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58 这运气还真是没谁了
    如花虽然见过各色人等,比起大部分人来说,算是有见识的。可如今是在早朝上,对她来说,是很神圣、庄严的地方,心中多少有点忐忑。

    此时听曹于汴一问,见他入瓮而不自知,不知为何,那点忐忑的心思没了,转而有那么一丝戏弄的意思。堂堂朝廷大员,左都御史都将在自己的一言一行下倒台,这感觉,让她很是有点成就感。

    这么想着,她便缓缓抬起头来,神态自若地回答道“奴家和温大人交往已久,蒙温大人抬爱,两相欢好,更得温大人前后赐银万两,首饰玉石两大盒子。温大人还向奴家许诺,等他首辅位置坐稳了,便会纳奴家为妾。”

    这话一说出口,顿时群臣哗然,嘈杂之音比起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响。

    曹于汴更是心中一喜,这如花果然上道,就按事前吩咐招认。他立刻转身,向上面的皇帝躬身一礼,而后指向温体仁,大声义愤填膺地怒喝道“陛下,温体仁如此不知自爱,不配首辅之位,臣恳请陛下严查温体仁银钱之来源!”

    “闭嘴,如花姑娘还未说完话,你急什么!”胡广终于等到了,当即冷喝一声道。

    曹于汴听了一愣,转头看向如花,不知道皇帝所说是什么意思?

    其他群臣也懵了,皇帝在此人证之前,不是应该对温体仁勃然大怒么,怎么反而对左都御史生气?他们想不明白,就只好看向如花,不知道还有什么话没说完?

    如花却也呆了,听刚才的声音,那不是小和尚的声音么?她浑然忘记了礼仪,抬头往上面看去,却见一名年轻人正看着她。不过不是和尚,而是大明皇帝!

    小和尚呢?如花眨眨眼,想找出普渡众生来。忽然,她想起普渡众生在群里好像说过,他就是大明皇帝!

    一想到这里,她正想看个仔细时,却见到曹于汴走到她面前,挡在她前面略微有点恼怒地喝道“你还有何话要讲?”

    被他这么一说,如花回过神来,明白眼下正事要紧,便收回心神,不卑不亢地脆声回道“奴家刚才所言,不是事实。奴家不敢御前撒谎,刚才这番话,皆是曹大人您让人叫奴家所言!”

    “……”谁也没想到竟然有这样一个反转,一时之间,没人能接受,全都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曹于汴首先回过神来,那脸在寒风之下都变成了猪肝色,指着如花怒喝道“不是,你说谎,本官何时让人教过你?你说谎!”

    说到这里,他马上转身指向温体仁,恍然大悟地道“你一直没有动静,原来是料定这婊子会帮你。你个温体仁,你好毒,竟然敢倒打一把,你……”

    底下群臣听了,也都恍然大悟,首辅被攻击,却如此淡定,原来是早有一手,真是厉害!一时之间,他们心底忽然都对温体仁有了一丝惧意!

    可就在这时,却听到胡广一声爆喝“够了,此时此刻,竟然还敢攀咬温卿?”

    “叮,系统提示宿主,如花已确认宿主身份,请选择1 拉如花到工作组……”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推荐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听到系统的提示声,胡广转头看向如花,却见她一脸诧异地盯着自己,虽是相信,却还是……好像见了鬼一般。这如花,有必要这么吃惊么,朕早就告知过身份的啊!

    脑海中,胡广把如花拉到了锦衣卫工作组中。而后吩咐她道“不要楞神了,事情还没完呢!”

    现实中,曹于汴似乎受了莫大的冤屈,用力一撂自己官袍的前摆,一下跪地大声道“陛下,老臣确实冤枉,被这贱女人摆了一道。老臣一颗公心,天地可鉴!”

    “呵呵呵,一颗公心,天地可鉴!”胡广一声冷笑,当即下旨道“传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觐见!”

    众人不明其意,一时低声议论了起来,他们有点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都御史,头牌,首辅,如今怎么还扯上锦衣卫指挥使了?怎么感觉这个事情好复杂?

    他们也很想见见新上任的锦衣卫指挥使,听说是辽东人,弃暗投明从建虏那边投归大明的,他怎么就赢得了皇上的信任,竟然能当上锦衣卫指挥使?

    在所有臣子中,唯独温体仁冷眼看着他们。心中却也在感慨,皇上真是厉害,把所有臣子都玩弄于股掌之间。今日必然发威,以震慑群臣,为那百万灾民谋取活命机会!

    不一会的功夫,新任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在文武百官的注目之下,大步而来向皇上行礼。

    胡广看向他,脸色稍微好看一点,吩咐他道“刘卿,这事儿就由你来解释下,也好教曹于汴死心!”

    “遵旨!”刘兴祚听了,抱拳领命,而后转身看向左都御史。

    此时的曹于汴,听到皇帝毫不客气地直呼自己的名字,心中明白,自己这次怕是要完了。不过他还是不肯放弃,决定死不认账,一口咬死是这贱女人和温体仁联合起来坑害自己。

    只见刘兴祚面无表情,大声说道“如花乃是我锦衣卫密探,前几日报说左都御史让其管家找到她,许以重利,要她诬陷首辅……”

    只听了个开头,所有文臣武将不由得都看向曹于汴,心中暗叹他宦海一生,最终却如此倒霉,在阴沟里翻了船,竟然一头撞上了锦衣卫密探!

    刘兴祚解释了事情经过后,又禀告了曹管家极其相关人等,据已抓获。除管家还不认罪之外,其余人等皆已招供。

    曹于汴知道这次真得是完了,失魂落魄之下猛地想起一事,连忙转身指向温体仁,大声喊道“温体仁和这女人确实有过私会,要有半点谎言,罪臣不得好死!他们确实有私会啊……”

    “闭嘴!”胡广再次怒喝道,“刘卿未曾赴任,是朕命温卿联系如花姑娘,以得到一些消息。你可满意了?”

    “……”群臣无语,全都看着曹于汴,暗暗同情他的这份运气,也真是没谁了!

    曹于汴见皇上如此说了,知道自己再怎么说都完了,不由得一下瘫倒在地。

    胡广见此,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站了起来扫视群臣,大声说起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