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51 皇太极这是要干啥
    “你们说,皇上这是怎么了?之前可是一直很勤政的呀!”

    “谁知道!听说司礼监那边好像有交代,凡是首辅送过去的奏章,都不得为难!”

    “难怪了,前日想去拜访下首辅却吃了闭门羹。你们不知道,那门口的轿子,都排街尾去了,可谁都见不着!”

    “这是摆谱么?难道我大明朝又要出权臣了?”

    “难说哦,内阁辅臣都由他说了算,这权力比万历年间那位还大了!”

    “……”

    类似的议论,在文官之中慢慢地讨论着。一开始是三三两两私底下的,可随着皇帝不临朝,这议论声就更多了,甚至出现了更多不靠谱的猜测。

    “也不知道他向陛下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陛下喜欢上了泥瓦匠这等粗活。要是再这么沉迷下去的话,难道……难道我朝要出现一个温逆?”

    “不行,决不能让这等事情发生!温体仁在陛下面前邀宠,骗取陛下信任后却自持清高,打压群臣,提拔亲信,你们不知道么?温体仁又举荐了两个辅臣,全都准了!”

    “什么,是他们两个?他们何德何能,竟然能直接进内阁!国家重器,被小人操纵,国将不国也!”

    “……”

    于是,有的人表现得义愤填膺,开始上奏本弹劾温体仁。更多的人则是躲在一边,幸灾乐祸地看着出头鸟去试探温体仁,去试探皇帝的反应。

    京师上下,基本上都在关注着朝局的变化。似乎就没人记得,建虏还在京畿之地。

    “老爷,温体仁还想孤而不党,自视清高,如今成为众矢之的,是不是该我们动手了?”曹管家一脸幸灾乐祸地把外面的情况做了禀告,而后征求意见道。

    曹于汴对于朝局自然也很清楚,想了下后摇摇头道“先等等,再看看反应再说!”

    另外一边,胡广虽然待在兵仗局中,谁也不见。外面的人以为他和天启皇帝一样沉迷在了泥瓦匠的活计中,可他却能通过东厂提督曹化淳把外面的情况掌握得清清楚楚。

    “陛下,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德化求见,说有十几份奏章弹劾温首辅,恭请圣裁!”一名东厂番子进入院子,向胡广大声禀告道。

    胡广头都没抬,当即就回道“不见,所有弹劾首辅的奏章一律留中就是。告诉他,朕的意思没变。”

    这意思传到门口,让捧着一堆奏章的王德化大失所望。他没想到,自己过来第三次了,竟然还是没得到召见。他甚至想往里面闯,可看看门口的厂卫虎视眈眈,谁得面子都不给,让他很无奈。最终连捧奏章的心情都没有,丢给随行的内侍,丧气离去。

    院子里,胡广交代唐炳洪等三位为首的泥瓦匠道“这个炉子的配比似乎比较接近了,你们再按这个配比上下做实验,一定要尽快得到朕满意的水泥!”

    事情有了进展,让唐炳洪等三人也露出了一丝笑容,连忙答应了又去忙碌了。

    胡广回到屋里喝了口热茶暖暖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r />

    友请提示推荐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身子,心中有点诧异,这么冷的天,这些建虏到底还要在京畿之地待多久?

    他们每多待一天,自己以后擦屁股的时候,就得多付出一份心血。没有得力的军队,就这么耗着,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他这么想着,便进入聊天群去看情况。

    这几天一直待在这兵仗局,倒也把这边做试验的泥瓦匠和帮工们的成就值收刮了不少。如今虽然多养了一个刘王氏,但成就值还是有643点。不过这些院子里的人估计要刮干净了,再待个两天,肯定要另外寻找成就值的来源才成!

    这么想着,胡广看到初等组中只有钱富贵的留言刷屏,别人并没有人理他,就有点奇怪,点开了最近的几个听听。

    “建虏开始赶人了,把所有人都赶出城来看着,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要屠城么?呜呜呜……”

    “还好,还好,我们这些年轻的都被集中在一块,看来还是想把我们掠去辽东而已,不用死了!”

    “那群人真不知道怎么想的,不愿和家人分开,能闹么?也不看看建虏的刀有多锋利,都被砍了吧,活该!要是惹恼了建虏老爷们,波及到了我们这边,真是要活剐了他们!”

    “……”

    听了几条,胡广算是明白了。旁人都不说话,有可能是对永平之事无能为力,更大可能是这钱富贵所吐露出来的想法,完全就是利己主义,只要不牵连他,甚至还会幸灾乐祸。让人对他没有好感,该咋样就咋样了!

    马富贵也不说话,估计是烦了他,不想再被他纠缠。

    胡广也很不耻这个钱富贵的为人,不过他终归是关心永平的情况,便点了钱富贵的图标问道“永平现在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不管男女老弱,只要是人,全都赶到城外了啊!大军环视看着,城里估计已经翻天了,所有宅子看来都不能避免!”钱富贵此时似乎无所谓的样子了,甚至还有一点幸灾乐祸地意思,“这时候啊,不分贫富贵贱,都和我这个倒夜香的一个样了,呵呵!”

    有胡广可以和他说话,他也闲不住,马上接着道“你是没看到,好多人都在哭呢!那个王老爷,平时高高在上的,呵呵,现在那几个妾可都是要被掠去辽东了。没了钱,没了家丁,就是个要死的老头而已了!”

    “还有,那个吴老爷也差不多。不过没哭,好像是傻了,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倒是他那两个孙子抱着他在喊饿,那眼泪鼻涕地,呵呵,他们也有今天!”

    “……”

    胡广通过他的描述,在脑海中出现了一副惨绝人寰的场景。这一日,不知道有多少家庭不复昨日之欢,有多少家庭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从此以后,亲人不得再见……

    如果这些事是莽古尔泰干的,胡广或者不觉得什么。可永平是皇太极和代善在啊!

    那皇太极不是建虏当中最奸诈、最有城府、最有远见的人么?他不知道收买人心么?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