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45 利用资源
    胡广听得眉头一皱,而后马上问道“就只有蒙古部族的军队,其他的呢?”

    “什么?”高应元有点没反应过来,好一会才回答道,“哦,那个皇太极和代善的人马都没见,包括包衣汉军也没看到。”

    “有消息再禀告于朕。”胡广吩咐了一句,有点纳闷建虏主力去哪里了?

    他猜不出来,便从聊天群中退了出来,又重新开始为钱粮发愁。

    不知愁到何时,胡广还是想不出来钱的办法,忽然有点怒了,自己好歹是来自后世,怎么会没有一点办法呢?

    一想到后世,胡广忽然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对啊!怎么就忘记这茬了!

    于是,他再也坐不住,当即下旨召见京师中有名气的泥瓦匠。

    这道旨意一出,顿时引得朝野上下关注。不过他们并不知道皇上这是什么意思,还只是在揣摩瞎猜阶段。

    偏殿内,胡广看着底下一大群中老年的泥瓦匠,看他们的穿着,似乎参差不齐,有一看就很得体的冬装,也有七拼八凑起来过冬的衣服,当然也有一看就是平时舍不得穿,这次是匆忙翻出来穿的衣服。

    各自人生的经历也刻在他们的脸上,和他们的着装相匹配。不过此时见到胡广出来,都一个个低头跪地山呼万岁。

    胡广让他们平身,而后和蔼地说道“朕之所以把你们召集过来,是有一个问题想考考你们。谁给出的答案能让朕满意,朕除金银赏赐外,另外还亲笔御赐一块‘泥瓦匠老师傅’的牌匾。”

    “……”偏殿内先是一阵沉默,而后不少人的眼里开始冒光。

    皇上亲笔御赐“泥瓦匠老师傅”?这要是回家一亮,多光宗耀祖啊!相比起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立刻就忽略了什么金银赏赐。

    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其实各行各业,只要是人的行当,就都会争个高下,就算是泥瓦匠,也不例外。

    于是,偏殿内沉默了一会后,一个胡子花白的老汉忍不住在人群中问道“陛下,草民不识字,还能答题么?”

    这个问题具有普遍性,顿时引得不少人纷纷点头。当然,也有一些衣着光鲜的泥瓦匠则露出一丝不屑。

    胡广也没要求他出列说,估计要是出列的话反而没有那个勇气说话了,因此就直接回答道“可以,朕是让你们画图,如果你们有不会画的,朕派人按照你所说的画出来,然后由朕来审阅!”

    说完之后,他一挥手,就见两侧拥出不少端着笔墨纸砚的宦官宫女,显然是早已奉令等着了。

    看到这些,顿时让这些泥瓦匠激动了起来,这是什么,这是在御前舞文弄墨,这辈子,除了进士老爷之外,还有谁有这个经历?

    “叮,成就值+1,来自泥瓦匠甲!”

    “……”

    系统提示声不断响起,那成就值又开始连续刷新,增加了不少,胡广见了心中暗想看来还得多与外人接触接触才行!

    一阵忙乱后,还真如读书人考试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i

    友请提示推荐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一般,一个泥瓦匠面前摆了一个案几,铺好了笔墨纸砚,甚至还站着内侍或者宫女在边上。

    当这些泥瓦匠都有点惴惴不安地看向皇帝时,胡广笑着拍拍手道“朕要你们画出你们最熟悉的炉子,烧瓦片之类的炉子,唯一的要求是,你画出来的炉子,温度能达到你所认为的最高。”

    一听这么简单的考题,不少泥瓦匠马上想去动笔;而有些原本觉得不识字亏好大的,也抓了毛笔想去画画。

    胡广见了,便再次提醒道“大家别急,想好了动手,把你所能想到的炉子内最高温度的炉子画出来,交卷不分先后,也不设时间限制,认真画好就可以。”

    这话一说之后,顿时场面就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不急了,摸胡子的,挠痒的,各种表现都有,不过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在思考中。

    胡广看着这一幕,无声地笑了。自己可是大明皇帝,手头有无数的资源,就看自己怎么用了!

    闲着无事,胡广便进入了聊天群,来到初等组中,看到马富贵一堆的留言,也懒得点开看。这时候,他忽然想起,要是有个秘书就好了,把马富贵的话过滤之后,转达给自己有用的信息。

    对了,现在聊天群中人数还少,如果以后人数增加的话,自己肯定应付不过来。到那时候,也不能让自己操心每件事情了。

    比如说锦衣卫工作组中,刘兴祚这个指挥使就在。以后高应元有事就直接报告给刘兴祚,由刘兴祚整理手下信息后,该给自己看的就要给自己看,该拿主意的就要拿主意。

    这种方式有一个好处是,高应元在聊天群中的禀告都有留言记录,就算刘兴祚以后有别样心思,他也得担心自己这个皇帝会不会点开某个留言听过,而不至于弄虚作假。

    胡广想着这些,便点了曰从的图标问道“曰从,你现在到哪里了?”

    “已和闵大人汇合,刚过长江。”胡正言基于温体仁的关系,很快就回答道。

    胡广一听,眉头一皱,他还是觉得有点慢了,便直接说道“你的事很急,先一步日夜兼程赶来京师吧?”

    这一次,曰从稍微犹豫了一会,而后才问道“这是温大人的意思么?”

    得,自己这个皇帝还比不上温体仁的话有用。胡广心中自嘲一下,而后马上回答道“对,他也这么说的。”

    实际上,胡正言为什么要来京师?温体仁根本就不知道,只是按皇帝的要求,把他招来京师而已。

    “那好,待我和闵大人道别,便即刻赶往京师。”曰从听了没再犹豫,显然是温体仁在他心中份量很足。

    这一阵聊天下来,马富贵并没有插嘴,估计是干什么去了,没关注聊天群。

    胡广倒也乐得清静,正想问下山海关那边形势时,忽然感觉到有动静,便从聊天群中退了出来。

    果然,有一个衣着光鲜的泥瓦匠是要交卷了。胡广满心期待地看着内侍把画呈到御前,一看之下不由得傻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