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69 有点慌了
    这两日,京师一直闹哄哄地,让不少人不得安宁,特别是今日,街上好多军卒和厂卫,更是让人提心吊胆。

    前首辅韩爌在家里有点心绪不宁,根本就静不下心来。外面一有动静,就以为是派去打听消息的家丁回来,就急着想知道情况。

    “啪”地一声,一个茶杯被韩爌用力摔到地上,瞬间碎成了无数碎片“老夫不当首辅才几天,难道连这些家奴都开始敷衍了事了?”

    从高位退下来后,原本还偶尔有同僚过来拜访。可后来戒严后就没有了,哪怕戒严解除了,竟然也没见有同僚过来,反而听说温府那边去拜访的轿子都排街尾去了,这让他很是有点落差。

    这种情绪此时在韩爌身上表现得越加明显,已经全然没有了以前的沉稳,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家奴了。

    边上伺候的丫鬟和家丁都知道此时不能出任何差错,全都吓得战战兢兢地,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老爷,不好了,老爷,不好了……”一个惶恐地声音伴随着急促地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韩爌一听,心中一紧,大步走到门口,猛地拉开紧闭着的房门,任凭寒风扑面,大声怒喝道“出了何事?钱库出事了?”

    一名四十来岁,一看就很稳重的家仆此时一脸惊慌,到达韩爌面前就气喘着说道“不是,钱库那边还没情况,是曹大人,左都御史大人出事了!”

    “什么?他出什么事了?”韩爌一听,想靠近一步却不防被门槛一绊,整个人顿时摔了出去。

    幸好他面前的家丁眼疾手快,一下扶住他。一阵忙乱后,回到屋内,关好大门,这才继续禀告道“曹大人被皇帝问罪,如今他的人头已经挂在午门,和骆养性、袁崇焕的人头挂在一起了!”

    韩爌一听傻了,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位居左都御史的高位,怎么说杀就杀了呢?他回过神来,有点慌乱地喝问道“是什么罪名?”

    “在御前捏造罪名攻击首辅,被锦衣卫揭穿。皇上震怒之下,就斩首示众,说让其他官员警醒。”这名家丁把听来的情况禀告了下,而后犹豫了会又道,“好像还说以后御史言官也不得风闻奏事,冤枉好人。”

    这时,韩爌已经回过神来,了解了情况后慢慢地镇定了下来。他紧皱着眉头,感觉皇上这是杀鸡骇猴。否则像这种朝中党争之事,以前又不是没有,大都贬官了事,也不至于如此严重。

    这曹于汴,怎么运气就这么差,竟然惹来龙颜大怒,落得如此下场。如此一来,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盟友,自己今后还能复出得了么?

    韩爌其实想得没错,如果不是胡广来自后世,知道明末的党争一定要遏制,如果胡广不知道曹于汴和卖国的晋商有关联,就不会到杀人这等程度的。

    只是很可惜,胡广早就定好了要对付这些晋商在朝中的势力,有了机会,自然不会错过了。

    韩爌正在琢磨着曹于汴被杀之事,忽然又一名家丁匆匆赶回,向他禀告说曹家粮铺被封。

    这一下,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推荐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顿时吓得韩爌一下站了起来,连忙向手下吩咐道“快,去永昌票号,把库银都提出来!”

    那永昌票号是有曹于汴的干股,也算是曹家的财产之一。看这架势,皇上是在抄曹家,粮铺是最明面上的东西,所以马上就抄了。时间一长,被厂卫发现票号这边的话,很可能连票号都封了。

    吩咐完之后,他觉得有点不放心,马上又补充道“快,召集人手,备好轿子,老夫亲自去一趟!”

    一时之间,韩府一片鸡飞狗跳,不一会功夫,在刺骨寒风中,三十来名韩府家丁,赶着五辆马车,抬着一顶轿子,由两名骑马的家丁开路,匆匆离开了韩府。

    韩爌甚至不顾严寒,隔一会就掀开帘子,怒声吩咐道“快,再快点!”

    那永昌票号里面至少有五十万两银子,是用来钱生钱的本金。其中属于他的虽然只有八万两,可其他银钱,他其实也可以调动,这是他用来在京师活动的本钱之一,对他很重要,可不能没了!

    “啪”地一声响,马鞭抽在空中,开路的骑马家丁凶狠地对低头匆匆过来的行人大喝道“快闪过,否则老子撞残了你!”

    韩爌地情绪很明显影响到了这些家丁,全都露出了凶狠的一面,在街上横冲直撞。

    路人看到韩府的标记,看到这么多的健仆,那敢与之顶撞,纷纷慌乱地避开。

    等看到韩府的人马远去后,才会啐一口吐沫,暗中咒骂一句。

    韩爌坐在轿子内,对外面的情况不闻不问,心中估摸着这速度也算是可以了。毕竟自己从接到禀告后就当机立断,应该是来得及。只要把银子转移出来,凭自己的身份地位,就不会有事。

    没过多久,轿子停住,韩爌心中一动,连忙问道“可是到了?”

    “老爷,我们来晚了,票号门口那已经有好多军卒了。”外面的家仆有点沮丧地回道。

    韩爌一听,心中一惊,连忙问道“是五城兵马司的人么?”

    如果是五城兵马司的人,韩爌还有把握,只要自己露个面,肯定能给自己方便。

    “不是,是京营人马,带头的好像是满桂的亲信家丁。”外面仆人显然见多识广,对于眼下的红人满桂,也是有过了解的。

    韩爌听了,心中暗道要糟。他这边和满桂那人不是一条线上的,关系并不好。他连忙掀开帘子去观察。

    果然看到不少军卒已经围住了永昌票号,更让他吃惊的是,就刚才一会,竟然从里面走出几个东厂番子和锦衣卫。

    “快,回府!”韩爌赶紧放下帘子,用力一踩轿子,大声吩咐道。

    厂卫都是皇帝的亲信,还都是疯狗,要是被他们盯上,搞不好会惹来更多的麻烦。这笔钱就不要了,和其他人联系下,目前最重要的是,搞清楚当前形势。

    韩府的队伍拐了个弯,匆匆走掉,好像只是路过而已。他们却不知道,在二楼的一扇窗户后,曹化淳却看着他们在冷笑。此时没有动手,显然是时机未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