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61 胡扯的下限
    胡广说到这里,冷目扫视底下所有臣子,厉声说道“其他卿等,当为表率,做好安抚,敢有暗中捣鬼者,一经厂卫查获,就不是丢官去职这么简单!”

    “此临时管制之策,到南方粮食运抵,百万灾民得以安置后再行取消。所征调之粮食,亦会给还!”胡广说到这里,便又问道,“诸卿,如有异议,可当面奏来;退朝之后,不得阴奉阳违!”

    这是胡广的作风,有事可以当面讲,可一旦有了决议执行了,还想着法子反对的话,那就要不客气了。

    对于这一点,辅臣成基命等人是领教过的,明白皇帝所说的话当真,此时如有意见不会被怪罪。

    说真的,他对皇帝这个新的旨意,闻所未闻的粮食管制之策,他还真有很大意见的。原因无他,因为他手下有一处银钱来源,正是粮商。

    每由兵事,水涝旱灾的时候,就是粮商最容易发财的时候,粮商要做的,只是囤积奇居到这个时候,再低买高卖,能狠狠地发一笔大财。

    结果你皇帝把粮食都没收了,虽说承诺以后会给还粮食,可错过了这个机会,那白花花的大量银子没了,能甘心才怪了!

    一般来说,粮商都是有背景的,也是要本钱的,小打小闹还不够路上消耗的。也因此,粮商的背景,不是成基命这种辅臣级别的,那也不会低到那里去。

    比如说刚被砍头的左都御史曹于汴,他家一个亲戚就是京师的大粮商之一。还有皇亲勋贵,也都有之。这个势力之大,甚至都让东厂提督曹化淳都犹豫过。

    也因此,胡广才会多浪费一些时间,让曹于汴先跳出来,拿他开刀,先行震慑了朝臣。而后又预先安排了京营和御马监的兵马,集结了厂卫人马候命。至于五城兵马司那边,和地方上的勾连太深,他压根就没想着用。

    刚打了京师保卫战的胜仗,领兵的将领都是他的心腹,在这样的前提下,有足够的掌控力,胡广才突然拿出了这种管控措施。

    他甚至想过把这种管控措施推广到其他灾区,比如陕西那边。可也只能这么想想而已,那边不比京师,对于自己或者朝廷来说,还没有那个掌控力,强行推广的结果,只会让那边的局势更乱。

    胡广想着这些,看到底下还没有说话,便就想宣布执行时,却见成基命咳嗽一声,跨步出列奏道“天下万民皆为陛下之子民,灾民是,粮商亦是。如若采取此等管制之策,不亚于与民夺利。”

    “众所周知,粮食贩卖,所需本钱甚多,本金借贷需利钱,雇工亦需工钱。如若贩卖粮食不能赚钱而不能养家糊口,则粮商上下何以存活?此与夺人之命何异?虽有灾民确需救助,可灾民之困可源自粮商否?非其之因,却承其果,对粮商上下公平乎?同为陛下之子民,厚此薄彼乎?”

    成基命侃侃而谈,似乎是在主持正义,为民请命,为天下之不公鸣冤!

    胡广面无表情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友请提示推荐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地看着他,并没有发表意见,只等他说完。

    而其他臣子中,那些有利益关系的则纷纷点头,虽不出列附和,可态度却表明无疑。

    成基命虽然看到皇帝的脸色不好看,不过他也知道皇帝肯定反应不好,但只要不是蛮不讲理,就都在他的预料范围内,便继续讲述着他的理由。

    “商人天性逐利,非只粮商一类。如若贩卖粮食一途不但无赚,反而亏损甚多,试问今后还有何粮商敢再贩卖粮食?如若天下再无粮商,则边军口粮何来,南北粮食不得流通,到那时,恐怕饿死不止是百万老弱!饿殍之多,恐会动摇大明根基。陛下,臣言至此,惶恐不安,深为大明百姓忧之,为陛下忧之,为大明江山社稷忧之!”

    成基命说到这里,甚至还挤了两滴眼泪,好像他已看到了饿殍遍地,大明将亡了。

    有几个文武官员听他讲到这里,纷纷出列,用极为深情地语气或附和,或劝谏,要求皇帝慎重考虑此策。

    胡广听得暗自冷笑,这些文人的嘴皮子还真是一绝,能把活得说成死的,黑的说成白的,一点芝麻大的事情能说成天都塌下来了。

    他在临朝之前,还特意查过前朝的事情。发现会这么说的成基命,也并不是第一个。就比如当年万历皇帝下令征收矿税的时候,凤阳巡抚李三才在万历二十八年上了个《请停矿税疏》,就曾说过类似的话,描述天塌一般的场景来阻止万历皇帝收矿税。

    如果皇帝并没有多少生活阅历,一直被文官所包围着,那么成基命等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十之八九会动摇皇帝的决心。如果要推行的这种政策,是别的臣子所献,恐怕也会连带着攻击,让皇帝分不清到底什么才是真的,什么才是对大明有利的。当攻击的人多了时,往往事情就会偃旗息鼓,甚至惩罚献言献策之人。

    然而,胡广不是原来的崇祯皇帝,事情的轻重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就成基命这一套,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效果。

    胡广等该反对的都跳出来,意见也表达的差不多了,便冷声说道“朕说了,此乃权宜之计,只在京师临时执行。这些天粮价涨了三倍有余,粮商所赚之钱还不嫌多?若真如此,朕派厂卫查下各大粮商的家底,看看他们到底会不会因此而亏损饿死?查查中间的利益关系,到底能饿死这条线上多少人如何?”

    “……”成基命等人听得无言以对,皇上根本不吃这一套。而且言语之间,还直击死穴,要是真查粮商一条线,公布于众出来论道论道的话,他们这些人将无所遁形。

    这种事情,没法拿到明面上来的。成基命等人只觉得肝疼,却也只能忍声吞气,躬身受教道“陛下所言极是,臣等受教了!”

    这些是粮商的后台,算是事先有沟通了,要再敢下绊子,就不要怪朕发飙!胡广心中想着,便站起来喝道“既然如此,诸卿按此行事,不得怠慢,退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