两人开口在先,其他人都纷纷跟着开口。只是所报之数,皆依次递减。

    胡广面无表情地听着,不言不语,看不出他到底心中怎么想的。等到他们都说完之后,他才冷冷地道:“呵呵,都很慷慨么!”

    没人会觉得皇帝是在夸奖他们,成基命看到那份捐助名册时,便已料到自己报得这个数,会让皇帝不满,不过他早有对策,当即奏道:“陛下,非臣不愿,实臣尽力矣。”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来,似乎理直气壮地继续奏道:“我大明官员,正一品的年俸禄为10石,从九品官员则只有60石,这还只是纸面而已。朝廷所发俸禄,皆有折色,或用丝绢、棉布、胡椒、苏木等折算,实际价值远达不到所定俸禄。”

    他所说的意思,就是说工资就这么一点而已。这还没完,就听他继续讲道:“可太祖所定各衙门官吏之数,如今已远不足处理各项杂事,不得已,皆由臣等出资另行雇员用之。臣等出多入少,几无余财,所捐之数,却已尽力,天地可鉴!”

    如果是从小长在宫中的崇祯皇帝,说不定会被他糊弄。毕竟他所说的这些,从官面上来说,确实如此,听着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