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98 此乃何物
    城头箭楼里,胡广情绪也略微高昂,对一脸激动地满桂说道:“朕提醒你一个事情,此次京师保卫战的目的,乃是尽可能多的杀伤攻城建虏,而不只是守住京师,这点,卿要做到心里有数,明白么?”

    “末将明白!”满桂此时很有信心,毕竟皇帝已经给他做好了各种方面的事情,守住城池乃是最基本的了。

    胡广听了点点头道:“山海关那边,祖大寿已领关宁最精锐万余前往救援昌黎,而昌黎那边建虏又以蒙古诸部为主,胜败在这一两日内将会有消息,你以为结果如何?”

    满桂一听,仔细一考虑,立刻回答道:“回陛下,只要祖大寿下了决心,必不会输!”

    他之前也是一直待在关宁,目前京师中,是为了解昌黎敌我双方实力第一人,他的答案应该最为可靠。

    胡广听了,露出微笑道:“朕料祖大寿不敢不用心,因此,昌黎之战至少不会败。如此,当消息传到这边,建虏可能会生退意,卿能明白朕的意思么?”

    满桂又不傻,稍微一想奴酋收到昌黎战事结果的消息后,基本能猜出建虏会如何行动,因此,他再次大声保证道:“末将在这两日内,只要建虏敢攻城,定会大量杀伤建虏!”

    就在这时,高时月派回宫中的宦官回来了,望远镜随之呈现到了御前。

    胡广接过这个单筒望远镜,很简单,很古老的样式,他稍微一看,便用望远镜转头看向远处建虏大营。

    这望远镜大概也就四五倍的样子,还要闭着一只眼睛看,效果一般般吧。

    胡广看了一会,有点奇怪地把望远镜递给满桂道:“此物就留给卿了,多少能观察地更仔细点。满卿来看看,建虏一般是这个时辰吃饭的么?”

    建虏大营内升起无数炊烟,显然是在烧火做饭了,这个不用望远镜也一样能瞧得到。满桂转头看见,立刻向胡广禀告道:“回陛下,建虏这是想吃饱饭攻城,战事会比预估的提前了。”

    “原来是这样!”胡广点点头。

    城里早就做好了防守的准备,因此建虏提前不提前,其实并无所谓。不管是满桂,还是胡广,都没有为此惊慌。

    这时才刚烧火做饭,离建虏出战还有不少的时间,因此满桂也没有立刻劝谏皇帝离开。他双手接过望远镜,学着胡广的样子,拿过来往眼前凑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而后满脸惊讶地转头看向胡广道:“陛下,此乃何物,竟然如此神奇?”

    在当时,望远镜对大明百姓来说,确实是神奇之物,以至于西洋人拿这个进贡给皇帝,还写了《望镜说》来给自己扬名。

    但这东西,对于后世人来说,只要上过中学,这玩意的原理就肯定一清二楚,因此胡广一脸不在意地道:“也没什么神奇,无非是利用凸透镜的原理而已。这个望远镜倍数也不高,看得也不够远,朕回头让人造一些出来,配发给军中使用吧!”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满桂听得两眼睁得大大地,先是一脸惊讶,而后全部转化为钦佩,高兴地说道:“这真是太好了,陛下真乃神人也!”

    他这个直性子的武夫,都难得当面拍起皇帝的马屁,由此可见,他是真心在意这望远镜。

    李凤翔和高时月等人听到,这还了得,你满桂都拍马屁了,我等岂能落后,也连忙跟进道:“陛下,真乃神人也!奴婢佩服得五体投地!”

    胡广听得嘴角微撇,这有啥了不起的?他忽然想起一事,便问满桂道:“满卿,你是不识字?”

    一听这话,满桂顿时有点尴尬了,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想挠后脑勺,却发现头上戴着头盔,便又放下手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回陛下,末将一直在打仗,没有机会读书识字!”

    满桂不是世家出身,从小兵一路积功杀到如今的官职,不识字其实也在情理之中。其实不止是他,明末很多武将,除了世家出身之外,如吴三桂这样的,其他一般都不识字。

    胡广听了略微一沉吟道:“满卿这话就不对了,只要你真心想学,读书识字的时间,挤挤还是有的。卿的本事要想再进一步,读书识字是免不了的,既然你们不操心,回头朕给你们安排。”

    “……”满桂听得无语,自己这一把年纪了,还要再去读书识字?不过他能听出来,皇帝这是真心为自己好,便马上谢恩。

    “好了,朕就不耽搁你指挥作战了。”胡广转头看了眼城外之后,回过头对满桂说道,“朕一如之前,就在内墙箭楼上,看着将士们杀敌,为将士们擂鼓助威!”

    满桂一听,想了下后奏道:“陛下,如若建虏有火炮或者大型投石机的话,还请龙体为重,内墙箭楼也并不安全!”

    “这不用你说,朕知道。”胡广说完,便摆驾内墙箭楼去了。

    满桂在送走胡广之后,立刻传令,建虏即将来攻,皇上在内墙箭楼看着,亲自擂鼓助威,谁若敢怠慢军情,必严惩之!

    一听这个军令,原本士气就高的军卒们,顿时都兴奋地不行。试想一下,历朝以来,有那支军队会有这样的待遇,能得皇帝亲自擂鼓助威!

    在内墙箭楼上,一面面的战鼓被找来安置好,一个个臂长腰宽的宦官双手拿着鼓槌站好那,就等着战事一起便擂鼓助威。

    什么,胡广没有拿鼓槌?这是皇帝好不好,宦官擂鼓,皇帝在边上看着,这就是皇帝亲自擂鼓助威了!

    此时的胡广,意识进入聊天群,看到了刘王氏有留言,便点开了听。

    “普渡众生,城头上已经打起来了,城墙西面,还有南面都是建虏,比以前几次多了至少一倍。”

    “普渡众生,县尊传令下来,让民妇等有点力气的女人也得去抬伤员,给他们包扎了。”

    就这么两条信息,大概在半小时之前留言,之后就再没有了,很显然,应该是昌黎战事激烈,刘王氏已经顾不得留言,一直在忙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