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46 你我皆演员
    鳌拜脸色一沉,厉声喝道:“还未进城就怕成这样,信不信先杀了你,免得坏我大事!”

    韩五一边迅速重新上马,一边露出讨好地语气解释道:“主子息怒,小人昨夜轮值半宿,刚才太困才跌落马下,实非害怕!”

    陈二也跟着求情道:“韩五一向胆大,绝不会要进京师而害怕的!”

    鳌拜扫视了他们两人一眼,那眼神中明显带着一丝不屑,哼了一声后,便没再理会。

    韩五一见,松了口气。等众人都回过头去时,才瞧了高应元一眼,眼神中好像在说,都是你害的!

    高应元却没心没肺地一笑回应,虽然没说话,却让了解他的韩五和陈二明白了他的意思:瞧,俺说得没错吧,这回该相信了吧!

    韩五和陈二互相看了一眼,又同时看向高应元,微不可查地点了下头,算是同意了。

    以他们两人的精明,一旦明白高应元所说乃是真的,就根本不需要考虑了。不过有一点他们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高应元能联系上明国重要人物,甚至能得到大明皇帝亲自接见的承诺?

    此时之后,一行人到了京师城下,自有都司和那生员前去和城头交涉。

    没过多久,城门打开,一队军卒涌出,缴了他们的武器和马匹,押着他们上了城头。

    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战战兢兢,不知道自己能否过了这一关。唯独高应元等三人心中有底,幸亏有陈二、韩五看着,否则高应元这货绝对会雄赳赳气昂昂了。

    另外还有一人也没怎么怕,只是表面和大部分人一样,他就是鳌拜。他要是害怕的话,就不会自动请缨而来了。此时的他,假装惶恐中,不时偷眼环视,把看到的都记在眼里。

    到了城头上,鳌拜稍微楞了下,只见城头上有两人似乎正在争执,只是因为他们的到来才暂停而已。其中一人,鳌拜在辽东战场上远远看到过,就是明国战将满桂。

    如果说明朝将领中,能让他们女真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只有这满桂了。只有他敢于和女真野战,打仗就如同疯子一般。

    满桂嘴巴一张,真要说话时,另外一人,穿着绯袍官府的一名面白无须者,尖细地嗓子先喝道:“那奴酋派你们来求和了?”

    那名都司闻声,连忙点头,双手奉上一封书信道:“末将只是被逼传达书信。”

    满桂一听,当即厉声大喝道:“孬种,我辈武人,当战死疆场,被建虏俘虏了还替他们办事,呸!”

    都司吓了一跳,腿一软便跪了下去。可此时他身边的那名生员却毫不畏惧,立刻回应道:“我等虽一时失察,却丝毫没有坏了气节,誓死不降,奴酋被我等感动,直赞有苏武之风,因此甘心求和,愿止戈收兵,马放南山,还天下一个太平。为天下苍生计,我等才传此书信,一切由陛下定夺!”

    “呵呵,笑话,真是牙尖嘴利之徒!”满桂闻声,气极而笑道。

    另外这名太监正是李凤翔,他好像有点听不下去,一挥手让人从那都司手中拿到了书信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而后露出欢喜之色道:“好,你们立了大功,都起来随咱家去午门候着,咱家即刻进宫,把这好消息禀告给陛下!”

    “不行!”满桂一听,当即阻拦道,“只凭这些人一面之词,不可信。奴酋精明,我知道得一清二楚。我怀疑这些人,很可能是奸细!”

    都司等人一听,都吓得面无血色。那生员正要说什么时,李凤翔却发怒了:“你一武夫而已,头脑简单,你懂什么!咱家是京营提督,你管不了咱家!”

    “陛下让我总领城防,你只是协助于我,这里由我说了算。”满桂也发怒了,大声说道,“来啊,把他们押入大牢,来日再审!”

    李凤翔一听,气得脸色都白了,当即哼了一声道:“一介武夫!你等着,咱家先把这信给陛下送去!”

    说完之后,他便带着人匆匆下了城头。

    在这期间,鳌拜一直没有说话,只是不时偷瞧城防。看了一会后,心中便不由得嗤之以鼻。

    在那名生员的抗议声中,满桂一挥手,便有一伙军卒上前,押着他们下了城头,押往城内大牢。

    一路上,鳌拜还是不着痕迹地四处看着。只见街上虽有戒严,却不甚严,不时有人匆匆而过,但那些巡防军卒却也不管。

    令他们意外的是,带着尖头番帽的东厂番子竟然四处乱窜,不管什么样的府邸,都有蹿入吆喝,好像是要抄家的样子。

    很多府邸似乎很有势力,不时和东厂番子吵闹,搞得这城内很乱的样子,让这些人很是意外。

    只见鳌拜向陈二使了个眼色,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汉话虽然听得懂,却说得不好,很容易让人猜出是外族人。也因此,才要带着几个汉人奴才,而他自己则是装哑巴。

    陈二心领神会,当即装出好奇的样子问押送他们的军卒道:“这位大哥,这些人犯事了还冲撞东厂番子,怎么这么大胆?”

    “能犯什么事?东厂番子只是登记造册而已!”那名军卒也扭头在看热闹,闻声随口说道。

    另外一名军卒听了,有点幸灾乐祸地插嘴道:“皇上说了,卫护京师,匹夫有责,就算当官有功名又如何,嘿嘿!”

    陈二一听,扭头看了鳌拜一眼,正想再问时,却见领头总旗回首怒喝道:“不得说话!”

    鳌拜不以为意,目光盯着那些闹腾的府门处,眼珠子乱转。不经意间,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之色。

    当他们一路走去,看到这种情况不是一起两起时,鳌拜更是欣喜,只是人在险地,努力压抑着心情不敢表露出来而已。

    在他们被押入大牢时,胡广才刚回到皇宫,卸下那金盔金甲。他心中不由得很是感慨,这盔甲虽然穿着威风,吸引人眼球,可穿了半天,这身体还是有点酸疼!

    看来,不管做任何事,哪怕是装逼下,也是有代价的啊!要不要回头让他们做个纸糊的?反正皇帝又不可能真得上阵厮杀!

    他正在考虑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时,宦官通报说李凤翔求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