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39 引导
    这酒楼中果然有不少人不知道的,一听之下都倒吸了口冷气。

    不一会,很快有人反应过来,马上叫好道“杀得好!”

    “话不能这么说吧!”也有人低声反驳道,“就算袁督师,也罪不至死吧……”

    这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到一个酒壶飞了过去,他连忙住口躲避,那酒壶落空,掉到了地上发出“哐当”一声。

    “你干什么,为什么用酒壶砸我?”

    “老子不但要砸你,还要打你!”刚才扔酒壶那人满面怒容,挪开凳子就准备冲过去。于是,酒楼又乱了一阵,在旁人的劝解下好不容易才重归平静。

    “要不是那袁蛮子,建虏会杀到京师来?不是说五年平辽么?他娘的,老子恨不得扒他的皮,吃了他的肉!”

    “对,没有活剐了他真是便宜他了。你家人遇难,我家人也是,我就不信了,这次建虏入关,京师有多少人家没有遭殃的!”

    他这话一说,顿时引来一阵赞同。概因古代这些人一辈子基本上活动在几百里范围算是顶天了。京师中的百姓,有亲戚朋友的,也基本在京畿之地。建虏这一入侵,几乎大部分人都伤到了也不奇怪。

    “那厮跑得快,否则不打死他!”刚才这人还怒气未消,“搞不好就是袁蛮子的什么人!”

    “好了好了,消消气。”他的同桌劝解道,“不管怎么样,皇上都已经替我们报仇了,砍了袁蛮子,也大败了建虏。”

    “对对对,皇上这次可是有大魄力,竟然遣开京师城外的勤王军,让建虏折了不少人在城下。”

    这几个一说起皇上的事情来,顿时酒楼里的人把刚才的冲突忘到了脑后跟,纷纷说起大明天子的事情来。

    “你们知道么,皇上金口玉言,说要建大明忠烈堂。知道什么是大明忠烈堂么?”有个大汉声音洪亮,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什么忠烈堂?”

    “我知道,我来说,我家……”

    大汉一听,顿时加大嗓门,打断了他们的话道“就是所有为大明而死的,都可以进这大明忠烈堂,和太庙差不多,与国同存,永享我大明朝的香火!”

    因为戒严的原因,大部分人并不清楚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因此这大汉这么一说,顿时引来一片惊讶的议论声。

    “……”

    “之前的京师保卫战,我家邻居姨丈的姐夫的隔壁他家堂兄弟,就立了功被皇上亲自召见,特旨不用等到战后论功,已经进东厂成为一名威风凛凛的番子了,你们不知道,那身穿戴……”

    “啊,这事原来是真得啊!东厂真得要收很多人?”

    “那还有假!”

    “……”

    忽然,角落里另外有一个汉子用力拍手,吸引了酒楼里的人注意后,大声说道“有一件事,你们肯定不知道。”

    “什么事?”刚才那名大汉马上问道,吸引着所有人都关注他们两人的对话。

    “皇上下旨鸿胪寺派使者出使各藩国,要

    i style=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推荐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他们朝贡粮食。”大汉说到这里,一脸感慨道,“皇上是力排众议,不顾大臣反对,不怕丢面子,就为了咱们大明百姓能有一口饭吃。说大明百姓乃皇上之子民,朝臣之同胞,朝廷的重中之重,就是要解决大明百姓的问题,让大明百姓能吃饱穿暖,能安居乐业!”

    他的话音落了之后,酒楼沉寂了下来。良久后,一人感慨道“我就一平头老百姓,我都好面子,但皇上为了咱大明百姓能有口饭吃,都主动要求藩国进贡粮食,呀!”

    “皇上好啊!我刚经过那片难民区的时候,就没看到死人!你们看看眼下这寒冬腊月的,这要换了往常,都是一车一车地往外拉的!”

    “是啊,皇上心里装着咱老百姓啊!”

    “……”

    当酒楼里的这些人,一边喝着酒,一边感慨地说起皇帝最新的一系列朝政,感慨有一个好皇帝时,先前爆料的两名汉子在不知不觉中悄然结账走了。

    这样的事情,也在很多其他酒楼饭馆等人群聚集的地方发生。不约而同地,都有爆料人把普通人不可能这么快得知的消息传了出来。

    天色将近傍晚时,左都御史曹于汴闭着眼睛躺在一把太师椅上,或者是有地龙的原因,屋子里暖暖地。不过虽然舒服,可他却还是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想什么难解的问题。

    忽然,门外传来稍微有点急促地脚步声,到了门口后低声禀告道“老爷,我回来了!”

    “进来吧!”曹于汴挥挥手,声音不大地说道。

    对着大门的地方有一道屏风,在开门关门地一会功夫,能有效地挡住寒气,并不会冻到屋里的人。

    未等来人开口,曹于汴依旧闭着眼睛,似乎很有把握地问道“是不是又没见着面?”

    “老爷明鉴,不要说温大人了,连那门房都不露面,只是隔着门让人回去,说有什么事情上朝再说。”这人,也就是曹管家有点愤愤不平地说道,“很多人都不死心,一直等在府门口,那队都快排街尾去了。”

    “老夫就知道会这样!”曹于汴还是闭着眼睛,缓缓地说道,“这温体仁就这德性,以前也不是没有打过交道。那就这样吧!”

    曹管家知道,老爷说这话的意思,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想到这里,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更凑近曹于汴一点,而后低声说道“老爷,我这趟出去,刚好听到了一个消息,算是能真正抓住温体仁把柄的。”

    “哦,何事?”曹于汴一听,那老眼一下睁开,冒着精光,根本不像个七老八十的老头。而是像一头打瞌睡的狼,忽然闻到了肉味一般。

    曹管家就知道老爷会有这反应,连忙上前,低声开始咬耳朵。

    “嗯,就这事?”曹于汴听完似乎有点不满意,“以前东南那些已经用这个借口弹劾过他,可有效果?”

    “老爷,这次不同,这次是真的!”曹管家连忙辩解道,“我已经派人去了,只要许以重金,就那种女子,肯定不会有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