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242 宣府巡抚的表态
    太阳照常升起,虽是到了新年,可寒冷依旧。

    宣府城内,范府,范永斗身体不错,保养有方,在院子里打了一套五禽戏后,坐在大堂内放松,由两个丫鬟捶肩捶腿。

    正在这时,忽然管家匆忙推门进来,没等范永斗喝斥,就急忙禀告道:“老爷,宣府总兵有消息了!”

    宣府总兵和这些晋商的关系最大,因此范永斗一听,立刻追问道:“是何人?”

    “石柱营副总兵秦翼明调任宣府总兵,如今正在路上呢!”管家连忙回答道。

    范永斗一听,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怎么会是他呢?这可怎么办?”

    管家听到,明白老爷对这个人选很不满。以前的时候,老爷能通过朝堂上的人左右这个总兵人选,如今刚好朝堂上出了事情,这派来的人就没法让人满意了。

    这么想着,他把听来的消息再次禀告道:“据说是这石柱营勤王,才去到京师。皇帝有感石柱营满门忠烈,便调任秦翼明为宣府总兵,算是一种奖励!”

    “就是这样,我才担心啊!”范永斗大步往外走,一边对管家说道,“这石柱营和大金是有血仇的,就这个秦翼明,他爹就战死在浑河。你说这样的人来当宣府总兵,对我们会有利么?”

    “那怎么办?”管家听了一惊,这可是有杀父之仇的,“这秦总兵已经在来得路上,还先一步传令让各卫指挥使以及参将、游击、守备到总兵府集合。”

    范永斗一听,稍微一惊,立刻站住身子,转头看向管家问道:“为何?可有说词?”

    “有,有!”管家连忙跟着站住,免得撞上老爷,而后回答道,“说是要让各将安抚先前溃散逃回的兵卒,按朝廷的旨意,没有人命在手,旨意下达之后又没有再作奸犯科的,一律赦免。他要重振军队!”

    范永斗听了,再次转身迈步,同时点头道:“这事我知道,但这秦翼明人未到,就这么雷厉风行,看来是真积极啊!”

    感叹了下后,范永斗又吩咐管家道:“你速去通知其他七家,让他们最近不要有动作。还有,尽快把那些粮食等物资挂在中丞名下。这样就算让这秦翼明发现,他就算眼红也不敢抢的。”

    不管是粮食还是铁器等物资,都是这些带兵将领最喜欢的东西。要不是宣府巡抚能压着总兵,真说不得那个丘八会抢。

    他吩咐完之后,又跟着道:“备车,我要去中丞那一趟。”

    没多久,在宣府巡抚衙门,范永斗就见到了笑脸相迎的巡抚郭之琮。

    这郭之琮,山西平阳府蒲州人氏,万历三十五年,登进士。崇祯二年,授宣府巡抚。

    在原本的历史上,就是他和攻打林丹汗回来围了宣府的建虏大军,在晋商的牵头下私下达成协议,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此时的他,在宣府巡抚的任上才短短一年,所得财富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超过了以往所有。这看到范永斗,那还不是看到金主一般,自然笑脸相迎了。

    喝着西湖龙井,笑谈中知道了范永斗的来意,郭之琮当即不在意地笑道:“范贤弟不用担心,一介武夫而已,难道能翻了天去。他和大金是有仇,但他难道还和钱有仇不成?”

    说话间,见范永斗还有点担忧的样子,便放下茶杯,继续宽慰道:“这年头带兵打仗,手头必须要有家丁。他秦翼明虽然是领白杆军,可远离石柱,他难道就不另寻钱粮来养着他那些兵?此乃必然之事。”

    说到这里,他笑着用手示意下道:“你们先出面,用钱砸他。要是他贪得无厌,或者依旧不给面子,本官自会出面敲打他,甚至给他下些绊子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要还不听话的,就寻个由头治他罪,迟早踢走他便是。如此,可放心了?”

    不要说宣府总兵的上司就是宣府巡抚,就是文官去为难武将,手段也多得是。范永斗自然明白这点,如今听郭之琮明确表态,便知道去年的钱没白送,当即感激地说道:“宣府有中丞在,我宣府百姓便不受那些兵痞之害,实乃功德无量,小人亦铭感于内!”

    郭之琮听得高兴,当即又表态道:“等那秦翼明到了宣府,到本官这里来拜见的时候,先给他个下马威,如此,范贤弟再和他去沟通的时候,必会顺当很多。”

    范永斗一听,顿时一颗心全放下了。他又和郭之琮客套了一番后,才心满意足地告辞离去。

    虽然因为这个意料之外的宣府总兵到来,会让不少事情麻烦很多,但能解决就没事了。范永斗如此心想着,便把这事通告给其他七家和那些军将,让他们放心。

    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这天气竟然是近几个月来少有的阴天。如此一来,连冬日能散发的一点暖意都被阴云阻挡,只剩下寒冷的北风在呼啸。

    可就算如此,在宣府城南门处,有一大堆人不顾寒冷,侯在那里。这其中,有穿貂皮大衣的士绅,也有穿盔甲的将领。他们不时三三两两低声说话,似乎关系都很不错。

    忽然,远处有一骑飞驰而至,离得近了便滚鞍落马大声奏道:“来了,来了,大帅来了!”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转头往南边眺望。

    果不其然,远处的地平线上似乎有动静,随后便看到了锦旗招展,枪杆密林。

    于是,将领和士绅各自归位,泾渭分明。其中在士绅队伍前头的范永斗转身向身后的管家一示意,顿时,管家立刻往后跑去,同时催促道:“别缩头缩脑了,拿出精神来,奏乐!”

    他这么一催,铜锣大鼓,唢呐什么的全都响了起来,声音很响,喜庆欢快。

    过了会后,离得近了,就能看清远道而来的白杆军,数量之多让这些迎接的人都有点吃惊。不愧是石柱土司出身,这家底很厚啊!

    但范永斗却很是高兴,这秦翼明带来的家丁越多,回头钱粮压力就越大。到时候就算有杀父之仇,也得让他屈服于现实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