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218 责任
    a ,最快更新崇祯聊天群最新章节!

    徐文波等兵卒带着期望之色,看着皇帝走到台上,希望他能看到台子前面正在分发宝钞的情况,而后加以制止,最好还要惩罚那些奸臣。

    然而,那两名尚书第一时间迎了过去,低声向皇帝禀告着什么。皇帝的视线似乎受阻,最终没有任何表示,坐到了台上唯一的一把椅子上。

    皇上肯定能看见的!徐文波等人心中想着,甚至自觉停止了低声细语,就盯着台上。然而,他们失望了,一直到所有人都领到大明宝钞,皇上依旧没有动一下,是真没有看到?他们有点怀疑了!

    此时,申用懋和毕自严松了口气,两人一起上前奏道:“陛下,大明纸币已分发完毕!”

    胡广听了点点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步走到台前,而后缓缓扫视面前无数地人头,心中酝酿着情绪。

    在他的身后,则站着两名尚书,两侧则是各路高级将领。这种阵势,让底下那些有点失望的军卒没敢有什么骚动。

    胡广在扫视了一遍勤王军将士后,忽然大声说道:“今天是大年三十,按我汉人的习俗,是亲人团聚的日子,是祭祖、祈祷来年风调雨顺、平平安安的日子!”

    胡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台下站着一排大嗓门的大汉将军,则齐声把皇帝刚才的话传播出去,让尽可能多的军卒都能听到。

    徐文波站得比较近,倒也不需要那些大汉将军传音就能听清。他听到皇帝这番话后,不由得想起家里的老母,一股思乡的情绪顿时升起。

    “但是,朕已下旨,京师城内今日就不过年了!朕为什么要下这道旨意,是朕无情么?”

    申用懋和毕自严听到这里,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脸上不约而同得露出一丝苦笑,而后转回头,看着年轻皇帝的背影。

    这些勤王军将士就在城外大营,那也没去。就算那些低级军官有进城,也只是转了一圈大明忠烈堂所在就回来了,因此没人知道这消息。此时一听之下,不由得都有点吃惊:这过年可是大事啊!怎么就不过了呢?

    不过他们相信一点,皇帝绝对不会无情,心中好奇之下,一时忘记了大明宝钞的事情,集中注意力想听听为什么皇帝要下旨不过年?

    “其实不是,是京师没有这个能力过年!如今的京师,朕已下旨粮食管制,所有人的口粮都有定量,每人只能分到一点点粮食,严禁为了过年而铺张浪费,一有查获,朕决不轻饶!也因此,匠人没有足够的体力,大明忠烈堂的修建速度也比预期要慢了不少,进度达不到朕对大明忠烈堂的起码要求。”

    胡广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点低沉,带了点遗憾,可停了停后很快激昂了起来,同时挥手道:“死,有轻于鸿毛,亦有重于泰山!大明忠烈是为了抗击建虏,是为了保家卫国而战死的!朕决不能将就敷衍忠烈们,因此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朕决定,忠烈们的骨灰先存于兵部,等大明忠烈堂完工之日,朕亲率文武百官送他们进大明忠烈堂!”

    徐文波等人听得精神亢奋,身体不由自主地站得笔直。有这样的皇帝,当这个兵也算是值了!

    不但是他们这些军卒,就是台子上站成两排的勤王军高级将领们,也不由得微微激动。唯有兵部尚书和户部尚书两人又是相视苦笑,却没敢有任何表示。

    “可能有的人会嘀咕,为什么不拨足了物资给工匠,这样不就不会耽搁大明忠烈堂的工期了么?”

    胡广这话一说出口,徐文波有点诧异,转头看看身边的同袍,发现他们也在转头四顾,显然和他一个心思,是想看看到底谁有这种非分之想?

    台上的胡广却不管底下人怎么想,转口就带出了他要说的另外一番话:“朕之所以没有这么做,只是想尽量多节约一份粮食。是为了要这个冬天的京师,再没人饿死;是为了尽可能多地去救济京畿之地那些已一无所有的百姓!”

    “你们可能不知道,永平、遵化等地的百姓,刚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惨痛,却又面临饥寒交迫的绝境。要是朕不这么做,不尽量省出粮食物资来救济他们,他们就会被饿死,被冻死!”

    徐文波听到这里,不由得连连点头。同时心中暗道:谁要敢说皇帝不好,有种站出来看看!历朝历代,还有哪个皇帝能如此心怀百姓的?

    胡广看到底下很多军卒都在点头,心中也有一些欣慰。他们并没有因为大明忠烈堂事关他们切身利益,就不顾那些陌生人的死活。从这能看出来,大部分军卒都是良善之人。

    然而,台上那些高级将领们却站不住了,又想起御赐的那宴席,何可纲率先单膝跪地,低头抱拳奏道:“是末将无能!”

    曹文诏紧随其后,跟着单膝跪地奏道:“是末将无能!”

    其他将领见此,每一个还敢站着,纷纷跪下请罪。顿时,台上除了两名尚书和皇帝之外,其他人全跪下了。

    在台前的那些军卒们听到台上将领们的话,也回过神来了,为什么会这样?还不就是他们这些当兵的没挡住建虏,没打败建虏所致么!

    特别是徐文波,之前身为马世龙的家丁,更是没打过一仗,心中愧疚更多。想起皇上刚所说的这些,不由得也跪了下去请罪。其他兵卒一见,也都跟着跪了。

    胡广站在台上,看着眼前密密麻麻地兵卒,并没有什么规则地左一个,右一个,前一个,后一个地跪下,便知道他们是自发地,是感觉到了身为兵卒的责任。

    胡广没有阻拦他们,任由他们去跪,等到眼前所有的勤王军将士全都跪下了。静听了一会寒风呼啸,锦旗咧咧之后,他才又大声说道:“我大明军队要能与建虏野战,能打败他们,就不会有这种惨况发生。这事,你们身为大明将士,却不能保家卫国,是有责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