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80 道上混的
    在胡广加人的稍早时候,京师城北靠近贫民窟的一处大宅子内,有一名不到二十岁的高大男子警惕地守在一处房屋前。

    这么冷的天气,他似乎并没有感到什么寒意,这一点至少从他并没有缩头缩脑地御寒就能看出来。只见他眼神灵动,不时瞄下院子入口,或者抬头扫视下房顶位置。

    忽然,他身后的房门打开,有一人快步走了出来问他道“二狗,怎样?”

    “回帮主,没事!”这个被称呼为二狗的年轻人立刻躬身回应道。他姓吴,名二狗,是斧头帮帮主的贴身护卫。

    那帮主一听,转身向里有点谄媚地说道“先生,没事!”

    这话说完之后,就从里面出来一个人,穿戴很严实,甚至头上戴着一顶毛绒毡帽,压得很低,几乎盖住了他的脸。除非让他抬起头来,或者打掉他的帽子才能见到他的真容。

    这人出来之后,并没有再搭腔斧头帮帮主,而是径直出了院子,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看到他走了,斧头帮帮主转身回屋后,对跟上去的吴二狗问道“之前让你们去散布消息,说京师粮食奇缺的事儿,做得怎么样了?”

    “回帮主,已经让人去做了。不过街上京营和厂卫太多,大部分人又都躲在家里不出门,还得要有段时间才能看到效果。”吴二狗立刻回答道。

    斧头帮帮主一听,抬头看看天色,稍微一想,便笑着吩咐道“你去套一辆车,低调点,跟我走一趟。”

    “是,帮主。”吴二狗答应一声,转身就走。虽然没有问去干什么,不过他差不多能猜到。

    自从那个神秘先生在前两天找上门来后,帮主就让人去散布谣言,还让人刻了几个章。如今还差的,就只剩下那种朝廷专用的宣纸了。看帮主那神情,十之八九是这神秘先生给了宣纸,可以动手了。

    没多久,吴二狗就赶着车,带着帮主从后巷离开了那宅子。一路上,吴二狗眼观六路,看到有军卒或者厂卫时,立刻熟练地拐弯避开。

    正走着,忽然,他神情好像大变,而后就变得有点呆滞了。

    脑海中,他刚相信了系统的说明,心中正在惊讶时,就听到了一个声音“我是群主,新进来的人,你叫吴二狗?干什么的,哪里人?”

    吴二狗听得有点惊讶,当即回道“我是京师斧头帮的,你这群主是哪条道上的?”

    胡广一听,不由得心中无语,这一次加人,竟然加入了一个古代混黑社会的!不过这人是京师斧头帮的,在京师,嗯,不错,自己这应该是心想事成吧!

    他这么想着,心情不错,便有闲心解释道“我这群主不是你们斧头帮帮主那样的,而是这聊天群的群主,明白么?”

    “哦,原来如此,久仰久仰!”吴二狗一听,下意识地抱拳回应道。

    “……”胡广无语,这还久仰久仰?那是不是接下来要切磋几招了?

    他还没有说话,却听到了豪格插话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分割线i

    友请提示推荐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堆鸟语。从语气上分析,应该是不屑加骂人的话。

    这个翻译系统,并不是消耗了10成就值之后,就一劳永逸了。而是只对当前话语进行翻译。如果后续还有,则系统会自动计算有多少需要翻译来得到消耗得成就值。

    胡广还没决定是否要浪费点成就值听听豪格说什么话,就听到了吴二狗突然爆发了“这里怎么有建虏?你姥姥的,有种来和老子单挑,老子活剐了你……”

    “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豪格愤怒地声音也跟着响起,而后,这初等组中就听到他们两人在对骂了。

    旁听的胡广,一下就知道这个吴二狗肯定和建虏有仇,否则一个混道上的,怎么可能如此激动地怼上建虏。

    而豪格这边,铁定是能听懂汉语,估计以前没人当面这么怒骂过他,也是气到了,一直在回嘴,这嘴仗打起来,真是不亦乐乎!

    胡广一听之下,不由得心中暗乐。这吴二狗不错啊,对建虏有仇,这样回头让曹化淳找到他,让他配合自己阴豪格的话,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这么想着,胡广决定试探一下。找了个两名打嘴仗的人都喘口气的机会,他插嘴说道“吴二狗,你如此恨建虏,不如上前线去杀敌,光在嘴上过瘾是没用的。”

    “上前线?”吴二狗一听,似乎有点讽刺地反问了一句,而后恨声喝道,“谁能杀建虏,有那支明军能去杀建虏?都是一群废物,杀不过建虏,专坑自己人。爷爷就是死,也不会去的!”

    满满地怨气,似乎还有点怨恨,对朝廷军队很不满,这个回复让胡广不由得一愣。

    那豪格听了,却也住了嘴,哈哈大笑起来,显然听到这番话很高兴。

    “笑你个屁,你们这群鞑子,有本事来和爷爷单挑啊……”吴二狗的战斗力很强,马上又怼上了豪格,顿时,两人的嘴仗继续。

    忽然,钱富贵的图标抖动,他也插话了“二狗你这个人渣,你一个道上混的,有什么资格说女真老爷?至少女真老爷们是真刀真枪打天下,占了那么大的地盘,你们什么斧头帮,还不是京师城内的一群老鼠而已,连给女真老爷提鞋都不配……”

    “你姥姥的,爷爷劈了你,竟然如此添鞑子……”吴二狗怒了,立刻又怼上了钱富贵。

    另外一边的豪格听了,闭了嘴喘气,听了一会钱富贵帮他怼那汉人,忽然用蹩脚的汉语说道“不错不错,你是条好狗,就当本贝勒的包衣吧!”

    钱富贵一听,大喜过望,连忙回道“多谢这位爷,不知这位爷,您是……”

    他在之前的时候,已经说过自己是这次被掠去辽东的汉人。此时抱上一名女真贝勒的大腿,真是高兴坏了。

    胡广没时间听他们怼来怼去,心中又确认了豪格会说汉语,然后就切换到了东厂工作组中,点了曹化淳的图标问道“大伴,你可知京师的斧头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