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73 加人
    这份名单之所以厚,是因为每个人的资料比较多。比如姓名,住址,家族中是否都是遵纪守法者,这次京师保卫战中立了什么功劳等等。

    作为皇帝的亲军,政审是必须的。胡广再从这份名单上审阅是否有什么问题,如果觉得功劳不足,或者明显是混的那种,就直接打叉否掉。

    他一直审阅到深夜,把所有的候选人都过滤了一遍后,才交给曹化淳,吩咐明天全部集合,他要亲自见上一见。

    曹化淳不敢当着皇帝的面打开看看哪些人淘汰,哪些人留下,连忙应下后退下了。

    胡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微微有点发愣。新建立的东厂,规模比起以前要大很多,权势自然会更重。

    天启朝时,魏忠贤那么嚣张,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他掌握了东厂,并让锦衣卫臣服。虽然曹化淳目前看不出有魏忠贤的那份野心,不过将来的东厂中,大部分番役都是他在位时吸收进来的,为了防范于未然,胡广还是决定,等晋商事了,就让曹化淳挪个位置。

    这么想着,他在休息之前,按惯例登陆聊天群,发现钱富贵的命很大,依旧还活着。刘王氏有一些留言,报告永平那边情况的。

    查看完毕后,胡广看着初等组中的成员,如今只剩下了曰从,马富贵,钱富贵,满江红四人,这人数有点少啊!名额上限是6人,还可以加2人,而成就值能加3人,反正现在不用消耗成就值,就先加人看看吧!

    想到这里,胡广便点了加人的按钮,轻车熟路地开始加起人来。

    似乎运气不错,首先加入的成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名叫吕瑞鹏。一看就是本人姓名,并没有取一些花里胡巧的代号什么的。

    胡广已经有了经验,一般这个聊天id如果是自己姓名的,都是读书比较少,心思不那么复杂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胡广对这个叫做吕瑞鹏的名字似乎有点熟悉,不过一时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人加进来之后,初等组里竟然悄无声息,让胡广一时有点不习惯。

    如果如花在的话,肯定会第一时间去问话。马富贵好像是被钱富贵搞烦了,这两天很少冒泡。至于钱富贵自己,被驱赶着往辽东,这时候估计早已累得睡成一头猪了。

    没人问话,胡广只好亲自出马了,点了吕瑞鹏的图标问道“新进来的,要说明下自己的身份,哪里人,还有干什么的?”

    他这话说完大概两秒钟时间后,吕瑞鹏的图标抖动,一个似乎有点拘谨地声音响起“俺是京师的,俺是神机营战兵二营的一名兵士,俺……”

    他的话还没说完,马富贵终于忍不住冒泡了,浓浓地鄙视语气“哼,还以为是什么人,原来就一丘八而已!”

    “你……你是什么人?”吕瑞鹏被他这么一骂,自然有点生气,反问一句后又有点不甘心,马上接着补充道,“俺告诉你,俺马上要当东厂番役了,哼!”

    一听这话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友请提示推荐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胡广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吕瑞鹏是自己在审阅东厂番役的名单时看到过的。是京师本地人,父母健在,还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并无不良记录。

    他正想着,就听到马富贵又嘲笑道“东厂番役了不起么?呵呵,也就是在京师能横一点……”

    “给我闭嘴!”胡广听见,眉头一皱,冷声喝道。

    马富贵一听,下意识地道“你……”刚吐出一个字,想起胡广的背景,想起之前有说井水不犯河水的话,为了不必要的麻烦,终于把剩下的话给吞了,强忍着闪人了。

    胡广训完马富贵后,对吕瑞鹏说道“这个人不用理他就是,你能成为东厂番役是你自己努力争取来的,好好干!”

    “嗯!”吕瑞鹏感激地点点头回答一声,而后却有点犹豫地道,“其实……其实俺能不能成为东厂番役还不知道呢!俺……俺……”

    俺了几声,最终没有说出口,似乎有难言之隐。胡广听了,脑中闪过他的资料,便笑着道“没事,就凭你火绳枪用得不错,射杀了三名女真鞑子的功劳,一定能成为东厂番役的。”

    “谢谢!”吕瑞鹏感激地回应了一声,或者心中想着这个普渡众生是个好人,便又补充道,“其实……其实俺只杀了两名女真鞑子。他们说俺长得丑,东厂不一定会要。就让俺家里凑了五两银子,多加了一个。”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后问道“这事你可不能说出去啊!对了,你是哪里的?干啥的?”

    到这时候才想起问这个,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胡广没关注这个,而是吃惊于刚才吕瑞鹏所透露出来的信息。

    他眉头一皱,并不答吕瑞鹏的问话,反而追问道“是谁让你给的银子?其他人呢,也都要给银子么?”

    “你干什么?”吕瑞鹏终于警惕起来了,马上反问道,“你还没告诉俺,你是干啥的,哪里人?”

    “呵呵,告诉你,他也是京师的,而且和首辅关系匪浅。对了,好像和东厂的关系也不错,哈哈……”马富贵显然在旁听,没等胡广回答,就又冒泡了,话语间带着幸灾乐祸之色。

    “啊……”吕瑞鹏听了惊讶一声,而后有点担心地求道“这位兄弟,俺刚才是随便乱说的,你不要当真啊!”

    不当真才怪了!胡广心中想着,忽然叹了口气。看来真是形成风气了,那里都有这种情况。不过这事一定要搞清楚才成,毕竟涉及到了满桂、曹化淳和东厂番役这些重要的人和部门。

    他有点担心,如果是曹化淳或者他手下干的话,就有点麻烦了。东厂这把刀必须要保持纯洁性,否则自己都腐败不堪,这刀又如何能挥向其他贪腐的官吏?

    基于这样的想法,胡广声音严肃了点道“你放心,我不会和首辅说这事的,我保证。但前提是你要告诉我真实情况,我问一句,你答一句,我满意了,你就不会有事,照样能进东厂当番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