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76 京营初整顿
    这个军中最普遍的现象,其实就是普遍存在将领中的私养家丁。

    这种奇葩制度的产生,其实根源还是朝廷所拨军饷不足,如果还是按照原本的制度,那估计没有一支军队是能打仗的。

    在这种背景下,将领们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地,就渐渐地把军饷截流,用在了一些精锐的军卒身上。通过这种方式,至少有一部分精锐能打硬仗、打胜仗。只是后来再演变到了把这些精锐军卒都变为将领自己的家丁,从而最终形成了明末奇葩的家丁兵制。

    这种兵制一定要改变,不过因为太普遍,胡广还没脑残到不管不顾地直接禁止家丁制。也因此,他并没有在此时向满桂提出这点。

    他再次让满桂平身后,便转头吩咐刘兴祚道“把他们的人还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处置吧!”

    “末将遵旨!”刘兴祚立刻抱拳领命,回头就准备把那些人从诏狱中提出来给他们。

    胡广沉吟了下又接着道“李凤翔有负朕恩,革去一切职务,发配凤阳去守陵吧!”

    一般有身份的宦官,也就是太监的下场,如果不是被杀,那最惨的就是发配凤阳去守陵了。

    对于李凤翔,胡广就是念在他在京师保卫战中也有些功劳,因此才没杀他。而且这个人能体会自己的意思,有时候当托是个好手。就让他去凤阳好好改造,等什么时候如果有需要,可以再考虑用用。

    至于其他京营各级将领,胡广并没有提及,自然是让他们在诏狱中继续待一些天再处理。他转头看向满桂,吩咐他道“京营上下贪腐,如今各级将领都已关入诏狱。然如今京营不能无将,朕令你暂代总督京营戎政,替朕管好京营。”

    满桂一听,不由得很是意外,抬头看向皇帝,一时楞在了那里。

    他原本以为皇帝会处罚他,毕竟刚才他犯错误了,可没想到皇帝却是让他暂代总督京营戎政。这个职位,一般是有爵位的勋贵才能担任,而他虽然在建虏入侵京畿之地期间,被任命负责京师城防。但在本身职务上,其实还是大同总兵而已。

    他还没回过神来,胡广就又说道“卿是朕信得过的,且在京师保卫战中证明了自己。又刚好有指挥过京营,对京营也算有个了解。因此,朕觉得卿很合适。”

    在他这话说完之后,满桂终于回过神来了,惊喜之极。不过这一次,他似乎开窍了,只听他奏道“末将怕力有未逮,还请陛下能派监军,以防末将一时疏忽,犯下无意之错!”

    原本京营是文臣或者勋贵担任总戎,也就是提督,而后有太监监军的。不过这时候,原有提督被免职,由李凤翔这个监军直接当了京营提督,才没有另外再设监军。

    胡广听了满桂的话,不由得嘴角微撇,心想着,就算你不提,我也是要给你派的。不过你这么识相,也算是不错。

    想到这里,他转身对犹如泥菩萨般侍立在边上的王承恩说道“既然满卿如此说了,你就去京营待着,协助满卿管好京营!”

    王承恩毫无思想准备,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推荐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一时愣住了。不过好在他机敏,马上回过神来,顿时又惊又喜,连忙躬身回应道“奴婢遵旨!”

    他年纪轻轻就已经被提拔为司礼监少监,在宦官中已经是飞一般的速度了。没想到的是,这才多少天,就被皇上点名身边伺候,这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已经是得了圣宠,让所有宦官都为之羡慕的了。

    不过此时,王承恩是万万没想到,这才过去几天,皇上竟然就让他去当京营监军,明摆着是重用他。这份圣宠,又怎么可能不让他惊喜。毕竟他都没做什么事情,就开始飞速升迁了。

    不但是他,就是他义父曹化淳,也听得非常吃惊,隐约间,甚至都有一丝嫉妒。这小子也不知道祖上哪辈子积德了,竟然得到如此恩宠。

    在这世间,除了胡广自己之外,其他人是绝对不会想到的,王承恩之所以被重用,是因为他在原本历史上,是唯一一个陪着崇祯皇帝吊死的宦官。

    这边安排好了之后,满桂和王承恩退下去京营那边了。毕竟京师的城防,还有粮食管制,都是京营军士在做。他们得尽快接手京营,才不会让京师混乱。

    胡广接着又转头看向曹化淳道“名单上的人不变,召他们到武英殿前,朕要亲自见上一见。”

    曹化淳没想到出了这么一个事,那份番役名单竟然还是不变。他有点吃惊,却也不敢有什么意见,连忙躬身应下去安排了。

    趁着这个机会,胡广进入聊天群去看看情况。发现初等组中那个吕瑞鹏有不少留言,便点开了听听。

    “普渡众生,你怎么去告密了?”

    “俺刚才被锦衣卫找了,不少人都被锦衣卫找了,俺们总旗被抓走了!”

    “完了完了,这事闹大了!俺上报的功劳簿中多报了一个杀敌人数,这事儿也被锦衣卫知道了,完了,完了!”

    “普渡众生,俺这次肯定没戏了,还不知道会不会被治罪,这都是你引起的。你还保证俺能进东厂当番役的,现在可好了,怎么办?”

    “……”

    到了最后,大概是吕瑞鹏始终没有得到胡广的答复,很生气地留言道“为什么不说话了?是不是骗了俺,所以不敢露面了?都怪你,好好的一个事情,被你搞没了。还说不要钱,当时就不应该信你的!”

    留言到这里就没有了,胡广不由得摇头,你不信,回头等着好了,我怎么可能说话不算话呢!

    就在这时,就见吕瑞鹏的图标抖动“不好了,不好了,刚才东厂的人竟然把俺们又叫去了,现在去紫禁城,说皇上要见俺们。肯定是皇上知道俺们虚报军功,要算账了!”

    “怎么办好?他们也都在说。锦衣卫报上去,皇上肯定很生气。万一……万一龙颜大怒下,会不会没命啊,还是发配从军……”

    听到他有点六神无主的话,胡广无语了,只好开口说道“你慌什么,是好事!”

    一听他说话了,吕瑞鹏立刻回应道“你z这个骗子,又来骗俺,这还能有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