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82 晋商会议
    山西宣府,城中最为宽阔的大街上,虽然天气很冷,可不时有马车驰过。

    每一辆马车,都很宽敞,虽然不是奢华的那种,但绝对舒服,换句话说,这些马车都很实在。

    有点奇怪的是,这些马车都往同一个方向而去,最终还都停在了同一家府门口。那门上牌匾很大,上书“范府”两字。在牌匾的两侧,各有大红灯笼高挂,上面也都贴着一个“范”字。

    在这府门口,一直站着两排仆人,看到有马车过来,就连忙迎过去,很快就带着车里出来的人进入府里。

    在二进院的大堂,大门紧闭,门口又站着一排身强体壮的仆人。在看到一名穿着貂皮大衣的中年人过来后,一名领头的仆人连忙喊一声“王老爷到!”而后打开房门,让这位王老爷进门。在关门的时候,瞄了下大堂里面,已有七人坐在那里了。

    大堂内,这位王老爷入内后,里面的七人都站了起来,简短寒暄了下,马上找了各自座位做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主位上,是一名中年汉子,一脸富态,却透着精明能干的气质。不过此时他的脸色有点严肃,见众人坐定后,就立刻说道“马上要过年了,却匆匆把各位请来,是迫不得已,京师那边,出事情了!”

    一听这话,他左边上首的那人,也就是刚才那名王老爷眉头一皱,马上就转头看向他问道“范兄,是韩大人被罢免之事么?这个之前已经知道了。”

    其他六人听了,跟着点点头。如果就这事的话,他们也都知道了。

    范兄,也就是主位上这人,姓范,名永斗,摇摇头,脸色严肃地道“韩大人是自己请辞,本想以退为进而已,这事暂且不说。我把各位请来,是韩大人的一封书信。”

    说到这里,他从袖子中抽出一封书信,站起来递给了王老爷,也就是王登库,而后也不回座位,就站那向其他几人说道“曹大人死了,首级挂在午门,还有……”

    他的话还没说完,在座的这几个人顿时都大惊失色。曹大人可是左都御史,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对于他们来说,朝堂之上,曹于汴比起韩爌,对他们更重要。毕竟韩爌是才扶上去当了首辅没多久的,还亏了是曹于汴活动的结果。

    如果只是韩爌辞官在家,他们还不以为意,毕竟大明官场上,这样的事情不要太多。可曹于汴是被杀,就永远没机会了!

    “范兄,朝堂形势怎会有如此巨变?”一名瘦子没能坐住,索性站了起来发问道。

    他们这八家,因为范家在那边的关系更广,甚至还认了个族人,就一直以范家为首。也因此,朝堂这边的事情,也多为范家代表八家出面的。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当然要向范永斗问个清楚了。

    听到他的问话,范永斗皱着眉头道“韩大人在信中说,皇上因为大金入关之事,导致性情大变,让人难以琢磨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友请提示推荐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一时失察,以致如此。”

    在座其他七人一听,不由得面面相觑。没想到大金入关,竟然还带来这样一个坏事。

    原本的时候,他们是很欢迎大金入关的。一场战事下来,大金就能抢到更多的财物。财大气粗之下,做生意的时候就能让他们赚得更多。而且大金尝到了甜头之后,会有更多的军需物资的需求,这也能让他们的生意规模变得更大。也正是这样的理由,他们都听从了范永斗的建议,在这次大金入关之事上,出力甚多。

    可没想到,还真是祸福相依,皇上性子大变,导致他们在朝中的实力大损。这可都是平时慢慢用钱堆出来的,这一次真是损失惨重!

    这时,王登云已经看完了韩爌的信,随手递给了最近的王大宇之后,苦笑着说道“还有,曹大人被抄家,顺带着永昌票号也被封了。”

    听到这话,他边上的翟堂摇头道“票号的钱倒是小事,我们八家随便凑凑就凑起来了。但朝堂上的事,可不是用钱就能马上奏效的啊!朝堂上要没有能说话的人,我们以后的生意也会难做的。”

    年纪最小的黄云发一听,顿时一脸苦相,扫视着其余七人道“这笔买卖,是不是亏了?”

    “亏倒不至于!”范永斗当即否认道“大金此次入关,各位的收获应该心中有数。如今之计,我看就依韩大人所言,各家先凑一笔钱,马上带去京师,由韩大人他们活动。”

    说到这里,他扫视下其他七人的反应道“这次战事下来,倒霉得也不只是我们,次辅李标,还有那些御史言官等等,也都一样。京师马上就要论功行赏,也肯定要惩治一批官员。只要我们能趁这个机会活动好,应该能扳回一些局面的。”

    听到这话,其余七人都沉默不语,显然在心中计较着得失。

    忽然,一直没有说话的梁嘉宾开口提醒道“我们派去配合大金的那些事,会不会有问题?我从京师得到的消息,好像京师那边都很恨大金,还有那些投靠大金和帮大金的人。”

    “对,我这边也得到这个消息了,如今京师到处都在说这事。”靳良玉跟着点头附和道。

    范永斗听了,摆摆手道“他们要恨是正常的,这次大金入关,他们大都有损失不是!另外,我们派出去的都是心腹,而且已经随着大金出关了,谁能咬我们?就算有个别想诬陷,我们又不是在朝中一个人都没了。”

    听到这话,其余人都点点头,其中靳良玉一拍手,恨声说道“皇上也真是,这么快把袁督师砍了干嘛?要不然,我们随便散布点消息,他就是最好的靶子了!”

    没等其他人回应,范永斗也跟着拍拍手道“算了,过去的事就不说了,我们再合计下韩大人所说的事,还有马大帅那边,也得运点钱粮过去,至少要马大帅去了京师后,能显得兵强马壮一点,把其他勤王军比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