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64 明末党争,果然名不虚传
    至于刑部大牢这边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胡广在醒来后的第一时间登陆聊天群,便已了解到了事情的发展过程,无需另外人再行禀告了。

    等到李凤翔说完,胡广不由得赞道:“很好,你和满卿处理得不错,朕知道了!”

    李凤翔一听,满心欢喜,连忙谦虚道:“此乃陛下料事如神,奴婢和满总兵只是做了该做之事!”

    胡广听了点点头,而后想起昨晚的事,不由得微皱着眉头,心中有点感慨。

    这皇帝要是循规蹈矩地做着,还真是难做事啊!自己这两天当皇帝的经历,想要做点事情,就会有一堆人来反对扯皮。就瞧昨晚上,建虏大军还在京畿之地时,不少人就在忙着搞事了。

    今日早朝,自己之前定下的议程,乃是让他们为财税之事建言献策。但如今看来,怕是事情一大堆。真正能在财税上有所建言的,也不知道有几个人。

    明末党争,果然名不虚传啊!

    胡广这么想着,进入了聊天群。看看成就值是543。不过此时他没心思去加人,看到高应元和刘王氏都有留言,他便先切换去了工作组中。

    “陛下,俺们在路上遇到了通州溃败的明军,里面有不少建虏内应。他们认得鳌拜,打了招呼后,鳌拜已带了我们去找金国大汗了。”

    “俺二哥说了,千万不要放那些溃兵进京师,建虏老搞这一套。先混进了内应,下午肯定会来打京师。”

    胡广一听这个消息非常重要,当即说了声知道了,而后意识脱离聊天群,立刻看向一边侍立的李凤翔道:“立刻前去通知满卿,有部分通州溃兵往京师而来,里面混有不少的建虏内应。”

    李凤翔一听,心中惊讶。通州来溃兵,还夹杂着建虏内应,皇上这是能掐会算?

    说实话,他是不相信的。可此时皇帝已经下令,就算是戏言,他也得当真,认真去做才行。

    因此,他连忙表现出吃惊的样子,当即领命退出。

    胡广看着他走了,才重新进入聊天群,去了初等组中,点开刘王氏的留言来听。

    “普渡众生,建虏好像要开始攻城了,大家都很慌。孩子他爹也一宿没回来,这可怎么办?”

    战事临近,刘王氏又慌了起来。胡广明白她的心情,当即开解道:“这时候不要想多了,只要记住,不要让建虏攻上城头,和他们拼了,其他事情不要多想!”

    他这话刚说完,刘王氏没反应,如花却开口了,声音中似乎带了点疲倦,不过更多的是惊讶:“小和尚,你真神了!京师昨晚竟然那么乱。奴家告诉小姐妹们,结果今日一早都被她们夸得不好意思了!”

    还没等胡广有反应,她又马上担心地说道:“要是建虏打过来,京师还这么乱,会不会有事啊?”

    “不要怕,不会有事的。”胡广一听,便毫不犹豫地说道。

    “呵呵!”马富贵那让人厌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呵老娘的洗脚水要不要!”胡广没说话,如花已经毛了,心中对这个盐商之子可谓厌恶到了极点,“昨晚你不是要吃屎的么?怎么样……”

    胡广没那闲心和马富贵这种人斗嘴,不过三番两次地被他插嘴闹事,多少还是有点郁闷的,当即问系统道:“系统,我是宿主,对于群里的人就没有一点惩治的权限么?”

    目前已知的权限,就是让群里的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来触发是拉人还是踢人。这种局限太大,比如遇到马富贵这样的人,就很被动。

    “宿主,请努力提升聊天群人数,更多功能等宿主体验。”

    得,问了也白问!胡广想着,便从聊天群中退了出来,集中心思准备自己的第一次大朝会。

    “铛铛铛”地鸣钟声响起,胡广根据崇祯皇帝的记忆,便知道文武百官此时应该列队从午门那边的左、右掖门进入了。

    接下来,文武官员在金水桥南按照品级站好队伍。“啪啪”地鸣鞭声响起后,按序过桥,文官在左,武将在右,到奉天门丹陛之前,在御道两边相对而立。

    没多久,胡广驾到就座,“啪啪”地鸣鞭声再次响起。一名鸿胪寺官员大声拖着长音大喊道:“入班……”

    胡广冷眼看着底下上千文武官员,只见他们走进御道,面向自己,行一拜三磕头之礼。人数多了,倒也有点壮观。

    不过他知道,这些只是礼节而已。别看他们在拜,其实心中还不知道在算计什么。等一会看看,有几个人的心思是正的。

    等一切过程走完,胡广冷着脸,缓缓地说道:“朕昨日已说过,今日之大朝议,是为国库空虚之事,望诸卿建言献策。户部尚书何在?”

    文官之中走出一人来到御前回道:“臣在!”

    胡广看着他,严肃地说道:“将如今朝廷之财政现况,给诸卿讲讲!”

    “臣遵旨!”毕自严领旨,而后转身面对底下的文武百官,大声地说道:“崇祯元年,年赋税收入中真正能送到京师,归户部掌管为396万4200两银子,之后因拖欠每况愈下,如今已不足380万两。”

    “崇祯元年支出达525万2500两,亏空将近129万两白银。后因关宁军军饷支出增加,如今每年亏空已不止150万两……”

    毕自严说完之后退下,胡广扫视着底下的文武百官,冷着脸大声说道:“其实就算把户部每年的全部支出都用于军饷,也远不足支付!”

    说着,他转头一示意,边上候着的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德化跨前几步,拿出一份奏章开始大声念了起来:“陕西巡抚上奏:临巩边饷缺至七、八年,数至三十余万;靖卤边堡缺四年、六年不等;固镇京运自万历四十七年至崇祯二年,共欠银十九万九千余两。各军始犹典衣卖箭,今则鬻子出妻;始犹沿街乞食,今则离伍潜逃,始犹沙中偶语,今则公然噪喊矣。”

    他念完退下,崇祯皇帝看了眼户部尚书毕自严,而后大声道:“就算是军饷支付最多之关宁军,亦有拖欠军饷之事。辽东巡抚毕自肃还为此殉国,可见一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