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59 废祖制
    “今日的朝会,朕非常失望!大敌当前,没人想着如何御敌,却以冠冕堂皇之借口,肆意攻击朝廷重臣。没有罪证,就滥用风闻奏事之权,甚至不惜捏造罪证,试图达到攻击政敌之实!”

    除了胡广的声音之外,现场唯有风声呼应,一众臣子全都静默不语,这次的事情被皇帝抓着把柄,看来那几个出头鸟是要倒霉了!

    “建虏并不可怕,我大明乃泱泱大国,有的是人才俊杰,昌黎之战中左应选、卢象升便是一例。只要我大明上下一心,众志成城,灭建虏也只是旦夕之间,朕从来不担心!”

    胡广说到这里,心中叹了口气,口气变得更为严厉“可看看尔等,有几人是和朕一个心思,心中还有大明,还有百姓?莫不如和此等人渣一般,唯有自私自利,一心想着争权夺利,想着各种法子来维护自己的利益,甚至不惜诬陷重臣,还以祖制为名想压制朕。呵呵,今日朕还真是见识了!”

    这话一出口后,不管刚才有没有参与过弹劾温体仁的,全都跪倒在地,不敢站着承受皇帝怒火。

    如花虽然也跪在那里,不过皇帝怒火却不关她的事,心中也没负担。看着这么多大人一起陪自己跪着,看着小和尚在上面发怒,心中忍不住大声欢呼“小和尚,骂得好!奴家要不是不方便,都想帮你一起骂了!”

    胡广扫视了下在场群臣,痛心疾首地说道“此等风气一长,今后你们眼里还有朝廷的威严么?还有朕这个皇帝么?大明的江山都会被你们败完!太祖要是知道,恐怕会严惩朕这个不孝子孙,有祖制不遵循,放任尔等目无王法,目无君父!该把你们一个个全都剥皮充草,长长记性?”

    这话一出口,文武百官顿时想起太祖惩治贪腐的手段。顿时,不少心中有鬼的官员,那冷汗立刻就冒出来了!特别是刚才出列当出头鸟的那些,也都和曹于汴一样瘫倒在地。

    寒风呼啸,似乎越来越响亮,犹如地狱中的索命无常,在他们的耳边嘎嘎怪笑。

    胡广的目光看向曹于汴等人,大声宣布道“党争之风绝不可长,今后谁若无实据肆意攻击朝臣,不管你是谁,朕决不轻饶!”

    言外之意,就是废除了御史的风闻奏事之权。这是祖制,要是换成平常,估计一大堆朝臣出来反对了,可此时此刻,又有剥皮充草的提醒,谁还敢出头说一定要遵循祖制?在场的这些官员当中,又有几个人的手脚是真正干净的?

    其实,在古代时候,一般是按有罪推论,就是一开始当你是有罪的,而后你要证明无罪;这和后世的无罪推论刚好相反。后世在理论上一开始当你是无罪的,检查机关要证明你有罪,而不是自己证明无罪。

    胡广作为后世穿越过来的人,早就想纠正他们的观点。实在是这样的环境,太容易造成党争了!

    此时宣布了后,看没有臣子敢当面反对,他便下旨道“曹于汴捏造罪名攻击朝廷重臣,影响恶劣,拉出去砍了,把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推荐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他的脑袋摘了挂在午门,就和袁崇焕、骆养性一起做个警示,提醒下在场诸位,切莫违法乱纪!”

    两名当值的锦衣卫校尉立刻上前,拖了曹于汴便走。只是一个早间,满口正义言辞的堂堂左都御史,就成了一个反面案例,一辈子钉在了耻辱柱上!

    “赵谦孙立等人,抄家革职充军,就去宁夏教化黎民。唯有诚心悔过,所教黎民有为国立功,为民立功者,方可回归原籍!”

    严格上来说,这几个都是御史,换成以前的时候,风闻奏事,一般皇帝不接受的话,最多也只是训斥,而后小心政敌还击便是。

    可今日不同以往,曹于汴捏造罪证攻击朝廷重臣之事当庭揭发,惹来雷霆大怒,不但取消了御史的风闻奏事之权,还连累到了他们也被当作了一个反例,可谓是出人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胡广看向刘兴祚,接着说道“之前锦衣卫让朕失望,如今知耻而后勇,朕心甚慰!刘卿新一上任,便立下功劳,且严于律己,凡有人情往来皆已向朕报备,朕心甚慰!”

    两个朕心甚慰来夸奖锦衣卫和锦衣卫指挥使,让在场轮值的那些锦衣卫校尉全都腰杆一挺,一扫之前骆养性被法办,而后被东厂力压一头的窝囊之感。他们看向指挥使刘兴祚时,眼神中充满了敬佩,感觉锦衣卫在新任指挥使的带领下,肯定能扬眉吐气!

    胡广的这番话,无形中帮刘兴祚站了台,帮他进一步树立了锦衣卫中的权威,巩固了他的地位。

    胡广这也只是顺手之举,而后大声宣布道“今日之后,凡有官职在身者,如有人情往来,超五两银子者,自行往东厂报备缴公;否则一旦被厂卫查实,不管送礼收礼者,一律按行贿受贿治罪。”

    借着这个机会,胡广再次划下红线,而后才和缓了点语气道“都平身吧!”

    在这过程中,如花作为锦衣卫校尉中的一员,就没她事了,在内侍的引导下退走。她的功劳,自然有锦衣卫指挥使来奖励,还无需皇帝亲自过问。

    她在退下之时,几次抬头看看在御座上威风凛凛的小和尚,心中暗叹一口气,绝了一丝不该有的念头。

    群臣一个个都重新站了起来,按班站好,这过程中,都不用静鞭响起,全程安静。

    胡广也坐回了御座上,扫视下群臣,而后大声说道“今日早朝,朕是想和卿等商议最为重要之事!”

    一听这话,文武百官一个个都抬头起来,眼神中都带着丝疑惑看向皇帝,心中有点纳闷,不知道是什么重要的事,被曹于汴他们给搅了?

    只听皇帝严肃地说道“朕收到消息,建虏在坚壁清野之策下,已经坚持不住,此时应该正退出京畿之地,出关而去了!”

    一听这消息,好事啊!文武百官的一颗心顿时放松了不少,气氛在无形中也和缓了些。

    可他们高兴太早了,皇帝的话还没说完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